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共的「四面楚歌」中我們看到了什麼?

正途


【正見網2006年08月28日】

(一)

2000年江蘇徐州,公安強行將3位睢寧縣法輪功學員關押在精神病院3個多月。期間,他們被強行綁在床上打針、灌藥。據當事人介紹,「醫務人員超劑量給我們注射不知名的針劑,之後,我們立刻就昏了過去,不省人事。藥物作用發作時,我們撕心裂肺地痛苦、疼痛,在地上打滾、慘叫、猛烈地撞牆。當我們清醒時,指問那些所謂的醫務人員:『為什麼給我們這些沒病的人打針、灌藥?』他們面帶羞愧的說:『沒辦法,這是上級的指示,我們要工作,只有服從領導。我們也不想這樣對待你們,但我們也不想下崗。』並說『用這些藥你們不會死的,只是很痛苦,如果你們說不煉法輪功了,就可以不給你們用藥了,你們自己千萬不能跑出醫院去,我們不給你們逐漸停藥,人會瘋掉和死掉的,即使跑出去,別人也會把你們當成瘋子再送進瘋人院的。藥性反應起來那種痛苦是難以想像的,非常可怕,後果不堪設想……』 精神病院還把我們這些女功友兩兩地隔離開,長期和男瘋子關在一起。一天,一位功友在凳子上盤坐,院長走過來惡狠狠地說:「你還在煉功嗎?就把你的針藥量還要加得更大,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看你還煉不煉! 』」[1]

2003年冬,冰城哈爾濱,法輪功學員被強行關押在女子監獄。「那時,我們也沒穿棉衣、棉鞋。有天早上,突然叫我們的名字,叫到名字的就出去。我們出去一看也不對勁啊!獄警戴著鋼盔,拿著電棍,讓我們到野外,凍我們。監獄這個地方是個大坑,氣溫比平地都低幾度,冷的我們渾身顫抖。有的同修被凍的不會走路了,有的同修被凍的昏倒在地上!就這樣一凍就是十幾天,慘不忍睹。」[2]

江蘇「洗腦基地」(對外稱「法制教育基地」)內,在「610」的指揮下,警察禁止不放棄煉功的法輪功學員上廁所大小便,都便到褲子裡。漏到地上的,它們就用紙粘干包起來,搓成團,讓幾個人撬開你的嘴,捏著你的鼻子強行讓你吞下。[3]

由點到面,這一幕幕的場景勾畫出了中共的本性;慘不忍睹的血腥穿過了勞教所與監獄的高牆、劃破了中共美化了的謊言宣傳、喚醒了民眾沉睡了的良知;又突破封鎖越過大洋、震驚了幾大洲善良的人們。

(二)

於是我們看到了:

1) 在中國大陸,高智晟律師等民間人士從關心百姓疾苦到重視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從維權到為法輪功曠世奇冤呼籲,由為民請命到認清中共暴虐的本質而開始聲援退黨;

2) 中國東航機長袁勝因在上海機場勸老鄉退黨被告密遇險,從而被迫留美避難;

3) 香港民主黨立法會議員何俊仁律師公開表示參與國際聯合調查中共活摘器官的調查團,而且他也是全球維權接力絕食行動組成員之一;

4) 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斯考特在北京會見法輪功學員曹東和牛進平,了解他們被迫害的遭遇,為此呼籲,並於近日宣布加入「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

5) 加拿大的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和前國會議員大衛・喬高於2006年7月6日公布報告證實了中共為摘取器官而殺害法輪功學員,此後調查中共活摘器官的國際行動就一直在進行;

6) 澳洲就應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指控展開獨立調查達成跨黨派共識;

……

這些是我們能看到的。與此同時,我們目前還看不到、但能感受到的是,中共對「真善忍」信仰的肆意踐踏、對無辜善良群體令人髮指的打壓,以及前所未有的掩蓋欺詐之能事震動了上天,這也就註定了中共必然滅亡的下場。

(三)

通過以上的幾個事例不難看出,從大陸到港台、從歐洲、澳洲到北美,從人間到天上,在人神共憤的「四面楚歌」裡中共的瓦解只是時日多少的問題。從中我們也能看到幾個現象:

現象之一:中共近日的舉動意味著什麼?

古人云,「過而能改,善莫大焉。」所以當一個人犯了錯時,如能誠心改過、從新做人,人神都會給其機會的。可是這世上也有那逆天意而行、視人命為草芥,集兇殘、狡詐和偽善於一體的中共(關於其邪靈本質,請詳見《九評》),一次次的放棄了改過的機會,反而一次次利用其積累的經驗變本加利的禍害世人與修煉人,終於走入了不歸之路。

明晰了中共的本質,對其近日的舉動也就不會感動意外:抓捕高智晟、襲擊恐嚇何俊仁來轉移民眾對活摘器官與袁勝的關注。這本是其沒有辦法的辦法來自救―有評論人士稱之為象壁虎似的斷尾求生。[4]然而天理昭昭,所以中共的每一舉每一動都透射出其罪惡的本性、讓人對其認的更清;所以,法網恢恢之下,其掙扎的每一個動作不僅無法自救,反而作繭自縛、離其滅亡又近了一步。

現象之二:中共的滅亡與我們有什麼關係?

縱觀歷史滄桑、橫看世間萬象,中共的滅亡已經不是會不會的問題,只是時間上早晚的問題。那麼,這,與我們每個人有什麼關係呢?這可以從幾個方面來看:

1) 未來的某一天,當孩子問到我們當年惡黨瓦解之際我們做了什麼時,總不能紅著臉說對此事一無所知;

2) 中國古代有東郭先生與狼的故事、西方也有農夫與蛇的故事;說來說去,對於禍害人類的東西,不能被其偽善所迷惑忘了其兇殘的本性;否則,會有更多的遭殃。要真這樣的話,對不起自己,也害了別人;

3) 更重要的一點是,在世間,中共是依附在人體上而存在的(請詳見《九評》),所以中共所乾的壞事,與中共黨團員不無關係,也與不少民眾的縱容、默許有關係。所以天滅中共之際,我們中的很多人也難脫干係―至少,我們曾經舉著拳頭為要其「 奮鬥終身」。所以,通過三退(即退出黨團隊)與其擺脫,實為明智之舉。人之一念,天地可鑑。

有道是,「上天有好生之德」,從這一點上來看,中共之所以至今未亡,也許是上天在給更多人機會,以免糊裡糊塗的成了惡黨的陪葬品。現在已有近一千三百萬人通過大紀元三退,可是還不夠;畢竟,中國有十三億人,那是我們的親戚、朋友、同學、同事啊!

時間,真的不多了,趕緊退了吧!

參考資料

1.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6/8/27/136388.html
2.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6/8/27/136522.html
3.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6/8/26/136386.html
4. http://dajiyuan.com/gb/6/8/25/n1433392.htm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

文明新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