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武術徵文】拋磚引玉――對舞與武的窺見

楊曉陽(大陸)

【正見網2008年04月02日】

本人今生並非習舞(武)之人,也許是生命中曾有過相關的東西,也許是常人之心未盡的緣故,對舞(武)略有偏愛,借徵文之機,拋磚引玉,博智者一笑吧。

首先談我對武的理解,武有止戈之意,眾人皆知,但通常所說止戈,卻是以武止武,在我看來,並非武之本意。中國武術也好,哪門藝術也好,千百年來都有一說法就是最高境界叫「天人合一」。這也算是中華民族古老文化的一個核心吧!可這「天人合一」到底是什麼樣,各行各業中各有說法。但在本人對中國古文化的理解和民間百姓的認識來看,天,在一般的範疇裡是指最大、最高的,可以理解為一切的主宰吧!那「天人合一」是否可以理解為與一切的主宰保持一致呢?

在本人所接觸的武術知識來理解,各家各派都是要求門人未習武術,先修武德。小時候看一些傳統武俠小說,其中講有些門派在發展過程中,對單一追求技法、招術練習的習武人或門派叫習武入魔和魔派,小時候不明白為什麼,練武練技法、招術有什麼錯呢?後來長大了明白了一點,尤其是接觸大法後更加明白,那是因為武術的本來並不是一種單純的技術(其實世間所有的行業、專業都不是單純的技術,也許就是師尊講的過去各行各業都稱為道的原因吧),而是一類修煉的方法。

在本人接觸看來,一般武術入門時講的是招法攻守,也就是單純的技術。這一招咋出,咋使;那一招咋接,咋化,咋防。等固定的招術練到熟成自然以後又講招術不使老,不使盡,講求攻守兼備。再後來就不講什麼攻守了,而更多談及修為之道了。那麼一般的招法攻守,攻的當然是對方所謂防護的漏洞;接、化、防的亦不外是利用對方攻的漏洞。誰的漏洞多了而且被對方適時找到並利用上了,在比武中也就輸了(外行人見解,有錯莫笑)。那所謂的漏洞,可能一般人都是認為是招法本身的不完善帶來的,所以有太多的人專於研究武術套路、招法的配合以求完善(個人見解,有點以偏蓋全)。也是近代太多門派失去武之本質之後的一個普遍表現吧。在本人看來,武之術與德,說明了就是修煉中的「修」與「練」,無「德」之「術」等同無「修」之「練」!武之術法,最終當求與德法合而為一。武術、武德合之為「武」!所謂「天人合一」,並非是常人所理解的與「天」等齊,至高無上,而是順應天地之理,萬物之法。當自身的動作、舉止都是與周圍環境、器物(比如戰場、兵器,武往大了說也可以用在軍隊、國家上)平和一致時,一旦有外來不平和的因素打進來時,那個因素麵對的可就不再是一個人了!所以在本人看來,習武之人,最終追求的當是自身的平和,與外界環境、器物的平和一致,說白點就是順應了法(在傳說的武術中有一種很高深的所謂招法叫「沾衣十八跌」,我想就是因為達到那一境界之後的一種表現吧)。

那麼再回頭看故老相傳的習武之人追求技法、招術練習的叫入魔,也就不言而明了。所以在我看那武字的止戈,止戈,止的可不是別人的戈,而恰恰是自己心中的戈!

那麼說武術本身是一類修煉的方法,還可以讓我們理解一件事,就是在古時候,武術各門派之間是互不相通的,就是說一個人不能隨便學習兩個門派的功夫的,因為每個正統的武術門派都有自身的修習過程,對修武之人的修習過程都是有著各自嚴格的要求的,差了一點都是不行的,這也是不二法門的一種體現,每一個正統門派的功法最初也不是那麼簡簡單單就留傳到世間的。而到了近代,諸法皆亂,一幫子人打著各種旗號,把各家各派的真傳功夫都攪亂了,再下苦功也就是像練體操一樣,技術練得再高超也只是人在練武技,而非武術,更無法達到修煉的目的了。

那麼再談一下我對舞的理解。舞是武的表演形式,這已經無須論證了。而舞者若是追求動作、套路之間的搭配以求舞台之美,在本人看來,不外是望梅止渴、畫餅充飢罷了,也一樣是習舞入魔之途。舞者當同武者,應求自身陰陽平和,並與外界平和一致,才能達到更好的水平、更高的境界。試想一下,如果一個舞者自身平和了,也能與外界環境、器物(舞台、道具)平和一致了,也就算是達到了舞者的「天人合一」的境界,那觀者就是想打出一念想這個舞不好看恐怕天(法)也不容許吧(這不是跟「沾衣十八跌」的武術道理一樣了嗎)。

所以在本人看來,若是習武或習舞,應更多的去想一想自己的每一個動作、舉止是否平和了自身不正的因素,是否表達了自己對外界萬事萬物的理解,是否順應了法。

再談一下自己為何對舞(武)略有偏愛的原因吧。自從修煉以後,我經常做所謂的「夢」。剛修煉時經常在「夢」中遇到一些事迫得自己要動武解決,雖然常人今世之身不明武之術法,但也只是在舉手投足間便制對方無還手之地。初時不明,多年後學法多了才知道那是因為自己修正法了,從法中得到的東西已經不是那些人所能及,故而如同「沾衣十八跌」一樣輕而易舉。這是我覺得武與修相通的一個例子吧。

再有一次我在夢中,有無可計數的生命就是要看我跳舞,當時我只是簡單的做了幾個動作,那些生命開心的手舞足蹈,弄得我非常不好意思。當時沒有明白是什麼意思,後來在看師父《美術創作研究會講法》後明白可能是我某一世曾經在那個世界轉生過,而那個世界就是通過舞去證悟法、去修煉,而我在那個世界的轉生使我帶來了那個世界中的因素,當我得法往回修時,那個世界的一切也就跟著同化了,所以他們才會那樣開心。

未習其術,先修其德。習舞與習武,乃至各行各業,在本人看來,一是不可單單追求技法,而更應重德法,方能合而成形(成舞、成武);二是應重其背後之因,尤其是對大法同修而言,方寸之間所牽極巨,言行舉止都非一人之事了。

篇幅所限,也就不再胡言亂語了,只望能拋磚引玉,給眾同修以借鑑,如有不當之處,還望眾同修見諒並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