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教訓和從中得到的啟悟

北美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6年01月09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1995年秋天在加拿大從網際網路上知道法輪大法的。1996年春天我回大陸探親,在北京正式得法。回加拿大後在阿爾伯塔省的愛德蒙頓市開始建立煉功點和舉辦洪法活動,到1999年春當地的煉功點和修煉人數已初具規模。1999年五月,我南下到美國的阿肯色州工作。2個多月後,邪惡開始迫害大法,我於是和千百萬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一樣,「堅修大法緊隨師」(《心自明》),走上了一條亘古未有的反迫害,講真象和救度眾生的正法之路,一直走到今天,身心靈都得到了巨大錘鍊。回首自己的修煉過程,有做的好的地方,但也有深刻的教訓。在此我想和同修們談談我在修煉中的教訓和從中獲得的啟悟。前事不忘,後事之師,以此鞭策我走好正法的最後這段路。

第一個教訓

在加拿大愛德蒙頓的一個法輪大法九講班上,一位來學習的男士在看第一講錄像時,坐在地上,邊看師父講座邊打著他以前學習的氣功的手勢。當時我上前去制止,告訴他不二法門的道理。他聽後沒說什麼,但在最後臨走時對我說,他決定依照不二法門的道理,還是堅持他原來的那門東西,結果他走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

在他走後,我心裡總有一種不踏實的感覺,好像做錯什麼似的,但當時不知道錯在哪裡。在後來的修煉過程中,忽然有一天我終於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我當時其實不應該馬上制止他。相反的,應該讓他自由自在的聽完9講,先讓法進入他的心靈,因為法是萬能的,只有法才能讓他改變。等到他對法有一定的認識後,再找機會和他談不二法門的問題,他就會更容易接受,覺悟了的生命自然就會放棄不屬於法的東西。

師父在《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說:

「人的思想境界也是不同的。比如說,如果一個一年級的小孩,你給他講大學的課題,他就不會上學了,他就要逃學。(鼓掌)你們也是從開始一步一步修煉到這個境界、這個層次的,你想一股腦的都講給他,你就等於是你想一下子把他從常人拔到你這麼高,(笑)我這個當師父的都沒這樣做。」

在同一講法中師父還說:

「修煉人的認識是一步步修上來的,一下子想叫常人認識那麼高,一般人很難理解。理解不了就會起反效果,實質上就在起破壞作用。」

在認識到錯誤之後,我很後悔。時常想到這件事情,心中有一種自咎的感覺,因為不知道這個生命什麼時候才能再有機緣走入大法。

第二個教訓和從中得到的啟悟

我得到的第二個教訓是相當深刻的,所犯的錯誤給當地的洪法和救度眾生造成了一定難度,而且我在所犯錯誤背後的那顆執著心一直深藏不露,直到我在寫完這篇文章,同修在幫我校稿時提醒了我,才得到真正的認識,倍感問題的嚴重。在此我衷心感謝幫助我挖出這顆深藏多年的執著之根的同修。

到阿肯色州後我接觸了一批有精神信仰的美國人,其中有些人有特異功能,這些人在當地民間被稱為「能量工作者」(Energy Worker)。比如有一個40多歲的女士,她的天目是開的。當她看到我的車時說我車內的能量非常乾淨,讓她感到很舒服,而她看到其它車內的能量大多很渾濁。還有一位女士在煉功點上告訴我,她額前懸掛著一個象電視機一樣的螢幕,能看到她的過去和未來。在這些人中有一對中年夫妻,從認識法輪功後就表現出極大的興趣,顯示出與法輪功很有緣,每天凌晨5時和我一起到公園煉功,每次都準時來參加集體學法,還經常和我一起參加洪法活動,與記者見面,同時介紹大法給許多「能量工作者」和當地居民。

不知不覺中我就主觀判斷他們的根基很好,是來得法的,於是有意讓他們多加入洪法的活動,同時想如果他們為法多做事,將來可以建立威德,修煉進步也會快。於是我就開始在計劃洪法項目時給他們安排工作。比如做洪法展版,我就安排由我出錢,部分手工由我自己做,而餘下的部分就由他們來做。一有事就將他們拉上,我做一部分,他們做一部分。逐漸的心裡就習慣成自然了,認為他們為大法做的部分是應該的,而且對他們修煉有好處。

這樣進行了一段時間,結果有一次他們突然告訴我他們不想煉了,對洪法所作的付出有看法,對我的安排很有意見。這一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我感到很驚訝,因為平時自己頭腦中想的大多是如何洪法,而且看他們對大法也很認真,就沒有去關心他們的細微感受。這一突然變化使我懷疑可能什麼地方做錯了,於是我在加強學法的同時向內找,看看自己的言行是否有不當的地方,但當時沒有找到問題的癥結所在,更沒有覺察到深深埋藏著的那顆執著心,只能遺憾的看著這對夫妻離大法而去。他們的離去也影響了其她人。面對這個局面,我心裡很不好受,但卻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

