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九評共產黨》有感──語寄香江之八:正見解疑篇

章怡恆


【正見網2006年04月08日】

如棋世事局初殘 共濟和衷卻大難
豹死猶留皮一襲 最佳秋色在長安

── 北宋邵雍 《梅花詩》第八段

自中共竊政後,分析其黨和中國狀況的理論著述,可謂汗牛充棟,可是很多隻看到表面現象,而不少立論更是有偏差的。人們交談間,常透露被蒙蔽後的看法以及對諸多憧憬的幻想。中國人是最聰明的民族之一,筆者很痛心看到中共洗腦誅心操控下的這幾代人,如果要跳出這牢籠,必須覺醒看清它的本質,不再對它存任何幻想冀望。以下筆者嘗試對一些經常出現的疑問,藉《九評xx黨》的啟發,提供一些讓人反思的看法。

民生

問:人太多,先讓一部分人富起來,也是辦法。
答:可惜,大部分人永遠富不起來!而且那一小部分是誰呢?中共不是按勞、按能或按德分配,而是按權分配。有權的人便是支撐中共獨裁的黨內外權貴。

問:中國沒人權?全世界也不見得有什麼人權呀?中國有自己的「國情」,外國不要干預內政,人權就是「溫飽」權!
答:「六四後的中共,是背負著沉重的人權包袱重返世界舞台的。歷史給了中共選擇的機會:第一條路是學會尊重人民,真正改善人權;第二條路是對內繼續侵犯人權,對外進行人權偽裝,逃避譴責。

非常不幸的是,流氓本性註定中共毫不猶豫地選擇了第二條路……拼湊出了一大套強詞奪理的什麼『溫飽權』之類的人權謬論(當人肚子餓了就不能有說話的權利了?就算不准肚子餓的人說話,那肚子飽的人也不能替挨餓的人說話?);以及無止境地玩弄人權遊戲來蒙蔽中國人民和西方民主國家,竟然可以自吹『目前是中國人權的最好時期』。」〔《九評》之九〕

問:人民生活過得好,是經濟的問題,與道德有何關係?
答:民生與道德是息息相關的,且看以下節錄。
「實際上如何發展生產,採用什麼樣的社會制度,並不是文化要回答的問題,它只是在道德領域起著重要的引領和約束作用。真正的傳統文化回歸應該是恢復人對天、地、自然的謙卑,對生命的珍視和對神的敬畏,讓人與天地自然和諧共處。」〔《九評》之六〕
這段落比較長,請細讀:「同時民族文化的破壞還帶給我們意想不到的物質傷害。傳統文化是『天人合一』的,人與自然要和諧共處;共產黨號召『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中國現在生態環境的嚴重破壞與黨文化有著直接的關係。僅以水資源為例,中國人拋棄了『君子愛財,取之有道』的傳統,對自然進行瘋狂的掠奪和污染,目前中國五萬公裡河流,有四分之三以上魚類無法生存,地下水污染比例十幾年前就超過了三分之一,現在仍然在繼續惡化。……

傳統文化敬畏生命,中共號召『造反有理』、『與人鬥其樂無窮』,可以以革命的名義整死、餓死幾千萬人,由此帶來人們對生命的漠視,造成了假貨、毒貨的流行……這些有毒食品絕不是局限在一時一地,而是遍布全國的普遍現象。這與文化破壞後,人心失去道德約束,而一味地追求物質享樂息息相關。

與『黨文化』絕對的壟斷和排他性不同的是,傳統文化具有巨大的包容性。唐代的鼎盛時期,佛家思想、基督教和其他西方宗教都可以與道家、儒家思想和諧共處,真正的傳統文化對於現代西方文明也必然保持開放和包容的姿態。亞洲四小龍形成了『新儒家文化圈』,它們的騰飛已經明證傳統文化並非社會發展的阻礙。

同時,真正的傳統文化以人內心的喜悅而非外在的物質享受來衡量人的生活品質。『與其有譽於前,孰若無毀於後?與其有樂於身,孰若無憂於心?』。陶淵明窮困但並不潦倒,依然有『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閒情逸緻。」〔《九評》之六〕

