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世詩篇――徹解諾查丹瑪斯的《諸世紀》(13)

力千鈞


【正見網2008年01月02日】

第二章:歷史拾遺

第四節:戰爭篇之二:二次大戰及戰後

(一)二戰的前奏

西班牙獨裁者佛朗哥的起家

第3紀第90首
英文:
The great Satyr and Tiger of Hyrcania,
Gift presented to those of the Ocean:
A fleet's chief will set out from Carmania,
One who will take land at the Tyrren Phocaean.
中文:
偉大的林獸神和赫爾開尼亞的老虎,
海洋的強國得到禮物:
艦隊首領從卡馬尼亞出發,
在馬賽人的特魯,有人奪得土地。

本詩的第一句是時間密碼:西歐傳說的林神是一種帶有牛角的半人半獸,「偉大的林獸神」 就指「乙丑」 年,其中「乙」 為「木」 ,「丑」 為「牛」 ,指1925年;「赫爾開尼亞的老虎」 ,則指第二年「虎」 年,即1926年「丙寅」 年。「赫爾開尼亞」是古代波斯的一個省,在地中海東面;而本詩預言的是發生在1920年到1926年的第二次摩洛哥戰爭,地點是地中海西面,開始的交戰雙方是西班牙和摩洛哥當地的兩個部落;1921年駐當地西班牙軍隊在戰鬥中遭到比較大損失後,一直被當地部落軍隊壓制;到了1925年,法國加入了戰爭,幫助西班牙一方,這樣法國和西班牙在1926年取得戰爭勝利,這就是本詩的第二句「海洋的強國得到禮物」。

本詩的第四句指1925年法國軍隊從南面進攻摩洛哥部落,在1926年兩個部落向法國投降,法國在摩洛哥奪取了大片土地,這些土地成為法國殖民地,即「馬賽人的特魯」。本詩的第三句「艦隊首領從卡馬尼亞出發」是說1925年9月西班牙在摩洛哥的一個港口登陸,在1926年完全恢復了西屬摩洛哥殖民地,「卡馬尼亞」和第一句「赫爾開尼亞」一樣也是古代波斯的一個省,這裡都指摩洛哥的地區,從此摩洛哥這個港口就成了西屬摩洛哥殖民地的軍港,而從這裡出發的「艦隊首領」不是別人,正是後來西班牙的獨裁者佛朗哥。第二次摩洛哥戰爭中,西班牙軍隊的主力就是佛朗哥將軍組建和率領的「西班牙外籍軍團」,1925年9月西班牙在摩洛哥第一波登陸的也是佛朗哥的部隊;後來佛朗哥曾任西屬摩洛哥的總督,這裡成了佛朗哥的發跡地,「西班牙外籍軍團」也一直是佛朗哥依靠的主力部隊。1936年,佛朗哥的軍隊正是從西屬摩洛哥出發,開始了西班牙內戰。

墨索里尼的誕生和奪取政權

第7紀第32首
英文:
From the bank of Montereale will be born one
who bores and calculates becoming a tyrant.
To raise a force in the marches of Milan,
to drain Faenza and Florence of gold and men
中文:
從蒙特利的岸邊將誕生一個人,
他鑽營算計成為一個暴君,
在米蘭的進軍中,拉起一股勢力,
將淘盡費茲和佛羅倫斯的黃金和男人。

這首預言詩準確的預言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義大利的法西斯獨裁者墨索里尼的誕生和起家。本詩第一句「從蒙特利的岸邊將誕生一個人」,預言了墨索里尼的誕生地是在蒙特利河的岸邊:義大利的確有條蒙特利河(Montone River),它是義大利北部羅馬涅地區的一條河流,發源與亞平寧山,它的下游流經該區的弗利省,然後經拉文納直接流入海洋;1883年7月29日,墨索里尼就是出生在這條蒙特利河邊的羅馬涅地區弗利省的多維亞蒂•普雷達皮奧。墨索里尼的母親是個教師,父親是個鐵匠,也是個社會主義活躍分子。本詩第二句形像地描寫了墨索里尼一生如何「鑽營算計成為一個暴君」;這裡「鑽營算計 」這個詞組的用法明顯表示出:給出《諸世紀》預言啟示的神所用語言和中文的近似,如果用英文直譯只是「即鑽洞又計算」。

