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嶽仙跡探微:王屋山―天下第一洞天

牟梅

【正見網2007年04月07日】

王屋山,位於河南濟源縣城西北45公裡處。它北依太行,南臨黃河,是古代濟水的發源地。其山勢雄渾,平均海拔1715.3米,它有三十六座奇峰秀嶺,二十八個神洞名泉,主峰天壇峰,更是一峰突起,萬峰臣伏。很多人都知道愚公移山的故事,而這個故事的發生地就在王屋山。現在人們仍然可以看到,在王屋山南面的山樑中間,確實斷開了一條很大的山口,這大概就是傳說中愚公移山的所在。

關於王屋山山名的由來,主要有兩種說法。《道藏》中說它「山中有洞,深不可入,洞中如王者之宮,故名曰王屋也」。中國早期的地理志《禹貢》記載:「山有三重,其狀如屋,故名」。在主峰的峰頂有座石壇,據說是軒轅黃帝祭天之所。當時黃帝與蚩尤打仗,一直無法戰勝,於是「黃帝於此告天,遂感九天玄女、西王母降授《九鼎神丹經》《陰符策》,遂乃克伏蚩尤之黨,自此天壇之始也」,故又稱天壇山。

王屋山很早就成為修煉人的修行之地,並被後來出現的道教列為十大洞天之首,三十六小洞天之總首,由仙人王褒(字子登)掌管,是「五嶽、四瀆、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神仙朝會之所」。 「每年諸元會日,靈山、真聖皆朝會於此,考校學仙之人及世間善惡,記錄在案。」所謂洞天,乃是「山中有洞,貫通諸山,直達上天」,是道教對大地名山神仙所居洞府聖境的總稱,也是上天特派真仙直接掌管的聖地。

周太子王子晉,曾隱居王屋山華蓋山悟道,號稱華蓋君;列子云游王屋山撰寫了《愚公移山》,道教尊列子為「中虛真人」。西漢范陽人王褒,入王屋山修煉,後得道成仙,「總管王屋山洞群真」。王屋山始稱小有清虛之天。根據梁陶弘景撰寫的《真誥》卷五,漢時在此修煉並成仙的還有毛伯道、劉道恭、謝稚堅和張兆期。他們一起在王屋山學道四十餘年,共同製成了神丹。毛伯道先服下了仙藥,然後就死了;劉道恭服下後也死了,謝稚堅、張兆期見此情況,害怕不敢服用,並離山而歸。在路上,他們見到了死去的兩人,已然成仙。二人悲愕,才知道錯過了成仙的機會,遂向他們求道,已成仙的兩人給了他們茯苓方,謝、張服用後都活了數百歲。

河上公慕老子之道,也隱居在王屋山修煉。當時的漢文帝對老子的《道德經》推崇備至,不僅自己熟讀它,還要求王公大臣們都要誦讀。但是他仍有些地方難以弄明白,因此他常常派人四處尋訪,希望遇到指點迷津的人。後來,文帝聽人們說河上公精通《道德經》的精髓,就派人前去拜訪,請教自己不明白的地方。河上公對文帝派的使者說:「道尊德貴,這麼嚴肅的事情怎麼能通過別人來代問呢?」於是文帝駕臨河上公的草廬,親自向河上公請教。儘管如此,文帝仍心有不甘,就對河上公說: 「《詩經》上講過,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老子也說過:『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君王屬於這『四大』之一。你即使有道行,可還不是我的子民嗎?為何這麼自高自大,將君王不放在眼裡呢?」河上公聽完文帝的質問,就拍著掌坐著,冉冉升空,穩穩的懸在空中,離地有數丈之高。河上公俯身向仰視他的漢文帝說:「我上不著天下不著地,中又不為人所累,怎麼能算是你的臣民呢?」聽罷河上公的話,文帝心知已遇到高人,馬上下車向河上公跪拜企求給予指點。河上公見文帝一片誠心,就將兩卷經書授與文帝,並對文帝說:「熟研這兩卷經書,你所有的疑問都會迎刃而解。這兩卷批註道經的著作,只傳了三個人,你現在是第四個,切記,萬不可顯示與他人。」說罷,河上公就在原地消失了。文帝心曉今日遇見了神人,異常珍惜這兩卷經書,從此更是手不釋卷,精心鑽研《道德經》。

此外,東漢的干吉、魏伯陽等也曾在王屋山上修煉,《神仙世界》載:「干吉經常在太行山南曲陽泉上周遊,漢成帝河平二年,老子親授他一部百卷的神書,寫在月白色的絹帛上。」這就是道教所傳的《太平經》。

