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同修的病業關

台灣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6年06月23日】

最近在大陸以外的地區,頻頻傳出有大法弟子遭受肉身嚴重的傷害,甚至有因此而失去人身的。這些看似病業的表現形式,其實莫不是舊勢力的精心安排與干擾。在很多交流中,大家都知道這有弟子個人的因素在內,但也有考驗整體大法弟子的因素在內。

以本地區來說,就有幾個同修在最近出現嚴重病業干擾。其中一位男同修在身體奄奄一息之際來到讀書會,很多同修都看到他的情況了,但在當天讀書會的集體發正念中,卻沒有任何人提出要幫忙他發正念。事後,才知道在場的輔導員認為:一方面是覺的此同修個人「不精進、有漏」;另一方面考慮「提出來會被新學員不理解」。最後,那位男同修在讀書會後被送入加護病房,醫生說再晚一點來就有危險了。

後來幾位同修交流到認為:無論他如何不精進、有漏,我們都必須無條件的幫他集體發正念。於是我們來到加護病房前,近距離發正念,同時也發出電子郵件呼籲大家一起發正念,現在,這位病重的男同修已經又可以回到煉功點來煉功了。

還有一例:是幾個同修一起去北美參加法會,其中一位在法會結束後出現腳無法走動的干擾症狀。按照當時的說法是,已經達到了寸步難行的地步。這位同修的痛苦並沒有引來同行同修的幫助,甚至有人過來問說:「你自己對這件事是怎麼想的呢?」言下之意是說:你覺的你是不是哪裡有漏呢?

後來,這位腳無法移動的同修提出無法坐電車,想坐計程車回飯店的想法。同行的同修有人也只是說了一聲:「喔,好!」就不再過問他的事了。這位腳痛的同修根本不太會講英語,同行的人卻這麼「放心的」置他於街頭招攬計程車。此時一個美國學員看到他痛苦的樣子,主動過來跟他走在一起,並鼓勵他說:「來,我們一起來發正念。」痛苦的同修聽到這話,頓時信心百倍,正念十足,最終克服腳痛的干擾。

回台灣後,他想起此事很有感觸。我們不是修善嗎?不是對誰都慈悲嗎?怎麼實際情況來時,卻是給人冷冰冰的感覺呢?有人拿師父的法說:「我們要不動心啊」。是的,我們在遭受魔難時,對大法、對師父要堅信,對魔難要不動心。但是,當同修遭受病魔迫害時,我們表現出的不動心並不是要我們都冷冰冰、麻木,「不動心」不是不採取任何動作。

心不受干擾波動的同時,要鼓勵和協助遭受魔難的同修,這才是真正不動心的真諦。如果看到殺人放火都不管,我們還是修煉人嗎?

看到上述兩個例子,我在此想提出來的是:在同修遭受如此嚴重干擾時,千萬不要還停留在「個人修煉」的認識上。既然是人在修煉,誰會沒有漏呢?今天你好端端在那裡做師父交代的三件事,你就真的無漏嗎?因為有漏、有不足,所以身體遭受迫害也應該是自己的事的這種想法,是不是等於默認舊勢力的迫害了?舊勢力在大陸迫害大法弟子時,不就是藉口說:我們就是要把他的正念打出來!

同修們!我們可不要無形中跟舊勢力一樣啊,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是來助師正法的,是一個整體的,都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舊勢力對著我們當中的哪一個人來,不都是對著整體來搞破壞的嗎?我們不應該齊心齊力來剷除它嗎?

我真的很痛心!的確,舊勢力是緊抓住有漏的弟子下手的,但我們想想,一個大法弟子能救度多少人?我們不應該先保住這個學員的肉身嗎?在學員遭受嚴重病業時,是先指責他呢?還是先來集體發正念讓大法損失減到最低?事實上,有些弟子根本是昏迷狀態,即使不是昏迷,至少那時他是被舊勢力緊抓住不放的,他當時的正念肯定是不足的。那麼,我們集體發正念,剷除舊勢力對他的干擾,讓他找回自己的真念、正念,然後在往後日子裡,一步步引導他,讓他對大法、對修煉恢覆信心,從中並查找自己的不足,這樣做是不是更恰當?

正法是有進程的,而且進程之快無以言喻,有些認識被要求必須即刻跟上來,不能還停留在某個階段,否則在認清舊勢力的耍戲中就會有誤區,會造成無法挽回的結果。

以上是個人體悟,提出來與大家交流。有不當之處敬請指正,謝謝。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