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課教材(高級):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文天祥(歷史人物故事)

正見文化課教材編輯小組


【正見網2006年10月13日】

編者按:為了弘揚中國神傳文化,清除邪黨文化的影響,在教育領域的大法弟子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正見,開始著手編寫一套中國傳統文化教材。因為是剛剛起步,難免有所不足,我們需要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尤其是教育領域的大法弟子的參與和指正。我們誠摯的希望使用這份教材的同修,能將上課中所遇到的問題,以及教材的優缺點反饋給我們,以便我們不斷的修改提高,使教材更加充實完整。同時,我們也歡迎更多有意願參與教材編輯寫作的同修加入進來,共同完成教材的編著。

◇◇◇ ◇◇◇ ◇◇◇

【正文】

文天祥,吉州廬陵(今江西吉安)人,為宋末抗元名臣,宋恭帝德佑元年(1275),元軍大舉進攻宋朝,文天祥捐獻家資充當軍費,號召一支萬餘人的義軍,但元軍銳不可當,義軍雖英勇作戰,也未能擋住元軍,元軍兵臨臨安,文天祥被派出城與元軍講和,卻被扣留,謝太后見無法求和,只好向元軍投降。

元軍占領了臨安後,將文天祥押解北方,文天祥冒險逃出,歷盡千辛萬苦輾轉到達福州,聯絡各地義軍堅持抗元。文天祥曾率軍進攻江西收復許多州縣。但祥興元年冬(1278),元軍大舉來攻,文天祥在向海豐撤退途中遭到元將張弘范的攻擊,兵敗被俘。

文天祥被俘後,張弘范再三脅迫文天祥寫信招降張世傑。文天祥說:「我沒有能力保護父母,難道還能教別人背叛父母嗎?」於是將自己所寫的《過零丁洋》一詩拿給張弘范看。張弘范讀到「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兩句時,不禁也受到感動,不再強逼文天祥了。

南宋滅亡後,元世祖對文天祥以禮相待希望勸降文天祥。 元世祖首先派降元的原南宋左丞相留夢炎對文天祥進行勸降。文天祥一見留夢炎便破口大罵,留夢炎只好悻悻而去。元世祖又派宋恭帝來勸降。文天祥一見恭帝就跪於地,痛哭流涕說:「聖駕請回!」恭帝無法說話,只好怏怏而去。元世祖得知後勃然大怒的下令將文天祥雙手捆綁,戴上木枷,關進大牢。

接著元朝丞相親自審問文天祥。文天祥被押到樞密院大堂,昂然而立,只是對丞相行了拱手禮。丞相喝令左右強迫文天祥下跪。文天祥不斷掙扎始終不肯屈服。丞相問文天祥:「國家亡了,你不投降還有什麼話可說?」文天祥回答:「天下事有興盛有衰敗。國家滅亡,臣子應當受戮。我為宋盡忠,只願早死!」丞相大發雷霆,說:「你要死?我偏不讓你死。我要關押你,直到你屈服為止!」文天祥毫不畏懼說:「我願為正義而死,關押我也不怕!」

從此,文天祥在監獄中度過了漫長的三年,獄中生活很苦,文天祥強忍痛苦,寫出不少著名作品。象氣壯山河的不朽名作《正氣歌》就是在獄中寫出的。元世祖問大臣:「南方、北方宰相,誰最賢能?」群臣回答:「北人是耶律楚材,南人是文天祥。」於是,元世祖下令只要文天祥降元,就能當高官。文天祥的一些降元舊友以此事勸降文天祥,但遭到拒絕。最後,元世祖親自勸降文天祥。文天祥對元世祖仍是長揖不跪。元世祖也沒有強迫他,只說:「你如能改變心意,用效忠宋朝的忠心對朕,那朕可以任命你為宰相。」文天祥回答:「我是大宋的宰相。國家滅亡了,我只求速死。不想久生。」元世祖又問:「那你願意怎麼樣?」文天祥回答:「只要一死就夠了!」元世祖只好下令處死文天祥。 次日,文天祥被押解到刑場。監斬官問:「丞相還要說什麼嗎?說了能免死。」文天祥只說:「死就死,還要說什麼?」。接著他問:「哪邊是南方?」有人給他指了方向,文天祥向南方跪拜,說:「我的要做的事情做完了,心中無愧了!」說完之後就從容就義。

文天祥死時年僅四十七歲。

【辨析】

(一)從文天祥對同事、前皇帝、敵國丞相、敵國皇帝的應對進退中,文天祥自認的身份與被俘的心態是什麼?

(二)文天祥被俘後歷經重重煎熬,從不曾改變其志而不為所動,其間的苦處,非常人所能承受,請討論看看有那些困難?例如:身體的痛苦、對生活享受的嚮往……

(三)如果你與文天祥易地而處,你認為自己最不容易克服的是那些考驗?

