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象人間:扳著指頭數

宇文龍 整理


【正見網2006年09月25日】

古人說:一葉知秋。轉眼間,樹葉又黃了,秋天又到了。這世間的一切大小事仿佛也在告訴人們人間會有大事的發生,就像三十年前動物和環境的異常兆示著唐山大地震一樣,麻木的人們卻對此熟視無睹。

正見網2006年09月21日報導了一則消息,太行山脈林縣境內的石板岩鄉的預言石-豬叫石又叫了。據說此石對人間大事的發生是一報一個準,如明末的李自成起義、清廷的屠城、八國聯軍進中國、二次世界大戰中日本侵略中國,直到中共統治下的文化大革命、薩斯病等,每一件事情的發生,當地人都因這塊石頭而提前預知了。那麼環觀中國,是什麼樣的大事會讓這「預言石」開叫呢?那就是中共的解體。我們再看看除了這與2.7億年的預示「中國共產黨亡」的「藏字石」有異曲同工之妙的「預言石」之外,還有什麼徵兆?

加拿大律師指證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暴行

繼中國大陸的高智晟律師公開指證中共對法輪功的暴行已關係到民族的存亡之後,加拿大著名律師科來福・安世立(Clive Ansley)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七日就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做出書面證詞。

安世立在證詞中表示,從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的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三年五月底,他居住在中國。在此期間,他每一天都見證了中共出版業和電視媒體對法輪功和法輪功修煉者持續不斷的誹謗。他說:「這是我所見過的最極端、完全不合法的、十足的仇恨運動。歷史上,我所了解的唯一可比的仇恨運動是在歐洲由希特勒發起的針對猶太人的仇恨運動。」

安世立強調說,到目前為止,幾乎有三千個已得到證實的法輪功學員被中共的警察和監獄看守等迫害致死的案例。要證實被殺害是非常困難的,實際的數字無疑超過上萬。

安世立指出,更有甚者,中共政權完全剝奪了憲法賦予法輪功學員的權利,特別是法輪功學員在法庭上為自己辯護的權利。中國所有的律師都被嚴格禁止為任何法輪功成員辯護,或者代表他們為他們所遭受的任何非法的折磨尋求賠償。

安世立在證詞中最後說,「消滅法輪功的整個過程使用的主要武器就是使用中國的電視和媒體。它們完全受控於中共政權。然而在加拿大,私人公司和公家公司可以競爭,並且任何被媒體攻擊的受害人都有權進行反駁。我認為,很清楚,這些(中共的)電視台申請進入加拿大是中共政權直接操縱加拿大華人的一個步驟,目地是在這個過程中,散布他們的輿論,並逃避加拿大的管制控制。」

加調查員在聯合國指證中共活摘器官暴行

九月二十一日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二次會議上,「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調查報告」的起草人之一大衛・喬高作了發言,他在發言中進一步指證中共針對法輪功學員的酷刑迫害已經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

喬高在發言中說:「關於中共政權是否活體摘取法輪功修煉者的器官、並隨後殺人滅跡,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我在今年七月發布了一項報告並得出結論,令我們遺憾和震驚的是上述指控屬實。我們詳細的檢查了各方證據、包括有利和不利的證據,共有十八項。」

喬高舉例說 :「被關在中國監獄的法輪功修煉者都被系統性的驗過血和檢查身體。 因為他們同時都遭受過各種酷刑並受到惡意誹謗,上述這些醫療檢查不可能是因為關心他們的身體而做的。」

喬高還強調說:「在中國做器官移植的等待時間出奇的短,只需要幾天或幾周。而在世界其它各地,等待時間則需要幾個月甚至幾年,這證明了在中國有一個巨大的活體器官供給源。」

美確認中共強摘死囚器官

據大紀元9月22日報導,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當地時間20日公布「2006年中國人權報告」中,明確指出中共確實有摘取死刑犯器官移植的事情,而且其流程不符合世界衛生組織的國際規範。中國委員會發表這份報告時,與會學者曾表示,美國國會與行政部門應持續敦促中共改善其人權與法治,尤其應發展一個公平且獨立的司法體系。

