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聖典 (六)

文正 編輯整理


【正見網2007年05月24日】

三、歐洲篇 (1)

2月24日,新唐人電視台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在法國首都著名的巴黎會議宮(Palais des Congres de Paris)隆重上演,兩場演出爆滿。晚會向七千多觀眾展現了中華正統文化藝術表演。 觀眾以響亮的掌聲、持續的熱情和激動的淚水,表達了其對該晚會的讚嘆和評價。

晚會以大型舞蹈《創世》開始。帷幕甫開,壯麗輝煌的天宮勝景進入觀眾視線,場內立即掌聲四起。當節目轉入慈悲的主佛率眾神佛下世,建立大唐盛世,為蒼宇眾生開創美好的未來,觀眾再次報以熱烈掌聲。 隨著精彩演出的展開,全場數千觀眾很快進入佳境,每個節目之前、之後必致以掌聲,並不時對神韻藝術團的上乘表演報以熱烈掌聲。

著名女高音姜敏一曲《為何拒絕》唱道:“慈悲是神永恆的狀態,時間可是瞬間即過”處,震撼人心,贏得觀眾的讚嘆與掌聲。

緬甸著名的民主人士翁山蘇姬在法國的發言人、比利時國際電影節的常任評委安柯先生(Aung Ko)特意帶著女兒和七歲的外孫女一家三代來觀看演出。

安柯先生表示演出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因為它基於文化,基於中國傳統的文化,並由非常高水準的藝術家展現出來,非常的成功。它傳遞了一個重要的資訊:那就是自由。

他說,“我70歲了,我看了很多的中國的演出中,今天的演出包含了所有的一切,人權、自由、藝術。雖然我不是藝術家。但是我們都能看到。”

談到節目中表現的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安柯先生表示,暴力永遠都不能得逞。共產(惡)黨不是文化,尤其不是中國文化。

他建議還沒有看演出的人,都能來看,來體會文化。他的女兒和小外孫女都說表演的每一個節目她們都非常喜歡。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前中文部主任、資深媒體人吳葆璋表示:“這是一台非常純正高雅的,有著強烈的感染和震撼力量的舞台藝術。無論是主體的提煉,編導的處理,聲光的運用,乃至報幕人員的幽默,都已經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我覺得巴黎是一個有鑑賞力的大都。剛才我在進場之前三次被一些不認識的人攔住,他們問我還有沒有票。”

吳葆璋表示自己看過中共1月中旬在巴黎演出的大夢敦煌舞后,感覺色彩燈光不協調,也並不含有真正的藝術。中共要堅持自己的黨文化,所以對新唐人發揚真正的中華正統文化用各種手段破壞。

“看了大夢敦煌除了一種在舞台上色彩燈光胡亂的運用以外我沒看出什麼真正有藝術的東西。他們現在的目的很清楚,他們一直認為他們是中華文化的正統。實際上是他們幾十年來把中華文化已經歪曲的不成樣子了。到現在也就是人們通常說的黨文化。他們仍然在堅持這樣一種東西。對於你們完全正本清源發揚真正的純正的中國文化的努力,他們是非常激動,非常痛恨。他們用各種手段破壞。但是你知道法國人和巴黎這樣一個藝術大都,它是絕對有藝術鑑賞力。他們對共產(惡)黨的那些藝術看得清清楚楚,每次看完之後都是一笑了之,而對於你們這樣一台藝術呢,他們是永遠記住。”

他說:“我向新唐人電視台,修煉團體法輪功,表示衷心的感謝,也是向你們表示熱烈的祝賀。你們已經成為二十一世紀復興中華文化的先鋒,你們年復一年為了正本清源為了發揚光大中華文化的努力,將永遠銘刻在人心。”

法國百萬首飾公司經理周台寶先生攜夫人一起來觀看演出。他激動的說:“法輪功的真善忍就是中國文化。真就是求真,不虛假;善,兼善天下,不是獨善其身,忍就是忍一時之事,爭千秋萬世,符合正道。”

他讀過很多文學的書籍,了解很多大型舞蹈所表現的內容。他還說:“整個演出,人才很多,而且每個人都專業表達。服裝很好,是唐朝的服裝,唐朝是中華的盛世。場地也非常好。”周先生認為這場晚會弘揚中國文化的的精華,啟悟人們的善念。

來自芬蘭的孫洪女士與母親和兒子一家三代人一起來看演出。上半場結束後,她激動地對記者說:“我聽說過新唐人的晚會很棒,但沒有想到會這麼壯觀、這麼好。在中國我們看不到這樣正統的文化藝術表演。”