問:中國人是不願「搞政治」的,最要緊是生活過得好。
答:說的對,不是人人都有興趣接觸政治的,一般人但求安居樂業。然而,在xx黨的統治下,任何人表達與黨不合的個人意見,或為社會不公而表達不滿,甚至只因受中共迫害而上訴,都有可能被誣衊為好像萬劫不復的「不愛國」、「勾結外國勢力」,或被控以「泄露國家機密」、「破壞社會公安」、「暴亂」、「煽動分裂國家」、「顛覆國家」等罪名。不說過去的數十年,僅從近幾年的維權運動與公民社會出現頻繁的申冤示威中,可見一斑。無論人們怎樣不願搞政治,也可能無可避免的在不知什麼時候被冠以形形式式的搞政治的罪名。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中共為什麼定所謂搞政治為罪呢?其實說白了,這只是它為獨攬權力而用的煙幕吧了。可是,久而久之,人們習慣了它的霸權,不自覺的以為:即使在不違反憲法不觸犯法律的情況下,行使天賦人權、參與社會大小事、甚或只是關心談論,都是搞政治了,會隨時被入罪,還是避之則吉為妙。

問:近年,海內外的中國人萬眾一心,都充滿「愛國主義」、「民族主義」的激情。
答:第一要指出的是:捧黨不等同愛國。第二:xx黨沒有「祖國」,它的口號是「建立全球大同」。極端和狂熱的民族主義,似乎不屬xx黨,反而離「法西斯」不遠矣!請參考〔《九評》之九:評中國xx黨的流氓本性〕

問:在「一國兩制」大前題下,香港人既然在兩制下照常生活,應多尊重「一國」啊。
答:大家有否想到其實中共也不能不默認它的那制是不好的,在回歸前,香港人和國際都不會接受,所以它才推出「一國兩制」來了。

香港回歸不到五年,它授意港府為「基本法23條」立法。草案中禁制機制和剝奪思想言論自由的條款是違反基本法的。

它想以「立法」來作惡,立了「惡法」之後,便可「名正言順」的說:你們不見政府「依法辦事嗎?」。若果現存的法律不能滿足它的「特定需要」,它便讓人大釋法。它已無須用赤裸裸的暴政,而是打著法律的幌子更精緻的滲透操控人的思想。

說到2003年SARS肆虐期間,中共從2002年底開始隱瞞疫情,令香港受害慘重,那真是不堪回首的「一國」了!

問:《九評》批評中共破壞文化,但大家看到它近年在海內外支持各類文化活動演藝電影等不遺餘力,還修復名勝古蹟道觀寺廟。
答:這十多年來,有不少電影和電視劇,其中很多是中港、中台、也有中韓合作拍攝的。其中的宮廷背景故事,十之八九不是爭權奪利,便是後宮爭寵,總之勾心鬥角,刺人心肺。用一種軟性洗腦方式,日子有功,讓大部分觀眾誤以為中國王朝一律是這樣壞的。絕少看過拍古代盛世時的人心道德高尚,君主英明,朝臣忠貞,後宮和洽,民生富饒,萬國來朝……
韓國長篇電視劇「大長今」,很受港台觀眾歡迎,最近也在大陸成了一股「韓流」。無他,人基本都有向善之心,嚮往傳統價值的內涵,相信這部劇集為不少亞洲人開啟回歸高尚道德的契機呢。可惜,大陸出產的「古裝」電視劇集或電影好像沒有這樣高質素的藝術。

「更為惡劣的是,中共對傳統文化一直採取偷梁換柱的辦法,把從古到今,人在背離傳統文化後產生的宮廷鬥爭、權謀詭計、獨裁專制等等『發揚光大』,創造出一套它們的善惡標準、思維方式和話語系統,並讓人認為這種『黨文化』才是傳統文化的繼承,甚至利用人們對『黨文化』的反感而使人進一步拋棄中國真正的傳統文化。」

「在中共開始改革開放以後,重修了很多寺院、道觀和教堂,也在國內搞廟會,在海外搞文化節。這是中共對殘存的傳統文化的最後一次破壞與利用。這一方面因為中共無法割裂的人性中的善良使『黨文化』走向破產;另一方面,中共要借傳統文化裝潢門面,掩蓋中共『假惡鬥』的邪惡本性。

文化之根本是其道德內涵,末節是娛樂作用,中共以恢復文化表面的娛樂功能來掩蓋破壞道德內涵的實質。不管中共拿出多少字畫古玩展覽,舉辦多少舞龍舞獅的文化節、食品節,修建了多少畫棟飛檐的建築,都僅僅在恢復文化表象而非文化精髓,同時也利用這一點增加海內外對中共的文化認同,實質上還是以維護其統治為第一要務的。」〔《九評》之六〕

