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世詩篇──徹解諾查丹瑪斯的《諸世紀》(22):誰是最後的審判者?

力千鈞


【正見網2008年01月22日】


第三章:宇宙主神在人間

第四節:誰是最後的審判者?

《聖經啟示錄》

20--11 我又看見一個白色的大寶座,與坐在上面的。從他面前天地都逃避,再也無可見之處了。

20--12 我又看見死了的人,無論大小,都站在寶座前。案卷展開了。並且另有一卷展開,就是生命冊。死了的人都憑著這些案卷所記載的,照他們所行的受審判。

20--13 於是海交出其中的死人。死亡和陰間也交出其中的死人。他們都照各人所行的受審判。

神的最後審判,一直都是各種有關未來預言的一個中心,都知道最後神會來救世,神會進行最後審判,但是神也好,上帝也好,這個主持最後審判的神將會以什麼面目出現在人間,500年前萬能的神通過《諸世紀》預言已經給出了答案。

慈悲的大法和最後的審判

第 7紀第17 首
法文:
Le Prince rare en pitié & clemence,
Apres auoir la paix aux siens baillé,
Viendra changer par mort grand cognoissance,
Par grand repos le regne trauaillé

英文:
The prince who has rare pity and clemency,
After peace his great water barrels,
Will come to change by great jurisdiction of dead
By great recreating, reign exquisitely.

中文:
那個王子罕見的慈悲,
和平之後,他偉大的大法,
他將通過對死者的最後審判來改變世界,
經過休養和重造,精巧的統治。

這首詩原來的英文翻譯,由於沒有忠於原文,「意譯」過度,失去了詩文的原意。《諸世紀》的預言詩其實是以法文為主結合其他文字寫成的,如拉丁文,西班牙文,還有英文。比如原文第一句中的「rare」已經就是英文,是「稀罕,傑出,罕見」的意思,可是原來的英文翻譯把「rare」 意譯成了「little」 意思就完全相反了。所以破解《諸世紀》預言詩的一個重要因素就是要儘可能忠於原文,儘可能用直譯來翻譯理解預言。

本詩原文中最關鍵的一個詞就是第三句中的「cognoissance」,也就是法文詞彙「connaissance」,它的一般詞義是「認知」,所以原來的英文翻譯把第三句譯成「will come through death to change (and become) very knowledgeable.」,意思是「他將來通過死亡變得很出名」,這樣翻譯顯然是不合理的。其實,法文詞彙「connaissance」,在法律專業詞彙里表示「受理權,審理權,審判管轄權」,所以「par mort grand cognoissance」 意思就是「通過對死者的偉大審判」,這個「偉大審判」顯然就是《聖經啟示錄》里預言的「最後審判」,既「死了的人都憑著這些案卷所記載的,照他們所行的受審判。」

本詩前兩句「那個王子罕見的慈悲,和平之後,他偉大的大法」就是指的慈悲的法輪大法師父李洪志先生。因為在上文第四節我們已經論證過:在《諸世紀》預言中,複數的「水罐」 可能指的是「三點水」的「法」,這裡不過是用了複數的「水桶」來代替「水罐」,「水桶」一般比「水罐」還要大,而且還加上了「偉大」的形容詞,顯然「great water barrels」就是指「大法」。法輪大法的修煉都是非常平和的,法輪功的所有功法也都是非常平和,即使是「動功」也是講究「緩,慢,圓」的,所以本詩第二句就是說你通過平和的法輪大法修煉你就能感受到法輪大法的偉大。

本詩第三句「他將通過對死者的最後審判來改變世界」,是預言大法師父主持最後審判,並通過洪傳「真,善,忍」的宇宙大法,讓眾生知道「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天理,啟發眾生的善念,從而使眾生向善而「改變世界」。

這首詩的第四句「經過休養和重造,精巧的統治」,形容了法輪大法的佛法體系「精巧的」改造宇宙和其中的眾生,使瀕於滅亡的宇宙得到重生,眾生得到救度。英文recreation是「休養,娛樂」的意思,但是字面上它有「recreat」「再造」的詞根,所以我們把它翻譯成「休養和重造」。



正邪大戰


「木子」是最後的審判者

第 10紀第73 首
法文:
Le temps present auecques le passé
Sera iugé par grand Iouialiste,
Le monde tard luy sera lassé,
Et desloyal par le clergé iuriste.

英文:
The present time together with the past
Will be judged by the great Jovialist:
The world too late will be tired of him,
And through the clergy oath-taker disloyal.

