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聖典 (七)

文正 編輯整理


【正見網2007年05月25日】

三、歐洲篇 (2)

晚會在巴黎演出時,一個年長的女士透過天幕解說的文字,一開始就非常感動於節目含有很深的內涵。她說,感動的都哭了,因為實在太美了,天上神下來的時候讓我很感動,字幕的解說有助於讓我們對這個國家有更深刻的了解, 感受到晚會傳達的信息有很強很深刻的內涵。

她表示,色彩與舞蹈演員像仙境一樣,歌曲輕柔舒緩的展開,如果一年之內都有這樣的演出我會每次都來的,簡直是太美了,是無與倫比的,沒有在這之上的了。下次再給我們帶來更多的色彩更多的舞蹈和歌曲吧! 這個晚會實在是非常美好的享受!

一位心理學家女士印象最深的是節目體現出敬天知命的內涵,她認為現在的中國人應該建立在這種傳統的價值上,也絕對應該去尋找這種價值。她還覺得那些舞蹈通過舞蹈動作體現出一種和諧,非常輕盈優美,技藝高超,自己真的是被這場晚會的美所打動。

培根先生形容這場晚會像是一首迷人的詩歌,透過所有的演員展現呈現出來給觀眾平靜優美高雅的一首詩。

中國新年對中國人來講是闔家團聚的時刻,無論在世界各地哪個角落的華人都盼望著一年中這個最溫暖最熱鬧的時刻。不過有很多的華人跟流亡巴黎的民運人士張健一樣,有家卻歸不得。但是,今年他們在新唐人全球華人晚會的節目中,找到了那種最溫馨回家的感覺。

在晚會結束後,張健臉上洋溢著感動向記者說:「今天的節目非常好,而且今天很有節日感覺,很好!」張健自幼跟隨父親和祖父習武,深知練武之人首要重道德,對於講述岳飛故事的《精忠報國》這個節目特別有感受。他說:「節目體現我們中華民族的文化精神,特別當我們看到岳飛岳母刺字,體現了我們中華文化的『忠』字。」

他還提到:「蒙古族、藏族、傣族各種民族的舞蹈,體現了中華民族文化的博大精深。今天節目很多朋友都很感動:可以在異國他鄉──法國看到這樣一個具有中國文化底蘊的演出。非常感謝新唐人電視台,以及每位參與這項演出的演員。」

張健認為,這台晚會表現的中國傳統文化的思想,對華人和西方社會的影響是非常大的。「剛才跟很多朋友都交流過,實際上很多西方人對中國文化並不陌生,其實中國文化很早就融入西方文化的血液,不止西方漢學家,而且老百姓都很熟悉。希望以後透過更多的努力,把更多的中國文化體現出來。」

張健說:「我的很多朋友都來了,都覺得這個晚會展現了真正的中華文化,非常好。剛才我一個朋友說非常喜歡二胡,專業水平非常高,感覺一拉就把他帶回家鄉去了。」

觀賞了巴黎會議宮首場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中國民主黨法國分部副主席姜友陸表示:「這場晚會那麼純粹的表現了我們中華民族的五千年文化,從開場,演出中國是在神的指導下,開創了大唐盛世。這種表演表現出中國古代那種傳統,從禹舜來到人間的等等傳說都是非常自然的。」

姜友陸從小喜好吹拉彈唱,年輕時也跳過舞,他風趣稱自己,雖然是業餘的,但是有一定的欣賞水平。他說,整個舞蹈的表現都是很祥和的,體現出那種特別的和善。

他說:「看得出舞蹈演員很敬業,能把節目演的這樣好,我覺得他們是有一個信念,這個信念就是為了表現出中國的真正的文化。」

姜友陸認為,整場晚會的節目都很喜歡。「我覺得開場的那個大唐盛世,從構圖構思各個方面都是非常好的。然后里面穿插很多其他特色,比如說蒙古的頂碗舞,蒙古舞蹈我自己也很熟稔,那些演員跳的確確實實很不錯!若要說最喜歡哪個節目……我覺得都喜歡!像西藏的哈達舞(編者註:指舞蹈「雪山白蓮」)。」

