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師父的呵護下我走過的修煉歷程(三)

遼寧丹東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6年06月09日】

第一次散發真相資料

2000年6月份,我和我們地區的同修在一起切磋,大家認為:邪惡用電視、電台、報紙、雜誌等宣傳媒體搞假宣傳,用謊言欺騙廣大的人民,人們都不知真相,而我們又被剝奪了上訪與說話的最基本的權利。這個時候我們不能等待,我們應該向人們講真相,利用一切形式,大家齊心協力,在我們地區讓更多的人們了解大法的真相。讓人們看看究竟誰是真正的邪惡?是誰剝奪了人民信仰自由的權利?

明確了方向後,我們幾個人成立了一個講真相小組,我們利用各種形式搜集和印製了一些大法真相資料,準備向世人發放。

就在我準備第一次和同修一起發真相資料時,我遇到了來自家庭的阻力。由於我兩次被非法關押,丈夫很擔心我會繼續出事,當我準備出門時,丈夫攔住了我。我試著說服丈夫讓我出去,他堅持不放。看我非要出去,他便把我鎖在了屋裡。我想我今天一定要出去,我神奇的打開了門。他看鎖不住我,把門玻璃砸的粉碎,我在丈夫不理解的罵聲中衝出了家門。

天已經黑了,並開始掉雨點了。我按時來到同修家,我們每人帶上200份真相資料,沖進黑夜之中。我們走街串巷發放著真相資料。由於是第一次做真相,心裡有些怕,每當遇到有人就停下來,等人走了再接著做,所以做的很慢,浪費了不少的時間。此時天上的雨也開始下的越來越大,我們的衣服全部濕透了,但我們繼續在雨中穿行。當我們害怕時,我們就背「大法不離身,心存真善忍;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洪吟》「威德」)背著師父的法,我們的膽壯了,就不那麼怕了。我們背著法,散發著真相資料,一點一點,我們的怕心沒有了。我們體會到大法的威力,體會到偉大的師父就在我們的身邊保護著我們。我們越做越快,當我們把200份真相資料做完,我們非常興奮,我們帶著一種喜悅的心情踏上了回家的路。

這時雨下的越來越大,路邊的水已經要淹到我們的大腿根了。我在城裡生活了那麼多年,從沒見過這麼大的雨,雨大的出奇。我趟著深水一步一步往家走,邊走邊想:怎麼這天好像也和我們作對。(現在想起來,那就是邪惡在干擾我們講真相)

回到家裡已是半夜12 點多了,到家後女兒告訴我,在下雨的時候,爸爸不放心,在外面等了一個多小時。我回到家丈夫什麼也沒有說,也沒有怪我回來晚,當我收拾完上床睡下的時候,已是下半夜了。

從那一天開始,我們幾乎天天出去做,每天拿200份真相資料走街串巷,把一份份真相送到每一戶人家,直到把每一份真相做完。在做真相的過程中也遇到過壞人報警,但是我們都能在師父的呵護下安然無事,我們能體會到師父就在我們身邊。在做真相的過程中,也遇到過世人的不理解,不接受真相資料,丟棄真相資料,有時還遭到別人的辱罵,這些都動搖不了我們做真相的決心。在做真相的過程中,我們的怕心沒有了,我們再遇到警察與壞人的時候,我們能不慌不忙的、坦然的從他們身邊走過。我們做的速度越來越快,沒用一個月的時間,我們幾乎把整個小城與周邊的縣做了個遍,讓更多的人了解了大法的真相。我們不光在本地做,我們還寫信向全國各地郵,同修背著寫好的真相到大城市去郵。通過講真相我們不但去掉了怕心,對講真相我們也有了更深的認識,認為講真相是對的,人們只有通過大法弟子的不斷的講真相,才能了解大法、了解我們。

做真相的過程也是一個提高的過程,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就應該站出來維護師父的清白、維護大法的清白,這是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是我們的責任,哪怕是被邪惡迫害、關押、坐牢甚至是失去生命,也應該在所不惜。

隨著我的認識在不斷的提高,我的思想也在昇華上來,我對一些事情也有了更深的認識。我決定回到單位去找回屬於我的工作。

我先讓我的丈夫到單位去找,丈夫去了幾次都沒有結果。後來我親自到單位去找領導,我對他們說:「我煉法輪功是強身健體,是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在做好人;至於我去北京上訪,那也是使用國家賦予公民的正當權利,是合法的。你們現在停止我的工作,不讓我工作,你們有開除我的文件嗎?拿不出文件,你們才是真正的違法,」他們聽我這樣說,就開始研究我的工作,研究的結果是讓我放棄煉法輪功,不放棄不但不讓我工作,還要正式的開除我,單位的領導一直在拿要煉功、還是要工作來威脅我。

