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聖典(二十):大洋洲篇(7)

文正 整理


【正見網2007年06月07日】

四、大洋洲篇 (7)

自從2007年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第一場在加拿大開演以來,被稱為「多元文化之都」的澳洲第二大移民城市墨爾本,終於在3月23、24日迎來了神韻藝術團。短短兩天內,越南、馬來西亞、台灣、新加坡、香港以及更多的大陸華人,連同義大利、希臘、印度及前東歐的移民也來到了演出現場;城市大巴士載著歡快的中小學生來了;兩鬢斑白的兒子攙著久居海外的媽媽來了……帶著共同的目的――品嘗一道豐盛的歷史、精神、文化大餐。

神韻藝術團在澳大利亞墨爾本的兩場演出,征服了全場觀眾的心。但與此同時,各種不可預料的干擾也接踵而至,能夠堅定不移走進劇場,身臨其境感受神傳文化壯麗殊勝的有緣人,真可謂無上榮幸。

3月23日除了天氣悶熱難耐外,墨爾本東南區通往市中心的兩條主要火車幹線必經的一大中轉站(Caulfield站),從上午起,還因前方地下管道煤氣泄露原因,不得不關閉幾個小時。因市中心停車位置緊張,搭乘火車前往市中心成為墨市民眾的首選,但突發的事故,給每一位乘火車到市中心麗晶劇場觀看演出的觀眾帶來巨大的干擾,不少人因此而遲到,令人深感遺憾。

家住墨爾本東南方向Murrumbeena區,今年60歲的Colin Miller(中文譯音:米樂)先生能夠最終趕在首場演出大幕拉開的前一刻入座,真可謂一波三折,出人意料的種種突發事件一再發生在他身上,但最終都被一一化解,使他如願以償,不可謂不神奇。

在觀看演出前一天剛剛做過手術的米樂先生欣然接受記者的採訪,並坦率的表示,他目前還不能完全理解節目所傳達的深刻內涵,如歌詞中唱的:慈悲是神對人的永恆狀態、生命輪迴、返本歸真等,但自己切切實實的感受到,在觀看過程中身體感到非常舒服,他認為天幕設計者太偉大了,獨具匠心,美妙絕倫,氣勢宏大,他對某些天幕場景有熟悉、好像自己在遙遠的從前有見過的感覺。

米樂先生對記者表示,觀看演出是一種超級享受,相信高水平的專業演出帶給觀眾回味無窮的想像空間;他對每一個節目都喜歡、一切都是那麼盡善盡美、特別欣賞演員的高貴典雅氣質及他們華貴、色彩絢麗的服裝。

對記者詢問他是如何按時趕到劇場的,米樂先生回答,他於23日早10點左右出發,座火車經過Caulfield站時,聽到廣播通知後,他看到成群的去市中心的人,都不得不等待在路邊,期待有軌電車來接,習慣於快速跑步鍛鍊身體的他,當即決定跑步繞過事發地段,跑到擱了兩站地的正常工作的另一站,再繼續乘火車到劇場,因為劇場推遲了開演時間,所以他沒錯過一個精彩節目。

提到手術,米樂先生向記者解釋:過去他經常在跑步中享受陽光浴,久而久之自己患上了皮膚癌,去年11月他不得不做切除癌細胞的手術,術後儘管他服用了強效止痛藥,但傷口的強烈疼痛仍使他整夜無法入睡,而且在術前全身還出現了類似出麻疹的反應,使他痛苦不堪。

米樂先生對記者透露,他第一次術後複查時,其私人醫生告知,還將再做第二次手術,並約定好時間為4月份某日。他在朋友的推薦下,定購了墨爾本首場演出票(3月23日下午場),可就在要取票的前一天,他卻突然接到自己私人醫生的電話,說手術要提前到3月22日進行。

突如其來的變故使米樂先生感到為難,他實在不甘錯過難得的觀看演出的機會,於是與售票人員聯繫,希望將票換成3月24日晚場的,售票人員被他的誠意所感動,答應他無論如何都會滿足他的願望。可就在3月22日中午,剛剛從醫院完成手術出來的米樂,就第一時間出現在了售票人員的面前,他當即表示:我感覺一切正常,仍然希望觀看首場演出……

