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一場風波



【正見網2007年11月07日】

〈一〉

「同學們,誰會用『寧願……也不』造句?」
「我寧願與小日本人同歸於盡,也不做漢奸!」
「我寧願被打死,也不向國民黨反動派投降!」
「劉胡蘭寧願被鍘刀鍘成兩段,也不背叛xx黨!」
……
六〈一〉班年輕的女教師倒吸了一口涼氣,喲,怎麼大同小異呀?!她扶了扶眼鏡,耐心地又點了一個學生:「路遙,你說呢?」
「我寧願不要別人的施捨,也不丟棄自己的尊嚴!」
「不錯,有志氣!『廉者不食嗟來之食』!」老師欣慰地舒了一口氣。
「嘻嘻!假正經!」
「哇,我吐!」
「喲嗬,不要白不要!」

教室里像炸了窩,騷動不安。路遙的臉一下子漲得紅紅的。

「哈哈!這是你那個法輪功老媽教的吧!」
「x教!殺人犯!」
「你瞎說!我媽媽是好人!」
「好人?好人怎麼坐牢啊?」

……

「咚!咚!咚!」女教師抓起一個文具盒使勁敲桌子:「安靜!安靜!」她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她一下子想起了路遙的媽媽――那個面色紅潤、慈眉善目的婦女,她是女教師所接觸的家長中最難忘的一個。這不僅因為她傳奇的經歷――北大高才生、傑出企業家、法輪功頑固分子、勞改犯,還因為她對法輪功的執著――三次被勞教,絕食八十多天,雙眼被灌了兩瓶風油精幾乎被整瞎,但仍不放棄。她忘不了她的眼睛――像孩子般清純的眼睛。她曾送給老師一個光碟,老師還大著膽子用自由門上了一次動態網――當然是在男朋友的慫恿下――男朋友的表哥於89年6月在北京失蹤,他是那個家族中唯一的一個清華大學的學生,家族中的驕傲,後來失蹤了,派出所頻頻光顧家裡,說他是反革命,是暴徒,罪有應得。

看到孩子們圍攻路遙,女教師有點生氣了。路遙是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這幾年一直跟著老外婆,她爸爸是個工程師,聽說因為煉法輪功被折磨死在監獄裡。

「安靜!」她清了清嗓子,嚴厲的目光從鏡片後掃視一圈,教室里終於靜下來了。路遙眼圈紅紅的,女老師有點心酸,這孩子,這麼小,就歷盡坎坷,也難為她了。老師摸摸路遙的頭髮,說:「大家別扯遠了。不要亂說。路遙媽媽――她那是――」女教師不禁想起了年初游香港看到的大條幅――「還我天賦人權自由 還法輪大法清白」,「路遙媽媽那是信仰。下面我們接著造句。還有哪些同學寫的是寧願死也不當漢奸、賣國賊的?請把手舉起來!」

「咚!」「咚!」「咚!」

立刻,一雙雙小手舉起來。「一、二、三……四十。」老師沉默了,全班四十五人。看著那一張張稚氣的小臉,那視死如歸慷慨赴難的神情,覺得那麼熟悉。噢,想起來了,王二小、小兵張嘎、小英雄雨來……不都是這副模樣嗎?

老師轉身在黑板上寫了幾個大字「集體失語」。「同學們,你們患了『集體失語症』,犯了『漠視生命罪』。」女老師腦海里瞬間閃過昨晚教師大會上通報的案例:某小學生因與人吵嘴從教學樓五樓窗戶跳下摔死,某名牌大學生用硫酸燒傷大熊貓……老師不禁打了一個寒戰,心裡比三九的風還要冷。

「孩子們,前不久我們學過《這片土地是神聖的》。印第安人酋長西雅圖對白人很友好,把北美讓給白人入侵者。北美,這片土地屬於誰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屬於神的,她是神聖的。西雅圖被稱為『長春城』、『不可思議之城』。那裡有冰川、火山、雪峰,也有青山、湖泊、港灣,四季如春,市區像原始森林一樣,非常美麗。那兒有二百多個印第安人村落。這是印第安人敬畏自然、珍愛生命的結果。試想,如果印第安人當時不是與白人和平談判,而是以武力抗衡,那後果是怎樣的了?」
「兩――敗――俱――傷――」
「人的生命是寶貴的。人死不能復生,這並不象我們玩電腦遊戲那樣可以有幾十條命。在大自然面前,人是很渺小的。孩子們,一定要珍愛自己,珍愛生命。」

〈二〉

「小李,馬上到辦公室來!」
「書記,我正在上課呢!」
「叫學生自習!趕快過來!」

年輕的女教師迅速跑到辦公室,只見書記氣呼呼地走來走去。

「你上課說什麼了?說『寧死不當漢奸』是錯的?難道我們要教育學生當漢奸、賣國賊嗎?還歌頌那個什麼西雅圖,那個美國佬?你整個就是崇洋媚外了!歌頌那個反華勢力?這不,家長都告到教委了!他們要學校停你的課。」

「書記,您聽我解釋……」
「年輕人!管好自己的人,照好自己的門,不該說的別說,不該講的別講!我們是社會主義的學校,培養的是紅色接班人!」
「書記,那不是『反華勢力』, 不是『崇洋媚外』,那是課文內容!」
「什麼?」書記語塞,他頓了一下,語重心長地說:「那你也不能說什麼『集體失語』、『漠視生命』呀!我們幾十年不都這樣過來了嗎?年輕人,要與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要是在文革那陣,不把你整死才怪呢!還有,」書記關上門,「你還敢宣傳法輪功!說是信仰,那是x教,反革命!上面早就定性了!那是高壓線啊!你是不是在煉啊?」
「沒有!沒有!」
「那好,你要向黨靠攏!爭取入黨嘛!你今天晚上召開家長會,挽回影響,你要跟家長道歉,保證再不說亂七八糟的。防止他們越級上告。他們要告到市政府或地區,我們的文明單位就評不上了,全校教師的獎金就沒了。那人人都會恨你。不要犯眾怒啊!你趕快去通知,晚上開會副書記和德育主任到場講話,你要誠懇地做自我批評,表態要堅定,爭取一次過關!」
「書記,這……」
「快去 !」

〈三〉

李老師窩了一肚子火,一想起家長會的情景,氣就不打一處來。
幸虧男朋友在家裡等著安慰她。
「哼!我又沒有錯!還讓我道歉!還讓我向黨靠攏!除非我得了神經病!我躲都來不及了!」
「彆氣彆氣,生氣會生皺紋的!講個笑話你聽:我們書記動員我們入黨,你猜我們丁姐說什麼?」他捏著鼻子打起了娘娘腔:「『書記呀,我可不干啊!我一年的黨費有好幾百呢!夠我買件好衣服呢!』劉敏說,法輪功入了她就入,韓非說,人家退都退不及了,都退了一千多萬了,還入?」
「哎,那張碟呢?那張有自由門的?」
「你不是不敢看嗎?」
「我要看!就要看!我還要看《九評共產黨》呢!真煩人!一點兒也不自由!」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