最後他們拿來了準備好的解聘書,說單位不準備聘任你了,解除我的工作,讓我在解聘書上簽字。我問領導為什麼這樣做?領導說你要「煉法輪功」不要工作。我說你錯了,不是我不要工作,而是你們不讓我工作,你們和江××一樣在迫害我,他們都不做聲。我說我平時兢兢業業的工作,從沒有出過任何差錯,今天我煉了法輪功,你們害怕受牽連,害怕你們的烏紗帽保不住,就想把我開除出去,把我開除了你們不就好解脫了嗎?領導說上面有壓力,如果要讓我工作,他們的官就保不住,所以才這樣做。這時我的心很平靜,想到這些都是江××一夥邪惡勢力乾的,領導既然這樣說,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可以為別人著想,我簽了字[註:這其實是承認了迫害],就離開了單位。

回到家我的心裡還是很難受,工作了這麼多年,一下子失去了,以後的生活怎麼辦,心裡很不是滋味。但又一想,我到北京上訪的時候不也放棄了工作走出去了嗎?現在有什麼捨不得的呢?我打開《轉法輪》,師父說:「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什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讀了師父的法,我的心裡平靜了,作為一個大法弟子為別人著想是沒有錯的。我為了證實大法,我什麼都可以放棄的,一切隨其自然吧。

第二天,單位領導打來電話,叫我回去上班,如果不上班,就按自動離職處理。不上班還不行?我來到單位問領導,這是為什麼?單位領導當時很尷尬,我就笑了。我知道是師父在保護我,誰說了也不算,誰也動不了。後來領導說他們去辦理手續,結果哪個部門也不批,沒有辦法,所以只好讓我回來上班。就這樣我又回到了單位工作。通過這件事,我明白了只要我們做的正,什麼都不會丟的。我真心的感謝師父,我更加的珍惜大法,珍惜師父給我的一切。

遭邪惡綁架

回到單位上班後,我沒有放鬆講真相的事情,繼續向世人發放真相資料,不停的向世人講真相。大概在重回單位50多天後,一同修被邪惡綁架,因承受不住,向邪惡講出了我的具體情況。

2000年10月的一天晚上,我的家裡來了幾個便衣,非法對我的家進行搜查,他們沒有搜到東西,但他們搶走了師父的法像。我被他們銬住了雙手,帶到了公安局。一進屋,他們就圍上來,你一拳,他一腳的毒打我,對我進行逼供。其中一個人還把師父的法像放在地上踩,邪惡極了。我對他說:「你的腿一定會遭報。」他不聽,還繼續踩。他們逼我說出其他人,我不配合邪惡,我在心裡喊師父幫我。他們打我我就背法:「生無所求,死不惜留;盪盡妄念,佛不難修。」(《洪吟》「無存」)這時電話鈴響了,一個惡警去接電話,接完把所有的人都叫出去了,屋裡只留了一個惡警看著我。我想一定是我喊師父,師父在保護我。

過了一會兒,惡警就又開始折磨我,將我的雙手銬在椅子上,彎腰90度,不準直腰,不讓睡覺。時間長了,又酸又痛,簡直不是人受的。後來實在受不住,我就直起腰,讓他們打吧,就這樣被他們折磨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惡警又開始審我,說別人都說了,你也說吧。我說你要我說什麼?我沒有犯法,結果被你們抓到這兒來。他們說別人已經把你供出來了,人家都說和你一起散發傳單,你還不說。我說你要非說我和她在一起,那我就和她在一起。我誰也不認識。他們看從我這也得不到什麼東西,就把我送進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一進去就被警察搜身。來到監室,犯人們還要對我搜身,我告訴她們已經搜過了,她們說不行,這是規矩,還要搜。我嚴厲的對她們說,不能搜。她們一看我好像挺厲害的,也就在身上摸了摸就算搜完了,嘴裡還有些不服氣的說一般都應該脫光了搜。我的身上帶著法輪章,惡警沒有搜去,又怎能讓這些犯人去搜呢!我的法輪章一直在我的身上帶著,直到我從馬三家回來。

看守所規定犯人要背監規,我沒有犯法,我拒絕背監規。管監的犯人說不行,人人都得背。我跟她說我一背就噁心,不能背。犯人非逼著我背,我在心裡求師父幫我。我對犯人說我一背真的噁心,她們說你必須背,我說好背給你們看,一個字沒說完,我就開始吐,並差一點吐到前面的一個犯人的頭上。從那以後再也沒有人叫我背監規了,在看守所只有我一個人可以不背監規。我內心裡感謝師父的加持,使我度過了這一關。我深深的體會到師父時時都在看護著我,只要我念正,師父就會幫我。

