撣去封塵系列之四:再悟誓約

小蓮


【正見網2006年06月10日】

我們都經常談到「誓約」一詞。師父在講法中也經常告訴我們,現在所做的就是在履行從前的誓約,「發心度眾生,助師世間行」(《洪吟・助法》)。我個人覺的師父是為了喚醒我們的神念而已,決不是讓我們執著於史前的誓約本身!

在遙遠的史前,很多的神看到了宇宙未來所面臨的結果,十分的憂心,後來恰逢主佛要下來傳法正法,他們與主佛簽下誓約,要在大法洪傳時期,做主佛的弟子,幫助主佛洪傳大法,在正法時期講清真相剷除邪惡等等,這些在當時真令普天的眾神為之感佩,很多神都流淚了。

然而我們此時可曾想到:我們在當時所發的誓約是不是舊宇宙的認識呢?雖然在當時看來是非常純淨和慈悲的,那些約定能否達到新宇宙的標準呢?神所說的不象人一樣,話語中沒有那麼豐富的內涵,比如說:當時一個神發願要在大法洪傳之時救度眾生,其實這已經將自己在未來的大法洪傳時怎樣在人間生活、以什麼方式救度眾生安排好了,由於在當時宇宙已經有變異的因素存在了,就是已經偏離了宇宙大法了,就像16K金18K金一樣了,那麼他們在安排自己的未來的時候,能不帶有那時的不純淨的觀念嗎?宇宙中的任何生命都不可能知道師父怎樣正法,誰也逃不出被法正!而且還有另外想起負面作用的生命的左右和干擾,所以就會出現一種比較複雜的局面,這就是為什麼在大法的修煉者中時不時的出現一些干擾和破壞的因素,如果我們不將那一切按照新宇宙的法理去從新歸正的話,那舊勢力和其所剩下的因素就會有藉口:這些都是你當時所說的,神說話不能不算數的,如果我們能對「史前誓約」有著清醒的認識,那最起碼邪惡就無法在這方面鑽空子,也會使我們少受一些干擾,救度更多的眾生。

也許以上說的很籠統,舉個形像而具體的例子:一個層次非常之高的神,自從產生出來就非常的慈悲,經過無數的時間,突然他感覺到他的境界出現了很多的變異和觀念,他的眾生也有了為我為私的因素,再看看他以下的世界變的更是不純淨了。此時同等層次的很多神也發現了此種情況,大家就共同的商量該如何使宇宙和眾生回到當初他們起始的狀態中去,有的就說要下來吃苦來圓滿這件救度之事,在這期間有的神用相生相剋的理衡量覺得有起正面因素的,就應該有起負面因素的,只有這樣才能順利的完成這件救度的關係著整個宇宙生死存亡的大事。當主佛從不同層次中下走的時候,那些神(無論在未來起正面的神,起負面作用的神)有很多都跟下來,他們都要「助師正法」,然而很多的變異觀念促成天體中很多神安排了考驗和干擾的因素。比如:當一個神要下來時,很多神就說,你不是慈悲嗎,那你到時候就應該在人間受最大的苦,才能完成此事,或者你得好好的考驗那些將來在人間紮實實修的人,只有你的考驗,他們才會昇華的更快,你也會從中圓滿,等等之類的不一而足。從講法中,我們知道師父為什麼同意在歷史上舊勢力的一些安排,為的是不使生命結錯緣分。那麼很多生命處於被欺騙的情況之下,安排了證實法中的具體事情,當然生命在下走過程中,特別是進入三界之後,就非常的容易造下業力,這樣就使生命變得很複雜(各種思想業力、變異觀念和業力與人和不同層次包括不同境界中的生命的恩和怨等等)。在人間得到法之後,有的非常的精進實修;而有的就變得不太精進;尤其迫害開始之後,有的遭受了相當大的魔難甚至被打死;有的反而成了「猶大」;有的很精進但家裡經濟非常緊張,有的很不精進但錢財上卻從未缺少過等,這些除了與每個人的業力和環境的不同之外,是否存在這以上的因素哪?!

我們靜下心來想一想,正法時期,得需要多少大法弟子來證實法,需要多少資金來講清真相呀,由於某個大法弟子被打死,由於我們的資金供應不上,得有多少眾生喪失了得法的機緣呀,那這一切不該否定嗎?!修煉中會有苦有難,這是為了轉化修煉者的業力和提高心性而為的,但是這一切絕對不能成為邪惡鑽空子的藉口!師父要救度所有的生命!而那些神和他們在歷史上所安排的一切卻是要毀滅一部分!這難道不是舊宇宙變異和敗壞的安排嗎?

新宇宙的法理比舊宇宙的法理更有智慧和能力,而且新宇宙的一切不是建立在舊宇宙的基礎之上的,是「從新」再造而不是「重新」再造,就像一件衣服舊了從新買一件別的廠子生產出來的新的品牌一樣,而不是將其洗完重新穿上,這是本質的區別。所以在即將完全同化成新宇宙中的生命之際,我們決不能在思想中默認從前「誓約」的安排!從前無論對誰所說的都要從表面上,從內涵中真正徹底的完全按照新宇宙的法理從新衡量,從新歸正!

此篇有些象心得體會,但是我想還是沒有偏離這個系列文章的主題,因為在一個主題之下,各篇可以有不同的風格與寫法,不可能都拘於一種寫法。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4481)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

文明新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