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師恩

大陸大法弟子俠口述,同修整理


【正見網2007年11月25日】

我是一個平凡的婦女,但是卻有一段極不平凡的得法修煉經歷。

一、得法

二零零二年,由於孩子生病久治不愈,家裡人急的沒有辦法,只好去求附體的人給看病。當時有一個煉法輪功的人也在屋裡。附體來了之後,用手比劃,卻不說話,明白的人請煉法輪功的人出去後,附體對眾人說:法輪功是真正的正道大法,比它們的層次高的太多,它們受抑制,說不出話來。從此,我開始對大法有了正面的認識。

多年以來,我身上有許多附體,它們自說都是修行了幾千年的了,而且在我生命的輪迴中,也跟了我近千年。在我對大法產生好感之後,它們怕我修大法,對我進行了無休止的干擾。它們說我身上的東西太好了,不肯輕易放棄我。又由於此時,我的陽壽已盡,牛頭馬面向我來索命,嚇的我整天魂不守舍。幸好慈悲的師父保護了,為我化解了生生世世的怨緣,從此我有幸走進了大法修煉。

二、大法讓我重生

由於在家庭的矛盾中,在常人的爭爭鬥鬥中,我無法走出來,沒有真正的按照修煉人的標準來修煉自己,開始時就帶修不修的,後來乾脆就不學法,不煉功了,完全成了一個不修煉的常人,身體隨之出現了嚴重的病態。二零零三年,丈夫領我去了縣、市的兩家醫院檢查,診斷為乳腺癌。醫生告訴我,別打針吃藥了,好好回家養著吧!醫院的診斷結果,好似晴天霹靂,感覺天好像要塌了。肉體上的疼痛達到了極點,精神上的痛苦更是無法形容,絕望無助,我知道自己的生命真的又走到了盡頭。

一天深夜,我痛苦的在死亡線上掙扎著,看著幼小的孩子將早早失去母愛,可憐的丈夫也將獨自承擔撫養孩子的重擔,我的心都快碎了,本能的產生了一種求生的慾望,我絕望的喊道:「誰來救救我呀?」這時,我聽到師父的聲音,威嚴而慈祥:「得法去吧!得法去吧!得法去吧!」師父的話使我猛然驚醒,我才想起了大法,想起了師父,想起了得法時,師父將我從地獄中撈起的一幕幕。頓時我痛哭流涕,沒想到師父還沒有放棄救度我,我心中沒有了痛苦,身體沒有了疼痛,一種無以言表的幸福溶入到我身體的每一個細胞中。

我再次走進了修煉,師父就一次一次的給我消業,淨化身體,因為在沒修煉前我是百病纏身,修煉後,我的那些病狀在幾次大消業後,不知不覺中消失了。大法又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三、師恩浩蕩

(一)偉大的師尊為了救度我,不知為我承受了多少。

我曾經得過一種怪病,頭疼,疼起來就用拳頭用力捶打,往牆上撞,到醫院去檢查,還檢查不出是什麼病。在一次睡夢中,師尊為我消業,我看見自己的元神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跪在師尊面前,求師尊救救我,我頭疼是因為在前世喝了「鶴頂紅」造成的。

師尊慈祥的看著我,走到我身前,用手在我的頭上劃了三圈,一團物質隨之落在了師尊頭上。我驚奇的問:「師父,您把毒藥拿到自己頭上,那不成了您替我承受了嗎?」師尊看了看我,沒說話,只是長嘆了一聲。

我從夢中驚醒,夢中的情景歷歷在目,下意識的摸了摸腦袋,沒有了任何疼痛的感覺了。頭疼的病好了,我哭了,心裡對師尊有說不盡的感激,折磨了我三十四年的頭疼痛,竟在一夢醒來消失的無影無蹤。

印象中比較深刻的還有一次,在夢裡,師尊來到我身邊,慈悲的看著我,然後圍著我轉了一圈走了。然後我發現,師尊背上多了一個口袋,口袋裡裝滿了象膿血一樣非常骯髒的東西。丈夫問我:「俠,你知道這是怎回事嗎?你身上的髒東西都被師父給背走了,只剩那麼一點留在嘴上,讓你自己來承受,你還不好好修?」我一下從夢中醒來,結果真在嘴邊長出了一個泡。從此以後,我從前的眼病、口病、鼻炎、結腸炎等許多頑疾一掃而光。

儘管這樣,在修煉的路上,在人心的執著中,我還是走走停停,跌跌撞撞,但每次都是在師尊慈悲呵護、引導下,一次次將我拉回到大法修煉中來。

(二)慈悲的師父就像慈祥的父親,在我一次次跌倒時,又一次次將我扶起,拉著我向前走。

自結婚走進婆家,我與公公之間就產生了一種不可調和的勢不兩立的關係,彼此看對方不順眼,有時對吵對罵,甚至有時兩人大打出手。更多的時候,則是雙方進入一種冷戰狀態,在這種尖銳的家庭矛盾中,我傷心、絕望,痛苦中幾次輕生自殺。我常常自悲自嘆,悲,自己命苦,別人都這樣傷害我;嘆,在這種暗無天日的家庭環境中,我何時才能熬出頭?

