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者修行(十七)

張春雨

【正見網2006年02月19日】

(三十九)

宇宙運行的規律,決定了人類空間中宿命的存在,所以,知天意、曉因果,事半功倍。反之,可能是窮其畢生,終究是寸步而行。

天意並不是人人都能夠知道的,很多裝大半蒜的所謂先知,往往是道貌岸然的騙?者。不但敗壞了預測學,更毀壞了人們對宇宙的正確認識,和人對神的信仰。那麼,在不知天命的情況下怎麼辦?就是德行不輟。因為,「故大德,必得其位,必得其祿,必得其名,必得其壽。」

德政中,禮是非常重要的一個部分,所以,我們這裡重點強調一下。因為,禮不止是儒家認識到的那些重要意義,同時,它配合因果學說,對於生命的一個長遠過程,都是意義非常的。

「禮,經國家,定社稷,序民人,利後嗣者也。」

看看,古人把禮看的重要吧。什麼是禮呢?「禮,上下之紀,天地之經緯也,民之所以生也。」。禮是天地法則在人類社會的體現,所謂「禮以順天,天之道也。」( 《左傳・文公十五年》)

人類這一層法的主要體現之一,就是禮。遵禮者,就是守法人。守的是宇宙大法在人類這一層體現出來的一部分法,而不是所謂的現代社會的什麼法律。

「故治國不以禮,猶無耜(si 農具)而耕也。為禮不本於義,猶耕而弗種也。為義 而不講之以學,猶種而弗耨(nuo 潸)也。講之於學而不合之以仁,猶耨而弗獲也。合之以 仁而不安之以樂,猶獲而弗食也。安之以樂而不達於順,猶食而弗肥也。

四體既正,膚革充盈,人之肥也。父子篤,兄弟睦,夫婦和,家之肥也。大 臣法,小臣廉,官職相序,君臣相正,國之肥也。天子以德為車,以樂為御。諸 侯以禮相與,大夫以法相序。士以信相考,百姓以睦相守,天下之肥也。是渭大順。大順者,所以養生送死事鬼神之常也故事大積焉而不苑(積壓),並行而不繆,細行而不失。深而通,茂而有間。連而不相及也,動而不相害也,此順之至也。故明 於順,然後能守危也。」(《禮記》)

一套系統的禮教貫串下來,是環環相扣的。得益之處,從人到家,到國,到天下。看來禮教如此重要,為什麼呢?

因為,禮是「上下之紀,天地之經緯也,民之所以生也」。

「禮以順天,天之道也。」

禮的直接功效,是和諧有序。禮的背後根本,源自於敬。試想,依禮而行者,那個心態是什麼樣?平和、謙卑、恭敬、飽滿、端正、仁義、理智。而且,頭腦清晰。這樣的狀態,是不是人類應有的最佳狀態?人在這樣的狀態下,能做出不理智和極端的事情嗎?這樣的可能性已經降低到了最低限度。極大的發揮了人的佛性;極大的抑制了人的魔性。在禮節中,人在享受高尚的情操,和大度的胸懷,不是在提升生活的品位嗎?

再者,禮教就是人類社會等級序列的框架,依照這樣的框架規範人們的行為,背後依然有著他的深刻內涵。一方面,直接規範了人們順應陰陽五行的規律,和天地鬼神的尊卑;另一方面,減少了人類做惡的心理和可能;再一方面,最大可能的保持了神安排的人類等級序列,和因果關係。

比方,大德者自然大福,受到的尊重和敬禮必然要多。而業力比較大的人,不但生活上不寬裕,就是卑尊上,也是處於比較下層的地位。神是這樣安排的,依禮而行,這樣的結果在人類社會是自然而然的體現出來。破壞了禮教,那麼,神的這樣安排非常容易不得以實現,起碼不是容易在和諧狀態下實現,那麼暴力和恐怖就會頻發。甚至是嚴重情況下,整個正常的宇宙規律,還被打亂了,那麼,人類社會就陷入了無序混亂狀態,同時,人們的造業行為也就大大的多了起來。最終每個人都是受害者。

不是在強調什麼壓迫和剝削,那些流氓們製造出來的蠱惑人心的鬼話。而是在講正常的宇宙法則――禮的意義。因為就是那些社會地位比較低下的人,也是因為過去他們做壞事多而得到的結果。同時,現在的「苦」,會為將來的福,而奠定基礎。不失不得;善惡必報。這是宇宙不變的法則,對任何生命任何人,都是絕對公平的。