3月24日一早,米樂先生在記者的跟蹤採訪中表示,自己這次術後一直也沒有需要吃止痛藥的感覺,而且23日整夜睡眠很好,好像不曾做過手術,一切都是那麼祥和順暢,內向的米樂先生對記者表示,自己很幸運,他還相信能觀看到演出的人一定是幸運兒。

米樂先生的祖父母一家早年從愛爾蘭移民到澳洲。他退休前曾是墨爾本一家大公司的繪圖師。米樂先生愛好廣泛,尤其通曉世界地理,他介紹說,他從小就喜歡閱讀,而且這一良好習慣一直保持到現在。現在他仍經常到當地圖書館去借閱各類書籍,閱讀是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

米樂先生向記者透露,他對中國傳統文化有濃厚興趣,對中國的近代歷史也頗有研究,曾經閱讀過大量披露「文革」真相的書籍,對「文革」的發動者毛澤東殺人如麻表示震驚和譴責。

Huntingdale區的Margaret已是孩子的祖母和曾祖母,當晚她和女兒Christine及在Clayton區從事高等教育的朋友Elaine參觀演出。

Christine表示節目真是太好了,真的是一場中國文化的奇觀,無論聲音、還是樂器,所有的一切都非常令人讚嘆,演出使她零距離地接觸了中國的正統文化。除了解到中國多方面的歷史、美妙的中國舞蹈外,同時還看到在中國發生的對於信仰自由的迫害。

Margret說服飾非常的華美。背景上的字幕翻譯的非常好,非常到位,所以對於晚會表達的內容我們都能夠很好的理解。

來自英國的Jenny Wilcox和在墨爾本的姐姐Marilyn Correa一同來觀看演出。她們對節目的印象是:「節目帶給觀眾很多信息,精神層面的、真相、和諧、道德提升......色彩非常漂亮,服裝很美,舞蹈非常優雅。一定是這台晚會的某些因素吸引我們來觀看演出。」

她們對晚會印象最深的是晚會精神層面的東西,能讓人道德提升,並帶來安詳、和諧……她們說:「在中國,人民要為好多事情爭取,但相信最終正義一定取勝。」 「我們沒想到這台節目來自美國,而不是中國。」

Kasiani Raftopoulos家庭來自希臘,她說很喜歡晚會,太美了,給她留下難忘的印象。Kasiani Raftopoulos和她已故的丈夫Stathis是希臘社區著名的和令人尊敬的慈善家,她們曾經擁有墨爾本十三家劇院。

新南威爾斯州的Mark Douglass 是Shire Councilor Harden的藥劑師。他說,「能看到這麼傳統的中國文化真是太好了,各個朝代的不同文化,北方和南方,蒙古文化……最印象深刻的是轢貴敏的演唱,非常非常好,非常非常專業,不只是歌曲,還有舞蹈非常傑出,色彩、服裝美極了,還有二胡,真是spectacular(奇觀), 真是spectacular。《天安門廣場》那首歌,把法輪功受迫害的主題融合在節目中,沒有過分渲染。明年一定再來看。」

Linda在墨爾本Elwood 區的從事中醫治療,對中國文化情有獨鐘的她說,「這場演出展現了中國不同少數民族的服飾、舞蹈和各自的特性,有些已經被人們淡忘,(一個民族的歷史)可能僅僅一百年時間就被遺忘了,所以要讓全世界都知道非常重要,這份獨特的歷史財富不應該被遺忘。」這場演出和以往看過的所有演出不同的是,「組織得非常好,美極了,英語翻譯得很好,使人很容易理解,我看過其它的演出翻譯的就不很好,讓人看不懂。我喜歡每個節目之前主持人的介紹。」

繼3月23日兩場成功演出之後,24日晚7點30分,神韻藝術團墨爾本麗晶劇院的第三場演出再次傾倒了逾2000位觀眾,台上台下互動熱烈、氣氛融洽,尤其華人觀眾對晚會以純善純美的歌舞方式表現的中華正統神傳文化表示認同。

