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者修行(十)

張春雨

【正見網2006年01月23日】


(二十三)

《史記》記載,秦孝公當政時期,冬季桃李開花。惠文王時期,有新生嬰兒說:秦且王。

接下來沒有幾年,果然,秦嬴政一統天下,稱始皇。

嬴政十三歲繼承莊襄王的王位,開始了他的人生舞台。他走馬上任以來,就不斷的四處出擊、鎮反。天象也不斷的出現異常。大饑荒、蝗蟲、瘟疫、冬雷、彗星、大旱、地震,河魚大上水面,人們趨車馬爭食。

嬴政是個什麼人呢?看這段。“大梁人尉繚來,說秦王曰:“以秦之強,諸侯譬如郡縣之君,臣但恐諸侯合從,翕(xi集中)而出不意,此乃智伯、夫差、愍王之所以亡也。願大王毋愛財物,賂其豪臣,以亂其謀,不過亡三十萬金,則諸侯可盡。”秦王從其計,見尉繚亢禮,衣服食飲與繚同。繚曰:“秦王為人,蜂準,長目,摯鳥膺(ying ),豺聲,少恩而虎狼心,居約易出人下,得志亦輕食人。我布衣,然見我常身自下我。誠使秦王得志於天下,天下皆為虜矣。不可與久游。”乃亡去。秦王覺,固止,以為秦國尉,卒用其計策。而李斯用事。 ”

尉繚倒有一點相面的本領,他看到嬴政是高鼻子,老鷹的胸脯,豺狼的聲音,少恩而虎狼心,不怎麼樣的時候,很謙卑,一旦得志就輕易的食人。於是,出了一個計策就要走開,嬴政說啥不讓,最後留他做秦國尉。

經過二十幾年的征戰,平定天下,做了始皇。開始了一統天下的生涯。其政令的開始就,“收天下兵,聚之咸陽,銷以為鍾杼,金人十二,重各千石,置廷宮中。”

天下的兵器統統收走,鑄為金人和大鐘,置於宮廷中。不但行為上這樣做了,就是言詞上,他也說,“朕為始皇帝。後世以計數,二世三世至於萬世,傳之無窮。”

然後是四處出巡,到處樹碑立傳,為自己歌功頌德。

後來,聽說海上有神山,名曰:蓬萊、方丈、瀛洲,住著仙人。於是,派出童男女數千,前去尋找。後來又派人尋找長生不老的藥。後來,看到這樣的奏摺:亡秦者胡也。於是,派遣蒙恬發兵三十萬北擊胡,奪得了河南的地方。

一天,始皇置酒咸陽宮,博士七十人前為壽。在祝壽的時候,有些大臣諫言。其中李斯是這樣說的。

丞相李斯曰:“五帝不相復,三代不相襲,各以治,非其相反,時變異也。今陛下創大業,建萬世之功,固非愚儒所知。且越言乃三代之事,何足法也?異時諸侯並 爭,厚招遊學。今天下已定,法令出一,百姓當家則力農工,士則學習法令辟禁。今諸生不師今而學古,以非當世,惑亂黔首。丞相臣斯昧死言:古者天下散亂,莫 之能一,是以諸侯並作,語皆道古以害今,飾虛言以亂實,人善其所私學,以非上之所建立。今皇帝並有天下,別黑白而定一尊。 私學而相與非法教,人聞令下,則各以其學議之,入則心非,出則巷議,夸主以為名,異取以為高,率髃下以造謗。如此弗禁,則主勢降乎上,黨與成乎下。禁之 便。臣請史官非秦記皆燒之。非博士官所職,天下敢有藏詩﹑書﹑百家語者,悉詣守﹑尉雜燒之。有敢偶語詩書者棄市。以古非今者族。吏見知不舉者與同罪。令下 三十日不燒,黥為城旦。所不去者,醫藥卜筮種樹之書。若欲有學法令,以吏為師。”制曰:“可。”

看看,這又出了個商鞅第二,專門以破壞傳統為快。為了維護統治,愚弄百姓,只許大家學法令,不許大家看古書。而愚民的責任就是務農工。所以,一切不是秦記的皆燒之,就是把《詩》、《書》、諸子百家,全部燒毀。誰在言談中談論那些內容的,當眾斬首;借古議今的,誅滅九族;不舉報的人同罪;令下三十日不燒的,治臉上刺字、築長城的罪。留下的是園藝方面和算卦方面的書。要學法令的,以吏為師。

秦始皇說:“可。”

