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武術徵文】漢族首部英雄史詩與傳統武術(三):藝海無涯苦作舟

三新

【正見網2008年04月02日】

傳統武術雖然還不是真正的修煉,但是要想得到真傳,也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勞其筋骨,苦其心志,是需要巨大的付出的。這裡,華家第三代傳人小小龍,在拜師學藝那一刻,師父沈鐵鏈首先就從嚴要求,師父說道――

要做我徒弟必須做到「五個勿分記心間」:
一勿分晝夜天,
二勿分晴雨天,
三勿分冷熱天,
四勿分饑飽天,
五勿分節與年。

小小龍當即表示:

「再苦再累、生生死死勿怕嚴」。

練武的辛苦一般用「夏練三伏,冬練三九」來形容,在《華抱山全集》裡對於通年習武苦練不止的情形,時間從驚蟄到大寒,套路從基本功到獨門絕技,真可以稱得上是刻劃渲染淋漓盡致啊――

露臨天雷驚蟄間,
小小龍練武真苦練,
沈師父教徒有方又極嚴,
先練閉食三十天,
雙膝盤坐像坐蓮,
雙手按勒腹丹田,
雙眼微閉輕垂臉,
千思萬念歸一念:
念念默念「公道天」
洗淨身心污濁和雜念。
彩蝶伴風春分翩。

芳草放鷂清明前,
小小龍練武真苦練,
苦練仔閉食肚除污濁心去雜念身更健,接著就拿踢腿、站樁練、單踢、雙踢、空踢、實踢、軟踢、硬踢時時練,站地、站樁、站刀、站尖、單站、雙站、跳站刻刻練,時時刻刻、刻刻時時日夜練、沈師父心痛手硬萬分嚴,
竹鞭打仔上百千,
小小龍只有點頭嘸怨言,
萬丈高樓石腳堅,
種桑養蠶結銀繭,
穀雨佳人採桑蓮。

櫻桃紅熟立夏甜,
小小龍苦練再苦練,
苦練仔基本功夫末又拿輕功練,
行獨木、走鐵鏈、奔鋼絲、跑
麻線、飛單弦、躍水面,
斛鬥跌仔能萬千,
跌下加倍練,
跌傷出血勿皺眉頭勿眨眼,
練勿滿意勿進食勿睡眠,
好耕耘出好田,
小小龍上上下下、來來去去末像飛燕,
樂得大麥拍手小麥把頭點,
三麥青、黃小滿前。

漁家最樂芒種天,
小小龍苦練再苦練,
佗邊練輕功邊拿水功練,
小小龍時刻想起漁娘言:
勿能滿足水裡功夫有先天,
海勿厭泉勒山勿厭巔,
夜夜湖浴湖眠從勿間,
勿論熱天冷天、冰凍三尺敲開仔冰
塊末也到湖底練,
一練湖底行走快如箭,
二練水面行走飛如雁;
三練久沉湖底勿露面。
肚餓吃水鮮、轉氣靠丹田,
歡得蝦兵蟹將呆仔眼,
魚龜蚌螺紛紛跪拜小水仙,
農夫插滿夏至田。

小暑小熱蒲扇面,
小小龍苦練再苦練,
佗輕功水功一起練,
當中還練彈弓(功)箭,
練千遍練萬遍,
日日練、夜夜練,
烏星黑夜照樣練,
彈子(石子)彈脫千千萬萬萬萬千,
彈蚊繩彈葉片,
百發百中嘸虛箭,
喜得鳥雀飛舞荷花艷,
大暑盛夏看紅蓮。

立秋佳節送新面,
小小龍苦練苦練再苦練,
沈師父傳藝練功萬分嚴,
十八般武藝精又全,
傳仔閉功、站功、輕功、水功、彈功
末,又傳刀功槍功飛雙劍,
小小龍和漁姐兩人苦練雙劍,一個是舞
起仔龍鳳劍:
刺、撩、斬、提、抹好像飛雪漫滿天。
兩人勿顧飢餓、勿顧眠、
勿分晝夜時刻練,
明月高照一夜天,
夜間樂得桂香粟子甜,
日間樂得魚躍葵花艷,
處署涼風?著棉。

