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武術徵文】 武術之路札記

一聲吼

【正見網2008年03月26日】

從小喜歡武術,每次在電影電視或其它什麼地方看來一招半式,都會回家操練一番,累得滿頭大汗。那時候,總想著去哪兒正式拜師學武,但家庭條件不好,父母也不支持,只有作罷。由於缺乏指導,練來練去也就練會了一些純粹的繡花架式,比如鯉魚打挺、空翻、旋子等等。為了學習電視裡面的暗器功夫,成天兜裡裝著一把長短不一的鐵釘子,走哪兒扎哪兒,把家裡的門窗、木櫃全扎了個稀爛。

離家讀書以後,家裡會給一些伙食費了,自己就省吃儉用買來了很多武術、氣功書對照著練習。可我這個人沒什麼恆心,這山望著那山高,經常這個還沒練會就去練那個,所以練來練去總是一無所成。這個過程中,對氣功的看法產生了很大變化,由最初的興趣盎然發展到失望透頂,直至最後徹底放棄。那時候,今天出來一個什麼氣功大師,明天又出來一個什麼更大的大師,可半路出家的居多,而且感覺大多都是通過炒作來賺錢的。所有氣功門派翻來覆去都是講的那些玩意兒,看得多了我自己也會講了。於是我認定,裡面一定沒有什麼真東西。

後來再長大一些,遇到一個較好的學習武術的機會,可以很多人一起練習,裡面有專業的武術教練,這樣的好機會自然不能錯過,於是立即參加了。從此開始了比較正規的武術訓練。由於練得十分刻苦用心,很快成為了裡面的骨幹,大概兩年以後就主要由我來充當教練了。

慢慢的,我的生活軌跡開始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首先是性格上變得非常暴戾。以前遇到矛盾,總會選擇忍讓,或者最多與人理性地爭辯道理。現在不同了,會武術了,這方面的朋友也多了,動不動就想通過武力來解決。有句話「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真是很有道理的,進入那種生活方式之後想退出來可不容易。成天一幫人到處瞎混,賭球酗酒,打架鬥毆。儘管我自己不太喜歡惹事,但常在水邊走哪有不濕鞋的道理,為了哥們義氣,為了所謂的「人爭一口氣」,常常就會刀光劍影、大動干戈。慢慢的我成了一個讓周邊人提心弔膽的惡人。

不過與那些朋友有所不同的是,每次打完架之後他們都興高采烈、激動不已,而我總會痛心疾首一番。想起人家也是父母所生,人家也是與我自己一樣的血肉之軀,把人打成那樣,他們的父母知道後究竟會怎樣地痛心呢?換成是我自己又會如何?於是便有一種深深的負罪感,經常感覺自己傷天害理了。這個時候,也漸漸對那些朋友產生了強烈的不滿情緒。在酒桌上把哥們義氣吹得天花亂墜的是他們,喜歡到處惹事生非的是他們,一旦動起手來逃得最快的也是他們,這不但讓我感到十分氣憤和不值,也讓我深深鄙夷和不屑。於是,我決心遠離哥們義氣,就對他們說:從今以後,我們只作為正常生活上的朋友交往,如果再有什麼打打殺殺的事情不要來找我,我也決定不再去麻煩你們!就這樣,終於退出了所謂的江湖。

這段經歷寫起來容易,其實是不堪回首、刻骨銘心的。當然,按現在的心境理解,或許萬事皆有因緣吧。正是這段經歷讓我對人生產生了很多反思,開始虔誠信起上天來。記得當時那幫朋友中,我是唯一一個喜歡打抱不平的人,也是唯一一個打完架後總要痛悔不已的人。在經歷了太多打打殺殺後,我發現,我居然一直都毫髮無損,而他們,成天不是這個包著頭就是那個吊著手。然而在平時的武術訓練中,我們的差距最多也就是半斤和八兩。於是我就自然而然地感謝起上天來,我相信,一定是上天青睞於我偶有的正義才保護了我,並且我越來越清醒地意識到,只有正義對於人才是必需的,而那些不分青紅皂白的所謂江湖義氣其實全是糊弄人的。後來有一次,以前的仇家花錢請來黑幫拿著自製火藥槍到處找我,聲言一定要把我廢掉,而那時候我已經決定了要退出打打殺殺的圈子。這無疑讓我深感無助無奈且恐懼絕望。走投無路之下,我想起了上天,我跪在地上祈求說,求上天再保佑我渡過這一次難關,我發誓以後再也不干傷天害理的事了。後來或許真的有上天保佑,事情有驚無險地得到了化解。