這個李斯的言談,感到並不陌生,好像他是不是又轉生在了今世呢?沒準呀,六道輪迴嘛,從地獄上來,在今天還做官,都是背不住的事情。

接下來,秦始皇大興土木,建造宮殿,歷史上有名的阿房宮開始動工了。氣勢之大、之壯觀,絕無僅有。

秦始皇的殘忍,從下面一個故事可見一斑。

盧生說始皇曰:“臣等求芝奇藥仙者常弗遇,類物有害之者。方中,人主時為微行以辟惡鬼,惡鬼辟,真人至。人主所居而人臣知之,則害於神。真人者,入水不濡 (ru \粘濕),入火不爇(ruo \ 焚燒),陵雲氣,與天地久長。今上治天下,未能恬倓。願上所居宮毋令人知,然後不死之藥殆可得也。”於是始皇曰:“吾慕真人,自謂‘真人’,不稱 ‘朕’。”乃令咸陽之旁二百裡內宮觀二百七十復道甬道相連,帷帳鐘鼓美人充之,各案署不移徙。行所幸,有言其處者,罪死。始皇帝幸梁山宮,從山上見丞相車 騎眾,弗善也。中人或告丞相,丞相後損車騎。始皇怒曰:“此中人泄吾語。”案問莫服。當是時,詔捕諸時在旁者,皆殺之。自是後莫知行之所在。聽事,髃 (yu /)臣受決事,悉於咸陽宮。

秦始皇成仙心切,聽信盧生的話,把二百七十復道甬道,用帷帳相連,為的是不被別人看見自己的行蹤。有人膽敢說出自己在什麼地方的,就處以死罪。一天他在山上看到丞相車騎太多,他就不高興了。有人把這個消息告訴了丞相,丞相於是減少車騎。秦始皇怒了,知道身邊的人泄漏了消息,但是問案沒有結果,就把當時在場的人,都殺了。

下面,是坑儒的一段故事。

侯生盧生相與謀曰:“始皇為人,天性剛戾自用,起諸侯,並天下,意得欲從,以為自古莫及己。專任獄吏,獄吏得親幸。博士雖七十人,特備員弗用。 丞相諸大臣皆受成事,倚辨於上。上樂以刑殺為威,天下畏罪持祿,莫敢盡忠。上不聞過而日驕,下懾伏謾欺以取容。秦法,不得兼方不驗,輒死。 然候星氣者至三百人,皆良士,畏忌諱諛,不敢端言其過。天下之事無小大皆決於上,上至以衡石量書,日夜有呈,不中呈不得休息。貪於權勢至如此,未可為求仙藥。”於是乃亡去。始皇聞亡,乃大怒曰:“吾前收天下書不中用者盡去之。悉召文學方術士甚眾,欲以興太平,方士欲練以求奇藥。今聞韓眾去不報,徐市等費以巨萬計,終不得藥,徒奸利相告日聞。盧生等吾尊賜之甚厚,今乃誹謗我,以重吾不德也。諸生在咸陽者,吾使人廉問,或為岳言以亂黔首。”於是使御史悉案問諸生,諸生傳相告引,乃自除犯禁者四百六十餘人,皆坑之咸陽,使天下知之,以懲後。益發謫徙邊。始皇長子扶蘇諫曰:“天下初定,遠方黔首未集,諸生皆誦法孔子,今上皆重法繩之,臣恐天下不安。唯上察之。”始皇怒,使扶蘇北監蒙恬於上郡。

侯生和盧生的對話,反映出秦始皇的暴虐。專任獄吏,嗜殺成性,博士、丞相大臣等形同虛設。算卦的數士不得同時兼用兩種術法,而且算不準的就處死。誰都不敢指出他的過錯。大小事情都由他說的算,甚至以秤稱量奏摺,不夠份量的就不行。如此貪權的傢伙,我們不能為他求仙藥。於是,他倆逃走了。為此,秦始皇大怒。說我把天下不中用的書燒了,招來很多博士術士,準備用他們興太平,用術士練奇藥。韓眾跑了沒人報告,徐市等耗費了數萬錢財,也沒有拿來奇藥。而他們互相揭發,在用這個辦法牟利的傳聞不斷。……儒生在咸陽的,我派人打探,有的用妖言禍亂百姓。就這樣,派御吏抓捕儒生,儒生互相招供,引出了四百六十人犯法的事實,都被活埋了。對長子扶蘇的諫言,也耿耿於懷,給了扶蘇戍邊的小鞋穿。