新唐人全球華人晚會從開始只在一些國家演出,到今年要到近三十個國家巡迴表演,姜友陸認為:「這絕對不是隨便就可以達到的。而且每場都那麼多人踴躍的來觀看,這說明這是得人心的!我希望這個舞蹈團更加發揚光大,發掘中國更多傳統的東西,表現給全世界人民,祝你們演出成功。」

觀眾鍾東寫下了這樣的觀後感:一是觀眾雲集。中國人面孔的,亞洲人面孔的和西方人面孔的,以及不同膚色的男女老少,拖家帶口來的,成雙成對來的,也有行單影只來的,還有成車成隊組團而來的人眾,匯集在著名的巴黎會議宮,就為看這場沒有黨文化的正統中華傳統文化和傳統藝術的新年晚會。

二是座無虛席。晚會各等級的門票全部售馨,沒有一張剩餘。那些沒有及早訂票和想僥倖在現場得到剩餘票的人們,有些人就只好望劇場門而興嘆,可惜就是沒有一張余票了!

三是觀眾的投入。整個晚會自始至終,筆者眼界所及處,還沒有看到一個退場的,除看到兩個人,離座不到五分鐘就回來繼續觀看晚會外,再沒有看到其他離座的。人們象被磁鐵吸住了似的,看的全神貫注和十分的陶醉。前排有一個男子,每當帷幕拉開他立刻舉起望遠鏡俯身向前看起來,非常的投入,好像他全身的每個細胞在這一時刻都被調動到瞭望遠鏡的聚焦鏡頭上了似的。

四是觀眾反響熱烈,掌聲雷動。尤其是心靈受到的強烈震撼和無以言表的感動。鄰座的一位高中生觀看演出後感慨的說:「我簡直沒法用語言表達我的感受,非常震撼,非常震撼。」一對從澳洲來歐洲探親的華僑夫婦看完晚會後很感慨和激動,說:「我和我太太不知怎麼說出我們的感覺,我太太一直說非常好,非常好;我覺的真是很感動,很為我們中國自豪,我們有這麼好的傳統,這樣有意義的節目。」

五是晚會意義深刻,引人深思。一位海外華人深有感觸的說:「整個晚會編排嚴謹,從《創世》到白雪唱的兩首歌,尤其是她一遍又一遍的唱道「記住大法好」和《找真相》這首歌,每一個中國人真的要好好想一想。」

新唐人電視台在巴黎會議宮大劇場舉行的兩場新年晚會與於2月24日在7千多觀眾響亮的掌聲、持續的熱情和一片讚嘆聲中落幕。觀眾的積極反饋至今仍在不斷地向晚會的主辦單位湧來。觀眾熱烈的迴響也鼓舞著參與演出的歌唱家與舞蹈家,他們都有相同的感受:「巴黎不愧是藝術之都,觀眾們的藝術氣息與熱情,讓我們的演出與他們有著共同的互動,一種台上台下溶成一片的祥和氣氛。」

大家都知道,生活在巴黎這個世界文化藝術之都的觀眾對藝術有著很高的品味,只有世界頂級的藝術家們的表演才能使他們這樣深深地被打動。神韻藝術團在歐洲演出帶來的震撼已經引起當地藝術界關注。

女高音歌唱家白雪表示,她是用一種慈悲的心在唱,在訴說,在傾訴。她說:「我在台上的時候就像在和觀眾在交流,而且觀眾在看著我,靜靜的在傾聽。我的心能感覺到,有一種跟觀眾共同的互動。他們明白的一面聽懂了。」

在開始巡迴演出的時候,白雪還擔心,他們能聽懂嗎?可是通過這一路走過來,白雪也一路被感動過來了。她說:「真的是這樣。很多在場的觀眾在流眼淚。他們聽明白了。我們都感覺到了,因為觀眾全都坐在那非常安靜的聽。他們鼓掌的時候,真的是由衷的。」

