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大法註定的緣分(譯文)

英國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6年09月05日】

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作為一名新學員,我在去年第一次參加了法會。當時我坐在台下,聽其他學員的發言,我內心裡知道,如果我想在下次法會上發言,我就要克服我自認為的很大的執著―怕心。我當時知道,如果我能有信心去做這件事,我這個人就會成熟,我當時並沒有想過我作為一名學員會怎樣,因為我還不明白學員意味著什麼。

今年的法會臨近了,我看到了通知我們投稿的電子郵件。當時,我想投稿,但是我在內心裡仍然有那種害怕,因此我沒有動筆。後來,有人直接問我是否願意寫點什麼,我突然間感覺到一股緊張的寒流使我渾身發冷。這種感覺太熟悉了。每次我感到害怕時,我都有這種感覺。現在,我知道了這種怕心對於一個修煉者意味著什麼,儘管只是在我所在層次中的理解,但我知道,面對這種深深的執著的時候到了。所以,我就來了。

自從我在14個月前得法以來,我發現很難掌握法的實質。有時,我認為我知道了,但這時,人的觀念就會干擾我的脆弱的意識,使我懷疑這一切。「這不可能是真的 」,「我們來到這裡是為了救度眾生 」,「所有關於人生問題的答案,都可以在«轉法輪»中找到 」。這些對我來講簡直象是神話。師父說過:「有些人甚至不敢正視,不敢觸及,不敢承認客觀存在現象的事實,是因為這些人太保守,不願改變傳統的觀念去思維。」(《轉法輪》)我知道我這個人不保守,否則我不會在這裡。儘管是這樣,我確實需要一段時間去適應。

今天,我想給大家講一下我命里註定的與大法的緣分。

我第一次聽說法輪功是在大約三年以前。我第一聽到法輪功這幾個字,他們就好像喚醒了我頭腦中的一些東西。現在回想一下,我當時能感覺到師父的法力和能量向我湧來。我當時並不知道法輪功是什麼,他是什麼意思,但我知道我一定要了解更多。我有時會懷疑法的強大和珍貴,但是有一點我從未懷疑過,這一切都是命里註定的。

從我小的時候,我就總是對東方的哲學感興趣,始終都驚嘆於意識的力量。我看過一些描寫少林寺和尚用氣功或武術做的一些讓人驚奇的事。後來,我感到困擾,開始在頭腦里混雜進了許多西方的心理諮詢的觀念。我之所以說混雜,是因為這些低層次的對於生命的理解,嚴重的妨礙了我的修煉。師父說:「要把住一門去修」(《轉法輪》),所以關於武術、氣功、心理諮詢的概念我都要放棄它們。師父還說:「今天給你送到門上來了,你可能還認識不到呢! 」(《轉法輪》) 我就屬於認識不到的那類人,我的頭腦里存了36年的垃圾。嗯,我其實不應該說那是垃圾,因為我生命中遇到的事都是有目地的安排好的。

當我和一個中國朋友閒談關於人生和這類事情的時候,他開始給我講述他的朋友在練習一種氣功。他還給我展示了一些動作,告訴我這種氣功有多好,但是並沒有引起我的太大注意,我只是出於禮貌,聽聽他說的內容。後來,他告訴我他的另一個朋友的媽媽在中國煉法輪功。我記得,當時我的耳朵立刻就豎了起來,我全神貫注的開始聽他講。這段經歷使我感到好笑,我以前從來沒有聽說過法輪功,我為什麼會如此感興趣呢?

我在網上搜索了一下法輪功,我知道了迫害,下載了功法展示,開始在家煉功。我並沒有真正下決心煉功,但是我確實對他很感興趣。我找到了本地煉功地點的電話號碼,但是,我害怕見到陌生人。我在前幾年的時候曾經在工作時精神崩潰,這嚴重的動搖了我對自己的信心。所以,在當時我不急著去見人。真遺憾,當時我沒能成為一名學員,可工作場所複雜的環境和對我心性的考驗卻有許多,但是這一切本來不應該那樣。我現在只能是回過頭來看一看,想一想是我的所有的執著才造成了那樣一個充滿敵意和壓力的環境。

一直到那之後兩年,我才終於有信心聯繫其他的學員,看看我是否可以去煉功點煉功。她很熱心的告訴我詳細信息,從那天開始,我就再也沒有後悔過。

我認為,我現在對法的理解還相對較低,但這並不意味著我總是停留在那裡。對安逸的執著給我的修煉造成了許多障礙。在這一分鐘裡,我可能三件事做得非常的好,但下一分鐘裡,我就懶惰了,鬆懈了,結果忽視了一個學員應該做的事。然後,過一段時間,我又變得精進了,能做好三件事,接著,干擾又來了,我又變得懶惰了。這簡直就是一個不停的周期循環!

當年師父修煉時,曾經有過大德之士告訴他一句話,師父也向我們反覆重複這句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我的理解是,在這種反覆的漸悟的過程中,我要使自己能夠忍,每次我都多忍耐一點。不斷的學法,不斷的提高,不斷的提高我對法的認識。

在尊敬的師父和其他同修面前,我承認了我的缺點,我要告訴你們所有的人:師父給了我這次在末法時期成為大法弟子的寶貴的機會,我鄭重聲明,我要在做大法弟子必須做好的三件事這方面更加精進。

謝謝!

(2006年英國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