二十四

始皇當政的第三十六年,天象異常,有隕石墜地,有的百姓就在隕石上刻字:始皇帝死而地分。他知道了這事,派御史追查,沒結果,於是,把那個石頭附近居住的 人都殺了,把石頭焚毀了。他不高興了,叫博士作《仙真人詩》,出遊天下的時候,叫身邊的樂人彈唱它。那年秋天,使者從關東華陰平舒地方的路上夜行,有人持 壁擋住了使者說:“把它給我交給滈(hao )池(水神)君。”順便說:“今年祖龍死。”使者問其原故,突然人不見了,把那個壁放在那裡而去了。使者拿著壁回稟始皇,一五一十的從頭說來。始皇沉默良 久,說:山鬼不知隔年之事。回頭始皇又說:祖龍是人的祖先。意思不是說他。他叫御府人審視那塊壁,原來是他當政二十八年出遊渡江時,沉到水中的那塊壁。於 是,他占卜此事,卦中說游徙吉。因此,搬遷了北河榆中地區的三萬戶人家,每家升爵一級。

第二年,秦始皇再次出遊,依舊到處樹碑立傳,為自己歌功頌德。同時,尋仙藥的心還依舊不死,在海上射殺了一條巨魚。

接下來的途中,病倒了,他不願意聽到死這個字,別人誰也不敢說這個字。病更加重了,最終死掉。臨死之前把玉璽和一封詔書託付趙高賜給公子扶蘇。但是,因為扶蘇那時在邊境,這個事就被跟從的趙高、二公子胡亥,和李斯給密謀篡改了。樹胡亥接班。途中炎熱,始皇的屍體就臭了,為了遮人耳目,幾個知情的人就想出一個辦法,在車隊中裝了一車臭鮑魚,跟隨車隊,因為隨從人員只有幾人知道始皇死去的秘密。一直到了咸陽,才公布始皇死掉的消息。扶蘇和蒙恬被胡亥捏造罪名賜死了。

胡亥把始皇葬在酈山,其墓葬工程之大,舉世罕見,收集天下珍寶好玩,搬進陪葬。並且,把始皇后宮沒有生孩子的妃子,統統陪葬,而且,建築始皇墓穴的工匠,也統統被堵死在墓道中,沒有一個出來的。把秦始皇的墳墓地方,種草樹,使它象自然的山體一樣。

胡亥和趙高為了樹權威,殺了很多無辜的大臣和皇子。氣氛非常恐怖。然後開始了秦始皇沒有完成的阿房宮,工程依舊非常浩大。

比方,《史記》中這樣記載,二世使使令將閭(lu /)曰:“公子不臣,罪當死,吏致法焉。”將閭曰:“闕廷(宮廷)之禮,吾未嘗敢不從賓贊也;廊(lang/)廟(朝廷)之位,吾未嘗敢失節也;受命應時,吾未嘗敢失辭也。何謂不臣?願聞罪而死。”使者曰:“臣不得與謀,奉書從事。”將閭乃仰天大呼天者三,曰:“天乎!吾無罪!”昆弟三人皆流涕拔劍自殺。宗室振恐。群臣諫者以為誹謗,大吏持祿取容,黔首振恐。

將閭是皇子,是胡亥的哥們。以莫須有的罪名――不臣之罪,被處死。臨死還從頭到尾的檢查自己哪裡不臣,質問使者。使者說自己也是奉書從事,愛莫能助。於是,將閭仰天大呼三聲――天呼!吾無罪!於是,弟兄三人拔劍自殺。舉國上下無不振恐,人人自危,個個諾諾。

很快,陳勝吳廣等等,相繼造反。

而胡亥被趙高欺騙,很少見大臣,只和趙高決斷一切事物。對於下面的起義,幾乎不知實情。

這種情況下,右丞相去疾、左丞相斯、將軍馮劫進諫曰:“關東群盜並起,秦發兵誅擊,所殺亡甚眾,然猶不止。盜多,皆以戍漕(cao/ 水運)轉(陸路運輸)作事苦,賦稅大也。請且止阿房宮作者,減省四邊戍轉。”二世曰:“吾聞之韓子曰‘堯舜采椽(chuan/)不刮,茅茨不翦(剪),飯 土塯(瓦器),啜(chuo\ 飲)土形(瓦器),雖監門之養,不觳(que\)於此。禹鑿龍門,通大夏,決河亭(停,淤積)水,放之海,身自持築臿(cha\鍬),脛(小腿)毋毛,臣 虜之勞不烈於此矣。’凡所為貴有天下者,得肆意極欲,主重明法,下不敢為非,以制御海內矣。夫虞、夏之主,貴為天子,親處窮苦之實,以徇百姓,尚何於法? 朕尊萬乘,毋其實,吾欲造千乘之駕,萬乘之屬,充吾號名。且先帝起諸侯,兼天下,天下已定,外攘四夷以安邊竟,作宮室以章得意,而君觀先帝功業有緒。

