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生活中的修煉體會

肯薩斯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7年09月26日】

尊敬的師尊好!各位同修好!

我今天匯報的是自己在家庭生活中的一些修煉體會。

九九年四月,先生建議我把當時的工作辭掉,一來可以照顧年幼的孩子,再者也可以有更多的時間洪法,讓更多的人知道大法的美好並且從中受益。我覺的這是一個好主意,就答應了。可是,隨著九九年七•二零邪惡鎮壓的開始,洪法的內容已經不止是去公園煉功和去圖書館辦介紹班了,而是需要廣泛的向社會各界講真相和揭露邪惡了。我常常忙的不可開交,漸漸的形成了強烈的做事心,而將照顧孩子和料理家務當成了大負擔。每天最願意做的事情就是坐在計算機跟前做講真相的工作。常常是煮一鍋泡飯從早吃到晚,做的菜不是忘了放鹽就是放了幾次鹽,或是燒焦了。孩子們自幼就知道,餓了就自己吃點泡飯。大女兒五歲時該上學了,在開學的前一週,我才偶然從一個朋友那兒聽說,在美國五歲的孩子就要上學。勉強趕在開學前給孩子報了名,才沒有錯過入學時間。就這樣,日子每天都熬的很辛苦,每天面對著孩子的哭鬧,還有先生的抱怨,和當地一些同修間的矛盾也很突出。

後來,漸漸覺的自己的修煉狀態不對,磕磕碰碰中終於悟到了修煉的涵義。師尊說:「真、善、忍這種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與壞的標準。」「不管人類的道德標準怎麼變化,可是這個宇宙的特性卻不會變,他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那麼作為一個修煉人就得按照宇宙這個特性去要求自己,不能按照常人的標準去要求自己。」(《轉法輪》)「......而修佛就是去你的魔性,充實你的佛性。」「人的佛性是善,表現為慈悲,做事先考慮別人,能忍受痛苦。」(《精進要旨》)我認識到,修煉就應該踏踏實實,從內心改變自己,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從做好人做起。照顧好孩子們的衣食是父母的責任,孩子們能在這個重要的歷史時期和我們一起生活,她們不僅是子女,也是同修。作為父母,我們有責任引導、幫助她們。因此,我每天儘量計劃時間,安排好她們的日常生活以及學習,使她們感受到父母的珍愛,同時帶領她們一起學法、煉功,儘可能的帶領她們參與一些講真相、救度眾生的事情。也儘量照顧好先生的生活,爭取讓他下班後能有一個寬鬆的環境。

孩子就像一個透明的容器,給她們裝進去什麼,她們就接受什麼。不知不覺的,孩子們漸漸形成了正確的是非觀,並且能將大法的法理應用到日常生活中,同時對我的修煉提高和做好三件事有很大的促進和幫助。今年五月開始,我們將單獨學法變成了每天集體學法。每天晚上,全家堅持集體學習《轉法輪》十頁。

每周一次的去鄰近城市送《大紀元》報紙的途中是我和孩子們互相交流的好機會,通常是在孩子們放學後,我們一起去送報紙。幾年來,風雨無阻,有時,冬天裡天黑的早,往往送完報紙往回趕的路上天已經黑了。當經過一些社會秩序不太安全的地段,我們就一起發正念或背誦《洪吟》:「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孩子們的響亮聲音更增加了我的正念。我們一起為世人從報紙中了解真相而高興,為不明真相的中國同胞拒絕接受真相而惋惜,並發正念清除邪惡。

現在,謙謙是十一歲,宇純九歲,天清七歲,在學校裡,三個孩子都是好學生,她們也積極利用一切機會講真相。每當老師、同學過生日或節慶活動時,她們就送上自己做的小蓮花。每當我們一起去店裡買東西時,她們也會及時提醒媽媽不要忘了給收銀員一個書籤,讓他們了解真相。

放學後,孩子們常常和我分享學校裡的事情。一天,大女兒謙謙放學後發出感慨:現在的人真是太變異了!原來,她的同學們都在津津樂道的談論如何從幫助父母做家務中獲得金錢。她告訴同學說,「父母養育我們是很辛苦的,我們做一些家務是應該的,怎麼能要錢呢?」在我們家,孩子們都幫助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務,謙謙還幫助管理一些家裡的帳目,並且兼做我的秘書。

還有一件事情對我觸動很大,今年的七•二零,我帶著謙謙和宇純來到DC參加法會及活動,並且走訪了一些本州的國會議員辦公室。女兒們也折了一些紙蓮花送給這些辦公室。由於機會很難得,我準備了很多材料給會面的人,並且叮囑女兒們幫助發正念。訪問了一個辦公室以後,謙謙若有所思的對我說:「媽媽,你講的不好,你說的太多了,他都不知道要干什麼了,所以可能什麼都不做了。你應該把中共的邪惡真實面目簡單的講給他們,給他們一個棒喝,讓他們趕快行動起來,他們現在還在睡覺呢,因為中國離他們太遠了。你應該告訴他,中共是一個巨大而危險的怪物,對內正在殘酷鎮壓中國百姓,對外換上一副笑臉欺騙你們,等時機一成熟,它會用同樣手段對待你們,你想過沒有,中共會毀掉你們及你們的下一代。這樣他們就再也睡不著了,趕快行動起來了。但你的談話好像還沒有喚醒他們。唉,我要再長大一些,我就能跟他們說了。」我聽了女兒的話,沉思了好久,看來我需要改變自己的一些觀念和做法了。