中文:
現在和過去,
將被偉大的「木子」來裁決,
由於神職人員違背了神聖的誓言,
世界(的改變)拖得太久,將會讓他感到倦怠。

本詩的英文翻譯沒有其他任何改動,只是把原文的「Jovialist」還原而已,但是怎麼理解這個「Jovialist」卻是正確破譯這首詩的關鍵。

「Jovialist」來源於「Jovial」這個詞,它有兩種意思,一種常用的意思就是「快活的,高興的」,所以原來的英文翻譯就把「Jovialist」翻譯成了「Joker」,意思是「開玩笑的人」。不過這個「玩笑」開得也實在太大了點,「現在和過去,將被偉大的開玩笑的人來裁決」,只是個「開玩笑的」,這也實在太離譜了點。那麼「Jovial」這個詞的另一意思相當於「Jovian」,指羅馬神話的主神,既「主神朱庇特的」或者「木星的」,這應該是「Jovial」這個詞根在《諸世紀》這首預言詩中的正確意思。我們知道「ist」這個後綴一般表示研究某種學問的人,某某學家等等;象「scientist」是「科學家」,「geologist」是「地質學者」,那麼「Jovialist」就應該是「研究主神朱庇特的學者」,或者「研究木星的學者」。

如果本預言要說的是「現在和過去,將被偉大的宇宙主神朱庇特來裁決」,那麼詩中直接就用「主神朱庇特(Jovian)」就好了,幹嘛要用個「研究主神朱庇特的學者(Jovialist)」呢?因為這個宇宙的最後審判者是要使宇宙重生的神,決定了宇宙更美好的未來,所以和過去舊宇宙的主神還不是一回事,那麼《諸世紀》這首預言詩所含的神的啟示就用了「Jovialist」這個詞來暗示這個宇宙最後審判者的三重特點:

第一:「研究主神朱庇特的學者(Jovialist)」就是「研究宇宙主神的學者」,而「研究宇宙主神」就是「研究宇宙根本大法」,那麼「真,善,忍」就是「宇宙根本大法」,而傳出「宇宙根本大法」的人就是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

第二:「Jovialist」又是指「研究木星的學者」,在中國古代把研究某種學問的最高層次的學者和代表人物尊稱為「子」,所以中國古代有「諸子百家」,「儒家」的代表人物是「孔子」,「墨家」的代表人物是「墨子」,以此類推,「研究木星學問」的代表人物就可以稱之為「木子」,這就是為什麼我把「Jovialist」翻譯成「木子」的原因。顯然,這首預言詩所含的神的啟示用「Jovialist」這個詞來暗示這個宇宙最後審判者是一個姓「李」的人。

第三:「Jovialist」這個「研究木星的學者」,其實就是一個「屬於木星的人」,它暗示了這個最後的審判者「屬木」,出生在五行為木的年份;而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出生在1951年,這一年是「辛卯」年,正好「屬木」。

其次我們在本章第二節第4紀第99首的破譯中已經知道,預言中的「公主的大兒子」,就是出生在中國吉林省的「公主嶺」市,在家中排行老大的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羅馬神話中宇宙的主神朱庇特是掌管雷電的神,而預言中說「公主的大兒子」 「他能發出無數陣列的雷電」,就是預言李洪志先生就是未來的「宇宙主神朱庇特」。

那麼,綜合以上分析,我們可以斷定,《諸世紀》這首預言詩所含的神的啟示,已經指明了,「現在和過去,將被偉大的法輪功創始人來裁決」,他就是這個宇宙最後的審判者。

本詩的後兩句「由於神職人員違背了神聖的誓言,世界(的改變)拖得太久,將會讓他感到倦怠。」,預言了宇宙最後的審判者對於末法時期一些神職人員的不正當行為表示失望。正如李洪志先生1996年在《精進要旨》中的「變異」一文中所說的:「神職人員的不正當行為完全違背了貞潔的誓約,使神的囑託變得一錢不值,令人類與神都感到震驚!善良的人們一直把他們當做自己是否獲得拯救僅有的依賴者,失望使人們越來越不相信宗教,最後對神完全失去了信心……」

其實,這些話並不只是針對西方宗教的神職人員,也包括東方的佛教道教的「神職人員」,甚至包括那些在天上立下神聖的誓約要下世同化大法卻在人海中迷失的過去的神佛們。就像第三節上文中劉伯溫所說的:「上末後時年,萬祖下界,千佛臨凡,普天星鬥,阿漢群真,滿天菩薩,難脫此劫,乃是未來佛,下方傳道,天上天下諸佛諸祖,不遇金線之路。難躲此劫,削了果位,末後勒封八十一劫。」 這裡說到,「天上天下諸佛諸祖」,也有一部分忘記自己當年神聖的誓約,和他們千萬年等待的「法輪大法」失之交臂,「不遇金線之路」;那麼部分「神職人員」和下世的諸神,忘記了自己當年神聖的誓約,迷失在常人社會的洪流里,使得「世界(的改變)拖得太久」,就會影響到宇宙正法的進程,使宇宙最後的審判者對他們「感到倦怠」。

看過2007年新唐人新年晚會的朋友,一定還記的第一幕「神聖的誓約」,講的就是當年眾神下世前,簽下的要在「法輪大法」洪傳之時同化大法,助師正法的「神聖的誓約」。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西方預言

正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