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查丹瑪斯預言《諸世紀》對當今人類的警告 (4)

明奧


【正見網2007年09月13日】

6
殺人 道義被無情玷辱
全人類不共戴天之敵
那惡徒 比祖先兇殘百倍
不論父輩叔輩
鐵 火 水 血 腥臭 人非人
巨人 被毀譽之箭射中

這首詩預言的是「全人類公敵」,也就是第三位反基督者,1999年的恐怖大王,誣衊當今救世的聖人。

此前人們多數認為此詩說及拿破崙,其實不然。在理解了關於1999年的恐怖大王的預言詩之後,在更多的了解法輪大法修煉者被中共惡黨殘酷的迫害的真相後,對於誰是「全人類不共戴天之敵」也就不難明白了,它們迫害的是宇宙大法真善忍,迫害的是人性的根本,迫害的是人類普世的理念與價值觀,迫害的是人類賴以生存的道德準則,所以它們是全人類的公敵。

它們「殺人」、「無情玷辱」著「道義」、給人類帶來「鐵 火 水 血 腥臭」,它們比不論是父輩還是叔輩的祖先都要兇殘百倍,它們是「人非人」,完全沒有了人的本性與正念,它們的惡行遠遠超過了禽獸,它們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人體器官,這是「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它們這樣的惡徒,能繼續在世間留存嗎?

詩的最後一句指出共產惡徒用鋪天蓋地的造謠宣傳毀傷法輪大法創始人。

7

通曉天學的有識之士
一部分被不學無術的君主懲戒
頒布敕令 當作極惡人流放
一旦被發現還會就地處決

這首詩預言中共惡黨鎮壓法輪大法的邪惡事件,現在正發生於中國。

「不學無術的君主」對「通曉天學的有識之士」「頒布敕令」進行「懲戒」,惡毒到把他們「當作極惡人流放」「一旦被發現還會就地處決」,說的多麼準確啊!修煉法輪大法者可以說是通曉「天學」的人,而中共的當權者江某某確實是不學無術、只會逢迎拍馬之徒,它們對這些善良的修煉者的迫害也確實如預言家所指出的那樣,毫無道理,毫無依據,恣意妄為。

「一旦被發現還會就地處決」,迫害法輪功的江羅殺人集團下令說對法輪功人員「打死算自殺」,現已確證,數千名法輪功學員冤死於江羅殺人集團的無辜迫害之下。

8

正義之音被天神壓制
他不知所措寸步難行
秘密永遠成為秘密
人們還會繼續前進

這是一首難解的詩,但隨著法輪功真相大白於天下,現在人們對此詩也很容易理解了。
  
從「正義之音被天神壓制」、「寸步難行」等詞句可以推斷此人一定是正義之士,但又受到嚴重的迫害。「正義之音」和「秘密永遠成為秘密」表明他緊握著無法傳遞的重要消息。

共產惡黨在邪惡的舊勢力的支持下對法輪大法無恥鎮壓,在剛開始的時候,使法輪大法修煉者仿佛「不知所措寸步難行」。一時間,好像天都要塌下來一樣,好像法輪功真的就要被共產惡黨剷除了。

實際上大法在不斷的發展,但不管怎樣,總還是有人無緣接觸大法,當這一切過去之後,對那些不明真相的多數世人而言,法輪大法始終是秘密,他們終歸不會真正明白法輪大法的高層內涵。「秘密永遠成為秘密」。如果突然有一天,中國為法輪功平反了,迫害法輪功的罪魁禍首受到懲治,可能會有很多人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人們還會繼續前進」。當新世界開始之後,有道德而能留下到新世界的人類當然還會繼續前進。

9

遼闊大水的大都市
圍困在水晶沼澤地裡
冬天來臨,然後是春天
恐怖的狂風肆虐

這是一首極其恐怖,令人發怵的預言詩,肯定是在預言恐怖大王對法輪大法的迫害。

此前,人們多是這樣理解此詩:到了某一天,世界氣溫會驟然變冷,一切都會被凍結凝固,毫無生氣,全球都是一派陰冷的慘澹,狂風呼嘯,冰封的城市閃著冷冷的寒光。

其實這首詩是比喻在世界終結時期,某大都市的恐怖氣氛。在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大法的今天,北京如同包圍在大洪水之中,如同「圍困在水晶沼澤地裡」,意思是說,邪惡集團把那裡的一切都封閉的死死的,誰也難通透,但它表面上又很繁華美麗,象水晶一樣,欺騙著世界。

「恐怖的狂風肆虐」指的正是惡黨迫害法輪大法的恐怖氣氛漫延至全世界。

不過,預言家指出,冬天必將過去,春天必然來臨。

今天,法輪功學員與全人類都處於「冬天」之中,可是「然後是春天」,如果我們的心靈能恢復善良的本性,一下子就將是春回人間。

10

終於來臨的喜悅代替了突至的悲傷
為受上帝恩寵的羅馬帶來慰藉
哀悼、悲鳴、眼淚、嗚咽、流血
一切之後又將是無上的歡愉

這首詩是預言現代「羅馬」(中國)在經歷巨難之後終於見到春天的來臨。

有人認為這是一首預言教皇皇位更替的詩。1978年,約翰・保羅一世在周圍的祝願聲中,在無數教徒的跪拜下,登上教皇寶座,羅馬一片歌舞昇平。然而天有不測風雲,僅僅一個月之後,保羅一世突然病死,這無論如何都是眾教徒們不能接受的事實。羅馬頓時被這種突然襲來的悲痛所籠罩,失去教皇的哀傷,深深刺痛每一位信仰者的心靈。就在這舉國悲痛中,約翰・保羅二世就任新教皇,教徒們為重新擁有了新的領導者而欣喜若狂,以前的悲傷煙消雲散,他們衷心擁護這位精神上的指引者,看到了希望的人們慢慢淡忘曾經的苦痛。保羅二世的登基,給羅馬帶來了「歡愉」和「慰藉」。

但是,人們對於教皇的去留會如此動於心懷嗎?會引起如此大的波動呢?如果說「哀悼、悲鳴、眼淚、嗚咽」還勉強說的過去,那麼還有「流血」應如何解釋呢?

在理解了關於1999年恐怖大王那首詩之後,對這首詩就很容易理解了。1999年中共惡黨對法輪功的鎮壓事件,對廣大的修煉者和有良知的人們來說,那是「突至的悲傷」。而在修煉者與有良知的世人講清真相、呼籲正義的努力下,惡黨惡徒最終將受到應有的懲罰,大地回春,「一切之後又將是無上的歡愉」。「受上帝恩寵的羅馬」(中國)將得到慰藉,雖然付出了那麼多,但造物主終歸是恩寵於我們的。中國是法輪大法洪傳的主體,說中國受到上帝的恩寵一點也不過份。中國人,如果能擺脫中共邪黨的精神控制,能在這場邪惡的迫害中分清是非,是一定能得到上帝的恩寵和慰藉的。

我們讀過的上一首詩也講到春天的必然來臨,在中國的許多著名預言如燒餅歌、馬前課、梅花詩等等之中,也都預言了在這一場最邪惡的迫害之後,人們會迎來一個「春天」。

看吧,善良人的春天、正義者的春天、人類的春天,如預言家所說,很快就要來臨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西方預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