修煉快十年了,雖然明白師父講的法理,但是常常還是做不到。但孩子們會看到並且毫無保留的指出來,促我精進。有一天,兩歲的兒子宇明無故將天清的臉抓破了,還出了一些血,看著眼淚汪汪的天清,我很心疼,就對她說:「你可以狠狠的打弟弟一下,太可氣了。」過了一分鐘,天清跑來對我說:「媽媽,我轉念一想,這不是把我領到邪路上去了嗎?所以,我就沒有打弟弟。」聽著女兒的話,我很吃驚,也認識到自己修煉上的不足。

在五月份我們決定全家集體學法以後,立刻遇到很大的干擾。只要我們開始學法,小兒子就拿著一個棒棒輪番打人,一邊還大聲嚷嚷。我們認識到這是干擾,就發正念清除邪惡。但是效果不是很明顯。幾天後的一個早晨,我因為兒子的淘氣而火冒三丈,事後也覺的後悔,但是已經晚了。在開車送孩子們上學的路上,謙謙問道:「媽媽,你早上又發火了啊?」我嘆氣說:「是啊,真沒辦法!」「那你今天的功不是白煉了嗎?」她接著問道。「是啊,媽媽脾氣不好,很難改啊。」我無奈的說。「你一定要改。不要擔心,我們會幫你。」宇純接著說道。「你要發善念,你不是告訴我們,對著一杯水發善念,水結晶都會變好看嗎?你要對弟弟發善念,他就會變好。」「媽媽,你要不修上來,弟弟還會用棒棒打我們的。」天清加上一句。知道女兒們說的都對。雖然記的師尊在《轉法輪法解》中說的:「我們管孩子也別動氣,你真動氣也不行」。但是總是在心裡給自己找理由,一次次的放任魔性,而錯過了提高心性的機會。這次,下決心一定要克服魔性,幾天後,我們終於有了一個安靜的學法環境了。

每當社區遊行或其它集體活動,孩子們的積極參與和配合,通常會使洪法效果更好。孩子們認真的功法演示,不斷的贏得觀眾們的讚嘆:「法輪大法,太好了,這些孩子太美了!」孩子們的煉功照片也被多次登載在本地的報紙上。今年五月是我們所居住城市的建市一百周年,市慶活動需要義工幫忙,我就和兩個大孩子報名參加了,並且向安排節目的負責人提出可以演示源於中國傳統文化的法輪功功法。節目主持人答應說,在市慶活動的開幕式上,可以給我們四十五分鐘的時間。和先生一商量:功法演示用不了四十五分鐘,多餘的時間不用也太可惜了。怎麼能夠充份利用時間而給眾生更多的機會了解大法的真相呢?想起了師父用新年晚會的形式救度眾生,女兒們很喜歡看新唐人新年晚會的節目表演,再加上她們也學了一段時間的舞蹈。我就又加了一個節目:中國民族舞蹈:彩帶舞。主持人高興的答應了。

當天是星期四,開幕式是星期六上午十點。我很快在《天音》網站上找到了合適的舞曲,準備好了彩帶。下午,等孩子們放學回到家,告訴了她們我們的想法,問她們能不能辛苦點排出一個舞蹈來證實大法,救度眾生。三個女兒立刻同意了。我們立刻就在後院裡著手排練,一直練到天黑,晚飯也沒有來得及吃。看著她們滿臉的汗水,我心疼的問她們是不是累了,孩子們抹著汗水說:「救度眾生,不累!」第二天放學後,接著練。星期六上午,孩子們身著傳統的民族服裝,合著「法輪大法好,天地也震撼。人人同化真善忍,蒼宇換新天……」的大法弟子的歌聲,翩翩起舞,彩綢傳播著美好的祝願。整個場地沉浸在一片祥和之中。觀眾們爆發了熱烈的掌聲。在市慶活動的閉幕式上,孩子們再次表演了「法輪大法好」彩綢舞。接著,她們又在一同修公司舉辦的亞洲文化節上、另一同修的婚禮上、勞動節期間鄰近一城市的慶祝活動中,再次表演。她們做的小蓮花也伴隨著她們的舞蹈給觀者留下了美好的記憶。先生高興的說:我們的小舞蹈隊也該有個名字吧?我看「小蓮花舞蹈隊」這個名字挺好的,我們一致同意了。

今年,本地一家文化教育單位在《大紀元》報紙上做了一個月的廣告。最後一期廣告報紙出來後,我帶著報紙找到了該單位負責人,謝謝她們與我們的合作。並且說:這是第四期廣告,但我希望這不是最後一期,因為,貴單位的致力於文化、教育是與《大紀元》報紙的宗旨一致的。日後,如果她們舉辦任何文化方面的活動,我個人都願意支持。我有一些中國物品可以借給她們做展覽,我的三個女兒也可以表演中國傳統的功法――法輪大法,還可以表演中國傳統的彩綢舞。那位負責人驚喜的問:「多少錢?」我說:「免費!」她立刻就告訴我,每年的除夕她們單位都要組織文化慶祝活動,並且立刻邀請我女兒今年去表演。我立刻就答應了。她接著說,等下一年的基金下來,她要在《大紀元》報紙上繼續做廣告。

師尊說:「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但是,在難中時,很難意識到自己的執著。前一段時間我和當地的一位同修間的矛盾很大,讓我很難靜下心來。又不願意和先生說,免的被他批評。有一天,我忍不住和謙謙嘮叨起來,訴說著自己如何對。謙謙聽了一會兒說,「媽媽,你這樣怎麼能修的上去呀。你們象小孩子一樣鬥來鬥去的,師父看了會很傷心的。」我立刻清醒過來,看到了自己強烈的爭鬥心和妒忌心。

現在,我已經能較平靜的面對和處理矛盾。前一段時間平靜的處理好了與另外一位同修的矛盾,談笑間幫助其他兩位同修消除之間的誤會。回頭看看自己走過的路,深深體悟到師尊所說的:「佛光普照 禮義圓明 共同精進 前程光明」!

(二零零七年美中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