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世詩篇──徹解諾查丹瑪斯的《諸世紀》(24):迫害法輪功就是破壞宇宙正法

力千鈞


【正見網2008年01月31日】

第四章:迫害真相

第一節:迫害法輪功就是破壞宇宙正法

誰要破壞宇宙的正法?

第 3紀第 79首
法文:
L'ordre fatal sempiternel par chaine,
Viendra tourner par ordre consequent :
Du port Phocen sera rompuë la chaine,
La cité prinse l'ennemy quant & quant.

英文:
The fatal everlasting order through the chain
Will come to turn through consistent order:
The chain of Marseilles will be broken:
The city taken, the enemy when and where.

中文:
那永久致命的次序,通過這次連結
將變成連續的次序:
馬塞港的鏈條將被打斷:
城市被奪,敵人,何時何地?

這首預言詩預言了宇宙正法的目地,同時預言了有邪惡勢力,也就是詩中所說的「敵人」 ,將要破壞宇宙的正法。

本詩前兩句說的是宇宙正法的目地,其中第一句「那永久致命的次序」 就是指過去宇宙「成住壞滅」 的規律,法輪大法師父1996年《在休斯頓法會上的講法》中指出:「過去宇宙有成住壞滅,宇宙中的生命有生老病死,只是不同空間時間的長短不同……在成、住、壞的形式中,比如有宇宙的形成階段,有它穩定的時期,然後又走向衰敗、敗壞。這是過去宇宙根本形式,是宇宙內一切生命物種物質運動的規律。」 這句預言詩就是說,宇宙過去的發展規律就是「成住壞滅」 ,最終宇宙要滅亡,所以說是「致命的次序」 ;而宇宙滅亡的表現形式就是「 爆炸」,就像本書第三章第一節我們所提到的第1紀第69首其中描述的:「它將(向四方)遠遠地潰散,吞噬了無數的國度,哪怕它多麼古老,基礎多麼牢固。」這裡面「(向四方)遠遠地潰散」就是宇宙「爆炸」時的情景;法輪大法師父在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又指出:「宇宙過去的特性決定了宇宙的周期性的變化。什麼特性呢,就是『成、住、壞、滅、空』,這是過去的宇宙。宇宙很大,在小面積或局部出現了壞滅的時候就炸掉,炸掉就是空。空了之後物質它還存在嘛,神會利用這些死亡物質再從新造就出新的那一層宇宙來。這個狀態和人體的新陳代謝幾乎是非常相似。那麼更大範圍出問題了,更大範圍也要炸掉,然後再造就出新的生命來。」 按照這種說法,過去的宇宙走過「成住壞滅」 的次序,「爆炸」 滅亡後,會有另一個「新的宇宙」在漫長的歷史中產生,可是這個所謂「新的宇宙」 的發展規律仍然是「成住壞滅」 ,仍然最後要在「敗壞」 的過程中滅亡,仍然還要「爆炸」 ,所以呢,過去的宇宙都是在「成、住、壞、滅、空」 中的次序中,周而復始的「產生」 然後走向」 滅亡」 ,過去宇宙的歷史「永遠」就是這樣,從來沒有改變過,所以本詩第一句說的「那永久致命的次序」 就是這個意思。

可是現在,有一個偉大慈悲的宇宙主神,他在這個宇宙將要滅亡的最後時刻,下世到了人間,傳出了「真善忍」 的宇宙大法,他要通過宇宙正法,改變過去宇宙「成、住、壞、滅、空」 這種的「永久致命的次序」 ,他在《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指出:「將來的宇宙在這方面會改變,一旦到壞了的時候就要圓容它,更新它,使它變好。這就與舊宇宙不同。」

因此,本預言說「那永久致命的次序,通過這次連結,將變成連續的次序」,就是預言宇宙會發生一種從來沒有過的大事:有一個偉大的神將可以把舊宇宙和新宇宙「連結」起來,顯然預言中說的「這次連結」就是指宇宙大法的正法,也就是說法輪大法的正法就像「連結」一樣把舊的宇宙和新的宇宙連接了起來,從而使得宇宙不須滅亡而獲得新生,舊宇宙和新宇宙之間「變成連續的次序」,並使得將來的宇宙成為「圓容不滅」的。

亘古以來,宇宙的眾生都來期盼著這次宇宙大法的正法,都在期盼著這個偉大的宇宙主神指點迷津,找到宇宙新生的路徑,這是眾生進入未來的唯一希望。2003年在《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中,法輪大法的師父說道:「我說能夠進入未來的也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為未來不屬於這一期生命。用舊認識來講,這一期生命想要進入到未來去,想要進入到不屬於他們的下一期天體中去是根本就不可能的。是因為在這次正法中,最大的慈悲對待著一切,對待一切眾生,才想從這箇舊的宇宙中把這些生命同化過去,才做的宇宙正法的事情。不然的話,這一期生命想去將來那根本沒有任何機會,將來是不屬於他們的,是不屬於現在這些生命的。所以想去將來那就必須得符合將來的要求。」