問:中共近20多年來,各方面都開放了,人民尚有何求?
答:聽來沒錯。

筆者在香港的公共圖書館看到有約1,800份大陸官方和民間的期刊雜誌,可想大陸應有更多吧。

民生消閒、文學創作、科技新知、科學探索、環境保育、農業發展、經濟財股、政治研究、歷史探研等,可謂無所不有。

筆者粗略涉獵過,看到不少值得欣賞支持的方方面面,諸如育嬰教兒的心得、科學研究人材的專業精神、關心傳統文學歷史的研究人員、致力國民生活水準提高的有心人士……

可是,筆者不能不提出危險所在:如果中國人不脫離中共的魔爪,一切人民的努力辛勤都是白費的!只會提供能量,給黨的邪惡生命延續日子吧了。試舉幾個例子以說明之。

*不還歷史真相,一切都將會是建在謊言的沙丘上

不少傳記文學,讓人讀了有親切感、真實感。例如賀龍(紅軍元帥)長女賀捷生寫《我記憶中的抗日戰事》,內中提到二萬五千裡長征是中共北上抗日,日本侵華戰爭中國勝利全靠中共等。出身這樣顯赫的人寫的傳記,誰會不信?姑且不討論她知不知道自己寫的是假的,如果中國人沒有機會重整真實的歷史,恐怕全部歷史的研究只是建在謊言的沙丘上,中國近代史當代史成了黨遮羞的虛構故事。

環境生態農業一類的期刊數量不少,可是,中共掩蓋幾十年來它破壞大自然的真相,目前科研人員做的對環境生態農業發展的一切研究,無論多用心,都是徒然,因為基點是錯的。例如對大自然破壞的主因蒙然不知,或是無知的跟著黨的非科學的路線,錯當為科學的研究指引等。

*不真正以民為貴,一切只為維持黨的絕對控權

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若非天授君權,統治者也應是人民的代表,更應做好人民公僕的職責。2005年初,國家主席胡錦濤,以黨總書記的身份,提出了「科學發展觀」以及「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司法部部長毫不諱言的長篇大論司法不是為人民,而是為鞏固黨的執政權!

「以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為指導,全面落實科學發展觀,認真學習貫徹胡錦濤總書記在……的重要講話和進一步統一思想、提高認識,明確司法行政在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中的地位和作用……把提高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能力作為加強黨的執政能力建設的重要內容1……是黨的十六大和十六屆三中四中全會提出的重大任務。」

筆者發現字眼與主題跟我在小時回大陸期間聽到讀過的一樣,有人說中共的改革換湯不換藥,筆者則說湯藥皆不換,只是換了另一張嘴巴!

*不停止殺人,一切可愛的育嬰教兒雜誌都成為殘酷的「優生」邪理

看過一幅很魔性的橫額,上面的標語是:打出來!墮出來!流出來!就是不能生下來!

筆者不寒而慄,震驚不已!國民受了這類的威嚇,被迫犯了墮胎殺嬰的罪,恐怕人民如何育嬰教兒也不能彌補整體國民犯的罪。

是的,什麼類型題材的刊物都有,只要不提中共禁止的,便可以了。禁止的一類是:在中共未虛偽地利用其來轉移作開明愛民國策之前的「國家機密」,諸如高層貪污、愛滋病、礦難、SARS疫情、禽流感疫情2等。另一類是:中共深怕令其執政合法性動搖的,諸如呼籲結束一黨邪惡管轄、揭露黨的虛假歷史、披露黨的不人道政策、報導法輪功修煉真善忍的真實情況等。


經濟

問:香港經濟學家張五常說中國GDP每年增長約有8%,創造了「經濟奇蹟」,人民生活普遍改善,循序漸進,達至小康。
答:且看以下的資料:

「中共一直在誇耀它的經濟進步,實際上中國經濟在世界的地位還不如乾隆年代。清朝乾隆時期,中國國民生產總值(GDP)占全世界的51%;孫中山先生創建民國初年,中國 GDP產值占全世界的27%;民國11年時,GDP仍然達到12%;中共建政時,中國的GDP占全世界的5.7%;而到2003年中國的GDP占全世界還不到4%。與國民政府時期遭遇的幾十年戰爭引發經濟下降不同,中共則基本是在和平時期引發的經濟下降。

中共如今為了執政合法性而搞起了急功近利、以維護黨的集團利益至上的跛足經濟改革,卻讓國家付出了慘痛的代價。20多年的經濟高速增長在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資源榨取性的過度消耗甚至浪費的基礎之上,並往往以犧牲環境為代價的。中國的GDP數位裡有相當一部份是靠犧牲後代的機會獲得的。2003年中國貢獻世界經濟總量不到4%,對鋼材、水泥等材料的消耗卻占到全球總量的三分之一(新華社2004年3月4日報導)。 」〔《九評》之九〕

