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助師正法是我們莫大的榮幸

----參與紐約推票的一些見聞和感想
多倫多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7年02月07日】

風雪無阻

上周出發前,因找不到男司機,我們一車的女將,沒有一個會認路的,大家就自己給自己鼓氣:我們把路線圖列印好,每人都來記住路線,一定會順利到達紐約的。

出發前,有一位男同修好心勸我說:「就你那開車水平,又是夜裡開車,就不要在這風雪天去了,要參與正法活動,其實在哪都可以做。」我有點不耐煩的對他大聲說:「在這個時候你就不要說些負面的話了,我不聽。」我就把電話掛了。我一直在為我當時的態度感到內疚,特此給這位好心的同修表示道歉。

我的開車水平確實令人擔憂。在高速公路上來回兩邊擺,車輪還時不時觸到路邊發出「隆隆」聲。加上一位同修說的:「下雪時開車,容易令人產生幻覺。」我就更是擺的厲害。

後來才知道,每當輪到我開車時,大家都特別的精神,因為都不敢睡覺。用她們的話說,坐我開的車,就像坐「過山車」。在此也謝謝她們的正念支持。

經過大風雪十個小時的旅程,星期一早上我們按時到達紐約的法拉盛,參與了第一天的推票活動。

「仙姿」 和「仙女」

原計劃是安排我們一車六人到曼哈頓的,因為法拉盛缺人,我們就留下來了。一個星期下來,在紐約同修的帶領和鼓勵下,我們走遍了所有的公寓樓,拜訪了唐人街所有的商家。現在才領悟到什麼是「面對面講真相」。而小左和小金就在各個點跳舞和扮演仙女發傳單。

近期是一年來最冷的日子,小左穿著舞蹈服,在唐人街熱鬧區的十字路口一跳就是一整天。仙笛舞、扇子舞、花仙舞……曲子一首接一首的放,舞蹈一個接一個的跳。匆匆而過的人們開始放慢了腳步;臉無表情的面孔開始露出了微笑;有人停下來觀賞;有人停下來聽旁邊仙女的介紹;有人詢問如何買票……

一位女士在觀看了很長時間後,對旁邊的「仙女」小金說:「我是在台灣學舞蹈的,我們是一段時期練一塊肌肉,我想像不到她(指小左)是怎麼能跳得那麼柔軟的。」

當聽到介紹晚會的表演比這個更好看時,這位女士說會回去考慮買票的。

小金不會跳舞,就穿著仙女服發傳單,有好幾個人接過她的傳單,都會指著傳單 問她:「你是不是這上面的那位仙女?」「你是不是也參加表演?」有一位更是說:「如果你參加表演,我一定會買票去看。」

有一次,一位西人男士走過來遞給小金一張紙巾,輕聲對她說:「擦擦鼻子。」因為天氣太冷,小金的鼻涕流出來了也沒察覺。看到小金有點尷尬的樣子,他趕緊替她解圍說:「天氣太冷了。」

「跑樓」和「跑街」

我們其餘的四人就分兩組,做「跑樓」和「跑街」。

第一天走訪公寓大樓時由於沒經驗,一天只跑了一條大道,就已覺得腿酸了。而第二天跑了三條大道,天已開始暗了,當看到前面還有很多大樓時,我們還是堅持著一棟一棟的走訪。99%的公寓大樓管理員都同意給我們放傳單,很多都同意給貼海報,有的還同意擺售票點。當我回頭看到我們曾走訪過的一棟棟大樓,想到那裡的眾生都有機會能接收到我們的信息時,心裡就有一種說不出的喜悅。

第三天開始走訪商家了。剛開始時真有點膽怯,別人一說「不感興趣」時,我們就退卻了,一家一家的敲門,那個手就越來越沉重,只覺得這些中國人真的怎麼就這麼難救呢?一天下來,回到居住處會合時,大家都有點垂頭喪氣了。一位同修說「後來是靠另一同修在旁邊說『沖』,我才鼓起勇氣再敲門的。」

經過晚上大家在法理上的交流,我們認識到:我們就是講真相來的,我們就是救你來的。

有了清晰的認識,帶著正念,第四天我們的走訪就順利多了。

很多人都給機會我們講,有的說:「我們不搞政治。」我們就從什麼是搞政治跟她講起;有的說:「我不喜歡法輪功。」我們就從什麼是法輪功跟他講起;有的說:「我不喜歡唱唱跳跳的東西。」我們就從什麼是傳統文化跟他講;有的說:「從來就不喜歡什麼『晚會』的東西。」我們就跟他講新唐人晚會與中共的「春晚」的截然不同。一般談完後,有的會說:「謝謝你們,我們會考慮的。」有的說:「我也聽說你們的晚會很精彩,我只是太忙,確實去不了。祝你們成功。」

第五天我們就越跑越起勁了,找到有中文的公司就特高興。

第六天就已跑遍了,看到人就講,原定下午五點發完正念就開車回多倫多的,因為還有一個人沒講通,就延到六點三十才離開。

這次的經歷讓我想起有一位同修曾提到:正法已成,只是沒有反映到人間一層。這個過程是同修們的修煉,並不是同修們努力完成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

謝謝紐約同修的幫助和鼓勵

紐約同修把所有的資料和方案都為我們準備好;把她們的經驗與我們交流;親自帶著我們跑第一棟樓,敲開第一個商家的門;在她們的鼓勵下,我們越做越成熟。最令我感觸的是:不管她們多忙,不管情況多繁雜,她們都是和顏悅色的與你交談。有時當我的急躁情緒在她們面前暴露無遺,而她們還是輕輕的安慰我時,我深感自己修煉的不足。

小法度的到來

我們將要離開的前一天,我們遇見了從澳大利亞趕來的戴志珍女士和七歲的女兒小法度。小法度打扮成一個小仙女,她非常純真的對著每一個人笑,經過的人都紛紛來接她遞上的傳單。她那可愛純真的樣子,還吸引了不少路人要來與她合影。

一位十幾歲的小男孩,跑到她面前要了幾張傳單,然後回到他的同學們裡說:「她真可愛!(She is so cute! )」

一位黑人女士笑眯眯的站在旁邊一直看著小法度發傳單,得知戴志珍是孩子的媽媽時,她就激動的對戴志珍說:「她真是一個小天使(such a grace angle!),如此的美好。只可惜我今天沒帶相機,我真想與她合影。」

戴志珍跟我談起說:「這孩子從小就跟著我走南闖北的,適應能力很強。剛從還是夏天的澳大利亞飛到嚴冬的紐約,她既不用倒時差,也不怕冷,每天都能跟著我在外面堅持一整天。」

當問到從那麼遠來紐約推票有什麼感想時,戴志珍說:「晚會是師父要做的,師父要我們做什麼,我們就做什麼。我們是來圓容師父所要的。」

最後當知道我們就要趕回多倫多了,戴志珍流著淚擁抱著我說:「祝你們一路平安!」

能助師正法真是我們莫大的榮幸,我們應時刻提醒自己:「切莫錯過這萬古的機緣!」

最後以師父的詩與大家共勉:


道中行

大道世間行
救度迷中生
淘去名情利
何難能阻聖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