「當然作為一個現在生命來講,那是達不到的,他也很難去符合。但有一點,我的法在傳,層層眾生也都知道,很多生命也都在學,也都在看。各層都有《轉法輪》,每一層的理不同,裡邊的字看上去不同,都是新宇宙不同層次的真理,很多生命他們都在看,而且主動的在同化,因為這是萬古以來宇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對眾生來講都是從來都沒有誰敢想過的,能夠跨越這麼大的歷史,因為這個歷史是不屬於現在的整個宇宙生命的。」

這次宇宙大法的正法,對於宇宙,對於眾生,都是一件性命尤關的大事;可是這樣一件大事,卻還會有「敵人」來破壞,所以本預言詩後兩句說「馬塞港的鏈條將被打斷:城市被奪,敵人,何時何地?」 這裡「馬塞」在原文用的古語,「馬塞」是「法」國的主要港口,所以「馬塞港的鏈條」就是指代本詩第一句「這次連結」所代表的「正法的安排」,因為宇宙大法的正法,她的安排關係到宇宙的未來,所以大法師父的「正法的安排」也是象「鏈條」一樣「一環扣一環的」,本來就是環環相扣非常精密的,可是卻還會有「敵人」來破壞,打斷大法師父的「正法安排」,甚至發生「城市被奪」的事,這裡的「城市」就是後文要提到的「太陽之城」;我們在第三章第一節裡論述過《諸世紀》預言中「月亮」與「太陽」的關係,指出《諸世紀》預言中把「法輪大法」比作「太陽」,那麼「太陽之城」就是指大法洪傳的中國。

那麼破壞宇宙大法正法的「敵人」,就是破壞宇宙新生的唯一希望的敵人,其實就是全宇宙的「公敵」。這個全宇宙的「公敵」就是干擾破壞宇宙大法正法的宇宙的舊勢力,那麼在人間迫害法輪功的中共邪黨和江鬼一夥邪惡之獸,當然就是全人類的公敵,就像本書第一章第六節第10紀第10首所說的:邪惡之獸江澤民一夥是「全人類最大的公敵(Great enemy of the entire human race)」。

禍從天降

第5 紀第32 首
英文:
Where all is good, the Sun all beneficial and the Moon
Is abundant, its ruin approaches:
From the sky it advances to change your fortune.
In the same state as the seventh rock.

中文:
當一切都安好,
太陽都有利,月亮也豐滿,毀滅卻將臨近:
禍從天降,改變了你的好運,
第七次的岩石也如此。

這首預言詩預言了宇宙中的舊勢力在宇宙大法正法過程中的某一個時候,將大規模的干擾破壞法輪大法師父的「正法安排」,人間製造一次從天而降的大災禍。

本詩前兩句「當一切都安好,太陽都有利,月亮也豐滿,毀滅卻將臨近」,這是指1999年以前的幾年裡,法輪大法在中國大陸得到了廣泛的洪傳,學練法輪功的人最後達到了一億多人。我們知道:《諸世紀》預言中把「法輪大法」比作「太陽」,把干擾和破壞正法的宇宙「舊勢力」比作「月亮」;其實宇宙「舊勢力」也知道「法輪大法」的正法是宇宙新生的唯一希望,他們也希望「法輪大法」的正法能夠成功,能夠挽救宇宙蒼生,他們的問題是「自以為是」的想要讓正法的進程按照他們的想法來安排,可是他們這種強行的安排恰恰是對宇宙大法正法安排的最大幹擾。所以在1999年以前的幾年裡,雖然「舊勢力」對正法的事情也有所干擾,但是表面上是支持法輪大法的,因此當時「太陽都有利,月亮也豐滿」,連中共中的許多人當時都習練法輪功,當時法輪大法師父在北京曾經講法的地方就在公安大學的禮堂,中共政治局常委都有家屬習練法輪功,連江xx的妻子都不例外,中共中央在海外的使領館也曾推介法輪功。但是,就在這「當一切都安好」的情況下,「毀滅卻將臨近」。

