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法會心得

紫煙


【正見網2006年08月14日】

今天看到明慧文章,有同修回憶師父身邊的弟子曾告訴他們:「師父每次辦完班後,總是一夜不睡,仔細看完每個學員的心得體會。」 心裡一熱。有幸參加今年的華盛頓首都法會,很有些心得。

我參加了幾次在美國開的心得交流法會,這次最受感動,流的眼淚也最多。感謝放光明為這次法會帶來的電視片,看的過程中曾失聲痛哭。那年從精神病院回來,被非法使用的藥物摧殘的一段時間不能恢復,感覺到只剩胸中一口氣,同時只有一絲正念:不能離開大法。我真怕放棄堅修大法,曾落筆向師父寫下一首四字詩,題目叫:誓言。大意和放光明製作的節目中的《誓約》內容相仿。所以當我看到這首誓約時,特別有感觸。

在去華盛頓的途中,師父幾次加持,在會場上明顯的被灌頂,一股熱流從頭頂灌下來。最大感受是時間變慢了!慢了好多。一個晚上起來幾次,天還沒亮。以前我有一個很難突破的魔性缺點---不愛煉功,可這次在法會回來的車上聽師父講法,我忽然悟到了煉功的強大內涵,那是修命啊!那太重要了。並在師父講到的「走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明白了功是怎麼儲存的。仿佛明白了搬運功是怎麼搬運的,分子細胞是怎麼被改變的,等等。

在聽法過程中感覺到師父的法理太博大了,明白了好多法理,我的心一時容不下,心裡裝的滿滿的,擔心自己的腦袋裝不下。也不願用語言總結。回來後,煉功成了我非常願意的快樂事,有時半夜一點多醒來煉功,那麼殊聖,那麼玄妙美好。看到自己坐的地毯上出現了一個座墊,圓圓的,自己坐在上面;看見地上有個自己,頭戴鳳冠,身穿霞佩正看著自己,她真好看。還看到自己的頭上每根頭髮根都比美國的大水塔都大,頭髮與頭髮之間的距離非常大,我想我的大腦袋真大。容量變大了可以更好的學大法了。

我有三年沒好好看明慧文章。前面一年半因為被迫害而坐牢看不到,後面因為個人的不精進和個人恩怨造成的。這次法會回來看了幾天,覺得同修們寫的太好了,對自己太有啟發,太有幫助。我怎麼不早看呢?真糊塗。在此勸和我以前有同樣問題的同修,多看明慧正見文章,是值得花時間看的,也不會白看的。

法會上當師父講到「……你們就不要再有另外一顆戒備別人的心。」讓我內心非常驚覺,我看到了自己修煉前進中的巨大障礙。這也是我不好好看明慧的深層原因。現在我糾正過來了。

當師父講到:「那麼不斷有修好那部份就不斷的隔開,不斷的有修好的部份就不斷的隔開,而沒修好的這部份一直不斷的在修,一直修到最後什麼都不剩,全都修成,這就是你們要走的修煉的路。」 我仿佛在師父講這段話的過程中走完了全過程。當師父說「全都修成」這四個字時,仿佛看到我最後的那點要修掉的東西隨著這句法的發出,象最後一片花片一樣地摘掉了,再什麼也不剩了。我想是另外空間都做完了,會慢慢表現在人這來。

在聽學員發言時明白了很多法理,說者無意聽者有心,他們啟發了我。只要同修反覆用心學法,也會悟道。

記得第一次在法會上見到師父時,師父是那麼高大!頂天立地!光明的直刺我的眼睛。後來發現我眼睛周圍隱藏著邪惡,讓我煉功、發正念不願開燈,只喜歡在黑暗中。和我愛人在法上交流眼睛就痛,一閉眼就睡過去了。給我們的交流造成很大幹擾。這次法會回來又出現這種現象,當我意識到正準備發正念,就不痛了,隨即我就把燈打開了,開燈也不令我難受了。正如師父講的:念一正 惡就垮。現在我不追著我愛人問了,自己學法,該我明白的大法都會點給我的。

有時還感覺到自己往那兒一坐,就是正念,不特意發正念都是正念坐在那兒。感覺非常有力量,無堅不摧,可在瞬間解體邪惡。在夢裡一步跨過好幾個層次,清清楚楚的是自己主元神,就是我本人我自己,一步一步地往上跨。我愛人說他曾經看到自己一步一個萬字符。(我說這話時有顯示)以前學到書中講「結丹」那段時,我夢中感覺到自己每個細胞都是丹。

再次謝謝師尊的慈悲苦度。師父太偉大了,我為有這樣的師父而無比快樂,無比幸福,無比榮耀,無比富有。感覺到在被迫害中遭受的一切苦難在師父的洪恩下都不算苦,都什麼也不是。所做的一切放下生死以至生命為證實大法反迫害的壯舉,在師父為眾生承受的苦難下,不值一提。

以上我寫的是所在層次體悟,如果有不足,一定幫我指出來。謝謝。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