西晉時,在此修行比較有名的是魏華存。她隱居在王屋山上修煉四十年,後成仙。成仙時,是龜山九虛太真金母、金闕聖君、南極元君共迎其白日升天。後道教尊其為上清派第一代宗師,南嶽夫人,紫虛元君。東晉葛洪也曾在此修煉了一段時間,並寫下了《抱朴子》一書,書中稱王屋山「正神在其中」、「上皆生芝草,可以避大兵大難」、「有道者登之,則山神必助之」。 南北朝時梁之茅山道第一代宗師陶弘景,一生游遍名山,在其所著的《真誥》中稱「王屋山仙之別天,所謂陽台是也。諸始道者皆諧陽台。陽台是清虛之宮也,下生泡濟之水,水中有石粒,得而服之可以長生。」

唐代是王屋山道教的興盛時期,有一大批道士居此修道。主要有司馬承禎、李含光、張探玄、柳默然、燕真人、王子登、孫思邈、薛希昌、王重陽、宋德方、完顏得明、元好問、李商隱等。根據《唐王屋山中岩台正一先生碑碣》載,司馬承禎二十一歲時,在嵩山拜潘師正為師,大約在武周時去天台山,居住在天台桐柏觀;開元十二年(724年),玄宗下詔讓其在王屋山居住,後在此羽化成仙。其弟子李含光,開元十七年跟從司馬承禎居住在王屋山,後在茅山坐化。燕真人,不知道他真正的姓名。他是王屋裡人,居住在陽台觀之側。後晉天福(936~942年)間,他得煙霞養道之訣。據說在其住宅邊的井中還得到靈異之參,全家吃了後皆成仙,「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典故就出於此。

五代時,名道譚峭在此修煉。史書記載,譚峭視世間之樂,不如拋棄的爛磚,常以酒為樂,人稱「醉客」。他一生雲遊了很多地方,「常夏披棉襖,冬著布衫,或臥於雪地,或躺於雨中,人以為死,近而視之,呼吸如故」,故人稱「譚瘋子」。宋和金元時期,王屋山道教繼續發展,在此修煉的道士有宋代的賀蘭棲真,金元時的王志釣、張志謹、申志貞、劉道清等。賀蘭棲真,《宋史》說「不知何許人」,《賜賀蘭棲真敕書並贈詩序碑》則多增補,謂其是譙國人。最開始在驪山白鹿觀拜馮洞元為師,馮洞元仙世後,來到終南山修煉。後居住在嵩山紫虛觀,再後來,來到了王屋山奉仙觀,在此仙化。張志謹,字伯恭,號寧神子。他曾經商,後辭親學道,拜邱處機為師。雲遊各地二十年後,來到王屋山隱居修行。到了明清時期,比較有名的道士如明末清初的王常月。

歷史上,先後有漢武帝、漢獻帝、唐玄宗、宋徽宗等27個帝王來王屋登頂祭天。明代時,皇帝朱棣在北京建天壇,以示從王屋山遷去,天壇峰就成了北京天壇公園的前身。

王屋山在隋唐建有大批宮觀,主要有上方院、奉仙觀、陽台觀、紫微宮、白雲道院、靈都觀、清虛觀、青羅仙人觀、三清殿、山神廟、太山廟等,傳說軒轅黃帝曾於此處訪尋四山,故原稱上訪院;唐睿宗時改名為「上方院」,是仙人司馬承禎初來王屋時居住的地方,金末重修。紫薇宮,據說太宗李世民的叔父李道宗曾在此隱居。奉仙觀,宋道士賀蘭棲真居住在此。靈都觀,是唐玄宗為玉真公主(睿宗之女)所建,金時升觀為宮。三清殿供奉元始天尊、靈寶天尊、道德天尊,清虛觀供奉清虛大帝。此時的宮觀建築分體現了道教三十六重天的學說。宋代,除原有宮觀外,又重新修建了紫微宮,供奉紫微大帝,門內的天王殿上書「天下第一洞天」。金元時期,對王屋山原有宮觀進行重修,又增建有若干宮觀,如陽台宮等。至明代中期,王屋山主要道觀尚大致完好。明中後期,道教衰落,大部分宮觀廢棄。迄今僅存陽台宮、奉仙觀等。據說在陽台宮的石階上擊掌,就會聽到鳥叫聲,當地人說這是「鳳凰鳴」。傳說是因為該宮建在了鳳尾根部。如果登高遠望,的確會發現,陽台宮後面的天壇峰狀似鳳首,對天而鳴。宮前的九條大山嶺,自北向南以扇面形展開,狀如風尾。附近的幾座小山嶺好像鳳肩、鳳背、鳳腰、鳳翅和鳳心。當地人把這種奇異的地形叫做「丹鳳朝陽」。

除了宮觀之外,王屋山上還可找到許多仙跡,如上天梯、南天門、瑤池、煉丹處(是老子在洛陽棄官後來此修煉三年留下的遺蹟)、瓊林台、仙人台、棲鶴台等。

唐朝李商隱有詩《玉山》讚美王屋山的仙家之氣:

玉山高與閬風齊,玉水清流不貯泥。
何處更求回日馭,此中兼有上天梯。
珠容百斛龍休睡,桐拂千尋鳳要棲。
聞道神仙有才子,赤簫吹罷好相攜。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