本詩第三句預言米蘭是墨索里尼起家的地方:他於1919年3月在米蘭發起成立「戰鬥的法西斯」組織;1921年該組織改稱「義大利國家法西斯黨」,墨索里尼成為該黨領袖。同時這句預言還準確預言了墨索里尼的法西斯黨在1922年10月的「進軍羅馬」行動,詩中的「在米蘭的進軍」,是指總部在米蘭的法西斯黨向羅馬的進軍;1922年墨索里尼法西斯黨已經實際控制了波河平原還有全國很多地區,10月27日墨索里尼坐鎮在米蘭,指揮3萬多人的法西斯軍事組織「黑衫軍」進軍羅馬,發動暴亂並奪取政權;為了防止內戰,義大利國王在10月29日任命墨索里尼為總理並組織內閣。本詩第四句是說墨索里尼的法西斯獨裁把義大利引入了二戰的災難深淵,不僅消耗了義大利的經濟和資源「淘盡費茲和佛羅倫斯的黃金」,也大量消耗了義大利的人力資源,造成義大利在二戰中巨大的人員傷亡,也「淘盡費茲和佛羅倫斯的男人」。

走向獨裁的墨索里尼

第6紀第20首
英文:
The feigned union will be of short duration,
Some changed most reformed:
In the vessels people will be in suffering,
Then Rome will have a new Leopard.
中文:
虛假的聯合持日短暫,
少部分變化大部被改革:
船上的人們將陷入苦難,
羅馬將有一隻新的豹子。

這首詩準確的預言了墨索里尼在1922年奪取政權後,短短几年就走向獨裁的過程。本詩第一句預言了墨索里尼最初組成的政府是一個「右翼聯合政府」,其中包括法西斯主義者,國家主義者,自由黨和人民黨;但是這種聯合是「虛假的」,墨索里尼的目標是建立法西斯主義的獨裁,所以「右翼聯合政府」必定「持日短暫」。本詩第二句預言了墨索里尼對於聯合政府中的其它政黨採用各種手段分化排擠,「少部分變化大部被改革」,即賄賂和轉化少部分聯合政府成員成為實際的法西斯主義者,排擠和革除了大部分聯合政府的其他黨派。1924年4月,在義大利的大選中,墨索里尼聯合自由黨和其他組成「國家主義聯盟」通過製造暴力恐怖和脅迫選民贏得了大選;當年6月反對黨領袖,義大利聯合社會主義黨議會領導人馬泰奧蒂,因為反對墨索里尼被法西斯黨徒謀殺,墨索里尼政府遭到抵制,但是法西斯主義在全國的愈來愈多暴行壓制了反對的聲音;在1925年,原聯合政府中的人民黨被墨索里尼取締,其中少部分成員轉成為法西斯主義者,而原聯合政府中另一大黨自由黨中反對墨索里尼的領導人先後遭到暗殺,內閣中的自由黨人除少部分轉化外,其他人陸續離開,墨索里尼到1925年8月作為總理卻還兼任了外交部長、戰爭部長、海軍部長、民航部長;終於,在1925年聖誕節的前一天,義大利通過了一項法律,墨索里尼成為了「國家元首」,「國家元首」不需向議會負責,議會也無權罷免「國家元首」。這樣,如本預言詩第四句所說「羅馬將有一隻新的豹子」,這隻「豹子」一方面指兇惡的法西斯「國家元首」 墨索里尼,另一方面做為時間密碼預言墨索里尼在1926年新年前成為「國家元首」,1926年為「丙寅」年,是「虎」年。而本詩第三句則是預言墨索里尼的法西斯統治,將使義大利的人民「陷入苦難」。

義大利法西斯和德國納粹的同盟

第9紀第3首
英文:
The "great cow" at Racenna in great trouble,
Led by fifteen shut up at Fornase:
At Rome there will be born two double-headed monsters,
Blood, fire, flood, the greatest ones in space.
中文:
拉文納的「大母牛」 陷入了困境。
被第十五引導關在了弗那茲:
在羅馬誕生了雙頭怪物,
血,火,洪水,首領掛在了空中。

本詩準確的預言了1938年左右,義大利法西斯和德國納粹的同盟關係,以及這個法西斯同盟對義大利的影響和墨索里尼的最終下場。

這首預言詩的前兩句是時間密碼:「拉文納」是義大利的教皇領地,在《諸世紀》預言中多指義大利的政治中心,「大母牛」 指的是1937年,即為「牛」年的「丁丑」年;拉文納的「大母牛」 陷入了困境,一方面指義大利在1937年陷入了困境,另一方面指1937年「牛」年將要結束。第二句中的「第十五」表示中國農曆六十甲子中的第十五年,即是「戊寅」年,1938年正好是「戊寅」年;「弗那茲」是一個小島,第二句全句「被第十五引導關在了弗那茲」,就是預言1938年左右,墨索里尼和希特勒的法西斯同盟,使義大利和其他歐洲國家孤立。