宇宙「舊勢力」 「自以為是」的要安排正法的進程,他們把法輪大法完全當做過去的所謂修煉來看待,他們也知道法輪大法真是太好了,太高了,那麼按照過去宇宙中的修煉方式,越要修的高的人越要經過嚴格的考驗樹立「必要的威德」,所以他們認為,在學練法輪功的人達到了一億多人後,要安排一次大的考驗,把那些不配學法輪功的人清理淘汰出去。可是宇宙「舊勢力」他們自身也是舊宇宙的產物,他們也處在舊宇宙「成住壞滅」的最後過程中,他們自身都難保,如果按照他們的要求來正法,宇宙的正法就是一場「換湯不換藥」的假象,宇宙就根本不能獲得新生。他們來主持救人,救到哪裡去?他們所在的地方不也是舊宇宙的一部分嗎?不最後也要解體嗎?所以,「舊勢力」對正法的干擾就是破壞宇宙大法的正法安排,把他們自己變成了宇宙的公敵。都知道,「法輪大法」的正法是宇宙新生的唯一希望,那麼宇宙的新生靠的就是「法輪大法」,而決不是過去宇宙 「成住壞滅」過程中產生的那些舊宇宙的法理。

本詩後兩句「禍從天降,改變了你的好運,第七次的岩石也如此」,就是預言了「舊勢力」對正法的干擾破壞所帶來的惡果,那就是加快了舊宇宙的敗壞,對宇宙的新生造成了嚴重的威脅。這裡「你的好運(your fortune)」是指本來法輪大法師父洪大的慈悲是要救度一切的眾生,法輪大法的洪傳是眾生的福分。大法師父在《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說道:「我要的是所有的眾生都不要對正法這件事干擾,甚至於不要參與。正法嘛,從最基點,從最低往上正法的時候一路上去,所有的生命你再不好,在歷史上犯了再大的罪過,我也不記過往之過。我都會把你從生命的最微觀到表面,以至於任何生命的思想,都淨化。從下到上一路正過來,這是最好的善解,一個生命都不會掉下來,一個生命也不會對大法、對正法這件事情犯罪。多好啊。可是不行,它們非要干,因此就造成了在人類社會的這場浩劫。」

其實,舊宇宙不能自動更新是由於自身的局限造成的,比如對於宇宙的淨化,他們採取的辦法是「考驗和淘汰」,把不好的東西淘汰掉,這樣剩下的就比較乾淨;而法輪大法才能做到大法師父所講的「把你從生命的最微觀到表面,以至於任何生命的思想,都淨化。」所以,大家要記住一點:在舊宇宙最後時期那些種種淘汰生命的災難,都是舊宇宙自身的機制在起作用,而不是大法的正法要淘汰誰,包括我們所說的「天滅中共」,是中共自己對大法犯罪,舊宇宙就安排了要「天滅中共」來淘汰中共。

本詩最後一句「第七次的岩石也如此」是預言:「舊勢力」對正法的干擾破壞,使得宇宙部分生命對正法這件事情犯罪,不但給人類造成了最後大淘汰的原因,也進一步敗壞了舊宇宙的物資基礎。

「敵人」的預兆

第 5紀第 81首
英文:
The royal bird over the city of the Sun,
Seven months in advance it will deliver a nocturnal omen:
The Eastern wall will fall lightning thunder,
Seven days the enemies directly to the gates.

中文:
王室的鳥,在太陽城上飛翔,
七個月前,她將給出黑夜來臨的惡兆:
東邊的城牆落下雷電,
七的日子裡,敵人殺到門前。

這首詩預言了在99年中共開始正式迫害打擊法輪功之前的一些預兆。

本詩第一句「王室的鳥,在太陽城上飛翔」中「王室的鳥」是一個時間密碼,「王室的鳥」或著說「皇家的鳥」是指「金鳥」,也就是指某年的「辛酉」月;而「太陽城」在上文中已經解釋過了,《諸世紀》預言中把「法輪大法」比作「太陽」,那麼「太陽之城」就是指大法洪傳的中國。第二句說「七個月前,她將給出黑夜來臨的惡兆」,「黑夜來臨」是指代表「舊勢力」 的「月亮」要占領天空想取代「太陽」的時候,即在「舊勢力」操縱下中共邪惡勢力開始要迫害法輪功的時候。「七個月前」是指1999年4月天津事件的「七個月前」,也就是1998年的9月份,這個月是「辛酉」月,有一件事情是天津事件的「預兆」;這件事就是1998年9月隸屬於中共政法系統的《河北政法報》刊登了所謂《執意迷戀法輪功,走火入魔丟性命》的文章。

我們知道天津事件,是迫害法輪功的原凶之一,當時的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利用天津的政法機構打壓法輪功的事件,而《河北政法報》也屬於京津地區附近河北省的政法機構的刊物,這件事可能是羅幹陰謀的一部分,所以說,它是天津事件「七個月前」的「惡兆」。