台灣駐法國代表處代表呂慶龍先生表示晚會成功而自然的在節目中傳達的資訊,是有很多人因為某種因素沒有辦法家庭團圓。他還認為,節目用文化、藝術及平和的方式向人們傳遞心聲,晚會非常成功。 “我坐在外交團中,我向周邊的外交官和大使提到:過年本來是大家團圓,但很不幸,有很多人因為某種因素沒有辦法家庭團圓。上半場節目當中有這樣一個明確的資訊,能夠很自然的傳達出去,這是今晚這場表演最成功的地方之一。”

呂慶龍先生說:“節目的安排很緊湊有效率、很順暢。文化的設計與創造都展現出國際一流水準。節目中傳達的信息也非常明確,觀眾能看懂,能夠這麼自然的傳達出去就是這場晚會最成功的地方之一。”

Joelle若艾勒女士最喜歡頂碗的那個舞蹈,頂著小碗,太美了,那些服裝簡直太精美了。她們甜美的微笑,快樂的表情,表現出的內心的喜悅,真是太棒了。

Therese泰雷茲女士很喜歡那位女低音,我自己也是唱女低音的。還有二胡表演,我都被感動的落淚了。我完全處在另一種情境中,這種感受很好。

做皮業生意的老華僑楊先生一家三代人出席了新年晚會。看完演出後,他激動的說:“演出很好,是說不出來的好。看這個節目對我們中國人很有好處。”11歲的小孫子第一次看這樣的演出。他也高興地說,“每個節目都很好,什麼都喜歡。”

從事攝影工作的考斯勒先生帶著妻子和女兒前來觀看晚場的演出。他說“我們都和欣賞這場晚會,是一個美好的體驗。考斯勒先生接著說:“每一個節目的內容,服裝、天幕、音樂和特點都不一樣,卻又融洽的結合在一起,如同一張張構圖美妙的畫。”

在一家中國人開辦的公司工作的兩位法國小姐搶著回答大紀元記者的提問。一個說:“我們喜歡每一個節目,每一個節目內容好,藝術表演也好,韻味也不一樣。”另一個說:“都棒極了,精彩極了!”

其中一位小姐補充說,“舞蹈《燭光》使我感動得流淚了。我一邊看著舞蹈,一邊仔細讀著天幕緩緩移動的法文歌詞,我被深深的觸動了。那個小女孩太可愛了,她也是被迫害群體中的一個。”

對音樂頗有研究的法國華人張先生說:“每一個節目都有很深的意義,可以說,每一個節目都是一種藝術享受。我對白雪的演唱的《找真相》印象最為深刻,她的歌聲現在還在我耳邊迴蕩:天地兩茫茫,世人向何方……貧富都一樣,大難無處藏,網開有一面,快快找真相。”

張先生還表示:“她的聲音那甜美、純淨、力度大、穿透力強。她對演唱控制得很好。我在去年新唐人新年晚會上就很欣賞她演唱的歌曲。聽她的演唱的不僅是一種藝術享受……,一種說不出的感覺。總之,是一個很美好的感覺。”

住在巴黎三十五年的一位女華僑說:“節目很精彩,很有特色,服裝很高雅,對外國人來說很講究,服裝顏色配的很好,很有中國特色。音樂配的很好,這個是中國的藝術,我覺得很自豪。我覺得很多節目講神佛的慈愛的節目很好,外國人我相信他們欣賞,可是不大了解,這也是一個機會讓他們了解。”

華僑彭先生說:“節目很好,我最喜歡有很多佛的那個舞蹈。展現中國傳統佛家文化。”

一位從台灣旅居法國三十多年的女士和兒子、兒媳、小孫女一起來看新唐人新年晚會,他們從法國北部城市裡爾(Lille)驅車來回三百多公里趕來。他們通過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得到了晚會的消息,這是他們第二次來看新唐人新年晚會了。這位女士說:“晚會的節目非常好,我非常喜歡《燭光》這個節目。總體的說都很好。”

她對關於法輪功在中國受迫害的節目感觸很深,很受感動,她說:“可以感受到,那個迫害是怎麼樣的,因為我時常看報,看新唐人電視台,都有講到,做得很好,我很感動。”她覺得這也是一個讓那些常看中國大陸電視的華人了解法輪功真相的好機會。

她兩歲半的小孫女用稚嫩的中文告訴記者:“阿姨好!(記者:喜歡看節目嗎?)喜歡。(記者:以後你也像那些阿姨那樣跳舞嗎?)想去跳舞。”