在看守所被關了40多天後,我被邪惡綁架到馬三家教養院二大隊、四分隊。我被帶到一個關著100多人的大房間,每天半天勞動,半天「學習」。我剛進來就有邪悟的人圍著我來做我的「轉化」工作,每天都折騰到半夜。不「轉化」邪悟的人就又打又罵,簡直就是一群魔鬼。她們失去理智的胡說八道,在邪惡的控制下做著違背良心的事。看到這些人的變化,我心裡很難過,也為她們痛心。在她們違心的說著假話時,我想起了師父《洪吟》裡的一句詩「高處不勝寒」,這時我深深體會到師父這一句詩的意思。現在救一個人真難,師父在為我們承受著一切,看看面前的這些人,我再也忍不住,放聲痛哭。

在這樣的環境裡,我看著這些人,我感到可怕,人怎麼都變成這樣,我的心在顫抖著,心驚肉跳。每天被邪悟的人圍著在這魔窟中煎熬,度日如年,我的精神就快要崩潰了。我不想再看下去,也不想再聽下去,我想快一點離開這魔窟。當我生出來這一念時,我就被邪惡鑽了空子,完全是人的思想了,腦子裡一片空白,把師父的話全忘了,只想著早一點離開這魔窟。我恨自己法學不好,我悔恨的流淚。

邪悟的人每天來逼著我「轉化」,叫我寫三書,我只是流淚,手裡拿著的筆在顫抖,坐那兒幾天也寫不出來。邪惡叫我與師父決裂,不讓我學大法,這辦不到。看到馬三家的一切,我痛心,我頭痛,一想就噁心。

後來邪悟的人拿來別人寫的東西讓我照著抄,總算繞著彎寫了交上去,可是邪惡的隊長說不行,三天兩頭的給我出難題。在那裡整天心驚肉跳,精神繃的緊緊的,真是度日如年。

我開始每天堅持背《論語》、《洪吟》,背師父的其他講法,當我背完「位置」這一篇經文時,我知道我錯了。師父在經文中告訴我:「一個修煉的人所經歷的考驗是常人無法承受的,所以在歷史上能修成圓滿的才寥寥無幾。人就是人,關鍵時刻是很難放下人的觀念的,但卻總要找一些藉口來說服自己。然而一個偉大的修煉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驗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我為在能否圓滿的考驗中走過來的大法修煉者祝賀。你們生命不滅的永遠以至未來所在的層次,那是你們自己開創的,威德是你們自己修出來的。精進吧,這是最偉大,最殊勝的。」

我感到慚愧,我恨自己不爭氣,沒有過好關,在考驗面前我被怕心、執著心嚇倒了。我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我想要回我寫的聲明,我想聲明作廢,我要彌補我造成的損失。我找到能與我談的來的進行交流,每當有人離開這裡,我就告訴她回到家一定要先看一遍《轉法輪》,如果有錯誤就一定能知道錯在哪兒。有的人說好;有的人不理解,就給我告密,邪惡的隊長就來找我,說我「轉化」不徹底,以後每當有新人來,負責做「轉化」的就叫我過去聽,跟著學,我去了就背師父的法,根本不聽她們胡說。

一次邪惡的隊長讓室長叫我去做別人的「轉化」,我就對室長說:「我不能這樣做,我認為宇宙的大法是不能這樣講的,誰都不能這樣做。」室長說:「你別這樣說,叫別人聽見告訴隊長你就回不去家了。」我對她說:「你以後也不要叫別人做這樣的事,做了以後會遭報應的。」她說:「你不要在別人的面前說這件事。」在我有這樣的一念中,從那以後再也沒有人去叫我做別人的「轉化」,一直到我離開馬三家。

後來我做別人的反「轉化」。每當有人離開馬三家,我就用談心的方法與她交流,告訴她「轉化」是錯的,回家一定要看法。有的人一講她就會明白,回家後會接著學法;有的不明白,就會到隊長那兒去告我的狀,我就會被隊長叫去訓一頓。不管怎樣,我都堅持這樣做。因為我知道我做錯了,只有這樣做才能彌補我的過錯。我雖然受迫害做錯了事,但我的心還在法上,我一心想緊跟師父、堅如磐石的走到最後。但是由於自己的怕心與執著,在馬三家摔倒了,被邪惡鑽了空子,失去了一次提高的機會,使我多走了一段彎路。

在我被非法關押的大隊,堅定的同修經常被邪惡的隊長指使著犯人毒打,有時折磨的一宿一宿的不讓睡覺,他們想從精神上和肉體上讓堅定的大法弟子屈服,所以採用的手段卑鄙、邪惡。

