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恩浩蕩 永世難忘

廣西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6年08月18日】

1993年5月,我們得知師父在貴陽市傳授法輪功的消息,我當時住在廣西百色地區隆林縣,知道消息後有兩位氣功愛好者就先行了。一個班下來,給我們來信告知此功非常的神奇,接著就要辦第二期傳授班,我們聽了都非常興奮。

我們單位是很難請假的,剛好每年十五天的公休假期排到了我,好像一切都安排好了的,真是天時、地利、人和,我有緣能前往貴陽市參加法輪大法貴陽第二期學習班。從廣西隆林到興義,又從興義坐夜車直達貴陽市,一路上我很明顯的感到自己的頭部、小腹、手腳都有輪子在轉,而且轉得很激烈,整個人都要跟著轉動一樣,非常舒服。

早上6點鐘,我們一行人終於到達了貴陽。我們得知師父就住在煤礦招待所,可招待所已住滿,我和一位學員只好住在另一個招待所。天剛亮,我們就前往煤礦招待所等別人退房,很幸運我們終於住進了煤礦招待所。在上樓時我看到了師父,師父身材高大,臉色白裡透紅,象二十幾歲的年輕人。師父親切、慈祥的對著我笑,我仿佛覺得與師父很面熟,可又想不起曾經在哪見過師父。

晚上第一堂課下來,我整個人的世界觀都改變了,象換了一個人一樣,師父的講法深深的打動了我,我真的不願意下課,真是越聽越覺得句句是真理,我知道死神為什麼不要我了,知道了生命的可貴,我也知道自己將來為什麼活著。

第二天我馬上寫信告訴父親,我和父親原定7月份要去四川學氣功,我叫父親別去四川了,告訴了父親法輪大法好,叫他等到7月貴陽第三期法輪大法學習班來學法輪功,後來父親也幸運的參加了第三期法輪大法學習班。

我在參加學習班之前,已經來例假半個多月一直沒停,參加班後的第二天就好了。第三天晚上的課師父講開天目,我在台下看見台上有三層的師父在講課,我感到很驚奇,怎麼會變成三層呢?我眨了一下眼,仔細看時還是有三層老師在講課。看到一團團白白的東西落在每個學員的身上,每個學員的身旁、身後都有老師在給學員調整身體,我又看到在講台的左邊牆上有九條龍,有一個九歲的小孩穿著紅肚兜,象電視裡面的哪吒一樣,手裡舉著一個閃閃發著金色光焰的輪子,把整個傳法場上照射得金碧輝煌,我感到是那麼的莊嚴神聖。

講完課後開始教第二套功法,師尊親自到台下給學員糾正動作,我閉著眼睛在學抱輪,突然感到誰動了我的手,睜開眼睛一看是老師給我糾正動作。

第四天我和另一個學員在招待所里打坐時,看見自己頭頂著天,腳踏著地很高大。這時從遠處飄來一片烏雲,遮住了整個天空黑壓壓的。突然一道金光射入,天空立即變得一片光明。我知道這是師父在保護弟子呀!下午我開始拉肚子,一次次的跑廁所,我擔心晚上頂不住會影響聽課,但到了晚上去醫學院禮堂聽課時,再也不找廁所了。

在參加學習班期間,我和一位學員拿著剛買到的《中國法輪功》書,想請師父給簽名,我們敲了師父住的房間,師父開了門,慈祥的笑著問我們有什麼事,我們說請師父給簽個名作紀念,師父笑著說:「這書里不是有我的名字嗎?」我們倆不好意思起來,但師父還是接過了我們的書,簽上「中國法輪功」和師尊的名字,我們對師父說了聲「謝謝」,心裡非常感恩。

一天,有一個40多歲的婦女在跟工作人員說要找師父,工作人員問她有什麼事,師父很忙。看那人的面色灰暗,自述自己有附體,懇求師父給予清除。工作人員告訴了師父,師父沒有親自動手,就叫一位工作人員去給那位婦女抓附體,我們幾個隆林的學員在旁邊好奇的看著,只見那位工作人員順著那婦女的身體抓來抓去的,說太滑了抓不著,然後就跑去問師父。只見師父跟她說了幾句話,這位工作人員走過來一下子就從那人的頭頂上將附體抓了出來,放到啤酒瓶里蓋好,問我們看到瓶子裡面裝的是什麼?當時誰也不吱聲。我一看瓶子裡是空的,什麼也沒有,我心裡很納悶;當我回過頭來再看一眼瓶子的時候,卻看見是一條蛇盤在瓶底,頭對著瓶口伸著,顏色是青黃色相間的花紋呈棱形。

學習班結束回來後,一直感覺天目有東西,我自己看到是一個法輪在轉,法輪轉動時各種顏色赤、橙、黃、綠、青、藍、紫的變化著,很漂亮。雖然各種原因,我只能跟老師一期學習班,但我很幸運,親受師尊救度。從自己親身經歷的實實在在的事實中,我深深的感到師父的偉大與慈悲救度,更加堅定對師、對法的信念。

師父沒有在廣西辦過學習班,但在貴陽辦的三期法輪大法學習班中,廣西隆林縣就有60多個人到過貴陽親受師父的教誨,百色市有三個。隨後師父在大連、濟南、廣州、等地辦學習班,都有隆林的大法弟子參加。

百色地區的同修們,不要辜負師父的教誨,我們應該珍惜以後不會再有的機會,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走好修煉路上最後的每一步,圓滿隨師還。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