1936年10月, 義大利和德國簽定了非正式的「軸心國條約」,到1939年雙方正式重定了該條約,墨索里尼稱「軸心國條約」為「鐵血條約」,義大利和德國兩國在外交和對外軍事行動上展開密切合作;在1936年,義大利入侵了衣索比亞;同年,義大利和德國共同支持西班牙佛朗哥將軍發動的西班牙內戰,並且分別派出所謂「志願軍」直接參戰。1937年9月墨索里尼訪問了德國,從1937年底到1938年納粹德國對義大利的影響不再僅僅限於在外交和對外軍事行動上共同努力,而且開始對義大利的內政和經濟產生了巨大影響,所以本詩第三句預言說:「在羅馬誕生了雙頭怪物」。1938年墨索里尼全面學習納粹德國在內政,經濟和軍事上的做法,連德國軍隊在閱兵時的「正步走」也被墨索里尼照搬到義大利,稱之為「羅馬步」;並且在1938年墨索里尼在義大利學著納粹德國頒布了反猶太人的法律「種族憲章」,禁止猶太人在政府部門工作,禁止猶太人和雅利安人通婚。本詩第四句預言了義大利法西斯和德國納粹的同盟,導致了義大利人民在二戰中遭受的各種災難「血,火,洪水」,而墨索里尼自己的下場是「首領掛在了空中」,1945年4月墨索里尼被處決,其屍體被倒吊在米蘭街頭「掛在了空中」 示眾,預言得真是非常準確。

二戰前的西歐,法西斯主義的瘟疫和戰爭的準備

第9紀第55首
英文:
The horrible war which is being prepared in the West,
The following year will come the pestilence
So very horrible that young, old, nor beast,
Blood, fire, Mercury, Mars, Jupiter in France.
中文:
西方正在準備可怕的戰爭,
第二年瘟疫將到來,
不是猛獸,老少都受如此驚嚇,
血,火,水星,火星,木星在法國。

本詩預言了二戰前夕1936年到1939年在歐洲,德國和義大利的法西斯象瘟疫一樣流行,導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本詩第四句中「水星,火星,木星在法國」是這首詩的時間密碼,其中「「水星,火星」指五行為「火水」的「丙子」年,即1936年;而「木星在法國」是指「木星在本土」(因為諾查丹瑪斯是法國人),即指五行為「土木」的「己卯」年,也就是1939年;而第四句中「血,火……在法國」又指出法國將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歐洲主戰場。

本詩第一句「西方正在準備可怕的戰爭」是預言從1936年開始到1939年是德國和義大利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做準備的幾年。1936年西班牙左翼在共和國大選中獲勝,引起國內各種騷動,許多教堂被燒毀,暴力衝突不斷,於是以西班牙軍人政變發生了西班牙內戰。德國和義大利派軍隊支持佛朗哥將軍的政變部隊,這樣,西班牙內戰前線成了德國的武器試驗場和戰術檢驗場;同時蘇聯支持共和派軍隊,目的之一也是檢驗蘇聯坦克和飛機的戰場效能,何況西班牙共和政府把西班牙的大部分黃金儲備存到了蘇聯,不過1937年後蘇聯的軍援停止,西班牙的黃金也被鯨吞。本詩第二句「第二年瘟疫將到來」,不是指真正的「瘟疫」,而是德國和義大利借西班牙內戰的發生開始大規模的擴軍備戰,法西斯主義象「瘟疫」一樣流行;1936年的「第二年」即1937年1月,希特勒在議會發表講話,指出:現在有一種「瘟疫」想要把我們的國家變成西班牙那樣的廢墟,他指的這個「瘟疫」就是共產主義,這樣德國找到了備戰和強化國內統治的理由;1936年德國和義大利簽定「軸心國條約」,年底又和日本簽定「反共產國際條約」;1937年11月希特勒召開秘密會議,提出要拓展德國的生存空間;1938年3月,德國兼併奧地利;1938年9月,德國主持了「慕尼黑協定」瓜分了捷克的「蘇德台」地區;1939年3月德國占領匈牙利,並宣布波希米亞和摩拉維亞為保護國;1939年8月,德國和蘇聯秘密簽定「互不侵犯」條約和共同瓜分波蘭的計劃,9月1日,德軍入侵波蘭,9月3日,英國和法國向德國宣戰,9月17日蘇聯從東面入侵波蘭。就這樣,從1936年到1939年,德國一步一步的走向了戰爭,這正是這幾年法西斯「瘟疫」流行的結果;正象邱吉爾在他擔任英國戰時內閣首相的致辭中所說的:我們將戰鬥,把整個世界從法西斯暴政的「瘟疫」解救出來。