在馬三家常有各地的人來參觀,一有人來,邪惡的隊長就吩咐把堅定的同修藏起來,怕他們揭露他們所犯的罪行。2001年3月16日那天,說是有重要的採訪,挑「轉化」好的留下來造假相,把堅定的和「轉化」不徹底的全用大客車拉到少年犯的監獄食堂關了一天。他們是要用這些編造的假相來掩蓋他們的罪行,欺騙廣大善良的人們,讓人們相信在這裡的每一個人都受到了他們用「真心、愛心」進行的改造。邪惡的所長蘇境還竄到全國各地去做所謂的經驗報告,去矇騙更多善良的人。有一次去演講,第二天就被車撞了,一個月沒露面,遭了報應。

在學法中歸正自己

2001年9月,我從馬三家出來。回到家,我就跪在師父的像前,淚如泉湧。我向師父懺悔,懺悔自己沒有學好法,沒有過好關,走了彎路。我慚愧,我無地自容,我面對著慈悲的師父,痛苦萬分。我決心學好法,走好走正以後的正法修煉之路。

我用最純淨的心態學法、煉功。學法中,我看到師父在經文中說:「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強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達到的。每當我看到你們遭受魔難時,師父比你們還難過;每當你們沒走好哪一步時,我都會很痛心。其實邪惡所乾的一切,都是在你們還沒放下的執著與怕心中下手,你們是走向佛、道、神的未來覺者,是不求世間得失的,那應該什麼都放得下。此時你們如果沒有執著圓滿的心,邪惡就無法再鑽最後一個空子。」(《法輪佛法─精進要旨(二)》「放下最後的執著」)師父還說:「大法是嚴肅的,修煉是嚴肅的,無論什麼人在世上幹了什麼壞事,都得自己償還。我不希望一個學員掉下去,但我也絕不要不夠格的弟子。」(《法輪佛法─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讀了師父的講法,我的淚水直流,我更加慚愧,更加痛心自己在魔難中沒有過好關,對不起師父的一番苦心,我悔恨自己失去了提高的機會。通過這一次教訓,我更加珍惜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在做好三件事的過程中彌補自己的過失,珍惜師父給我彌補的機會。

經歷了這場迫害,我查找了一下被迫害的原因,從整體上看,我們在向世人講真相,我們沒有錯,而是我們在做事的過程中不自覺的摻進了人心,對法認識不清或不符合法的要求,在這一階段被邪惡鑽空子,造成了被迫害。經歷了這場迫害,我們應該從迫害中吸取教訓,用大法弟子純正的善心去向世人講真相。師父在法中說:「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與救渡世人」(《法輪佛法─精進要旨(二)》「理性」)。我更加認真學法,珍惜師父給我建立威德的機會,保持清醒的頭腦,隨時清除自身的執著和不好的思想觀念,排除外來干擾,穩步的走好、走正正法的路。

重視發正念、講真相、救度眾生

2002年以後,我每天除了上班、學法,就是抓住時機講真相。在我的認識中,我沒有因為遭到迫害就放棄或停止向世人講真相,反而我變的更加理智了。在這特殊的時刻,我認識到師父是在救度所有的眾生,無論什麼樣的生命,只要不對正法犯罪,都可以被善解。作為大法弟子助師正法,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圍繞著救度眾生的需要在做。我們發正念是清除那些對正法犯了罪的、無法救度的生命,從而救度那些能夠被救度的生命。我們講真相是為了救度更多的龐大天體上的生命。如果發正念都能站在法的基礎上,發出純正的念,就能救度更多的眾生。

我深深體會到我們的一言一行都應該為眾生負責,對一切正的因素負責,而要做好、完成這神聖而偉大的使命,就要靜下心來好好學法,重視發正念。如果不重視學法、發正念,就不能理解大法深刻的內涵,更談不上用來指導修煉和正法,也不能更多的救度眾生。只有學好法,重視發正念、講真相,做好這三件事,才是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認識到學法的重要性,也深深感到一個大法弟子身上所擔負的責任,所以在工作中與業餘時間裡,就向單位的同事講真相,在走親訪友時,也不放過一個講真相、救度世人的機會。通過講真相,我也看到了邪惡的因素在人們的心裡所造成的影響與毒害有多深。所以如果學不好法,沒有大法正確的思想指導,一言一行不能站在法上,人們是很難接受我們所講的東西。如果我的心態很純善,沒有任何人的思想和觀念,真的就能夠把金剛都溶化掉,大法的神奇與美好就能通過我們的言行傳達給世人,讓人們看到大法的美好,讓人們人心向善,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待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