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中國舞(一):唐詩中的《劍器舞》

武平

【正見網2007年03月17日】

坐在曼哈頓無線電城華麗的音樂廳裡,金色的帷幕緩緩升起,眼前是一片光明,大明宮前纖塵不染,似天宮般透明,舞蹈表演者儀態高貴典雅,舞蹈活潑明快,有柔有剛,展現出盛唐泱泱大國的王者之風,這竟讓我一時有時空交錯感,我是在觀賞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呢?還是回到了那中國五千年文明史上最鼎盛的時期--唐朝?

大唐盛世,是一個海納百川、有容乃大的時代,那時的舞蹈也是登峰造極。不僅有氣勢恢宏的宮廷燕樂,還有規模較小的“軟舞”和“健舞”。“軟舞”輕盈、柔曼,節奏比較舒緩;“健舞”英武雄健,節奏瀏漓頓挫。“軟舞”、“健舞”多是獨舞或雙人舞,技巧高超。唐詩中對這些舞蹈有繪聲繪色的描述。

《劍器舞》,是唐代著名的“健舞”。唐大曆二年十月十九日,被後世譽為“詩聖”的杜甫在夔府別駕元持家,觀看臨潁縣的李十二娘跳劍器舞,豪放壯觀,遂問其師是誰。說是公孫大娘的弟子。詩人不禁想起唐玄宗開元三年,他還年幼時,在郾城看過公孫大娘跳《劍器》和《渾脫》舞,舞姿流暢飄逸,節奏明朗。在高手雲集的宜春、梨園和宮外供奉中,能跳此舞的唯有公孫大娘一人。草書家張旭觀看後,書法大有長進。詩人撫今追昔,為此寫下了《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並序》這首詩。

詩中贊公孫大娘是位“佳人”,她一舞劍,令四方震動。觀者人山人海,容顏為之變色,神搖目眩,“天地為之久低昂”。千萬道閃爍的劍光猶如后羿射落九日般壯觀,矯健輕捷的舞姿好似群神在天上駕龍飛翔。起舞時,待發之勢“如雷霆收震怒”, 舞罷時,手中的劍影“如江海凝清光。”詩人還贊公孫大娘“先帝侍女八千人,公孫劍器初第一”。

晚唐的鄭嵎在描寫唐明皇生日千秋節宮中舉行盛大樂舞表演時:稱“公孫劍伎方神奇”,並自註:“有公孫大娘舞劍,當時號為雄妙”。

另外在《明皇雜錄》中也有對公孫大娘高超舞技的記載,“上(玄宗)素曉音律。時有公孫大娘者,善舞劍,能為《鄰裡曲》、《裴將軍滿堂勢》、《西河劍器》、《渾脫舞》。妍妙皆冠絕於時。”

從杜甫的詩《劍器行》,不僅可以領略到唐代“健舞”的磅礴氣勢,同時也能感受到舞終時舞者內心的平靜。而想在一千年後的今天真正感受唐代舞蹈的輝煌,非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莫屬。

附文:


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並序)

杜甫

大曆二年十月十九日,夔府別駕元持宅,見臨潁李十二娘舞劍器,壯其蔚跂。問其所師,曰:“余公孫大娘弟子也。”開元三載,余尚童穉,記於郾城,觀公孫氏舞劍器渾脫。瀏漓頓挫,獨出冠時。自高頭宜春、梨園二伎坊內人,洎外供奉,曉是舞者,聖文神武皇帝初,公孫一人而已。玉貌錦衣,況余白首,今茲弟子,亦匪盛顏。既辨其由來,知波瀾莫二。撫事慷慨,聊為《劍器行》。往者吳人張旭,善草書書帖,數常於鄴縣見公孫大娘舞西河劍器,自此草書長進,豪盪感激。即公孫可知矣。

昔有佳人公孫氏,一舞劍器動四方。
觀者如山色沮喪,天地為之久低昂。
霍如羿射九日落,矯如群帝驂龍翔。
來如雷霆收震怒,罷如江海凝清光。
絳唇珠袖兩寂寞,晚有弟子傳芬芳。
臨潁美人在白帝,妙舞此曲神揚揚。
與余問答既有以,感時撫事增惋傷。
先帝侍女八千人,公孫劍器初第一。
五十年間似反掌,風塵澒洞昏王室。
梨園子弟散如煙,女樂余姿映寒日。
金粟堆前木已拱,瞿塘石城草蕭瑟。
玳弦急管曲復終,樂極哀來月東出。
老夫不知其所往,足繭荒山轉愁疾。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