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於法中 勇猛精進

馬辛(波蘭)


【正見網2006年09月25日】

師父好,大家好。

我的名字叫馬辛,是波蘭學員。我很榮幸來到這裡。有那麼多學員在繁忙中抽時間來到波蘭參加法會和其它相關活動,對此,我表示非常感謝。

過去的兩年對我來說是個非常好的修煉機會。我是說,我總是覺得自己做的很不夠,有許多事情應該做的更好些,不過,我想這就是修煉。回頭看看,我認為做的還不錯。

現在我想與大家交流一下自己的修煉體會。

今年我在日內瓦參加法會時,有位學員告訴我,她覺的沒意思。我對她說,我們應該認真的聽發言。不過我思想中倒是同意她的說法,可能我心裡說的這句話聲音更大些。我問自己:我為什麼有這樣的想法?開法會是師父留給我們的修煉方法之一,我不該有這樣的想法。

我周圍有許多學員睡覺。我不斷的思考:我為何感覺如此不舒服。儘管那天夜裡我睡了個長覺,可我還是想離開,去睡覺。我的雙腿開始疼痛,我也在不斷的按摩雙手。我擔心其他的學員看到我在睡覺,可是我覺的簡直困的不行。就在那時,我想起了:最近學法狀態不好,只能讀一點。每次開始讀,也看不出什麼法理來,不象我剛開始修煉時能感到大法的神奇。

我注意到,我老是向外找。我老是圍繞著自己的執著心,試圖發現一條捷徑。老想等待法中能出現什麼特殊的現象,推我一把,把我的執著一下子推走。參加法會,我也一邊聽其他學員的經驗交流,一邊等待某種能使我繼續精進的,某種大的動力。可是什麼也沒有發生。後來我就向內找,我發現,在許多方面,我都把自己當常人看待,讓執著心任意蔓延。當我認識到這一點時,當我把思路拉回正路,一切都變了。我的思想正了,我的雙腿,身體馬上不難受了,人也立即精神起來了,不睏了。我感到很吃驚,這是我第一次有這種體會。這也是第一次我參加法會時不感覺睏倦,而且同修所有的經驗分享也都變的有趣了。

最近,我煉功時感到我的手臂及全身疼痛。打坐完畢,我的雙腿能痛一天。我想起了我在日內瓦的經歷,意識到類似的情況發生了。我不能把自己當成修煉人,因此,神仙們,妖魔們也不把我當成修煉人對待。我沒有好好修煉我的心性。正如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那樣:「說白了,有些人不講心性,還不如做體操呢。」

我想我做了一段時間的「體操」。找到執著並去掉執著後,我在煉功時就能夠達到一種純而靜的狀態。我全身的不適也消失了,感到非常輕鬆。

我注意到,凡是發生在我身上的好事或壞事,都與怕心和信念有關。當事事不順時,我通常能發現自己心中有怕:怕錢不夠花,怕時間不夠了,怕自己心中沒有足夠的善念,怕自己修煉不精進,怕過不好關,或忘記了重要的事情,或是沒得到某種特殊的東西。也就是說,我擔心自己的未來,自己的利益。當然了,當我做了錯事,我應該從中吸取教訓,以後做的更好。可是我不是這樣,而是抓著執著不放。

當事事順利時,我能發現我心中信念很強,那就是堅信師父。當我相信師父,我相信我所做的一切,那麼一切都順利。因為當我真信師父,沒有怕心時,執著心就遠離我。正如師父所說:「……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

師父還說:「其實邪惡所乾的一切,都是在你們還沒放下的執著與怕心中下手……」(《精進要旨・去掉最後的執著》(二))

如果我信師父,那麼我就會信法,就會信我正在做的一切事情。沒有信,我不會看到任何東西,也看不到大法的神奇。只有我溶於法中的時候,大法的神奇才能顯現,宇宙的特性才允許我看到他。只有我溶於法中,佛、道才能顯現,只有溶於法中,我才能勇猛精進。

有時候我忘記了:我心情不好的時候,恰恰是我正在過關的時候,恰恰是我的思想不對頭的時候。看起來,就是在這個時候,我不想修了,我想等待平靜的環境到來,這樣我也好平靜下來,在平靜當中再恢復修煉。不過,我馬上想起,修煉是沒有條件的。我不應該等待一切情況都好了我再修煉。

這些考驗正是我們修煉所需要的東西。沒有考驗,我們將修不成高尚的人。我相信,我們做好時,師父一定非常高興,並希望我們儘快達到圓滿的標準。我會繼續勇猛精進的,履行在史前立下的誓約。

以上是我的體會,如有不妥,請批評指正。我們大家能在一起,我心裡非常高興。謝謝大家。謝謝師父。

(2006年8月波蘭法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