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的老人

雪蓮


【正見網2006年10月27日】

八月十五,中秋之夜,月亮很圓,很亮。寂靜的屋子裡,不時的傳來瑟瑟秋風的聲響,月光透過窗子照進佛堂,一位年邁的老人正在敬香,香案上擺著4個人的照片。每逢佳節,老人都要拜一拜,希望親人的在天之靈能夠得到安息和平靜。

老人的頭髮很白,臉上的皺紋就像雕刻般紋理清晰,也許是生活的負擔太重直不起腰來,也許是悲傷的往事無法承受使腳步凝滯,老人略微馱背的身體走起路來顯得那麼遲緩,沉重。每天,老人都要想起大兒子,二兒子,小女兒和老伴,人越老就越喜歡回憶,老人總會想起兒女們童年的往事,和老伴相濡以沫的日子,回憶可以減輕失去親人的痛苦,而回憶過後,卻使痛苦加劇。但老人依然禁不住回憶。

老人有兩個兒子,兩個女兒,一家六口都修煉法輪大法,老人和老伴修煉大法後,多年的疾病消失了,身板硬朗了,心情也暢快多了。兒女們看到父母的變化也開始了修煉,一家人修煉,明白了真善忍的道理,處處事事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日子過得舒心,快樂。

可是,99年,電視報紙的宣傳,使他們驚呆了,誣衊誹謗大法的宣傳欺騙了世人,人們開始害怕法輪功,開始憎恨法輪功的老師,開始憎恨這些只為他人著想、毫不為己的大法弟子。“我們應該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一家人就抱著這樣的想法開始了上訪之路,也開始了苦難的歷程。

大兒子在北京,冬天裡被剝光衣服,銬在樹上,雙腳深深插入雪中,寒風裡被冰凍一個多小時,不時的還要來一頓拳打腳踢,搧耳光,電棍電擊。經受了酷刑的大兒 子傷痕累累,可北京的惡警還對他高壓電擊,幾次昏死過去,這樣的折磨還不夠,惡警又一次將他剝光埋入雪中冰凍,又指使幾個犯人給大兒子上一種叫“開鎖”的 酷刑,一犯人一手將他兩手指使勁抓緊,另一犯人把一把帶方楞的牙刷頭插入兩手指中來迴轉動,手指間頓時皮開肉綻、血肉模糊。那惡警是魔鬼吧,不然怎麼會這 樣的鐵石心腸,殘害自己的同胞毫不手軟。終於,堅持真理的大兒子在一次野蠻的灌食中死去了,而這一切的原因,只是因為大兒子堅持自己法輪大法的信仰,想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

小女兒在迫害中,說的最多的也是: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如果因為說一句真話就要付出生命的話,那只能說明這場迫害是多麼邪惡!小女兒被折磨得神智不清,骨瘦如柴,生命垂危,不久就撒手而去,臨死前還在叮囑哥哥堅定信仰。是啊,如果因為做一個好人卻遭受如此巨大的迫害,不正說明迫害者的邪惡和陰暗嗎,不正說明信仰的光明與偉大嗎!老伴看著最疼愛的小女兒在懷裡死去,自己卻無能為力,心就像被刀割成千條萬片,泣血的靈魂在悲哀中煎熬,女兒啊,不要離開母親!二兒子目睹了兄長小妹的去世,再也不能忍受邪惡的迫害,即使被酷刑折磨得窒息,強迫灌食得虛弱無力,一有機會就要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被迫害得生命危殆的二兒子終於回到父母的身邊,雖然家裡已經被惡警搜刮的家徒四壁,滿眼淒涼,能回到父母身邊多麼難得啊,可是沒過幾天,惡警就開始來家騷擾,最終二兒子被迫拖著虛弱的身體漂泊他鄉,四個月後離開人世。老人和老伴的精神幾近崩潰的邊緣,四年之內,死去3個兒女,人心都是肉做的啊,怎能承受如此巨重的悲痛!為非做歹的惡人啊,為什麼對好人步步緊逼?

為了避免再遭到迫害,也為了老伴能夠少些痛苦回憶,老人選擇離開這塊傷心地。可是,人啊,多年的悲傷鬱積在心中無法排解,顛沛流離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身為母親的老伴心力交瘁,再也無法正常呼吸,也隨著兒女離他而去,想到這裡,老人望著照片禁不住傷心啜泣,淚雨滂沱,視線一片模糊,模糊中看到她們在朝他笑,笑得那麼慈悲,笑得那麼溫柔,笑得那麼祥和,仿佛進入了天國的世界,兩位佛陀身披金色袈裟,端坐在蓮台之上,在他們面前,讓人覺得是那麼溫暖,那麼安寧,那麼舒服,英俊的臉上始終帶著和善慈悲的笑容。這時,來了兩位菩薩,大大的蓮台現出七彩的顏色,身著天衣無縫的袈裟顯得飄逸,瀟洒,手執法器面容端莊的大菩薩莊嚴神聖,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美好的亭台樓閣,美好的七彩蓮花,美好的佛國聖地,美好的菩薩佛陀,真想永遠待在這裡,遠離世間的苦難流離。菩薩微笑著說:你還要回去,你的家人還需要你……老人伴著好夢,沉沉的睡去。

早晨醒來,老人一邊敬香,一邊想著那個美好的夢,大女兒還在被迫害中,小外孫女被囚禁在敬老院,一定不能再讓最後的親人離我而去,一定要讓人們知道真相,一定要讓真理在人間弘揚,一定要讓邪惡不再殘害善良!

窗外,正冉冉升起朝陽。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