(二)第二次世界大戰

德軍的閃電戰和英軍的敦刻爾克大撤退

第2紀第92首
法文:
Feu, couleur d'or du ciel en terre veu,
Frappé du haut n'ay, fait cas merueilleux :
Grand meurtre humain, prinse du grand neueu,
Morts d'expectacles, eschappé l'orgueilleux.
英文:
Fire color of gold from the sky seen on earth:
The struck from on high, marvelous deed done:
Great human murder: the nephew of the great one taken,
Deaths spectacular the proud one escaped.
中文:
金色的火焰,從天擊到地,
巨大的打擊,驚人的效果:
人類的大屠殺,侄子也被抓,
死亡很可觀,紳士忙逃難。

原英文翻譯的第二句前半句為「Heir struck from on high」,但在法文中找不到「Heir 」的依據,改為「The struck from on high」。

這首詩非常準確的預言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初期,法國戰場的戰爭態勢。本詩第一句,一方面做為時間密碼,「金色的火焰,從天擊到地」,表示這一年為「金土」年,所以這首詩所預言的時間是1940年「庚辰」年;另外一方面,這一句詩還非常準確的預言了德國發動入侵法國的戰爭手段「閃電戰」。本詩第一句「巨大的打擊,驚人的效果」,形像表示了德軍實施的「閃電戰」對歐洲的低地國家(比利時、尼德蘭和盧森堡),以及英法軍隊造成了「巨大的打擊」,取得了「驚人的效果」,驚人到連德國人自己都有點不想信。1940年5月10日,德國A、B、C三個集團軍繞過馬奇諾防線侵略了比利時、尼德蘭和盧森堡和法國;而法國軍隊和英國軍隊原計劃在南部靠馬奇諾防線擋住德軍進攻,而主力部隊在北方與德軍機動作戰;沒想到5月13日德國A集團軍通過法國防守力量薄弱的阿登地區進入法國,法軍在阿登山地因為德軍的奇襲完全無法組織有效的抵抗。德國坦克師強渡馬斯河,5月13日攻陷了法國南部戰略要地色當。與此同時,德軍B集團軍在空降兵配合下入侵荷蘭、比利時,來吸引跟牽制位於比利時平原一帶的英法盟軍主力部隊,使A集團軍得以更加順利的從法國北部附近通過英法聯軍主力部隊之側翼,來構成計劃中的大包圍。到5月19日德軍裝甲師已經抵達離英吉利海峽只有50英里處。5月24日,德軍裝甲部隊已經逼近法國的北部港口敦刻爾克。這種「閃電戰」的「驚人的效果」連希特勒本人都大吃一驚,一切都太順利了,為了保險起見,德軍統帥部命令停止前進,結果讓被圍在敦刻爾克英國軍隊有機會組織了「敦刻爾克」大撤退,這就是本詩第四句所預言的「死亡很可觀,紳士忙逃難。」,這裡的「紳士」就是常被稱為「紳士」的英國人,英國軍隊在「很可觀的死亡」後趕忙從「敦刻爾克」 撤退。英國集中了各種類型、動力引擎、大小的船隻艦隊跨海來到敦克爾刻,5月27日開始撤走了第一批士兵,到6月4日時已經有超過33萬人成功逃脫,其中23萬是英國遠征軍,雖然喪失了大量的物資和武器裝備,但使英國避免了全軍覆沒的悲劇。一切都在近500年以前的諾查丹瑪斯《諸世紀》的精確預言之中。

本詩第三句「人類的大屠殺,侄子也被抓」則是預言了德軍是從歐洲的「低地國家」饒過馬奇諾防線入侵法國的。歐洲的「低地國家」包括比利時、尼德蘭和盧森堡,在歷史上這些國家地區被由稱為比利時尼德蘭,西班牙尼德蘭,法蘭西尼德蘭和奧地利尼德蘭的地區組成;歷史上的法蘭西尼德蘭主要在法國的加萊地區,這首預言詩用法蘭西的「侄子」來代表歷史上的法蘭西尼德蘭,因為它不完全屬於法國又與法國有關係;那麼這首詩第三句說「人類的大屠殺,侄子也被抓」,就是指德軍先血腥占領了「低地國家」許多地方,再入侵了法國。

保衛大西洋航線和美國參戰

第3紀第13首
法文:
Par foudre en l'arche or & argent fondu.
Des deux captifs l'vn l'autre mangera,
De la cité le plus grand estendu,
Quand submergee la classe nagera.
英文:
Through lightning in the arch gold and silver melted,
Two captives will be eaten one by one:
The greatest one of the city stretched out,
When submerged the fleet will swim.
中文:
閃電擊入拱頂,金和銀熔化,
兩個俘虜,一個一個被吃掉;
最大的城市還在擴展,
此時,潛艇編隊將出航。