本身有著信仰的白雪認為,不管好人壞人,人都有明白善良的那一面,她感受到人明白的那面聽懂了她歌聲所要傳達的內涵。白雪說:「我記的有一篇報導,寫有一個富商,他很喜歡我唱的歌《找真相》,特別是「貧富都一樣,大難無處藏」這句歌詞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覺的我們的歌詞真的是很震憾。他聽明白了,所以他被喚醒了。大難來了都一樣。誰也跑不了。我們站在台上,就像對觀眾講話,就像訴說什麼。用我們的歌聲來感動觀眾。他們那種期待,對我們也是很感動的。我有時唱這首歌,就有那種慈悲想流淚的感覺。」

白雪表示,「他們很喜歡我們的歌,很喜歡我們的聲音,都是喜歡聽美好的音樂,何況我們的歌詞有那麼的內涵,而且歌詞是用人的語言表達不出來的。」

特別是在巴黎唱的時候,白雪就覺得她的聲音特別的親切,非常非常親切,她比喻:「好像有一股能量在推動著我,我感到神在加持的那種感覺。而巴黎觀眾有很深的欣賞藝術水平,人很有文化修養。他們聽我們唱歌的時候都是靜靜的聽。在最後一個音符結束後,觀眾的掌聲是一下子爆發出來的。」

白雪演唱的歌曲之一《找真相》:

天地兩茫茫,
世人向何方,
迷中不知路,
指南有真相;
貧富都一樣,
大難無處藏,
網開有一面,
快快找真相。

巴黎確實是西方的文明之都,整個西方文化在哪兒都留下了美好的印跡。整個文化的氛圍是非常好的。女低音歌唱家楊建生說:「感到巴黎的觀眾是非常文明的,懂得欣賞。對藝術家比較偏愛。懂得藝術對人是精神上的食糧和需要,對文化是有很高的追求的。所到之處你都能看到人們是溫文爾雅的。」

楊建生表示,在她演唱完後,有一個也是抒情女低音的法國歌唱家找到她,告訴她:「我聽你唱我就流淚了,我能不能也唱這首歌?你能否把譜子寄給我,我能用十種語言演唱。」楊建生說:「當然可以,因為歌曲講述了一個真實的在中國天安門廣場天天發生的事,音樂本身就能使你這樣。因為畢竟是搞音樂的,音樂是不分國界的。她給我留了一張她的名片。」

楊建生說:「我感到觀眾的掌聲蠻純粹的。搞藝術的人必須遵循一個原則,要講真,離開真就沒有藝術了。那就是屬於做秀。歌頌光明是藝術家的責任,揭露邪惡也是藝術家的責任。」

楊建生表示,中共以整個國家機器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使得中國沒有地方可以訴說不平。老百姓唯一能去的地方,就是去天安門把心裡想說的話在哪裡喊一喊。天安門廣場已經成了人們攔轎喊冤的地方,對天喊不公的地方。她說:「孽政是不會管老百姓的死活的。揭露這場殘酷迫害的真相是我們的責任。」

楊建生演唱的歌曲《天安門廣場,請你告訴我》:

天安門廣場,你可否告訴我?
多少弟子,為大法來過?
天上的白雲,你看得最清,
面對著邪惡,他們是慈悲祥和。
善良的人們在為他們落淚,
正義的聲音在為他們訴說:
啊!
為了講明真相,為了你,為了你,他們承受折磨。

天安門廣場,你可否告訴我:
多少橫幅,被高高舉過?
微微的輕風,你聽得最清,
法輪大法好!依然在空中迴蕩著。
善良的人們在為他們落淚,
正義的聲音在為他們訴說:
啊!
為了可貴的中國人,為了你,為了你,他們再沒回來過。
啊!
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他們的聲音在空中迴蕩著!