經歷了這些,我不得不重新審視起武術的意義。儘管起初確實出於喜好,但後來的練習當中,自己已經完完全全地把武術當成了一種用於搏擊防身甚至於恃強凌弱的手段。現在看來,這顯然是沒有道理的。如果單憑武術就能夠真正防身讓自己安全的話,為什麼以前沒有正式練習時自己走哪兒都不怕,現在似乎練得有些功夫了,反而走哪都要身揣兩把菜刀而且還膽戰心驚呢?不懂武術的人有什麼事情忍一忍也就過去了,大不了挨個三拳兩腳或者折點財。會武術的就不同了,別人要知道你會武術,一個人不行來二個,二個不行來更多,拳腳不中就會用刀用槍,反正一定會讓你吃不了兜著走,出手就打算置你於死地!於是我相信,中國古人所說「能忍自安」、「強中更有強中手」、「惡人自有惡人報」,真正是顛撲不破的至理名言。當你沾沾自喜於自己的強大時,你就會不自覺地任意逞強,於是免不了會有意無意行惡。而當你作惡多端之後,自然引來麻煩不斷從而就會惡有惡報了。明白這個道理後,一時間興奮不已,提起荒廢已久的筆,鄭重其事地寫下了一篇關於「忍」的心情札記,其中專門舉了韓信大忍於胯下的事例以時刻警醒自己。自那以後,一聽到誰說起要學練武術報仇防身等等事情,我就會笑掉大牙。

當我全面省視那段「我武唯揚」的人生經歷時,只有一樣事情是讓我自始至終沒有後悔過的,那就是打抱不平。每次打抱不平之後,我都不太擔心會受到報復,因為我堅信自己是對的,哪怕真受到報復了我也無怨無悔,當然那時還附帶另一個想法就是,大不了一拼了之、血濺當場。然而事實證明,每一次打抱不平,都未給我造成任何類似於平時爭強好勝之後所帶來的惡劣後效應,反而能讓我感覺到人生的些微價值和自信。於是我想,上天終究是有眼的,不會虧待一個打抱不平之人,所以將武術用到打抱不平之上應該是完全可以的,這大概也就是古人所說的「止戈為武」吧。

那時還有一件事情對我震動極大。一個在幫派上混的人對我講,他們經常在火車上敲詐勒索,但他們並不會對每個人都下手,有時看見長得忒「順眼」的人他們也會放過。我就問怎樣才算「順眼」, 他支吾了半天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不一定是人高馬大,也不一定是英俊瀟洒,反正就是讓人感覺挺順眼的那種。他的話讓我感觸良多。一般人練習武術就是為了防身,而只把這當作目的的人,其實並不希望真正遇到意外,因為一旦遇上,自己平時所練的那麼幾下子未必真能防護得了。比如在人擠人的火車上,一群持刀歹徒將你團團圍住,任你是李小龍再世其實也無濟於事。既然這樣,如果僅憑讓人「順眼」就能夠化干戈為玉帛,就像古人所推崇的「不戰而屈人之兵」,豈不是要比通過練武來防身要高明得多嗎?事實上據我多年的所見所聞,還真的沒有見到過,誰通過學練武術了就能夠變得更安全的。於是,我就開始琢磨起周邊的人是否「順眼」的問題來。慢慢我發現,往往那些容易出事的人,通常都是黑頭黑臉面目比較可憎的,而那些一直過得安穩平順、也不容易讓人聯想到意外之災的人往往給人以氣宇軒昂或者雍容大方之感。我想,這也許就是人們常說的氣質、氣派,或者不怒自威、以德服人的德吧。當然,那時對「德」的概念還不十分明確,我將其歸結成了一種超然的精神境界,我意識到,這種超然的精神境界對於人來說,其實比表面的攻防之術更有價值。如果單純為了一生平安,與其練習武術,還不如去提升這種超然的精神境界了。

那個時候,我正感到自己的武術練習進入了一種再也無法提高的境地。因為我一直練習的是武術套路、散打之類的外家功夫,外家功夫講究長打短、快打慢、大力打小力,這些都是要受到身體素質所限制的。那些散打比賽,通常是小級別與小級別打,大級別與大級別打。練至同樣的嫻熟狀態,小級別根本無法與大級別對抗,這說明,大級別的身體素質比起小級別來,先天境界就要高,而通過外家功夫訓練,不可能從根本上提高一個人的先天身體素質所限定的境界。對於外家功夫來說,無論你怎樣強化訓練,到三十歲以後必然會隨著身體素質的下滑而走下坡路,等到年老體衰或者停止練習了,功夫就會自然而然地喪失。由此我得出一個結論,外家功夫所練習的,純粹只是一種最原始的體能技巧,根本無益於生命境界的提高與昇華,所以外家功夫其實是不值得人們去畢生追求的。