當帷幕徐徐拉開的瞬間,觀眾被展現在眼前的景象所震撼,前兩秒的特殊寂靜之後,隨即爆發出熱烈的掌聲,在場觀眾沉浸在佛國世界的祥和美妙之中,感受著神佛的慈悲。

隨後而來的第二個節目獨唱《為何拒絕》,人們屏住呼吸,聆聽著每一個字,琢磨著每句話的涵義,人們好像感受到這是不一般的歌,歌聲剛落掌聲四起。

介紹二胡節目時主持人的幽默激起陣陣笑聲,主持人地道的漢語受到觀眾熱烈掌聲喝采,人們用心傾聽戚曉春的二胡獨奏,觀眾隨著二胡的節奏感受到憂傷和歡快,也體驗著自己的人生經歷,她的表演贏得了觀眾極高的讚嘆和雷鳴般的掌聲。

一個個緊密編排的節目,或舒緩或歡快,讓觀眾享受到一場展示正統中華文化的盛宴。

Kingpin Product公司的總經理Peter Arthur和夫人Avril Arthur在貴賓席觀看了演出,演出結束後他們都表示這場演出非常有意思,Peter不斷地說,真是太難以置信了,這幾個歌唱演員都是天才, Spectacular是一場名副其實的「奇觀」。

夫人Avril說,舞蹈表演絕對是世界一流,多彩的服裝讓人賞心悅目,讓我沒有想到的是,通過這場演出將人們帶回到過去佛道修煉的境界中。每個演員都非常出色,每一個節目都有很深的涵義,他們不是表現自己,而是通過一個節目的整體來表現節目的內涵。「真是不可思議的美妙(Amazing)!」採訪結束後,Avril對這台演出表現至善至美的境界表示贊同。Peter多次問,為什麼是第一次來墨爾本,明年一定會再來看。

紐西蘭的遊客Leilana說,外婆Sandra是一位藝術家,從紐西蘭來墨爾本看望外婆。今天是外婆帶她來看演出,覺得每一個節目很漂亮,很有意思,很不同,跟芭蕾舞的表演很不一樣。她特別對第一個節目《創世》的天幕表示讚嘆,覺得很神奇,對天幕如何表現神佛下世的場景感到不可思議。

Leilana 的外婆Sandra Bardas表示,對蒙古舞的印象很深刻,色彩很鮮艷,也非常喜歡精忠報國。她還表示,下次要帶另一個孫女來。

來自Ferntree Gully的退休居民John Tresidder已經74歲了,他說從年輕時就對中國文化感興趣,50多年前他在雪梨工作時結交了一位中國女朋友。他表示不很清楚中國朝代變化歷史,但是他知道中國唐代是最輝煌的朝代,每當看到有關中國的電視節目時他就鎖住頻道,他尤其喜愛中國的兵馬俑。談到上半場的演出時,他說開幕那一場印象最深,兩個歌唱演員唱得非常出色。

當問到觀看演出的感受時,他說他感覺到非常幸福和祥和。John原本期待的是一場類似於雜技的新年晚會演出,但是他看到的根本沒有讓他失望,反而更高興、更興奮。他說,如果現在讓我解釋中國傳統文化的話,他會告訴別人那就是「Spectacular」(奇景奇觀)。

越南裔的阮志忠先生已經64歲了,來自於Fawkner,他同他太太一同來觀看演出,他說,他隱約記得太祖父母可能來自中國,但他確信自己一定和中華民族有很深的緣份。中國的文化在唐代是盛世,這場演出展示了很多唐代文化,無論從佛的表現和士兵的征戰都可以看出來。他用Beautiful (美麗)和Outstanding(非同凡響)來形容這場晚會。他的幾個朋友想和他一起來,但是因一票難求,徒留遺憾。他會回去跟朋友講晚會的盛況。

家住BALWYNE的地?商何宏道先生對記者說,你們這台節目把中國最好的東西都帶來了。從音樂、服裝到各民族的舞蹈。這舞蹈動作非常整齊,我們中國人就是應該這樣齊心。我是無黨派無宗教信仰人士,但要說到印象最深的節目,是男女聲獨唱。何太太則認為晚會體現了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忠孝節義,她最喜歡的節目就是精忠報國。

林紫洪先生是八九學運後移民澳洲的四萬中國留學生中的一員。他說節目很美,令他非常感動,演員們以舞台藝術的形式表現法輪功學員在大陸被迫害的事實(《歸位》),非常好,特別是(《歸位》)節目後半部分被打死學員回升天堂的仙境,給他留下了極深的印象。