這裡順便說一下,現代社會大力倡導的法制思想,和自由民主思想,說裡面蘊含了多少科學在其中。其實,未必是那麼回事。

君命天授,這是天理。那麼,普選是不是破壞了這個天理了呢?應該這麼說。但是,又可以說他根本沒有破壞了神的意志。因為那個選票經過一個保密而混雜的過程,所以,其中到底哪方真的占有多少百分點,已經完全操縱在神的掌股之中了。迷中的人到底不知其究竟。一套遊戲玩下來,不止是津津樂道的問題,甚至認真的大打出手。這也就是道德下滑後,人類行為的正常體現了吧。其實,普選的本身,是破壞了人對神的正信,這個倒是非常嚴重的事情。

至於說法制嘛,其實是道德淪喪後的無奈之舉。而那些法律,究竟有多少是符合神的意志呢?符合天理呢?同樣,這個是直接在蔑視神的舉動,完全在圍繞一些人的意志而行的東西。不是敬神禮神的舉動啊。

還有,那個高徵稅,高福利的東西,更是對因果輪迴等天理的破壞。那個業力很大的人,怎麼能夠去坐享其成呢?哦,失業了就旱澇保收了?是,社會矛盾緩和了,社會應該穩定了,但是,幾千年 的人類文明中,沒有這個東西,那個王朝也還是幾百上千年的穩定著。其實,不是人類自作主張的東西嗎?社會穩定與否,不是神的意志體現嗎?

道德下滑後,人類自然離神遠了。但是,也可以這麼說,人離神遠了之後,道德自然下滑了。總之,這些所謂現代文明標榜的東西,都是人遠離神之後的產物,也同時促使了人更加遠離了神。

(四十)

面對天命不可違的事實,那麼治者應該持有怎樣的心態呢?當然是無為了。如此,不是又回到了老子的,無為而治上了嗎?

「且君子得其時則駕,不得其時則蓬累而行。吾聞之,良賈深藏若虛,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驕氣與多欲,態色與淫志,是皆無益於子之身。」(《史記》)

修身斷欲,這是修煉人的狀態。切勿得志忘形。

老子這樣的學說,固然深邃深奧,體行起來也是困難。不過,具有一定程度的豁然大度,倒不是望塵莫及的。

據記載,鄭板橋告訴弟弟應如何對待奴婢時說:「誰非黃帝堯舜之子孫?貧賤富貴皆無定數,最重要的是依天理而行。」、「試看世間會打算的,何曾打算得別人一點?直是算儘自家耳。」他還燒掉奴僕簽下的賣身契,他認為用人不必書券,合則來,不合則去,何苦存此一紙乎?

是啊,人生如幻,風雲莫測,誰能說永遠受窮,誰能說永不受窮?

所以,得其志莫盛氣凌人、恃強凌弱,倒是做人的基本準則。那麼,作為具有特殊地位的治者,最起碼的品行,不就是這個嗎?就是投胎富貴門戶,終生優裕者,又能保證死後一定飛升天堂嗎?地獄的大門是不擇人而入的,因為衡量好壞人的標準,就是德和業力的攜帶多少。而生命的未來處境,就是以這個為準而決定的。

更大智慧的看待人生,更大智慧的認識宇宙時空,是治者的該當。以此來教化士民,同樣是理所當然。

既然人生是生命的一個短暫過程,又何必在是是非非中,爭的頭破血流呢?常言道,得饒人處且饒人。那麼,一個作為萬眾敬仰的治者地位,處在其中的人,不應該更加寬宏、仁厚、敬天、愛民嗎?人來一生不容易,何必把自己的今天得勢,作為得意,而來胡亂的製造別人的痛苦呢?沒有哪個智者說,要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

所以,無為而治,應該是治者的一種思想基礎。當然,絕對的無為不存在,那麼相對的順其自然,賦予黎民以自由和隨意,引導庶民崇尚真朴,倒不是難事。同時,德化萬民,力行德風,推行德政,倒是現實的當務。

人生苦短,青山萬古,綠水長流,功名利祿轉頭空。坐江山小天下,既然是前生的造化,那就繼續給未來墊鋪造化好了。惜愛子民,禮敬蒼天,關愛地母,讓自己的德風,化作甘露,滋潤萬物百禾。夜深靜寂,仰視星空,人神共鑒,吾心無愧。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