這首詩預言了在二戰期間,英國和美國為了保衛大西洋的交通運輸線,而展開的大西洋保衛戰,和美國參戰前後的情況。本詩第一句為這首詩的時間密碼,「閃電」表示「火」,「金和銀熔化」表示這一年的天干地支在五行上為「火克金」,即1941年「辛巳」年;而詩中說「「金和銀熔化」,在五行陰陽上,以「庚」金為陽金代表「金」,以「巳」金為陰金代表「銀」,那麼這首詩預言的是從1940年「庚辰」年到1941年「辛巳」年這兩年的事。

本詩第一句:「兩個俘虜,一個一個被吃掉」,是預言1940年4月9日德國戰領了丹麥,把丹麥變成了德國的「俘虜」,但是丹麥在大西洋的北面北極圈附近有兩個島嶼,冰島和格陵蘭島,還有一個法羅群島,這些島嶼在大西洋的戰略位置很重要,因此在德國戰領了丹麥本土後,英國強線占領了冰島和法羅群島,它們「一個一個被吃掉」;至於格陵蘭島,當時丹麥政府派到美國的特使在德國入侵丹麥的同一天簽署一項條約同意美國軍事保衛格陵蘭島。

本詩第三句「最大的城市還在擴展」並不是指一個城市,而是指美國規定的「泛美安全區」,它的劃分是以美國最大的城市紐約為起點向東方劃一定距離的半徑範圍,在這個「泛美安全區」內由美國海軍給向歐洲運輸的船隊護航,這是美國開始作為一個中立國家所作的保護大西洋運輸通道的一種方法。德國占領法國以後在法國的拉羅歇爾(La Rochelle)建立了潛艇基地,對大西洋航線的商船進行「海狼」攻擊,從1940年6月到1941年4月是德國潛艇在大西洋上的「第一次快樂時光(First Happy time),其中在1940年7月到10月期間,U型潛艇擊沉了217艘船艦,總重達150萬噸,1941年4月以後隨著加入護航的盟軍軍艦增加和裝備著短波雷達的反潛飛機的使用,盟軍的反潛行動有了成效,最關鍵因素是美國「擴展了泛美安全區」,從紐約為起點向東2300海里成為美國海軍的護航範圍,離英國戰領的冰島海岸只有50海里。

本詩第四句「此時,潛艇編隊將出航。」預言了「泛美安全區」的擴展是針對德國潛艇對大西洋運輸線的威脅,也預言了德國潛艇的威脅並沒有結束:1941年12月日本襲擊了美國珍珠港,美國向日本宣戰後,德國向美國宣戰,「泛美安全區」失去了中立保護作用;從1942年1月到8月成了德國潛艇在大西洋上的「第二次快樂時光(Second Happy Time ),22艘德國潛艇在大西洋上擊沉了總噸位達310萬噸的609艘運輸船。


弗蘭克頓行動, 勇敢的英國輕舟英雄

第2紀第61首
法文:
Euge, Tamins, Gironde & la Rochelle,
Osang Troien mort au port de la flesche,
Derriere le fleuue au fort mise l'eschelle,
Pointes feu grand meurtre sus la breche.
英文:
Bravo, ye of Thames, Gironde and La Rochelle:
O Trojan blood! Mars at the port of the arrow
Behind the river the ladder put to the fort,
Points to fire great murder on the breach.
中文:
勇敢的泰晤士人!吉倫和拉羅歇爾:
啊,特洛伊的子孫!火星在射手之港,
在河流之後,長梯架向堡壘,
幾點火焰,巨大的突破和謀殺.

這裡將第一句中的法文Tamins明確翻譯為Thames,因為在古法文里稱英國泰晤士河為Tamises.

這是一首讓筆者也感到驚異的預言詩,近500年前的《諸世紀》預言裡,竟然如此準確的預言了發生在二次大戰中一次僅有10個人參加的突襲行動,這就是英國皇家海軍著名的弗蘭克頓行動(Operation Frankton): 1942年12月,10名皇家海軍輕舟突擊隊員,劃著名雙人小艇,從海中逆流而上,用了五個夜晚,在冰冷的環境下劃了81英里穿越吉倫(Gironde)這個歐洲最危險的河口,最後只有4名到達法國的波爾多港(Bordeaux),突襲了這裡的德軍補給基地,而安全返回英國的英雄只有2名。這次行動戰後被拍成了電影,片名叫「輕舟英雄」(The Cockleshell Heroes )。

