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嶽仙跡探微:雞足山―天開佛國

牟梅

【正見網2007年04月15日】

風景以「雄、秀、幽、奇、絕」著稱的雞足山,位於雲南省賓川縣牛井鎮城西北40公裡。它東西長七公裡,南北寬六公裡,總面積達2822公頃。根據清末《雞足山指掌圖》一書中記載:「雞足山,山有四十七,峰有三,岩壁有三十四,洞有四十五,溪泉有一百餘」,其主峰天柱峰最高海拔為3248米。

雞足山又名九曲岩。前列三峰山腳相連,而另一邊向三面分開,三座山峰峻起,氣勢象要與天相連接,又因山勢頂聳西北,尾掉東南,形如雞足,所以名為雞足山。

古時因為雞足山遠離中央,文人墨客又較少到此,所以相關記載比較少。不過,佛教傳入卻比較早,大約在三國時就有小庵建造。唐代玄奘《大唐西域記》載:「迦葉承旨主持正法,結集既已,至第二十年,厭世無常,將入寂滅,乃往雞足山。」佛經中也記載,釋迦牟尼佛涅磐後,即二千六百年後的今天,還有釋迦佛的弟子大迦葉在世間,至今尚未涅磐。他曾發願:「願我身不壞,彌勒成佛後,我骨身還出,以此因緣度眾生。」大迦葉就在此山中等待彌勒佛降生。雞足山成為大迦葉的道場,因此有「靈山佛都」、「天開佛國」的美譽。

清朝時,喇嘛教傳入雞足山,該山成為喇嘛朝山的必到之所。

在雞足山山上修煉的僧人自唐開始增多,比較知名的有唐代的明智、護月,宋代的慈濟,元代的源空、普通、本源,明代的周理、徹庸、釋禪、法天、古庭、還源、慧光、大錯,清末民初的虛雲等。明代還源,曾出仕作官,後悟道歸隱雞足山,勤加修煉。慧光禪師,在雞足山寂光寺修行。明神宗時,在北京講法,後又在安慶浮山說法。一日,突然對僧眾說:「緣盡矣。吾特為南中雞足山寫生面。」隨即圓寂。

大約在唐代,開始在雞足山上修建寺廟。宋元繼續建造了一些寺廟,明清時達到頂峰,「琳宮紺宇不知數,浮圖寶剎凌蒼蒼」,直至民國仍有增修。史料載,清康熙時,山上已有大型寺廟8座、小型寺廟34座、庵院65座,靜室170餘所,寺僧5000餘人。比較有名的寺院有金頂寺、祝聖寺、迦葉殿、石鐘寺、悉檀寺、放光寺、寂光寺、華嚴寺、尊勝塔院、大士閣、聖峰寺、龍華寺、大覺寺、幻住庵、那蘭陀寺、西竺寺、會燈寺、傳衣寺、大鍋寺 、銅瓦殿等。

金頂寺,位於天柱山峰上,是雞足山最高寺廟。明代弘治年間建庵,後人建普光殿、天長閣(一曰方長閣)、觀風閣、善雨亭等。寺中有一座光明塔(後易名為楞嚴塔),登之可將蒼山洱海、玉龍雪山等美景盡收眼底。距金頂寺僅670米的華首門,是迦葉入定打坐之地。它高40米,寬20米,中間有一道垂直下裂的石縫,把石壁分為兩扇,立在絕壁之上。徐霞客贊此為「雙闕高懸,一丸中塞,仰之彌高,望之不盡」。華首門北端,有眼受記泉,佛教傳說為迦葉尊者受記為僧之處;南端有金雞泉,相傳迦葉入定時,徒弟追趕不及,石門已關,在此痛哭,聚淚成泉。據說,華首門要等到未來佛彌勒下世才會打開。華首門前,有兩座小塔,名為「飲光雙塔」,因迦葉又稱「飲光佛」而得名。

建造在天柱峰半山腰東面的迦葉殿,奉迦葉為尊者,被稱為「山中第一寺」和「山中諸寺之祖庭」。建造年代不詳,據傳唐天寶年間,刻迦葉像於此,後屢遭焚毀。殿中藏有書板經數十函。放光寺,位於絕頂下山壑中,由明代嘉靖年間的無窮禪師創建。位於文筆山前、悉檀寺東面的尊勝塔院,明代崇禎年間麗江府與僧人道源建。院內有一口巨鍾,清代順治年間鑄就,重約2000餘斤,「晨夕鐘聲, 響震山谷」。山後有靜聞和尚骨塔。

明代大旅行家徐霞客曾兩次登臨雞足山,對雞足山的地理、水文、植物、寺院等詳細考察,撰寫了第一部《雞足山志》,並讚揚道:「海內得其一,已為奇絕,而況乎全備者耶?此不特首雞山,實首海內矣。」古人用一鳥、二茶、三龍、四觀、五杉、六珍、七獸、八景來概括雞足山的自然美景。一鳥指迦葉鳥,又稱彌勒鳥或念佛鳥,為一種體態優美、叫聲悅耳的小鳥。二茶指雲南茶花,一為獅子茶,二為通草片。三龍指龍棕、龍竹、龍爪杜鵑。四觀指又名「四觀峰」的天柱峰」。登頂遠眺,可東觀日出,西望蒼山洱海,南賞祥雲,北眺麗江玉龍雪山。五杉指冷杉、油杉、柳杉、紅豆杉、杉木。六珍指香筍、冷菌、板栗、岩參、花椒、松子。七獸指猿猴、馬鹿、岩羊、獐、豹、熊、野豬。八景指天柱佛光、華首晴雷、洱海回嵐、懸崖夕照、玉龍飛瀑、塔院秋月、萬壑松濤、蒼山積雪。 據說在夏秋時節,雨過天晴,天柱峰四周雲霧繚繞,偶有七色光圈在峰頂出現。僧人稱之為佛光,視為祥瑞。

徐霞客曾作詩《絕頂四觀》,讚美了雞頂山絕美的自然風光和奇觀。

芙蓉萬仞削中天, 博刮乾坤面面懸。
勢壓東溟日半夜, 天連北極雪千年。
晴光西洱搖金鏡, 瑞色南雲列彩筵。
奇觀盡收今古勝, 帝庭呼吸獨為偏。

日觀

天門遙與海門通, 夜半車輪透影紅。
不信下方猶夢寐, 反疑忘打五更鐘。

雪觀

北辰咫尺玉龍眼, 粉碎虛空雪萬年。
華表不驚遼海鶴, 崆峒只對藐姑仙。

海觀

萬壑歸同一壑漚、 銀河遙點九天秋。
滄桑下界何須問? 直已乘槎到鬥牛。

雲觀

白雲本是山中物, 南極祥光五色偏。
驀地兜羅成世界, 一身卻在玉毫巔。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