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畫皮

天使


【正見網2006年04月21日】

從你出生那天起,謊言、欺騙、貪婪、屠殺、暴力,這些就是你的全部家底。

巴黎公社造反的那群流氓,殺人搶劫,強暴婦女,還毀掉了法蘭西無數燦爛的文明古蹟。

可是,你卻恬不知恥的吹噓,說那讓人齒寒的罪行,是共產革命的第一起。

是凡實行過共產主義的國家,都留下了你暴虐的痕跡,使那些受害的人們,從此對共產主義四個字不願提及。

你對中國人說,領導八年抗日,浴血奮戰的是你。可是,在接受日軍投降的儀式舉行的時候,你告訴我們,你在哪裡?

你對國民黨喊著中國人不打中國人,還吵著說要民主、自由的權利。你用最卑鄙的統戰的手段拉攏人氣,派出間諜刺探情報,又藉助於蘇共的勢力,打敗你的政敵。篡奪了國民黨的政權,把他們趕到台灣島上,趕到大海里。當你獲得了政權,民主自由就成了你的死敵,你從此不允許人們把自由和民主幾個字,在你的面前向你提及。

那些被你的統戰拉攏來,幫你獲取政權的人,你已經不再需要,於是鎮反、三反、五反的運動中,你用各種手段,把他們全部剔除出局。

你宣稱中國的糧食很爭氣,畝產個十幾萬斤,幾十萬斤根本不是問題。十年內趕美超英更是不值一提,結果美夢破碎了,一片狼藉,滿地都是餓死者的屍體。

你叫知識分子,民主黨派給你提意見,山響的口號讓他們信以為真,以為你真的要實行民主,他們終於可以討回自己應有的權利。可是誰想到最後,你卻把他們都當做右派處理。

你叫紅衛兵破四舊,毀掉中國古老的文明,毀掉中國人做人的良心,砸碎中華人做人的脊樑,於是,一個古老而偉大的民族從此便一蹶不起。

你,用瘋狂的屠殺來對待爭取民主、自由的大學生,稱他們是暴徒,可是我知道,他們只是想要回,本屬於自己的權利!

九十年代初,歐洲共產體制下的人民,終於看清了你的嘴臉,他們毫不猶豫的把你拋棄。

如喪家之犬的你,只好選擇中國做為你苟延殘喘的領地。
  
法輪功洪傳,真善忍的理念遍撒神州大地,淨化了多少迷途之人的心靈,恢弘了多少人間正氣。這可嚇壞了滅絕人性、邪惡至極的你,你認為真善忍是你面臨的大敵,你一廂情願的認為,善良的法輪功會和你爭奪你口中的美食和領地。

於是,你妄圖摧毀法輪功學員們的信仰。使用鋪天蓋地的謊言,使用邪惡無比的強姦、屠殺、暴力,讓那些無人性的惡人,污辱踐踏法輪功學員的身體。當你發現這一切根本無法改變他們時,天安門前就上演了一出自焚這樣拙劣透頂,荒唐可笑的醜劇。

毆打,強暴,屠殺,判刑,勞教,……所有人間能想到的暴行都被你瘋狂的施出,可當面臨指控時,你卻又矢口否認,心虛至極。原來你也害怕,其實你的瘋狂就是你害怕的掩體。

其實你的瘋狂,恰恰證明了你是黔之驢……
  
你讓工人失去了他們的工廠,農民失掉他們賴以生存的土地,讓他們在苦難掙扎著,你卻從不在意。

你叫嚷著,叫那幫憤青去遊行,去反日,可是,誰也沒想到,最後的結局是你把他們關進監獄裡。

你,嘴上喊著民主,改革,可是,當屠殺汕尾無辜的村民時,你還想用什麼來把你的謊言維持到底?

一本《九評》出世,剝了你的畫皮,讓你的罪行赤裸裸暴露在青天白日裡。 而勞教所發生的殘酷迫害的罪行,慘絕人寰,不容置疑。
  
你自稱光榮,偉大,正確,其實,你卑鄙,下流,無恥至極。有一點點政績你都吹噓不已,可對你自己幹完的壞事,你從來都是絕口不提。

你命令我寫篇文章歌頌你,可是我翻遍了史書,沒有找到你光輝的足跡,卻只查到了你的血債一筆一筆。

欠了那麼多債,你又用什麼去還?就算是把你連骨頭渣子都賣了,你也償還不起!

沒有你,中國人才會有做人的權利。退出你,人間才會充滿浩然正氣!
退黨吧,中國人啊,生為人,必須要脫去共產惡獸的印記!

曾經的恥辱,銘刻在真正的炎黃子孫心裡。

退黨,是這個古老民族最後的一線生機。

唯願民主、自由之理念,播灑中原大地。

我中華億萬兒女不再受共產邪靈荼毒之苦,從今後揚眉吐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明新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