自從修煉後,我們之間的關係得到了緩解,我也學會了忍讓,但由於在頭腦中形成的許多人的觀念和在世間爭對錯是非的理,使我依然對那些往事和那段痛楚無法釋懷,也因此無法從法中真正提高和精進。但是從法中我知道,我與公公之間前世一定有一段非比尋常的怨緣關係,所以這一世我們之間才如此這般傷害。在受到委屈和不公對待時,心中還是難免憤憤不平,一個難解的問題時常困擾著我:我到底做錯了什麼?我們之間前世到底是怎樣的一段因緣關係?

有段時間,我和公公之間發生了矛盾,我自覺又受到了極大的傷害。一天夜裡,我清清楚楚的在夢中看到了自己的前世:在夢中,我和一個戴面具的人,都穿著古代的衣服,正在廝打,打的難解難分,打了很久,我們打累了。這時就像唱戲換幕一樣,一幕下去,換一幕上來,同時我和那個人也都換了另一個朝代的衣服和場景,又繼續廝殺,打累了,又換了一個朝代的衣服和場景,又繼續打殺。最後,我們又打累了。我也很好奇,想看看這個與我有三世因緣的人到底長的什麼樣?可是那個人不依。我說累了,歇會兒再打吧!此時乘他不注意時,一把揭下了他的面具,露出了他的真面目。我頓時驚呆了,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一直看不上我、打我幾次的公公。我從夢中驚醒,可是我也沒悟到,這是師尊在點悟我,讓我看到與公公前世因緣,從現在的家庭矛盾中走出來,從法中走上回歸的路。

由於自己不悟,放不下心中執著的東西,咽不下這口氣,決定找公公大幹一場,出出這口惡氣。師尊看我實在不悟,又繼續點悟我。一天,我心中怨氣難消,想找公公去理論,正要下炕,然後感覺有什麼東西重重碰了我一下,低頭一看,我不禁愣住了,是那本我放在柜子里很多天的《轉法輪》。明明放在柜子里,好幾天沒看沒往外拿了,怎麼會突然出現在炕上了呢?是想讓我看書嗎?我正暗自思索,忽然我聽見師尊對我說:「你看看書。」我說:「我不看,人們都對我這樣,我咽不下這口氣,活不下去了,我也不煉了。」這時,我看見師尊的法身出現在書上,師尊流淚了。我問師尊:「師父,您怎麼也哭了,您是看我活的可憐嗎?」師尊說:「你好好看看書,你欠下的東西不還,能行嗎?」我說:「我這輩子不管那輩子事!」可是看見流淚的師尊,我順手把書拿在手裡,書一下被翻到一百三十三頁,師尊指著下面一段法,對我說:「你好好看看這段!」「 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裡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轉法輪》)我一連讀了三、四遍。瞬間,我的心一下變的好敞亮,好輕鬆,沒有了氣恨,沒有了委屈。我知道,是師尊再一次將我身上不好的物質拿掉了。

每當我思想或行為脫離大法時,師父總是把一段法打入我腦中或者是在夢中利用不同的方式不停的點化我、引導我,讓我從法中悟回來。

有段時間,我又一次陷入在常人中。一天夜裡,我在夢中看到了自己的兩個副元神,其中的一個在我身邊一直哭個不停,哭的好傷心,我很好奇,就問她:為什麼一直哭個不停?她見我一副茫然的樣子,就問我:「俠呀!你真的忘了嗎?」我說:「什麼事呀?我真的忘了。」她聽後嘆了口氣,又說:「也許你是真的忘了,當初就是我跟你到師父那兒,和師父簽的約呀!如今你迷在人中,你要是得法修不成,完不成你的史前誓約,不但你將來回不去,要毀在這裡,就連我也完了!」我聽完十分震驚。難怪師尊一直這樣擔心我毀在人中,再也回不去!我頓時淚如雨下,心中滿是悔恨和愧疚,真是對不起師尊那洪大的慈悲和苦度啊!