「發展是硬道理」,且看看這「發展」給我們帶來了什麼。

根據香港文匯報在2005年5月21號的報導,中國國家環保總局副局長潘岳在《財富》全球論壇上表示,中國目前GDP每年8%的增長速度是以大量資源和環境更快速的損耗為代價,中國這個世界工廠可能會變成世界垃圾廠。中國的產值能源消耗是日本的7倍,美國的6倍,甚至是印度的2.8 倍,排污量是世界平均水平的十幾倍,而勞動效率僅為已開發國家的幾十分之一。我們消耗全世界33%的能源,但是我們供給世界的總產值不到4%。

有些回國探親的中國人說中國好啊,美的不得了,到處都是高樓大廈。看看專家是怎麼說的。俞孔堅教授畢業於哈佛大學設計學,現任北京大學景觀設計學研究院院長,他在一篇文章中這樣描述:從100 米高空拍下杭州,只見毫無規劃,雜亂的建築,水泥叢林,到處都是覆蓋物,看不到一塊完整的土地,哪裡能看出是杭州,哪裡還像人間天堂,簡直象地獄。……神州五號上天,中國人的飛天夢實現了。可是看看從太空船拍回來的照片,我們北邊的俄羅斯是綠的,南邊的東南亞是綠的,只有我們的國土枯黃一片。100 個國家大劇院,1,000個央視大樓,10,000條世紀大道,100,000 座巴羅克式的市政廣場,千百萬個用以展示政績的、移植堆積大樹而形成的中央公園,都只能使我們離和諧的人地關係越來越遠。

問:投資大陸不是無往不利,但目前已看到經濟成果,未來商機將無限。
答:
台灣大學經濟學系教授張清溪在「國際接軌改變不了中共」一文中說得很好:「在《失去新中國》這本書裡,作者告訴我們發生在『新』中國的這些令人震驚的事。〔筆者按:Losing the New China by Ethan Gutmann〕這本英文書,每一章前都有一個漢字『貪』,似乎表示作者看到的『中國特色』就是無所不在的貪。

這讓我想起分析外資在中國的另一本書《中國夢》(The China Dream)。在那英文原著裡,用一個漢字『夢』,作為段落的間隔,表示作者認為到中國投資賺錢就是作夢。〔筆者按:作者是Joe Studwell〕

中國為什麼無處不貪呢?中國xx黨是一個完全沒有制衡的政權,它在憲法裡就說是代表無產階級能『專政』,所以沒有三權分立,司法只是行政的附庸,立法的人大就是黨的橡皮圖章,而第四權媒體則是黨的喉舌。西諺雲『絕對的權力,絕對的腐化』,誠然。

很多人期望,中國經濟成長後,會帶動它的政治改革。這個我稱為『中產階級效應』,隨經濟成長而茁壯的中產階級,會產生對政治民主化的要求。但在中國,經濟精英都是獨裁政治的既得利益者,怎能期望他們回頭消滅他們賴以生存的專制體制呢?」

最近,香港最後一任港督訪港,前往索取新書籤名的市民牽起了一小股「彭定康旋風」。在他的新書 《Not Quite the Diplomat 》第十章中,他讚賞 Joe Studwell 在《中國夢》提到西方多少國際知名大財閥頭腦昏沉的在大陸投資弄到原氣大傷。另外,Studwell揭露美加英法德各國的總統總理經貿官員出訪大陸,得到的超級大生意合約,最終不是泡湯便是只得到當初協商的一小部分而已。

問:近年改革開放,中共的經濟政策放寬,大量外資投到中國,人們生活水準不是已大有進步了嗎?
答:在中共未消亡之前,巨額投資是支撐它的罪惡,人民得益甚少。目前看到僅有的經濟成果是人民勤勞得來的,人民所得又遠遠低於付出的,大陸被稱為「血汗工廠」,只有大權在握的人坐享其成,這是有目共睹的,不贅述。中共利用人民的經濟成果往自己臉上貼金,為它的存在合法性找理據。還將十幾億人口的消費力作為籌碼,要脅西方國家不向它的惡劣人權紀錄「說三道四」。
「據中國商務部統計,截止2004年4月底,全國累計合同利用外資金額為9,901.3億美元。外資為中共經濟大輸血的作用,可見一斑。而在這輸血的過程中,外資並沒有把民主、自由、人權的理念作為基本的原則帶給中國人民。外商和外國政府的『無條件』配合和有些國家獻媚的討好反而成為中共用作宣傳的統治資本。在經濟的表面繁榮的幌子下,官商勾結,瓜分國家財產,阻礙政治改革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九評之九〕

中國共產邪黨

「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為了對這個幽靈進行神聖的圍剿,舊歐洲的一切勢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國的激進派和德國的警察,都聯合起來了。」