演出團著名歌唱家關貴敏先生表示,中國雖然有五千年的歷史但是在海外,真正神傳文化的演出還沒有,這是第一次。

他說:「巴黎觀眾文化素養好,比較熱情。劇場也很好。從觀眾的反饋來看,我能感覺到,他們能看懂我們的節目。觀眾聽明白了。」

關貴敏表示,在「回歸頌」裡面就是告訴人們他經過修煉以後的一些切身的體會。他說:「世界上不只是人在這裡,其實神也在這裡做一些事情。只不過是人看不見,不相信而已。而我經過修煉以後,我明白了很多,所以我要告訴大家,趕快去找找真相。」

天地茫茫我是誰,記不清多少次輪迴
苦難中無助的迷茫,期盼的心如此的累
黑夜中流出的是滄桑的淚
直到我看到真相的那一刻,直到我追尋到大法灌耳如雷
我明白了自己是誰,我知道了在神的路上奮起直追

女高音歌唱家姜敏說:「在我演唱的時候,我感到空氣凝固了,每個觀眾都在用心的聽。我能感到在他們深層的東西,在心靈上產生了共鳴。我望著台下的觀眾,用我的歌聲啟示他們原始的記憶:我們都是來自天上的客。輪迴中,在把誰等待。冥濛間尋覓的又是什麼?」

所以這兩場演出我就感覺得觀眾,那種形容就是掌聲雷動的。就好像用掌聲把你包容到那裡面去。就說他們的反響特別特別大。我覺得在巴黎這兩場是非常非常成功的。而且他們給我們全體演員的印象,就是觀眾特別好。他們非常有修養,文化修養,和方方面面的素質都是比較高的,很高的。他們真的是在欣賞藝術,跟你在節目的方方面面,他都能夠,很有品位的。他不是完全來看熱鬧的那種感覺。他一個欣賞藝術,一個欣賞你藝術背後更深的內涵的東西。他們都能夠感受到,而且一旦打到他的心裡去,台上和台下就溶成一片了。所以我自己感覺到從他們的掌聲中真的是很感動。我們這些演員真是非常非常感動。

《為何拒絕》這首歌曲,哲理性很強,內涵深。歌曲表達的藝術境界是很高的,用語言是很難表達出來的。

女高音姜敏演唱的《為何拒絕》:

朋友啊,你可記得。
我們都是來自天上的客。
輪迴中,在把誰等待。
冥濛間尋覓的又是什麼?
下世前的誓約是否還在胸中銘刻,
面對真相為何拒絕?
大法弟子沒有錯,
是神在兌現著曾經的承諾,
眾生等待和擔心的都在做,
慈悲是神永恆的狀態,
時間可是轉瞬即過。

舞蹈家李維娜說:「巴黎演出結束之後觀眾的反應非常非常的熱烈,我覺得真的是不虛此行,而且所有的努力和付出是值得的。而且非常高興觀眾能夠通過晚會真正了解到中國文化。」

她表示,燭光這個節目從構思,從音樂,都很感人。李維娜說:「我自己在跳得時候,我都快哭了。我不是悲傷什麼。其實,法輪功學員的心態是不卑不亢的,無怨無悔。可以這麼說,在這個平靜當中,又有波瀾起伏。」

李維娜認為,當一個人放下自我,替別人考慮的時候,特別是這個孩子走出來的時候,他代表真的很多很多的生命。這些生命既是失去親人的生命,也是那種無家可歸的生命。更代表一種希望。她說:「我覺得怎麼說呢,我覺得很難用一個詞,一種情緒來描述燭光對我的感受。所以,我覺得我心情也是隨著音樂,隨著孩子眼光在不斷的變化。

就像我前面說的,我很激動,我眼淚快出來了。特別是今天晚上當音樂推到高潮,觀眾熱烈鼓掌時,我確實感覺到這種共鳴,觀眾對我們節目的內涵的共鳴。我覺得觀眾能夠接受能夠產生這種共鳴,也是做演員的一種幸福吧。」

很多西方觀眾他們對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上演唱的歌曲都有很深的感受,特別是對歌詞表達的內涵都表示可以理解,有的是說感受到宏大的慈悲,有的是感受非常平和,有的是感受到上帝的訊息。

(待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今日神州

正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