巴黎華人朱女士說:“我覺得節目很好,很精彩,二胡我最喜歡,我覺得特別精彩,她的技藝很棒,很有國際水準。我覺得很好,可以介紹中國文化給外國人,這是很好的機會。”

一位華人女士和她的法國先生一起帶孩子來看演出,她說:“我覺得晚會很好,很感興趣。我最喜歡二胡,(拉得)非常漂亮,很好聽。”她很希望他的先生多了解中國文化,所以他們每一年都來一次。她在法國航空公司工作的丈夫,托馬斯(Thomas)先生說:“這是我們第二次來看演出,我很喜歡那些色彩還有這些節目展現的真誠,正因為如此,我非常喜歡來。”他表示明年還會和他的中國太太一起來看演出。

新唐人晚會巴黎場不僅吸引了法國當地觀眾,還有不少來自歐洲其它國家的觀眾慕名而來。

從瑞士來的楊先生說:“節目很好,我感覺很好,明年我一定還來看。特別是幾個歌唱家,關貴敏呀、楊健生、白雪,還有姜敏,我很喜歡她的歌詞。我是特地從瑞士來的,全家都來看的,全家七個人,我還邀請了巴黎的親戚都來看演出。”

從瑞典來的高女士說:“我覺得最吸引我的就是這種中國文化吧,這麼多年已經在中國找不到了。我本身是從大陸來的,我在中國的時候我們同學們有的時候在一起就覺得現在的中國人跟古時候好像不是一回事,跟古時候的文化是一個斷層,所以我覺得這個演出展現的是真正的中國文化,看了讓人非常的感動。演員演得也很好,這麼多年沒有見過這麼好的節目了。”

來自英國的阿蓉女士(AreZoon)說:“這是她一生中看到過的最具奇觀的最好的晚會,感動得她落淚。她內心充滿了幸福,是任何語言都無法表達的。”阿蓉女士表示,聽到所有人都是同樣的感受:我們從沒有看到過這麼好的演出。她建議世界上所有角落的人都來看晚會,她也希望新唐人能有更多的演出。這樣的中國文化的晚會也使她認識到了中共如何在短時間內毀壞了中國文化。

來自瑞士的李莉女士說:“晚會中我感動得落淚,無法用語言表達那種感覺,那種慈悲祥和的場,我是融在其中的一部分,感覺很好。”

年輕夫婦柯拉斯(Klass)和米歇爾(Michel)夫婦特意從比利時趕來巴黎欣賞新唐人晚會。柯拉斯先生說:“晚會非常的美。”米歇爾眼中含著淚說:“著名女低音歌唱家楊建生演唱的《天安門廣場,請你告訴我》令她十分感動。當聽到“法輪大法好”時,特別受到觸動,整個身體都被震動了。另外的兩位女高音演唱的歌曲也是,有種很難表達的震撼。”

現場觀眾金先生表示節目非常精彩,非常震懾人的心靈,用普通語言無法進行描述。當時最大的感受就是想再看一遍這場晚會,感覺不過癮,還想再看一遍。”

現場觀眾張先生表示:“節目非常精彩,非常震懾人的心靈。真想再看一遍。”

各外交使節、藝術家、教授學者、政治家、民主人士和愛好藝術的歐洲觀眾等,對晚會的構思和一流水準的表演給與高度的評價。新唐人新年晚會雖然在巴黎落幕了,然而該晚會卻給這個世界文化藝術之都注入了新的生機和活力。

法國參議員呂西安.馬勒福瑞(Lucienne Malovry)在晚會結束後表示:“真的是一場非常美的演出。一旦明年晚會的具體時間確定,我就會在我的日程表里寫上。我會再次來欣賞演出的,特別是這樣的節目,可不是每天都能看到。”

僑務委員、全僑聯盟歐洲總部副會長黃行德先生表示:“去年看的是錄影帶。今年是到現場看,個人感覺非常深刻。場面非常壯觀,尤其是聲樂的表現和二胡;另外從大型舞蹈方面來說,演出水準很高,讓人非常的讚佩。”他本人就愛好音樂。尤其對晚會演出中二胡和女高音都非常喜歡。他認為這樣的表演對巴黎的僑胞來講非常好,非常的有過年的氣氛。

他強調晚會對文化方面的貢獻尤其大,因為西方人也好奇中國文化和中國傳統,“能夠通過這樣的場合讓外國人知道中國文化,對他們而言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他期待每一年都會有這樣的機會由新唐人電視台在全球幾個主要的城市進行這樣的晚會。

(待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今日神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