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記》探秘(17):烏雞國國王託夢

船漿

【正見網2007年09月01日】

烏雞國國王託夢,是一個經典的故事。

其實關於託夢這樣事情,一直在民間流傳著,但是由於誰也不能用現代科學解釋清楚,再加上無神論的灌輸,所以也就進不了「科學的大雅之堂」,其實這是科學的悲哀。

「超自然現象」這種說法本身是不合邏輯的,是經不起推敲的。既然是一種客觀存在的現象,那麼就是屬於自然,怎麼會是超自然呢?仔細分析這種說法,其實是想說「超科學現象」,這樣說就比較容易理解了。科學的發展是有局限性的,還有許多現象科學還解釋不清,但又確實客觀存在。在愛因斯坦之前,如果有人說光線可以彎曲,肯定被當成胡話,由於愛因斯坦用人們能理解的語言,用「科學」的方式表達出來,所以才逐漸被理解和接受。但是當超越了科學的極限以後,甚至人的語言都難以表達的時候,科學就走到了死胡同的盡頭了。

烏雞國除妖的故事中還有一些值得說道的東西。

烏雞國的假國王是妖精竊國,孫悟空降妖服怪,當然不會放過。神的思維方式和人是不同的,不會考慮人間的親情、政治、經濟等問題,神始終是按照宇宙法則來維持人類社會的運轉。紂王后宮有個狐狸精、烏雞國有個妖精國王,神就是要降妖的,跟「政治」根本沒有關係,神是出世的,視名利如糞土,怎麼可能看上人間的權利呢。凡是真正參與了政治的宗教,都是有問題的,但是說神要降妖就是參與政治,這也是不對的,有點「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感覺。關鍵差別就看目地,這一點一定要理智的分清楚,是真修煉還是以修煉的名義組織社會幫派,很容易分得清楚,當然,這是基於能夠客觀的認識和理性分析的基礎上的。

在唐僧取經的路上,在降服各種妖怪的同時,也了結了一些「緣」。塵緣未了是佛教中的一個詞,從修煉者來看,就是對塵世的執著還不能完全放下,據說,這些放不下的執著形成了一系列的鎖,牽住了修煉人,這當中是有物質性的作用的,只是現代科學根本無法了解。據說,修煉界也有在修煉中了結塵緣、還債的安排,不同法門的做法不盡相同,滿有意思的。

現在很多人談政治色變,特別是在大陸,把「政治」一詞都用濫了,成了一頂上綱上線的大帽子,說誰擅長搞政治,就會被理解成這個人擅長整人、搞陰謀詭計,成了一個貶義詞。在一些反映文革的影片中就有這樣的情節,誰對村支書提出了反對意見,就是「反黨」,誰要是動手打了村支書,就是「現行反革命」,統統都是 「人民的敵人」。這種階級鬥爭的觀念與人類社會的和諧發展是背道而馳的,但是直到今天,這種流毒在很多人的頭腦中還存在,有的還很深,總是以敵我對立的方式看問題,而不是客觀、公正的看問題。現在還有這樣思想的人其實是很悲哀的。

那麼修煉界是怎麼看待「政治」問題的呢?其實修煉人根本就不參與政治,因為修煉的目地就是出世,要脫離苦海。同時,修煉人也必須自覺維護宇宙的法則,也會降妖伏怪,至於在這個過程中涉及了人間的什麼具體事情,根本就不在考慮範圍之內。人類社會歷史的發展、改朝換代,不過是一場大戲,「你方唱罷我登場」而已,人類歷史上的傳說,就是對久遠歷史的追憶,那些著名的大預言,不過是劇情預告,那個劇本根本上就是神「寫」的。如果烏雞國的人看到孫悟空追著國王打,就說孫悟空在搞政治,要搶奪王位,是不是很可笑啊?我在前面也反覆提到過,不要用「人」的觀念去想像「神」,那時對神的侮辱。

(讀者推薦)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