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梅花記(二)

天樂


【正見網2006年08月07日】

元宵節後的一個周末晚上,月皓受母親之託給舅舅送東西。

舅舅住在郊區,寬敞明亮的三室一廳的房子收拾得整潔美觀。舅舅的兒子趙偉瘦高身材,活潑熱情,與月皓從小就是無話不說的好朋友。他今年剛考上本市的一所很不錯的大學,周末回家探親,一見到月皓就高興地說:「月皓哥,我有一個好東西給你看!」月皓隨趙偉來到了臥室。趙偉興奮地從床頭上拿起一本藍色的書,輕聲說:「這可是一本寶書!」月皓接過一看,只見書皮上寫著「九評xx黨」,這幾個字在燈光下閃閃發光。

「這是我的大學老師給我的,這書寫得太棒了!只可惜~~,唉」趙偉嘆著氣,搖頭說。林月皓翻開第一頁,慢慢讀著:「 與中國上下五千年的歷史相比,中共統治中國的五十餘年不過是彈指之間的事。在沒有中共的日子裡,中國曾經創造出人類歷史上最輝煌的文明;趁著中國的內憂外患趁機坐大的中共,給中華民族帶來了巨大的劫難。……」讀著讀著,月皓陷入了沉思,心想:「這樣獨特、細緻地分析共產黨真是太絕了!太震憾人了!」,一抬頭看到正緊瑣眉頭的趙偉,問:「這書我拿去看看好嗎?你怎麼愁眉苦臉的?發生了什麼事?」「送我這書的老師因煉法輪功被抓了,聽說被判了刑,也不知現在在裡面的情況怎麼樣。xx黨就迫害好人!」趙偉氣憤地說。

「法輪功?現在正鎮壓得緊,真不明白為什麼要鎮壓法輪功。現在國內這麼多的亂子不管,反而有空管那些鍊氣功的。」月皓搖搖頭說。「哥,鎮壓法輪功是江賊發起的,他是因妒忌,怕沒人聽他的,就造謠、迫害。法輪功是讓人信仰真、善、忍的,我這個老師人就特別好,品德高尚,經常為別人著想,同學們都很喜歡他。他這一被抓,你知道xx黨害人是沒人性的,我真擔心見不到他了!」趙偉說到這裡變得焦慮起來。

「小偉,別太難過,我們要有信心啊!聽你這麼講,那媒體報導的沒一句是真實的嗎?」月皓有些困惑。趙偉擦擦眼睛,說:「當然沒一句是真實的!這一黨制下的媒體,不要對它抱有任何幻想。我自己修煉法輪功雖不是很長時間,但感到這功法真是太棒了!淨化人的思想,提升道德標準,祛病健身,讓人返本歸真,真正的往高層次上帶人。現在全世界有六十個國家的人煉法輪功,唯獨中國就不准,那天安門自焚事件是中共一手捏造想煽起全民對法輪功的仇恨,江賊利用國家四分之一的財產迫害這些善良無辜的人,真應該千刀萬剮!這本書你拿回去,好好讀讀第五評『江澤民與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就什麼都清楚了。哥,你人這麼有正義感,還會武術,也煉法輪功吧!」

月皓想了想,問:「我倒是很喜歡他能『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可煉法輪功就要按照真、善、忍去做,這忍是太難了!我看到不平的事就生氣,看到那些流氓強盜就想教訓他們,什麼事都要忍受,如果被那些壞蛋害了,難道還要我感謝他們嗎?」

趙偉笑了笑,從床鋪下拿出一本手抄書,說:「哥,這是我手抄的《轉法輪》,你更應該看看這本書。」月皓瞅瞅這本手抄書,說:「小偉,我知道這本書對你很珍貴,現在風聲緊,好好保管吧。這功也沒那麼容易煉,你也知道在這個社會能頂天立地地做個男子漢真是太難了,現在滿街到處是流氓,政府也不再為人民說話,你們煉功人這麼平和,怎麼與那邪惡的政黨對抗呢?以後再說吧,也許以後會有緣分呢!」趙偉知道月皓的性格,就不再勉強了。

回到家後,林月皓也顧不上睡覺了,如飢似渴地讀起了《九評》。第二天凌晨,月皓望著窗外的晨曦,感慨地說:「中國的曙光來了。」隨後,他撥通了海外退黨電話,激動地宣布:「林月皓鄭重聲明退出共青團和少先隊。……」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