在之後的日子裡,我常常會想到這件事情,在學法中也期望能得到師父的啟發,但都沒有結果。從現在往回看,當時帶著一顆執著尋找答案的有求之心,當然不會得到什麼啟示。我繼續我的學法,洪法和後來的講真象的過程,這樣時間過去兩年。有一天,又想起了這件事情,我忽然感到我認清了當時所犯錯誤的癥結所在, 意識到我當時不該假定別人根基怎樣,然後就為別人安排什麼。不能自己覺得什麼東西對他們有好處,然後就想當然的安排他們去做。如果這樣,就好像我在安排他人的修煉道路,這是不對的。修煉就是要修好我自己,出現要做的事,首先想到的應該是自己去完成。

當然遇到大的項目,複雜的事情,個人的能力有限,需要整體配合,這時可以做個計劃,然後將計劃告訴別的同修,請求他們幫忙,但決不可假定某某人修得好就有意讓他去做。更不能認為大家都是老學員了,不要那麼客氣,做大法事是應該的,所以就硬性給別人攤派工作。而在請求別的同修幫忙後,他人幫不幫那要由別人來決定,不能想這是大法的工作,對他修煉提高有益就要讓他做。如果我們這樣想了,如果對方是精進的學員,可能沒有問題。如果是學法不好,有關要過的學員,那就可能會產生情緒和矛盾。

經過這個教訓,我從中我悟到一些道理,對我後來的大法工作很有助益。比如我意識到做大法的事,只向內看自己能夠為法貢獻多少,不看別人也要做多少;將大法的事當作象自己的事一樣來處理,在需要同修幫忙時,儘管這件事是大法的事而非自己的私事,也要客氣的去請求別人幫忙,絕對不能有這是大法的事對方應該做的想法。我還悟到即使在一個項目組中長期共事的同修已經非常熟悉,也不能想當然以為大家都是老弟子了,又彼此這麼熟悉,所以在講話的語氣和方式上就不注意了,方不知每個人在修煉中心性都會有起伏,都有不同的放不下的地方,結果可能就會產生矛盾,從而給大法項目造成不必要的損失。針對這一點,我採用的對策是把每個共事的同修,無論多熟悉都當成象最初相識時那樣彬彬有禮的對待,決不假定大家都是老弟子很熟悉了就可以隨意對待。

當我寫到這裡時,我真以為我自己找到的是問題的癥結所在。其實,還有一顆深深埋藏的執著心沒有被挖出,那才是真正的癥結所在。它就是我的顯示心理。當我將這篇文稿寄給兩位同修校閱,他們看後都異口同聲指出我在字裡行間所表現出的嚴重顯示心。這顆顯示心才是造成那對夫妻離去的罪魁禍首。因為我的顯示心,我覺得自己修得不錯,有能力,夾雜自己想在阿肯色州打開洪法局面的強烈執著心,才使得我敢主觀臆斷別人根基怎樣,為別人安排什麼,自己覺得什麼東西對他們有好處,然後就想當然的安排他們去做。師父在《轉法輪》第6講「顯示心理」一節中說:

「我們有許多學員,因為在常人中修煉,有許多心放不下,有許多心已經形成自然了,他自己覺察不到。這種顯示心理處處都能體現出來,在做好事上也能體現出來顯示心理。」

我覺的師父的這段話就像是指著我說的。當我找到這顆心後再對照自己平時的一些言行,確實能看顯示心在我身上的軌跡。這顆顯示心在我這些年的修煉中已經形成自然了,如果不是因為這次寫法會發言稿時向內找自己的問題和同修的幫助,它可能還會埋藏得更久。為什麼這個執著心會埋藏這麼久?我覺得還是法沒有學好和沒有真正下功夫向內找的緣故。我在學法時常常滿足於每天一講的水平,有時因為忙達不到一講也沒有及時補上,而且過後也沒把它當回事。在向內找時大多是匆匆而過,沒有真正靜下心來嚴肅的查找自己的過失。作為一個修煉了9年的學員,我為自己連最基本的修煉要求都沒有達到而感到汗顏。我下定決心從我這篇文章開始,加強學法,去除顯示心,嚴肅向內找,儘快提高上來。