這份報告提到,中共雖然將死刑犯器官摘取合法化,但其作業與流程並未依照國際規範,所謂的死刑犯捐贈器官,仍可能在不當壓力、影響或資訊不足的情況下進行,這都違反國際準則。

「2006年中國人權報告」也指出過去一年,中共人權狀況再度出現倒退。委員會說,中共人權連續兩年倒退,使委員會必須重新評估中共當局在短期內是否有繼續改善人權的決心。


新加坡法輪功學員聯合國人權會上介紹遭受的殘酷迫害

在本屆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二次會議於日內瓦召開期間,專程從新加坡趕來的法輪功學員黃才華女士在發言中向大會介紹了法輪功在中國所遭受的殘酷迫害,以及在新加坡所遭遇的鮮為人知的歧視和不公對待。

王女士舉例說:「新加坡政府在針對法輪功時,最常引用的法律條款是『無准證集會』,至今已連續引用三次。二零零一年的案子是因為燭光守夜,二零零四年在旅遊景點的煉功發資料,二零零五年是在鬧市區分發資料。他們引用這條法律的原因是參加人數超過五人。但是超過五人的社會活動,如郊遊、餐飲、購物、聚會、分發各種商業資料等都沒有人會向警署申請准證。」

黃才華最後說:「新加坡政府最常標榜自己的誠實公正。希望他們在面對法輪功問題時,做的讓人信服。聯合國大會畢竟不是新加坡,政府可以關起門來,通過官方控制的媒體一手遮天,欺騙公眾。我希望他們學會面對事實,在將來的討論中,不迴避以上基本事實。」

泰國不流血政變在兆示著什麼?

共產黨為了維護他的統治,一再愚弄百姓,說什麼,沒有了共產黨,中國就會亂。使得多少百姓都認為,只有共產邪黨才能穩定中國。儘管它在中國是壞事做絕,斷了我中華民族五千年文化的血脈,可還有人想讓它給管制著,因為怕亂。

實際上,當千千萬萬的百姓退出這個惡黨,那個附在各個上到部級單位,下到村裡的邪靈黨委也就不存在了,國家的部門照樣運轉,老百姓照樣過自己的營生,何來「亂」?

其實,現在出現的泰國不流血政變,就是在向中國人民顯示,斷我中華民族血脈的共產邪黨被解體後,你一覺醒來,發現原來天可以這麼藍,人可以這麼活著。

記得前世的英國小男孩

2006年9月8日英國太陽報在線報導了一個能記得前世的男孩子的故事。這個六歲的小男孩叫卡梅倫・麥考利(Cameron Macaulay) ,他和其他六歲的男孩子沒什麼兩樣,唯一不同的是他總是談論的媽媽和家庭,以及喜歡畫的家-一幢座落在海濱的白房子,都與他現在的生活無關。他所講的是他從來沒有去過的地方,而且是在離他們現在住的地方160英里的巴拉島。這些讓他的媽媽感到脊背發涼。

你可能會問這則消息與中共解體又有何關係呢?關係大著呢。

這則消息告訴人生與死只是一種狀態的轉換。你在這世做的壞事,會積累到你的下一世。正如《易經》里所講: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 必有餘秧。而那些還在替中共助紂為虐的人士,還在其組織里的人士如不快快退出這個惡黨,你的的命運就慘了。這在「大紀元鄭重聲明」中說的清清楚楚:「 如果有一天,神指使人類的誰對共產黨清算時,也一定不會放過那些所謂堅定的邪惡黨徒。我們鄭重聲明:所有參加過共產黨與共產黨其它組織的(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趕快退出,抹去邪惡的印記。一旦誰對這個魔教清算時,大紀元儲存的記錄可以為聲明退出共產黨和共產黨其它組織的人作證。……曾被歷史上最邪惡的魔教所欺騙的人,曾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請抓住這稍縱即逝的良機! 」

結束語:

這些國際上和國內所發生的事情,在告訴人們,中共對法輪功迫害的事實已引起各界和國家的關注,它想再掩蓋迫害真相的企圖已是不可能了,可謂黔驢技窮。對於邪惡黨徒,不退出中共,就得與邪黨同歸於盡。退出邪黨,飯照吃,覺照睡,心裡踏實。你說,這些徵兆是不是在說邪黨的末日來臨是在扳著指頭數?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明新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