這時還進行了另外一番苦思冥想:外家功夫強調的是動,儘管打鬥過程中也有動靜結合的戰略技巧,但其訓練終究都是要通過反覆劇烈地運動來實現。根據陰陽學說,動屬陽靜屬陰,孤陰不長孤陽不生。如果只是單純地進行劇烈的身體運動,必然會導致人體陰陽失衡,從而會全面影響到人的精神狀態。經過大量觀察,我總結了一個現象,大凡練習武術散打的人,練習一段時間後,都會變得虛陽高亢、脾氣暴躁,甚至連相貌都有往凶神惡煞方面變化的趨勢。而這,與我前面所感悟到的人其實更應該培養一種超然的精神境界背道而馳,於是我也就思量著超越外家功夫去追求更高深更完美的東西了。

我把目光轉向了內家拳中的太極,太極拳講究全身放鬆,通過緩慢而圓和的訓練,最終能達至靜極生動、無堅不摧的境界(當時的理解)。這顯然是一門與外家功夫截然不同、而且更為玄妙的武術。更為重要的是,感覺上太極拳是能夠陰陽調和的,並且十分有益於我所感悟的那種超然精神境界的培養。於是,就開始跟公園裡的老年人學起太極拳來。練習了有幾天吧,發現那些在公園裡打了多年太極的老頭老太,其實根本就不曾踏入過武術的門檻,他們充其量只是當作一種體操在練習。如果這樣練下去,永遠也無法達至書籍上所記載「三年小成,九年大成」之太極殿堂。可見,學練太極拳與外家功夫是不同的,需要真正的明師指點才行。由於經濟狀況限制,當時沒有遠出尋訪明師的條件,加之以前接觸氣功的經歷讓我深信,真正明師的「明」並非有名的「名」,是絕難尋訪得到的。於是便放棄了太極。

無計可施的情況下,我開始自創起武術門派。門派名稱都取好了,練習方法主要是在外家功夫訓練中摻入一些自己胡亂瞎編的「內功心法」,自以為應該可以從根本上提升外家功夫的境界而且可以滿足自己所感悟的超然精神境界的培養了。可是練來練去幾個月,根本就沒有絲毫預期效果,反而身體出現了諸多不適。這讓我十分困惑也十分苦惱。就想,辛辛苦苦追求武術這麼多年,到底還要不要堅持下去呢?如果繼續外家功夫的訓練肯定滿足不了我的武術追求,而且我早已認定,單純的外家功夫對人是沒有好處的。如果只為了防身,我寧願選擇「能忍自安」,如果單純為了健身,我就會選擇清晨小跑或者只是做一些舒緩的體操了。我到底該怎麼辦?

大概從「自創」門派的時候起,內心深處就有一種感覺越來越強烈,我感到,天地之間應該有某種特殊的、神秘的東西左右著一切,具體是什麼我也說不清楚,不過似乎離自己越來越近了。當然這個表述也不是很準確,其實根本說不清道不明,反正是模模糊糊地產生了一些奇怪的想法。有一天,我突然間對一位很要好的朋友說,我終究有一天是要做神仙的。當時朋友覺得十分奇怪,然而我自己知道,說這話時我內心非常虔誠。

大約過了有幾天吧,我經過某縣城準備去拜訪親戚。途中看見一家書店,當時很想進去轉悠一下,不過想想自己微薄的工資就強忍住了,因為每次進書店都會抑制不住買一堆似乎沒多大用處的書,於是就走過了。大概走出有幾十米遠吧,終於忍不住還是折了回來,心想,只是逛一逛,下定決心什麼書不買不就行啦。進了書店,首先看見的是一本《中國法輪功(修訂本)》,當時呵呵一樂,今天這個功明天那個功,現在又出了個法輪功,儘是些騙人的吧。不過不自覺地還是拿起來翻了翻,不料剛翻開,第一眼就看到「真、善、忍」三個字時,我渾身猛地一震、徹底驚呆了!那一瞬間內心的震憾與喜悅是無法用語言形容的,這不就是我一直在苦苦追尋和思索著的人生真諦嗎!這不就是可以涵蓋武術、涵蓋一切的最高真理嗎……我毫不猶豫地立即將書買下就走,書店也不逛了,親戚那兒也顧不得去了,一路上邊走邊看徑直回了單位,一口氣看完後什麼都明白了,再也不為武術的事煩惱困擾了。因為我已經清醒地知道,未來的一切應該如何走下去。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