今朕即位二年之間,群盜並起,君不能禁,又欲罷先帝之所為,是上毋以報先帝,次不為朕盡忠力,何以在位?”下去疾、斯、劫吏,案責他罪。去疾、劫曰:“將相不辱。”自殺。斯卒囚,就五刑。

對於丞相和將軍的諫言,二世不聽。他不認為造反的人多是因為戍邊和勞役太重,稅賦太重的緣故,不打算停止阿房宮的建設。他引用韓非子的話,說堯舜生活非常儉樸,就是看門人的供養,不過如此;禹十分勞苦,為了治水,苦役的人不過如此,小腿都磨的沒有了毛。然後,二世強調君主的地位就是該當名副其實的富貴。重法而下不敢為非作歹。於是,話鋒一轉,把盜賊並起的罪過,加於三位臣子的身上,於是叫御吏給他們治罪,馮去疾和馮劫自殺了,李斯被囚禁受刑。

接下來,是指鹿為馬的故事。

三年,章邯等將其卒圍鉅鹿,楚上將軍項羽將楚卒往救鉅鹿。冬,趙高為丞相,竟案李斯殺之。夏,章邯等戰數卻,二世使人讓(責怪)邯,邯恐,使長史欣請事。趙高弗見,又弗信。欣恐,亡去,高使人追捕不及。欣見邯曰:“趙高用事於中,將軍有功亦誅,無功亦誅。”項羽急擊秦軍,虜王離,邯等遂以兵降諸侯。八月已亥,趙高欲為亂,恐群臣不聽,乃先設驗,持鹿獻於二世,曰:“馬也。”二世笑曰:丞相誤邪?謂鹿為馬。”問左右,左右或默,或言馬以阿順趙高。或言鹿(者),高因陰中諸言鹿者以法。後群臣皆畏高。

趙高為相,誅殺李斯,這個一起在始皇死後,歸途中拍板定奪二世前途的人物,被當初的同謀所害。人生不象一齣戲嗎?前方告急,二世責怪戰將,使者請事,趙高不見,不信。於是,使者匯報戰將說:趙高用事其中,將軍有功亦誅,無功亦誅。於是,在戰事緊迫的情況下,戰將章邯投降。趙高野心膨脹,要試探群臣心理,於是指鹿為馬。事後,那些說是鹿的人,都被趙高陷害了。從此,群臣都懼怕趙高。

在形勢巨變下,趙高設計,殺二世,二世在死到臨頭的時候,問身邊的唯一一個沒有離開的宦官,你為什麼不早告訴我,直到了現在的處境?宦官說,:“臣不敢言,故得全。使臣蚤(早)言,皆已誅,安得至今?”最後,二世要見趙高一面,前來捕殺二世的閻樂說:不可。二世要做一個郡王,也不允許。二世要做一個萬戶侯,還不允許。萬般無奈,二世要和妻子當一個百姓。這時閻樂說:“臣受命於丞相,為天下誅足下,足下雖多言,臣不敢報。”麾其兵進。二世自殺。

然後,趙高立二世之兄子公子嬰為秦王。

子嬰略有膽識,設計殺了趙高,然後誅滅其三族。

子嬰為秦王四十六日,楚將沛公破秦軍入武關,遂至霸上,使人約降子嬰。子嬰即系頸以組,白馬素車,奉天子璽符,降軹(zhi / 車軸的末端)道旁。沛公遂入咸陽,封宮室府庫,還軍霸上。居月余,諸侯兵至,項籍為從長,殺子嬰及秦諸公子宗族。遂屠咸陽,燒其宮室,虜其子女,收其珍寶貨財,諸侯共分之。滅秦之後,各分其地為三,名曰壅王、塞王、翟王,號曰三秦。項羽為西楚霸王,主命分天下王諸侯,秦竟滅矣。後五年,天下定於漢。

劉邦攻入武官,屯兵霸上,子嬰投降,劉邦入咸陽。後來,項羽趕來,殺子嬰及秦諸公子宗族。

這樣,歷時610年的右秦襄公至二世的王朝,徹底灰飛煙滅了。一出大戲收場了。

而這個大戲高潮的主角,秦始皇,史料中又說他本是呂不韋的兒子,是呂不韋幸姬有娠,獻莊襄王而生始皇,故云呂政。

此說或真。如是,他的來歷還真有些不乾淨。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