「越最後越精進」

另一個想要和大家分享的從教訓中獲得的啟示是,其實99年7月後正法修煉的開始,正是我們需要擴大心之容量,換一個更大的容器去修煉的開始。

自從邪惡對大法的迫害開始,特別是在近幾年,發現自己好像提高很慢,從書中能悟到的法理好像不如以前那麼多。其他許多學員也都說有相同的感受。從師父的講法中,我悟到從99年7月以後,法對我們的要求高了,該是我在修煉中擴大心之容量的時候了,就像師父在9講錄像中比喻的,修煉再往上就要換一個更大的容器了。師父在《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說:

「有人說,師父,我最近這幾年,特別是從99年7.20開始,就發現看書提高得慢了,沒有象以前那樣一天一個飛躍、認識提高非常快的那種非常好的感覺了。為什麼現在看書就不如以前了呢?不是法不顯了,是要求高了,是大法弟子必須三件事都做好才提高。」

在99年7月以後的好長一段時間,我都沒有悟到法對我們要求高了,我們要換一個更大的容器的道理,沒有及時調整和擴大容量,以達到法對我們的更高要求。相反的,我一直保持著單一的英文翻譯的協調工作和當地的洪法和講真象。這個狀態一直延續到2003年底,我才認識到需要擴大自己的容量,參與更多的大法項目。同時我也第一次悟到為什麼在99年7月的前後,師父在講法中反覆講到宇宙穹體的洪大和擴大我們容量的用意了,因為法對我們要求高了,我們需要擴大心之容量才能在正法中做得更好。師父在《法輪佛法─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中說:

「問:隨著老師講宇宙結構越來越大,我的眼界和心胸似乎也在擴大著。老師這樣講目地是……?

師:你不都講出來了嘛。其實我在擴大你的容量,你們的一切也都要跟著擴大、增長。」

在意識到擴大容量的重要性後,我努力開始擴大自己在三方面的容量。在學法上除了自己學習外,還每周4次定期加入不同的項目組或區域性網上學法和交流。在發正念上首先從思想中端正對發正念重要性的認識,同時多聽聽同修在發正念上的成功經驗,在手機上定時提醒自己發正念的時間。在講清真象方面,我在保持原有大法工作的基礎上,承擔更多媒體項目的協調工作。此外,我每周為大紀元美東南版寫一篇社區報導和提供一至二條簡訊,同時和另一位同修一起發送中英文大紀元報紙到兩個城市的十幾個點。在過去幾個月內幾乎每個周末都和當地學員一起到阿拉巴馬各主要城市舉辦法輪功巡迴講座,營救孤兒汽車之旅,9評退黨和國殤日紀念活動,目前已經到過13個城市舉辦巡迴講座。我還意識到新唐人節目在救度眾生中起到的巨大作用,最近兩個月我開始成為中文衛視中心的阿拉巴馬代理,為當地華人安裝新唐人小耳朵。

我在此提到和同修一起參與的不同大法活動,是想和大家分享一個我在這方面的心得體會。正法在迅猛的向前推進,每天都有大量的事情等待我們去完成,同時也有不同新的情況出現,要求我們在對法的理解上要跟上。可是對我自己來說,可能其他學員也有同感,就是對師父新的講法或新出現的情況,比如九評的出現以及隨後在講真象中將重點從江魔轉到共產邪黨,到現在要聚焦惡人羅幹等,不一定在一開始就能理解透徹。那麼是否我們都要先反覆思考直到理解了後才開始加入其中呢?2003年《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中,有這樣一個問答:

「問:有學員認為自己同化法是最重要的,所以很多時候不想把自己搞得太忙,願意多點時間想一想……

師:……當然思考思考是對的,也沒啥錯的,但因為你要經常用太多的時間思考思考,錯過了正法樹立威德的機會,那可得不償失啊。」

我從中悟到的道理是正法的進程瞬息萬變,我們抓緊時間參與其中緊跟正法的腳步是很主要的。對我自己來講,對一個新的正法項目,只要自己有能力去做,理解了也參加,不理解也參加,在參加的過程中加深理解,因為積極參與其中是很重要的.

在我結束髮言之前,我在此要感謝師父在修煉中給我的呵護和加持,在我艱苦過心性關時給我的點化,使我能夠在正念中克服所遇到的困難。我認識到我們大法弟子是在順天象而動,而最大的天意就是師父的旨意。所以我在做事時,時時刻刻牢記還有神的部分與我同行,也就是正如師父在《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中所說的:「今天賦予大法弟子的是神的狀態,你要走向神的狀態。」我們每做一件事,都是大法弟子和神合力的結果。在這樣的狀態下做事,就不只是人在做事了,而是神在人間做事,那麼效果就會可想而知了。最後我想要說的是,在這個正法的最後時刻,讓我們都能「越最後越精進」,在將來回首時,能夠面對眾生無愧的說我為正法做了我最好的一切。

再次感謝師父!感謝同修給我這個機會和大家分享我的心得。

(2005年美東南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交流稿)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