無論如何解讀《xx黨宣言》這開頭的一段,總不能否認它很諷刺吧!說自己是幽靈,不管是自嘲還是戲謔,事實上,它一出現,就要被多方消滅,這解釋了共產黨為甚麼一直要為其生存危機造成的永恆恐懼感而做壞事了。

毛澤東不是根據共產邪黨的經典文獻來辦事,或許只是拿了一些合用的了。諸如:

「至今一切社會的歷史都是階級鬥爭的歷史。……但是,我們的時代,資產階級時代,卻有一個特點:它使階級對立簡單化了。整個社會日益分裂為兩大敵對的陣營,分裂為兩大相互直接對立的階級: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3。」

「流氓無產階級是舊社會最下層中消極的腐化的部分,他們在一些地方也被無產階級革命卷到運動裡來,但是,由於他們的整個生活狀況,他們更甘心於被人收買,去干反動的勾當。」

「從這個意義上說,共產黨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論概括為一句話:消滅私有制」

「xx黨一分鐘也不忽略教育工人儘可能明確地意識到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的敵對的對立」

「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

「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

《共產黨宣言》將歐洲多元化的社會狀態簡化得太厲害,筆者看來它將當代社會「縮扁」為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鬥爭,徹底解決辦法是以暴力推翻一切舊有規律,由它所謂的無產階級專政,最終達至沒有剝削的虛擬社會。

就算馬克思和恩格思寫的可以姑且作為一種理論學說,那也只是基於當時歐洲的背景來討論。而對於一個有五千年深厚傳統文化的中國來說,因為理論太荒謬,所以中共竊政後要滅絕一切傳統道德文化思維方式,它才可以勉強立足。例如歐洲的封建制度、宗教問題、貴族漸被商人和工業家代替、歐洲工業革命帶來的社會不平等現象、資產階級無產階級對立、階級鬥爭、消滅私有制等等,全部都對中國沒有適切性。

「馬列從本質上就是邪的。滑稽的是中共黨人都不懂馬列。林彪曾說沒有幾個中共黨員真正讀過馬列。瞿秋白被公認為思想家,承認僅僅看過一些馬列皮毛。毛澤東思想是農民造反的山溝馬列主義。鄧小平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姓資。江澤民的三個代表更是甚麼也不是的拼湊了。中共不懂馬列,只是從馬列中繼承了邪,又在其邪惡基礎上塞進了它們更邪惡的私貨。」〔《九評》之二〕

「xx黨是什麼?

這個看似簡單的問題卻無法簡單的回答。雖然xx黨披著一個為『公』的外衣,以一個政黨的名義出現,的確能夠迷惑很多人,但是xx黨卻不是一個通常意義上的政黨,而是一個邪靈附體的害人邪教。xx黨是一個活的生命:黨組織,也即邪教的世間表象,是它的肌體;從根本上主宰著xx黨的,是最早注入的那個邪靈,它決定著黨的邪教本質。」〔九評之八〕

有關共產黨的邪教特徵,請參看〔九評之八:評中國共產黨的邪教本質〕

問:說中共如何不好,是不愛國。
答:不好的是邪惡的「xx黨」,不是說中國不好,不是說中國人不好,不是說中國傳統文化不好。要分清「中國xx黨」不代表中國,不代表中國人,不代表源遠流長的中國傳統文化。不論是中國共產黨黨員、共青團團員、少先隊隊員,都可以脫離黨組織後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

「中國的未來是什麼樣?中國將向何處去?這樣沉重的問題複雜而又極難簡而言之。但有一點是明確的,如果沒有中華民族的道德重建,沒有重新清晰人與自然、天地的關係,以及,沒有人與人和諧共處的信仰和文化,中華民族,不可能有輝煌的明天。

中共幾十年的洗腦和鎮壓,已經把它的那些思維方式、善惡標準壓入了中國人生命的深層中,以至於我們都在一定程度上接受並認同了它的歪理,並成為了它的一部份,由此向中共提供了其存在的意識形態基礎。

從生命中清除中共灌輸的一切邪說,看清中共十惡俱全的本質,復甦我們的人性和良知,是平順過渡到非共產黨社會的必經之路,也是必要的第一步。

這條道路是否能夠走得平穩、和平,取決於每一個中國人發自內心的改變。雖然中共表面上擁有國家一切資源和暴力機器,但是如果我們每個人能夠相信真理的力量,堅守我們的道德,中共邪靈將失去存身之處,一切資源都將有可能瞬間回到正義的手中,那也就是我們民族重生的時刻。」〔《九評》之九〕

致力於傳統道德的回歸、重塑生命內涵,才是真正的愛國愛國人呢。

問:在所謂「改革開放」以前,很多有理想的人認為:馬克思主義是在人間建立「天國」的理想,共產社會不是近似中國人的「大同世界」嗎?暫時忍受一下社會主義的過渡期是必須的,也是值得的。
答:錯了!