齊心是一位海外留學生,她激動地對記者說,「看演出的過程一直被感動著,晚會辦的非常成功,太了不起了。我深感晚會的全體工作人員很齊心,為了這麼一台晚會他們付出了很多很多,第二是我聽砧演員很多是法輪功學員,這些大法弟子他們是那麼多才多藝,這台晚會幾乎是包含了中華民主傳統文化中最美的東西。整場晚會我覺得每個節目都很好,我從頭鼓掌到結束。作為一個女孩子,我最喜歡的節目應該說是花木蘭,跳得那麼帥。還有白雪、姜敏、楊建生等歌唱家的歌,我完全相信歌詞中講的,雖然目前對每個節目的內涵還理解不深,但我相信善惡有報是真理。真心希望神韻藝術團明年再來,沒來看的人明年一定要來。」

澳華作家,《自由神的眼淚》書作者齊家貞女士欣然接受了記者的採訪。齊女士說,神韻藝術團的演出我認為是非常非常的精彩,用什麼詞來形容哪,應該用壯麗輝煌,美不勝收,這就是我的感覺,我覺得從報幕,到每一個演員,到舞台設計,到背後的背景,可以說是非常的專業,表現了一種能力,一種意志,再是一種信仰,我從頭到尾都非常的感動。我覺得我們應該感謝新唐人電視台,他們把這麼美的一台藝術帶到了墨爾本,同時我也要對所有的參加了演出的演員、舞台設計以及其他的工作人員,這是一個集體力量,共同配合的成果,所以應該感謝他們給了我們這麼美的一個晚上的享受,一種美的享受。同時,我覺得這個節目裡面除了給了我們中國各個民族的最美麗的舞蹈,給了我們很多歷史上,很有名的那些故事,通過舞蹈音樂來表現了這個美,我們中國的那些文化,中國五千年文化裡面,最精彩,最優美的部分,這台演出還有一個特別之處是表現出來法輪功學員的那種頑強的意志,我覺得從某種意義上看,他們很像猶太人,希特勒殺死了六百萬人猶太人,對於希特勒的罪惡,他們拒絕遺忘,堅決要把那些罪犯追究到底,要聲張正義,我覺得現在的法輪功有這樣的精神。我祝他們成功。

移民澳洲已經十餘年的賈文立先生對記者說,從第一個節目《創世》一開始他的眼淚就沒有停過,內心深處被深深觸動了。這段時間他身體不舒服,但還是堅持來看了這場演出,雖然來之前就知道演出很好,但還是沒想到自己的反應會這樣強烈。說話間,賈先生的眼睛又濕潤了。

原在大陸從事媒體工作的鄭老先生對記者說,印象最深的是節目中關於歷史人物的刻畫,如岳飛、花木蘭等。他說,節目是在把歷史還原,歷史是不容被歪曲的。他對記者說,他有幾個從大陸來到此度假的朋友,會大力推薦他們來看周六的演出,走出國門,這台節目不可錯過。

一位退休的王先生表示,演出非常偉大,舞台配合的節奏非常好。音樂很準時與布景搭配,服飾搭配也一樣,簡直令人稱奇。二胡和舞蹈都是非常、非常的好。當二胡剛奏起,全場鴉鵲無聲,把先前的主持人幽默、詼諧的笑話,輕鬆氣氛一下化作純美的藝術鑑賞的氛圍中。 

Sue,從大陸來,來澳州十年,含著眼淚與記者說:看演出感覺到與神同在,昨晚來看一場演出,覺得非常好,今天又買了最貴的票,再來看,想看得清楚一點。從小到大看了很多演出,但是這次非同尋常,感覺難以言表。

神韻藝術團的演出似乎還有一種很奇妙的功效,墨爾本大學學生小珊主動向記者提及,自己在入場前一直感到喉嚨刺痛,連口水都吞不下去,可是半場演出看下來,她驚異地發現,喉嚨的不適竟消失得無影無蹤。

神韻藝術團圓滿結束了在墨爾本麗晶劇院的演出,從小學生到90高齡的長者,從自由職業者到政要,觀眾為純善純美、深賦內涵的表演而驚嘆、落淚、共鳴、回味,進而對真正中華文化的精髓發出由衷的讚嘆,神韻藝術團的演出,突破了人們膚色、種族、年齡、國度、文化等種種差異的障礙,西方民眾感受到節目中蘊含的更高內涵和境界。

(待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今日神州

正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