本詩第二句中「火星在射手之港」是本詩的時間密碼,射手座(又稱人馬座)是一年的11月22日至12月20日,相當於中國農曆的亥月和子月的一段時間,五行為「水」,所以「火星在射手之港」是指五行為「水火」年的「壬午」年,即1942年;同時弗蘭克頓行動也在12月7日到12日,正好在射手座時間內;另一方面,「火星在射手之港」也指出這次行動是對一個港口的長距離突襲,就像「射出的利箭」一樣。本詩第一句中「勇敢的泰晤士人」和第二句中「啊,特洛伊的子孫」都是讚美參加這次行動的英國輕舟英雄;第二句中「吉倫和拉羅歇爾」,指他們在法國的吉倫河口開始行動,「拉羅歇爾」是德國在法國的潛艇基地,這裡代指輸送突擊隊員到吉倫河口的英國潛艇。

本詩第三句「在河流之後,長梯架向堡壘」是這首預言詩中最為傳神的一句預言,它預言了突擊隊員們從海中沿吉倫河口逆流而上劃向上游70英里(130公里)處的波爾多港的過程。1942年12月7日晚,英國海軍一艘潛艇在離法國吉倫河口10英里處浮出海面,它載有6隻突擊小艇(Cockleshell Canoe)和以28歲的哈斯勒少校(Major Hasler)為首的12名突擊隊員,在突擊小艇從潛艇發出時,一隻小艇損壞,所以只有5隻小艇10名突擊隊員出發行動,由於他們此時在離吉倫河口10英里的海上,所以詩中說「在河流之後」。僅能坐兩個人的小皮划艇,還要裝上沉重的水雷,在波濤洶湧的近海和吉倫河道里,在12月分冰冷刺骨的寒風和波浪中,要完全靠人力逆流而上划行130公里,並且要穿過德國法西斯的層層封鎖和火網,這樣的行動需要極大的勇氣。出發後,1隻小艇在近海的波濤中沉沒,2名隊員游到岸邊被德國法西斯抓住,後來被槍殺;另一隻小艇在河口fA覆,2名隊員犧牲在冰冷的河水裡;在吉倫河中,又一隻小艇沉沒,2名隊員游到岸邊,他們後來在靠近西班牙的一所醫院裡被出賣給了蓋世太保;最終只有2隻小艇和4名隊員到達波爾多港,這個過程中,他們白天隱藏在河邊的蘆葦中,夜裡同潮水一起行動。這4名隊員是哈斯勒少校(Major Hasler),他的搭檔海軍士兵斯帕克斯(Marine Sparks),以及雷沃下士(Corporal Laver)同海軍士兵米爾斯(Marine Mills)。本詩第三句中「長梯架向堡壘」,這個「堡壘」指波爾多港當地德國海軍司令部所在地「布蘭克堡(Blanquefort)」,而這個「長梯」不是指一般的梯子,它指的是「魚梯(Fish ladder)」。「魚梯(Fish ladder)」是在諾查丹瑪斯兩百年後才在法國出現的水力構築物,是在大壩的旁邊修的水中石梯,好讓每年逆流而上到上游產卵的魚能夠一級一級逆流跳躍,達到水壩的上游。所以這首預言詩用「魚梯(Fish ladder)」非常形像的預言這些突擊隊員隊員在五天的夜晚裡,沿著吉倫河的急流逆流而上,象跳過一級一級「魚梯(Fish ladder)」一樣到達波爾多港的驚險過程。尤其準確的是參加這次行動的所有突擊小艇都是以一種魚(Fish)的名字來命名:它們是:鲶魚號(Catfish);墨魚號(Cuttlefish);龍蝦號(Crayfish );抹香鯨號(Cachalot);黑鱈號(Coalfish)和康吉鰻號(Conger)。

本詩最後一句預言了這次弗蘭克頓行動的戰果。「幾點火焰」預言了到達波爾多港4突擊名隊員,潛入德軍港口,在幾艘德國艦船上安放了水雷,炸毀了德軍四艘運輸業船和一艘掃雷艇;「巨大的突破和謀殺」則預言了這次突擊行動雖然只有10名輕舟英雄參加,但是他們成功的事跡卻是1940年二戰以來,形勢非常低迷的盟軍在西線的一次「巨大的突破」,他們無與倫比的勇氣極大的鼓舞了英法兩國人民反對法西斯的鬥志。

1945年4月,盟軍取得二戰的勝利

第3紀第11首
英文:
The arms to fight in the sky a long time,
The tree in the middle of the city fallen:
Sacred bough clipped, steel, in the face of the firebrand,
Then the monarch of Adria fallen.
中文:
空中的戰火持續很長時間,
城市中的樹木倒落:
刀劍下,火把前,聖樹之枝被折斷,
亞德里亞王朝隨後崩潰。