「共產黨的理想是社會公平,而社會公平的極致是實現共產主義。但今天,共產黨統治的中國已經成為全球貧富懸殊最嚴重的國家,而黨國大員在八億貧困人口的基礎上,大多成了腰纏萬貫的大亨。」〔《九評》之一〕

「共產主義的原則之一是剷除一切私有制,因為它認為私有制是一切罪惡的根源。共產黨在奪取政權的初期也曾試圖全面剷除私有制。改革開放以來,私有制已經回到中國。憲法也規定保護私有財產。脫開共產黨的障眼法,人們就能看清,55年來,共產黨的統治不過是導演了一出財產再分配的人間鬧劇,走了幾個回合,最終把別人的資產變成了自己的私有財產而已。」〔《九評》之三〕

「中共的思想,從最早的馬列主義,加上了毛思想,再加上鄧理論,最後又有三個代表。其中,馬列毛的主義和思想,和鄧理論及江代表可以說是風馬牛不相及,其背道而馳以至相差萬裡,也居然可以被中共擺在同一張神台上加以膜拜,實在是古今一大奇觀。」〔《九評》之一〕

一日中共當權,一日它還稱自己是社會主義,無論它與理想拉開有多遠。到目前,雖然它自己都不再相信共產主義,但不時還說是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呢!

難道邪惡暴政、中國特色共產主義、「姓資」理論、「三個代表」,最近還加上胡錦濤令人摸不著頭腦的「科學發展觀」和「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胡亂拼湊就會達致「人間天堂」「大同世界」的願景了嗎?

問:幾十年來中央的人事變更都是中共政治內部鬥爭,我們一般平民是看不透的。歷朝歷代不也有權力鬥爭嗎?
答:其實不盡然。
「……中共還繼承和發展了中國帝王制的最壞部份。」〔《九評》之二〕
「黨文化除了深得外來馬列邪說之『邪』外,還把中國人幾千年來積累的負面因素,如宮廷鬥爭、結黨營私、整人權術、詭詐權謀和共產黨宣傳的暴力革命、鬥爭哲學有效地結合起來。在幾十年生存危機的掙扎中,不斷充實發展和『發揚光大』其『假惡鬥』的特徵。」〔《九評》之六〕

「在民眾眼中,皇帝是『天子』,上面還有『天』。皇帝並非永遠正確,所以才需要設立諫官指出皇帝的過失,同時中國的信史制度使得史官記錄皇帝的一言一行。士大夫可以『為帝王師』,皇帝做得好與不好是用儒家經典來衡量的。甚至在昏君無道的時候,人們可以起來去推翻他……」〔《九評》之六〕

可是,中國曆朝值得效法的勵精圖治勤政愛民,在中共專政以來從沒有出現過。

再從另一方面看看:胡耀邦要將文革的冤情撥亂反正(當然這是中共發動文革摧殘傳統文化和人民後,為收拾殘局急於鞏權所需,所以才容許他那樣做),後來因為向鄧小平說了真話,要落台了;趙紫陽對那些要求中央對話的學生說了一句關心的話,從此被軟禁,鬱鬱而終;朱熔基想真正為人做點事,也沒有機會了。為什麼?

只要看以下節錄,不難從中理出一點兒端倪來。

「中共絕大多數總書記都曾經被打成為反黨分子。顯然,這個黨有自己的生命,是一個活的獨立的肌體。不一定是黨的領導人決定黨的方向命運,而是黨決定其領導人的命運。……就像一個惡性腫瘤,在瘋長的過程中,核心壞死了,周邊還在不斷向健康的原生的肌體擴散。原來的肌體部份被滲透後,成長出新的腫瘤。不管一個人好壞,一旦進入中共,就成了破壞力量的一部份,越正直越認真,破壞性越大。毫無疑問,當這個肌體被徹底毀壞時也就是這個腫瘤自己的死亡期。可腫瘤卻是一定要這樣的。」
「黨的領導人都是壞的,革命怎麼還能進行並且擴大?在許多最邪惡的時刻,共產黨的最高領導人敗下陣來,因為他們的邪惡勁兒都不夠水平,只有最邪惡的才能符合黨的需要。黨的領導人都是悲劇收場,黨自己頑強的活著。能生存下來的領導人不是能操縱黨的,而是摸透了黨的,順著黨的邪勁兒走,能給黨加持能量,能幫助黨度過危機的。難怪共產黨員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就是不能與黨鬥,都是黨的馴服工具,最高境界也就是互相利用。……為了維護其統治,如果人們見到共產黨搞民主,開放宗教自由,一夜之間拋棄江澤民,平反法輪功都不要奇怪。惟有一個東西不會改變──那就是黨的集團目標、集團生存、集團權力的宗旨不變,維護共產黨的權力和統治不變。」〔《九評》之二〕