(三)對一個修煉的人來講,只要信師信法,正念正行,一切強加的干擾和迫害都會消失遁形。

二零零五年的一天夜裡,我因為有事外出,回家很晚,坐在炕上正想躺下睡覺。突然看見窗戶上出現一個大窟窿,一條巨蟒從天而降,飛進屋裡,一下從我的腳底鑽了進去,立刻我的腿腫脹的非常可怕。我知道這是邪惡來迫害我,立即立掌發正念除惡。可是腫脹、疼痛使我的腿根本就動彈不得,無法回彎。於是我堅定的發正念,又不斷的求師尊加持,十分鐘過去了,我的腿慢慢的由粗變細,又逐漸的恢復了正常。象這樣神奇的事情,在我身上發生了好多次。

有一段時間,有那麼幾天我總是感覺到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抑制不住的害怕,學法、發正念都無法靜下心來。一天夜裡,我夢見有兩個巫鬼,披頭散髮、張牙舞爪向我來索命,看那氣勢,一定要置我於死地。我馬上盤腿立掌發正念,並正告它們:「你們說的不算,有師在有法在,怕你何來?我師父說的算!」巫鬼聽了,冷冷一笑:「你師父遠在美國,現在也救不了你!」我說:「錯了,師父就在我身邊!」巫鬼一聲怪笑:「有本事讓你的師父出來一現,讓我們看看,反正你今日在劫難逃!」我厲聲喝道:「大膽巫鬼,不要放肆!我師父就在那裡。」我用手一指柜上擺放的師尊法像。瞬間,師尊的法像變的金光閃閃,放射出萬道佛光,巫鬼一見,驚慌失措,還沒來得及逃跑,就在萬道佛光的照射下變成了一灘黑水。從此以後,我再也沒有害怕的感覺了。

(四)同修啊!不要以為自己修的不好,就失去了修煉的信心,放鬆了精進的意志,可是師父卻沒有捨得放棄救度我們,並時時刻刻在身邊保護我們。

二零零六年六月的一天下午,天陰沉的可怕,一場暴風雨隨時就要來臨。我一看天氣不好,趕緊騎車去接孩子回家。回來的途中,當走到路邊有一片大樹林的地方時,我聽見路邊的樹被風吹的嚓嚓作響。這時,天陰沉的向鍋底一樣,壓的讓人喘不過氣來,狂風大作,車子在風雨中寸步難行,給人一種十分危險可怕的不祥之感。直覺告訴我,有棵樹要被風颳倒,而且離我很近。我心裡一陣焦急,恨不得一下衝出這危險地段。一種發自心底的恐懼籠罩著我,孩子也被眼前的情景嚇哭了,可是車子卻在原地前進不了。我幾乎絕望了。這時,忽然一念出現在我的腦中「我是大法弟子,有師父保護」。我一下清醒了,是呀!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就這樣被樹砸死,這是破壞大法呀!破壞大法的事情我決對不做,邪惡你也不配迫害我,我要闖出去。正念一出,我立即大聲喊道:「師父啊!快救救我,我要出去!」頓時,我感到有一隻熱乎乎的巨手,一下扶在我的後腰處,一股巨大的力量一下把我推出二十來米遠,這時,只聽身後一聲巨響,一棵大樹轟然倒下,正好砸在我剛剛闖出的地方,將整個馬路攔腰擋住。我驚出了一身冷汗,臉上的汗水和淚水混在一起。偉大的師尊啊!如果不是您救我,恐怕我和孩子今天就會命喪黃泉。

我知道,我的一切全是來源於大法,如果不是師尊一次次幫我化險為夷,就沒有我的新生。如果沒有大法,我將永遠沉迷於塵世間的情仇恩怨中,撥不開眼前的迷霧,踏不上回家的路。面對師尊的慈悲苦度,那浩大的佛恩,我沒有任何理由不精進了。

早就想把我的親身經歷寫出來,只是苦於自己只有小學二年級文化(就連許多詩,都是師尊在夢中一字一句教我背的),根本就寫不出來,再則怕有人說是在顯示自己。放下人的觀念,我就是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師尊為我付出了那麼多,我就應該把它寫出來,就應該證實大法。破除共產邪黨灌輸給眾生的無神論,同時讓那些和我一樣曾經不精進的弟子,明白大法的珍貴,珍惜師尊那洪大的慈悲和那萬古不遇的修煉機緣,不負師恩,精進起來,共同做好「三件事」,共同圓滿隨師還。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