白露拜月求晴天,
小小龍苦練再苦練,
沈師父馬勿停蹄、快馬加三鞭,
又教兩徒再拿拳術練,
八卦、太極、形意才練遍,
通臂猴拳反覆練,
練萬萬,練千千,
夜夜苦練五更天,
月月苦練三十天,
一年苦練三百六十天,
練得重拳如珠連,
虛拳如雲煙,
花拳如雨點,
快拳如閃電,
氣勢如猛虎下山岩,
動作如猿猴盪千千,
嫦娥看得露俏臉,
星星驚得呆仔眼,
秋分送桂把酒添。
寒露急白蘆花臉,
小小龍苦練再苦練,
沈師父指指自家指指蘆葦高聲言:
光陰如梭日月如箭,
寒露到我白鬚髮蘆白臉,
阿龍呀!
最最寶貴是時間,
明天勒明天,
只有啃住每日格當日天,
艱巨格重任勒後面,
也勒眼門前,
從今天起要把一天當兩天,
姐弟倆聽師言看蘆白臉,
咬緊牙關苦苦練,
弟使雙龍槍雙龍飛舞雙龍現,
姐使朝鳳槍朝鳳飛舞彩鳳艷,
弟使火焰槍火焰飛舞火光炎,
只見火光人勿見,
姐使梅花槍,
梅花飛舞雪漫天,
只見雪花槍勿見,
歡得黃稻頭連連點,
大荒年角落裡也有豐收田,
霜降菊花開庭前。

立冬時轟雷又閃電,
小小龍苦練苦練又苦練,
沈師父對阿龍、漁姑兩人言:
《孫子兵法》十三篇
流傳到今幾千年,
中國武打(術)聲震天,
各類拳路,
各門武派共百千,
一下想全學,
一生一世學勿全,
件件想占先,
一事難到巔,
龍山恩祖早有言:
萬事為仔「公道天」,
立冬雷轟天快變,
快快啃住「五功兩法」
苦練苦練再苦練,
姐弟兩個一聲吼:
恨勿得馬上下山創新天,
殺盡狗官殺盡奸。
小雪鵝毛一片片。

大雪紛紛山勿見,
小小龍苦練苦練再苦練,
姐弟倆雪地練武一夜天,
猛抬頭忽見迎春雪岩上有「天外有天」四個大字顯眼前,
走近一看還見一排小字,
「勿忘一千零八天」
見字像見恩祖面,
姐弟倆雙雙跪拜雙雙言:
原認為苦練超兩年,
最近聽說「天快變」,
心裡好似滾油煎,
時刻想快快出湖除暴殺貪奸,
心裡想格你聽見,冒仔嚴寒來指點,
恩祖呀!
我俚一定苦練超千天……
勿料沈師父跪勒身旁邊,
說道:
「恩師呀!
你真賽神仙,
徒孫想格你聽見,
我肚裡格念頭你看見,
從今後,
勿管世道哪亨變,
恩祖、恩師格吩咐一絲一毫勿會偏,
苦練苦練再苦練,
亦嘸冬至亦嘸年,
冬至紅梅雪裡艷。」

小寒到來冰雪天,
小小龍苦練苦練再苦練,
姐弟倆白天腳踏冰地練弓箭,
夜間跳踏湖面練飛劍,
晝裡攀爬冰山練鐵鏈,
練場嘸水沈師父叫兩人擔水結冰踏冰練。
踏冰練苦萬千,
跌破了頭、跌青了臉、跌碎腳、跌腫了眼,
踏冰練千萬甜,
練得百思歸一念,
紅得眼望天外天,
練得手腳比鐵堅,
站像泰山巔,
動像虎下岩,
飛如春天燕。
吃得苦中苦,
方能苦變甜,
太陽公公笑開顏,
笑得雪化冰烊迎春天,
大寒一交又一年。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