讓我們拭目以待,看胡錦濤能否破邪教門而出,成為第二位戈巴契夫,真正為人民的福祉著想。

問:「穩定壓倒一切」是對的,否則中國幅員那麼大,亂起上來不得了。中國太大了,是要中共「專制」管治,才不會亂。
答:人民受了幾十年苦,給動亂嚇怕了,其實那些所謂動亂,都是中共搞出來的各項「政治運動」。誰有能力資格亂中國?

中國人儘管不喜歡xx黨,可是思維經常不自覺用了xx黨的方式,潛意識接受了它的一套:沒有xx黨,中國怎麼樣?

且看:

「有人認為xx黨政權的解體會使天下大亂,擔心誰能代替共產黨來統治中國。在中國五千年歷史長河中,共產黨55年的統治不過是過眼煙雲。在這短暫的55年中,傳統的信仰和價值觀被共產黨強力破壞;原有的倫理觀念和社會體系被強制解體;人與人之間的關愛與和諧被扭曲成鬥爭與仇恨;對天、地、自然的敬畏與珍惜變成妄自尊大的『人定勝天』。由此帶來的社會道德體系和生態體系的全面崩潰,使整個中華民族都陷入深重的危機。

縱觀中國歷史,歷代仁政都把『愛民』、『富民』、『教民』視之為政府的基本職責。人有向善的本能,而政府有職責幫助人民實現這種本能。孟子曰:『民之為道也,有恆產者有恆心,無恆產者無恆心。』(《孟子・滕文公上》)不富而教是不現實的,不愛民而濫殺無辜則謂之暴虐。在上下五千年的中國歷史中,不乏仁政的實施者:古有堯舜、周具文武、漢出文景、唐盛貞觀、清泰康乾。這些朝代的鼎盛無一不是『行王道』、『持中庸』、『求平衡』。仁政的特點在於選賢用能、廣開言路、講義求睦、博施於民而能濟眾。老百姓因此能夠循禮守法,安居樂業。

觀天下之勢,興亡誰人定,盛衰豈無憑。在沒有共產黨的日子裡,必能還人間一股祥和氣,使百姓真誠、善良、謙遜、忍讓。讓國家俯首農桑、百業興旺。」〔《九評》之三〕

我們要細想,誰是真正動亂之源?

「老百姓被中共的政治運動和挑起的動亂搞怕了,害怕中國亂。一旦中共用『動亂』的名義來威脅百姓,人們出於對中共強權的無奈,常常只好默認中共的統治。

事實上,擁有幾百萬軍隊和武警的中共,才是中國真正的『動亂』之源。老百姓沒有理由去『動亂』,更沒有資格去『動亂』。只有逆潮流而動的中共,才會草木皆兵,把國家拖入動亂。『穩定壓倒一切』,『把一切不穩定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成為中共鎮壓人民的理論基礎。誰是中國最大的不穩定因素?就是搞專職暴政的中國共產黨。搞動亂的中共,反用『動亂』來要挾人民,流氓從來就是這樣做的。」〔《九評》之九〕

問:中國人口太多,死一些人不算甚麼吧?為何歸咎於中共?
答:中共殺了八千萬人,是80,000,000條性命!

香港偶有一個遠足的市民失蹤,警方儘速盡全力去搜索,可見人命關天。
中共目前殺肉體生命是少了一點,但還在迫害靈性、根除善念、封殺自由思想,包括全國的傳統人文價值、信仰神靈的信徒、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和民主異見人士等。

問:「家長制」是中國行之已久的模式,說中共獨裁,以前帝制不也是極權的嗎?
答:不是。

「中國古代社會,實際上是一個二元的結構,農村以宗族為中心自發組織,城鎮以行會為中心自發組織;而自上而下的政府機構,只管理縣級以上的政府事務。」〔《九評》之一〕

「中國人非常重視『道』。古時暴虐的帝王被稱為『無道昏君』,做事不符合公認的『道德』標準叫做『沒道理』,就連農民造反還要打出『替天行道』的大旗。老子說:『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強字之曰道。』也就是說,『道』中產生了天地。」〔《九評之》四〕

