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前清除干擾 正念救助同修



【正見網2006年07月16日】

一天,我和同修帶上圖片真相資料出去散發。我們先坐公共汽車,就在上車後不久,我突然感到一股蒙蒙的感覺從頭頂上瀰漫下來,象困意似的,雖然它不明顯,但我警覺了,我對同修說(好像也在求師父說):「不行,好像有干擾,我得清醒點!」我開始發正念清除,加強主意識。我似乎感覺到它是有目地來的,但我不清楚目地是什麼。(後來才知道它就想讓我在關鍵時刻迷糊,不知不覺中順從舊勢力安排。)

我們下車,來到路邊一幢塔樓,至少有14層。我們直接上到樓頂,開始往下發。她發雙樓層,我發單樓層。我記的中間可能驚動了哪家,那人出來看到圖片後下樓了,但我們都沒往壞處想。我下到二樓了,突然聽見一樓嚷起來了。我一驚,我聽到是兩婦女在叫嚷,我猜是居委會的,可以斷定同修被截住了,好像被拽到裡面去了。

我頓了一下,就出樓了,看到前面一個婦女往門衛那跑,我想她是去報警了。我的頭腦在想:怎麼辦?我一邊往外走一邊決定:先把我身上背的書包(裡面還有更多真相材料)找個地方放。我走過門衛,走出了那個唯一的小區大門。可找不到合適的地方。我趕緊定一下神:時間太緊迫,我應該去救助同修! ――但她已經被抓住了,裡面什麼情況也不知道,而且警察可能一會就到,我再進去……我感到巨大的壓力!

在這關鍵時刻,我怎麼來抉擇?我堅定從車上保持過來的正念狀態,嚴正的問自己:有沒有可能把同修救出來?我莊嚴的回答自己:有!我把書包往門外邊上一放,拔腿就往裡走去。

就在登上進樓的台階時,看見同修正掙扎著往外跑,我們就在台階上相遇了,一個挺壯的居委會婦女還拽著她的胳膊。我上去一把抓住那個婦女的胳膊,「哎!怎麼回事兒?!」我隨即進入一種角色,好像很討厭這種打架。我有點怒意的看著那婦女,她一愣,停下來看著我。

這位同修在看到我後一瞬間就掙脫出來,跑出去了,那婦女才說出話來:「她是法輪功!追她,追她呀!」她可能把我當成便衣警察了。我一邊下台階,一邊故作不明白:「法輪功?法輪功怎麼了?」「她,她發材料!……」她還挺著急。

我穩步向外走著,作尋思狀。她看我沒有她想像的反應,由不解開始懷疑了。然而我平穩的步履和狀態,抑制著她的思維反應,我感覺我如果稍有害怕的表現,或惶急,她被操縱的邪惡那面立刻就會發作。幾十米的路程,我就那麼一步一步往外走,她走在我旁邊狐疑的盯著我,又開始上下打量我,我知道她做出判斷了。我這時看見門口,那個跑出去報警的婦女和一個門衛老漢站在那,可能是看到同修跑出去了,出來看。現在他們也往我這看,不知是怎麼回事。

突然,身邊的那壯婦女向我撲來,伸手要抓我的褲兜。我一下拍住,她沒抓到。(原來我褲兜里還剩的卡片露出一角來)我正視它,她嚇的又退後幾步。我慢慢轉過臉,對著門口那兩人說:「這老太太,還敢翻我兜!」他們都說不出話來似的沒聲,我感覺我穩健的正念,無所謂似的超然,讓他們不知所措。

我就這樣往門口走,而且不往兩人旁邊的空處走,我看到那個婦女站在正中,而那個老漢並無意擋我,我就直奔那個婦女走去,我走向她,越來越近,她的兩手想要抬起來攔我,可是自己都感覺好像沒有這種道理,她尷尬得抬不起來。我一直走到離她只有一米五的距離時,一個閃身,跑出了大門。

沒想到路邊同修已經打好了車,車門都敞開著。我迅速上車,我們就這樣破除了一次邪惡迫害和舊勢力的安排。

我必須再提一下的是:在車上發正念及早清除思想和狀態上的干擾極為關鍵,這使我在決心救助同修的一刻,排除了猶豫、怕心、私念等等干擾,清醒堅定的確立住了正念,在師父的加持下,較為穩健的從魔難中走出來,終於和同修共同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