其實,中共在迫害法輪功運動中的種種宣傳都是很可笑的,毫無科學依據的東西。就所謂《執意迷戀法輪功,走火入魔丟性命》所寫的精神病人自殺的情況,完全是這個精神病人自己發病的情況,跟法輪功沒有任何關係。從科學的態度講,任何一個人群,它都有正常的死亡率和各種疾病的發病率以級自殺率,比如1998年中國的人口正常死亡率是千分之六點五,而中國精神性疾病在總人群中的發病率在百分之一左右,根據中共官方的統計資料中國每年有2百萬至3百萬人企圖自殺,其中34萬人自殺身亡,占世界第一位。也就是說每3分鐘就有2人自殺身亡、15人自殺未遂。那麼,如果你要證明參加某個團體的和平的活動能夠使人致死,你至少要證明參加這個團體活動的人其總體死亡率高於人口正常死亡率才行,同樣你要證明這個團體的活動能夠使人得精神病或者自殺,你也至少得拿出統計數據進行比較才行。那麼,你拿一兩例精神病或者自殺的案例就說是練法輪功造成的,根本就是毫無道理的;如果那樣,每年中共的黨員自殺的何止成千上萬,那麼中共自己完全就是一個自殺團體嘛。每一個死亡或著自殺的案例都是一個悲慘的故事,但是感情不能代替理智和科學做出判斷,可是中共的宣傳就是故意用扇情的手法來讓蒙蔽人民的理智,就是要故意人們的仇恨。

可笑的是,中共花了吃奶的力氣,才在鎮壓法輪功後編出了一個什麼1400例法輪功死亡的「案例」,這和99年六千萬練法輪功的總數比起來,簡直就是證明練法輪功可以大大降低人口死亡率提高人口壽命。就算退一萬步,中共「編的」這1400例都算「非正常死亡」,根據中共的規定學校學生的非正常死亡率「標準」每年應該在萬分之五左右,這個「非正常死亡」數也不夠一年的「標準」,而這個1400例卻是七年的數據;那麼中國勞動部是不是應該發個什麼「安全生產獎」給法輪功呢?

本詩後兩句「東邊的城牆落下雷電,七的日子裡,敵人殺到門前」,是預言在1999年,「舊勢力」操縱下中共邪惡勢力開始要迫害法輪功,他們是破壞宇宙大法正法的「敵人」。這裡面「東邊的城牆」是個時間密碼,指甲子年為「己卯」年的1999年,因為地支之中,「卯酉」為「東西」兩向,「卯」在「正東」,天干「己」的五行為「土」,而「己卯」的納音甲子就是「城頭土」,所以「東邊的城牆」指1999年「己卯」年,同時又指東方的國家中國;所謂「七的日子」,就是指預言中「大七數」循環的最後的日子,即是宇宙最後階段的日子。

迫害法輪功的行為是徒勞的

第 1紀第 8首
法文:
Combien de fois prinse Cité solaire,
Seras, changeant les loi barbares & vaines
Ton mal s'approche, plus seras tributaire,
Le grand Hadrie recouurira tes vaines.

英文:
How often will you be captured, O city of the sun ?
Changing laws that are barbaric and vain.
Bad times approach you. No longer will you be enslaved.
Great Hydria will revive your veins.

中文:
啊,太陽之城,多少次你將淪陷?
改變法的行為,野蠻而徒勞,悲慘的日子來臨。
你將不再被奴役,
偉大的法將使你的血脈甦醒復興。

這首預言詩翻譯的關鍵是原文中「grand Hadrie」裡的「Hadrie」是什麼,原來有些人認為「Hadrie」是「Henry」,其實「Hadrie」是法文的「Hydrie」,英文叫「Hydria」,是古希臘的三耳汲水罐,所以這裡「Hydria」也就表示「古老的水罐」,也就是「老水」的意思,我們在第三章第三節第 7紀第14 首的解釋中已經說明了,「老水」在中外的預言中就是指「法」。


圖:古希臘的三耳汲水罐Hydria

本詩前兩句「啊,太陽之城,多少次你將淪陷?改變法的行為,野蠻而徒勞,悲慘的日子來臨」,預言了中共將在中國大陸全面地迫害法輪功,在形式上就像「太陽之城」中國的又一次被淪陷,同時也預言了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行為,也就是預言中所說的「改變法的行為」是十分「野蠻」的,但同時這種迫害行為也是「徒勞」的,中共曾經想三個月消滅法輪功,最後卻發現將要被消滅的恰恰是他們自己。

本詩後兩句預言了法輪大法非但不會被中共邪黨消滅,反而將使中國人民從中共邪黨的奴役中解救出來,使中國這個「太陽之城」 「將不再被奴役」,因為「偉大的法將使你的血脈甦醒復興」;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法輪功將是使中國人民真正覺醒,是中國真正傳統的神傳文化得到復興的偉大力量。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西方預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