【延伸閱讀】

過零丁洋

辛苦遭逢起一經,干戈寥落四周星。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里嘆零丁。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正氣歌》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嶽,上則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

皇路當清夷,含和吐明庭。時窮節乃現,一一垂丹青。在齊太史簡,在晉董狐筆。

在秦張良錐,在漢蘇武節。為嚴將軍頭,為稽侍中血。為張睢陽齒,為顏長山舌。

或為遼東帽,清操厘冰雪。或為出師表,鬼神泣狀烈。或為度江輯,慷慨吞胡羯。

或為擊賊笏,逆豎頭破裂。是氣所磅礴,凜烈萬古存。當其貫日月,生死安足論。

地維賴以立,天柱賴以尊。三綱實系命,道義為之根。嗟余遘陽九,隸也實不力。

楚囚纓其冠,傳車送窮北。鼎鑊甘如飴,求之不可得。陰房闃鬼火,春院軼天黑。

牛驥同一幫,鸛棲鳳凰食。一朝蒙霧露,分作溝中瘠。如此再寒暑,百>l自辟易。

哀哉沮洳場,為我安樂國。豈有他繆巧,陰陽不能賊。顧此耿耿存,仰視浮雲白。

悠悠我心悲,蒼天曷有極。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風檐展書讀,古道照顏色。


【原文與出處】

文天祥,字宋瑞,又字履善,吉之吉水人也。體貌豐偉,美皙如玉,秀眉而長目,顧盼燁然。自為童子時,見學宮所祠鄉先生歐陽修、楊邦?、胡銓像,皆諡「忠」,即欣然慕之。曰:「沒不俎豆其間,非夫也。」年二十舉進士,對策集英殿。時理宗在位久,政理浸怠,天祥以法天不息為對,其言萬餘,不為稿,一揮而成。帝親拔為第一。考官王應麟奏曰:「是卷古誼若龜鑑,忠肝如鐵石,臣敢為得人賀。」尋丁父憂,歸。

……

天祥至潮陽,見弘范,左右命之拜,不拜,弘范遂以客禮見之,與俱入.f山,使為書招張世傑。天祥曰:「吾不能捍父母,乃教人叛父母,可乎?」索之固,乃書所過《零丁洋詩》與之。其末有云:「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弘范笑而置之。.f山破,軍中置酒大會,弘范曰:「國亡,丞相忠孝盡矣,能改心以事宋者事皇上,將不失為宰相也。」天祥泫然出涕,曰:「國亡不能救,為人臣者死有餘罪,況敢逃其死而二其心乎。」弘范義之,遣使護送天祥至京師。

   天祥在道,不食八日,不死,即復食。至燕,館人供張甚盛,天祥不寢處,坐達旦。遂移兵馬司,設卒以守之。時世祖皇帝多求才南官,王積翁言:「南人無如天祥者。」遂遣積翁諭旨,天祥曰:「國亡,吾分一死矣。儻緣寬假,得以黃冠歸故鄉,他日以方外備顧問,可也。若遽官之,非直亡國之大夫不可與圖存,舉其平生而盡棄之,將焉用我?」積翁欲合宋官謝昌元等十人請釋天祥為道士,留夢炎不可,曰「天祥出,復號召江南,置吾十人於何地!」事遂已。天祥在燕凡三年,上知天祥終不屈也,與宰相議釋之,有以天祥起兵江西事為言者,不果釋。

至元十九年,有閩僧言土星犯帝坐,疑有變。未幾,中山有狂人自稱「宋主」,有兵千人,欲取文丞相。京城亦有匿名書,言某日燒蓑城葦,率兩翼兵為亂,丞相可無憂者。時盜新殺左丞相阿合馬,命撤城葦,遷瀛國公及宋宗室開平,疑丞相者天祥也。召入諭之曰:「汝何願?」天祥對曰:「天祥受宋恩,為宰相,安事二姓?願賜之一死足矣。」然猶不忍,遽麾之退。言者力贊從天祥之請,從之。俄有詔使止之,天祥死矣。天祥臨刑殊從容,謂吏卒曰:「吾事畢矣。」南鄉拜而死。數日,其妻歐陽氏收其屍,面如生,年四十七。其衣帶中有贊曰:「孔曰成仁,孟曰取義,惟其義盡,所以仁至。讀聖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後,庶幾無愧。」(《宋史・卷四百一十八》)

獲宋丞相文天祥於五坡嶺,使之拜,不屈,弘范義之,待以賓禮,送至京師 。(新校本元史)

「……雖示以骨肉而不顧,許以職而不從。南冠而囚坐,未嘗面北。留夢炎說之,被其唾罵;瀛國公往說之,一見,北面拜號,乞回聖 駕……」(《文山先生全集》卷17)

衣帶贊(1282)
孔曰成仁,孟雲取義;惟其義盡,所以仁至。讀聖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後,庶幾無愧。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明新見

文明新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