本詩非常準確的預言了1945年4月,盟軍將取得二戰的勝利。本詩第三句為這首詩的時間密碼,其中「刀劍下……聖樹之枝被折斷」 表示這一年的天干地支在五行上為「金克木」,即1945年「乙酉」年;而「火把前」中的「火把」表示1945年的3月即農曆的「己卯」月為「火木」月。本詩第一句「空中的戰火持續很長時間」,非常準確的預言了1945年這一年是以大空戰開始的: 1944年12月16日拂曉,德軍開始阿登戰役,希特勒在阿登地區集中包括黨衛軍坦克第6集團軍在內的「B」集團軍群25個師(25萬人),坦克和自行火炮900輛,以突然反擊的方式挫敗荷蘭、比利時境內的盟軍,德軍突破美軍防線後,向馬斯河方向推進。為阻止德軍前進,英美軍調整部署,以航空兵對德軍進行大規模空襲,終於在距馬斯河僅4公里處阻止了德軍前進。1945年1月1日,德軍出動1000架飛機,轟炸盟軍陣地和機場,炸毀盟軍飛機260架,對斯特拉斯堡盟軍發動攻擊。1月3日,盟軍轉入反攻1月12日,蘇軍在東線提前發動進攻配合作戰,希特勒不得不從西線抽調兵力到東線作戰。盟軍迅速乘機推進。1月28日,德軍被徹底趕回到原來的陣地,阿登戰役結束,德軍在西線徹底失敗。

本詩第2句「城市中的樹木倒落」是預言了第三句中「火把前」即農曆的「己卯」月前的1945年2月,盟軍全面反攻進入了德國本土;「城市中的樹木」即德國本土的樹木,表示「土木」月即「戊寅」月的1945年2月。2月1―7日,盟軍發起萊茵河戰役,盟軍空軍對德軍防禦陣地和後方,以及萊茵河各渡口實施密集轟炸,使「城市中的樹木倒落」,2月8日,加拿大第1集團軍轉入進攻2月13日攻占克萊沃;德軍炸毀魯爾河大壩和打開該河閘門,阻止了美軍第9集團軍原定2月10日發起的進攻,直到2月23日,魯爾河水位降低,美軍第9集團軍轉入進攻,強渡該河,3月3日,在蓋爾德恩地域與加拿大軍隊會合;1945年4月25日,蘇軍與美軍在易北河邊的托爾高會師。本詩第4句「亞德里亞王朝隨後崩潰」,預言了第三句中所說的農曆「己卯」月以後的這個月,即1945年4月,德意志第三帝國徹底崩潰。

(三)二戰以後

戰爭與和平

第1紀第100首
英文:
For a long time a gray bird will be seen in the sky
near Dôle and the lands of Tuscany.
He holds a flowering branch in his beak,
but he dies too soon and the war ends.
中文:
很長時間裡,灰色的鳥將被看到在空中飛翔,
飛過多隆和托斯卡納的土地。
他銜著開滿花朵的樹枝,
可是他不久死去,戰爭結束。

這首預言詩主要就是預言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將結束,第一句中「灰色的鳥」表示這一年是十二生肖中的「酉」年;第三句中「他銜著開滿花朵的樹枝」,表示這一年的天干為「木」,所以這一年是「乙酉」年即1945年;第四句表示1945年「戰爭結束」;第二句表示這場戰爭主要發生在歐洲大地上。

然而又不僅如此,那飛翔在藍天上的「灰色的鳥」,分明是一隻灰色的和平鴿,「很長時間裡」 「將被看到在空中飛翔」,預言二戰結束後人們將有一個「很長時間」的和平期,同時也是人們對長時間和平的期待。那飛翔的鳥兒「銜著開滿花朵的樹枝」,就像人們充滿著對美好生活的嚮往,能有一個自由而又美麗的一生;「可是他不久死去」,又讓人們感嘆生命的短暫。

哪裡去尋找能永生的自由而美麗的王國呢?
請繼續閱讀本書,傾聽神的啟示和召喚。

希臘內戰

第1紀第83首
英文:
The alien nation will divide the spoils.
Saturn in dreadful aspect in Mars.
Dreadful and foreign to the Tuscans and Latins,
Greeks who will wish to strike.
中文:
外國人將瓜分土地,
土星在火星里恐懼,
托斯卡納和拉丁人都成了外人,那將多恐怖,
希臘人想要鬥爭。

這首詩準確預言了1946年在希臘將發生戰爭,這就是1946年到1949年的希臘。這首詩的時間密碼在第二句「土星在火星里恐懼」,表明這一年為「火土」年,即1946年「丙戌」年。