以前的君主,除了一部分暴君之外,都不是獨裁的,天子的權力因其守天道修德行而得到自然的心法約束來制衡,而且諫官、史官、士人均可「為帝王師」,我們細讀歷史便知。試反觀中共是如何打著「無產階級專政」的口號,無法無天肆虐中國半個世紀。

無論犯下了多少滔天大罪,中共還是說自己「偉大光明正確」。

「在中國古代,皇帝們以其九五之尊,仍然自稱天子,受到『天意』的管轄和制約,不時要下詔罪己,向天懺悔。xx黨則自己代表天意,所謂無法無天,絕無絲毫限制,結果製造了一個個人間地獄。」〔《九評》之四〕

「這種控制空前絕後,因為xx黨剝奪了人民的私有財產,而私有財產是自由的基礎。在八十年代以前的中國,城市裡的人只能在黨控制下的企事業裡工作謀生,農民必須在(黨的)公社土地上種田吃飯,誰也別想擺脫共產黨的控制。在社會主義的國度,共產黨的組織從中央直達鄉村街道社會最基層,通過黨委、支部等各級黨組織,把社會牢牢控制。這種嚴密控制的結果,人民徹底喪失了自由……」〔《九評》之八〕

問:中共現在變好了。它也已經不是xx黨了。
答:前一句錯了!後一句說對了一半。
「可能有人說現在中共也允許私有制了。但是我們不應忘記,改革開放,是因為社會主義搞到了吃不飽飯的地步了,搞到了『國民經濟崩潰的邊緣』,xx黨為了免於滅亡,才不得不退一步求生存。即便是在改革開放以後,中共並沒有放鬆對人民的控制。目前仍在進行的對法輪功民眾殘酷迫害,也只有在xx黨國家才會出現。如果中共真的如願成為經濟巨頭,可以肯定其對人民的控制只會更加變本加厲。」〔《九評》之八〕

蘇聯東歐共產黨紛紛倒台後,中國有句流傳的順口溜:不改革等死,改革找死。真的將作惡多端走投無路的中共形容得很傳神。

它還掛著xx黨的名,但已經與共產主義沒有關聯了。

「在今天的中國,包括中共在內已無人再信共產主義。搞了五十多年的『社會主義』之後,它現在搞的是股份制,私有制,引進獨資外企,對工農進行最大限度的壓榨,與所謂共產主義的理想背道而馳。但與此同時,中共繼續堅持共產黨的絕對領導權。在2004年最新修訂過的憲法中依然硬性規定:中國各族人民將繼續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在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指引下,堅持人民民主專政,堅持社會主義道路……

今天的xx黨,猶如『豹死猶留皮一襲』的一個『皮囊』,被中共繼承下來,維持著xx黨的統治。」〔《九評》之八〕

問:說中共是邪靈,是否誇大了一點?
答:事實如此。這可還是概括的形容吧了。請參看〔《九評》之八:評中國xx黨的邪教本質〕。

問:毛澤東說:「xx黨是歷史上發生的,凡是歷史上發生的東西,都要在歷史上消滅。」中共只是一個政黨,xx黨總有一天要滅亡吧。若是這樣,那麼何須去認清擺脫它呢?
答:可能以下的節錄會給我們一個深入反思的契機:

「這個越來越走近滅亡末路的xx黨邪教,正在加速的腐敗墮落,最可怕的一點,是這個不甘滅亡的邪教,還在盡其所能把中國社會也帶向腐敗墮落的深淵。」〔《九評》之八〕

「中國共產黨雖然一次次變換嘴臉,一次次抓住救命稻草渡過危機,但其最後的結局舉世瞭然。中共雖然在一件件除去其美麗外衣,赤裸裸的暴露出它貪婪、兇狠、無恥、流氓和反宇宙的本性,但它仍然在箝制人的思想,扼殺人類的道德倫理。它對人類的道德文明,對人類的和平進步也仍然極具禍害。」〔《九評》之四〕

「中國xx黨承諾給農民土地、承諾給工人工廠、承諾給知識份子自由和民主、承諾和平,如今無一兌現。一代被騙的中國人死去了,另一代中國人繼續對中共謊言著迷,這是中國人最大的悲哀,也是中華民族的大不幸。」〔《九評》之一〕

「在昏君無道的時候,人們可以起來去推翻他,一如成湯伐桀、武王伐紂,這從傳統文化的角度來看不但不是不忠、不是大逆不道,反而是替天行道。……『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九評》之六〕

國人必須認識中共的邪教本質,早日擺脫它,終止邪惡拉國人墮入深淵,回歸中國傳統道德文化價值,中國人才有希望,中國社會才有美好前途。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明新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