對「磨難」與「魔難」的一些理解

海外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6年01月03日】

最近問周圍的同修是否按最近明慧網編輯部文章將《轉法輪》中改字了,結果發現很多同修雖然知道這件事情,卻一直遲遲未做。

明慧網編輯部文章發表已經三週了,我也是昨天才陸陸續續改完。覺得感觸很多。比如對「磨難」改為「魔難」就有一些認識,記下來與同修共勉。

(一)

俗話說「好事多磨」,還有「梅花香自苦寒來」的說法,所以修煉之後也多少有這種想法。比如有時晚點睡而多煉些功,或早點起學一會法。那種感覺有些象是小時清晨躲在被窩裡不想去上學,但又不得不掙扎著爬起來。因為心裡頭知道不偷懶對自己有好處的,所以也就去做了。

最近的感受卻有些不同。自己在幾個方面都表現出來不精進。比如同修告訴自己去做一些事情時,就會去做;而沒人讓自己去做什麼時,就效率很低:看看這個,花了點時間,覺得沒什麼意思;看看那個,試了一會,也似乎做不下去,於是也放棄了…… 與此同時,對常人中的事情卻開始有意無意的注意起來(儘管它們與自己的工作生活並無實質關係),對名利的執著表現上還不如修煉的初期。與此同時,學法時要麼心靜不下來,要麼打盹,而發正念時一坐下就睡著了。此外還有,常人中各種不好的心常常往出返。

心裡知道大法弟子不應該是這個樣子,卻這麼一日一日的,在得過且過中度日。

這難道不是魔難嗎?

(二)

修煉中就是會出現不同的狀況,而在何種情形下一個修煉者能表現出什麼狀態來,這也就體現了真實的心性所在。當有人告訴了什麼就積極去做,而沒人告訴就悠哉悠哉的,甚至自我感覺良好時,這無疑反映出為什麼修煉以及對正法的認識成度。

雖然自己多少也知道應該做好「三件事」,但因為是在常人社會中修煉,所以不注意時就忘記了以大法弟子來要求自己,甚至於對常人的各式執著覺得「忿忿不平」。

其實這時就應該清醒起來了。多學法,就會明白過來。

有時可以問自己一下,如果你的人生中只能有一個願望,那會是什麼呢?假如你這一輩子只能做一件事情,你會去選擇做什麼?

比較一下你的答案與你現有的狀態,就會發現,許多時間與精力可能都花在了不必要的地方。如果能把所有的時間與精力都去圍繞著你一生中那唯一的願望(或事情)的話,那你工作生活的方方面面可能都會呈現出一個新的狀態。

如果一個神處於你的狀況裡,要去方方面面中證實法與救度眾生,他/她會如何做呢?

(三)

唐僧要西去取經,路過法門寺。眾僧在燈下對唐僧此行議論紛紛,有的說水遠山高,有的說路多虎豹,有的說峻岭陡崖難行,有的說毒魔惡怪難降。唐僧只是鉗口不言,但以手指自心,點頭而已。

西牛賀洲的賈寡婦對唐僧說:「舍下有家資萬貫,良田千頃。意欲坐山招夫,不知尊意如何?」唐僧寂然不答。賈寡婦又說:「舍下有水田三百餘頃,旱田三百餘頃,山場果木三百餘頃。黃水牛有一千餘只,騾馬成群,豬羊無數。東南西北,莊堡草場,共有六七十處。家下有八九年用不著的米穀,十來年穿不著的綾羅。一生有使不著的金銀。招贅在寒家,自自在在,享用榮華,卻不強往西勞碌?」唐僧默默無言。

唐僧到了西域,住在維摩詰方丈室。要東歸了,想在牆上書寫年月日,磨墨沾筆,踱了幾千步,最終也沒有及牆。

(四)

一個人在獨處時,或在不做什麼事情時,所思所想中能看出他/她的內心。

這也反映出其境界。心中看重的是什麼,也將成就什麼樣的生命。

知道大法是最正的;也知道修大法會帶來福分。假如說,修大法後沒有看到福分,卻是數年或數世的艱辛,沒人能理解你甚至還反過來抱怨你,而且你所救度的眾生也不知道你的存在,那麼你會作何種選擇呢?

浩瀚蒼穹中,你將成就什麼樣的生命?這個問題,只有你能回答。

(五)

「在這個宇宙當中任何一個生命,無論在哪一個層次上證悟到了他的法、他的法理、證悟到了他的果位,都得經過一個真正的嚴峻的考驗,確立他證悟的東西能不能在這個宇宙中立足,樹立起來他的威德。」(《導航 》「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

魔難是各式各樣的。關鍵在於我們要清醒自已在走什麼樣的路。

個人體悟,不妥處望慈悲指正。

參考資料

http://www.zhengjian.org/zj/articles/2005/4/20/32003.html

(English Translation: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3690)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