本詩第一句「外國人將瓜分土地」,預言了在二戰結束前的美、蘇、英、在雅爾達舉行會議,討論了二戰勝利後各方在歐洲的勢力劃分問題,尤其是瓜分那些被德國占領的歐洲國家,根據在雅爾達會議上達成的協議,希臘屬於英美的勢力範圍。但是在二戰過程中,希臘政府和國王均流亡國外,在二戰中希臘國內的抵抗力量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流亡政府支持的「希臘全國民主同盟」等共和派武裝,另一部分為希臘共產黨建立的「希臘民族解放軍」;可是根據中共自己的歷史記載(希臘革命與希臘內戰):「由於「民盟」相信盟軍會通過希臘解放南歐,並想在德軍撤離後統治希臘,因此「民解陣」譴責「民盟」通敵賣國,妄圖竊取抵抗力量的勝利果實。這一形勢導致了「解放軍」、「民盟」和德軍的三角衝突。在英國人和希臘開羅政府對「民盟」的支持下,這些衝突演變為內戰。1943年10月,「解放軍」對它的敵人,尤其是「民盟」發動了進攻。席捲希臘各地的內戰持續到1944年2月,在英國人的調停下,雙方才停火(《布拉卡協議》)。」,可見這個希臘共產黨「希臘民族解放軍」在德軍戰領期間就屠殺其他抵抗力量,和中共在抗日時的漢奸行為如出一轍。1944年10月德軍撤出希臘時,根據雅爾達協議,英國軍隊以對德作戰的名義在希臘登陸,並護送希臘流亡政府回到雅典。1945年2月,希臘政府和希臘共產黨雙方簽訂《瓦爾基扎協定》,民族人民解放軍交出武器,宣布解散。1946年3月希臘舉行議會選舉 ,共和派人民黨獲勝 。同月一些希臘共產黨分子舉行了叛亂,建立了「希臘民主軍」,希臘內戰打響;但是一直到1947年12月希臘共產黨宣布成立臨時政府前,希臘共產黨仍在希臘為合法政黨。

本詩第三句「托斯卡納和拉丁人都成了外人,那將多恐怖」是指希臘在歷史上一直和西歐有著天然的聯繫,如果希臘共產黨在希臘內戰中取得勝利,那麼希臘將變成東歐社會主義國家陣營的一分子,希臘與西歐國家的聯繫就會被切斷,「托斯卡納和拉丁人都成了外人」,這對希臘人民而言是很恐怖的事情;所以本詩第四句說「希臘人想要鬥爭」。1947年12月希臘民主軍進攻科尼察城失敗,轉而在農村「攻擊和燒毀村莊」 製造了大量難民。直到1949年,失道寡助的希臘民主軍才被迫放下武器。

越南戰爭中的地毯轟炸

第2紀第81首
英文:
Through fire from the sky the city almost burned:
The Urn threatens Deucalion again:
Sardinia vexed by the Punic foist,
After Libra will leave her Phaethon.
中文:
從天而降的火焰幾乎燒光了城市,
水罐又威脅倖存者的安全:
撒丁島被迦太基人襲擾,
在天秤座離開座位以後。

本預言詩預言了1970年到1971年間,在東南亞半島的越南即遭受了美軍空軍的轟炸,又遭受了大洪水的襲擊。本詩第四句為這首詩的時間密碼,天秤座在一年中的9月23日至10月22日,這段時間主要為農曆的九月即「戌」月,天秤座的守護星是金星,所以「在天秤座離開座位以後」就是指農曆「庚戌」年以後,1970年是農曆「庚戌」年,這一年裡的世界上的主要戰爭就是越南戰爭;那麼本詩第三句中的「撒丁島」就代指東南亞半島。

本詩第一句「從天而降的火焰幾乎燒光了城市」預言了1970年到1971年間美軍對越南和柬埔寨的大轟炸。越南戰爭期間,美國空軍多次動用戰略空軍進行了大規模的轟炸,其中規模最大的是1969年3月到1970年5月美軍的菜單行動(Operation Menu),14個月裡美軍在越南和柬埔寨投下了270萬噸炸彈,比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盟軍所有轟炸投彈量的總和還要多;而1970年美軍的高棉戰役和1971年的朗宋行動(Operation Lam Son 719)中,美軍空軍和陸軍進行的戰術轟炸也不計其數。本詩第二句「水罐又威脅倖存者的安全」 預言了1971年戰火中越南又遭到暴雨襲擊發生了大洪水,形成「雪上加霜」「禍不單行」的情況。1971年8月,特大暴雨襲擊越南,紅河水位暴漲,堤壩被沖毀成了三截,淹沒了25萬公傾土地,2百70萬人受災。

本書第二章:歷史拾遺的戰爭篇只收集了《諸世紀》預言詩中一些前人沒有破譯的現代和近代戰爭預言,其中關於二戰的預言,因為時間和本書主題的關係我只把有明顯時間密碼的預言詩破譯出來,應該還不全面,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照我分析時間地點的方法自行破譯。其他與中共有關的戰爭預言,如韓戰的預言,將在以後章節里敘述。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西方預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