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大長今》(29):退膳間引發一場正邪較量

---大長今為完成救人的使命演完她修煉的一生
英子


【正見網2008年06月26日】

崔家對今英的邪惡教導

「海螺中毒事件」結束後,自然地掃除了長今進入退膳間的障礙,下一步今英與長今在退膳間發生的幾乎是你死我活的第一次真正的性命之災馬上就要降臨。

因此,劇中的鏡頭轉向了崔家,崔尚宮與哥哥崔判述正密謀一件可怕的危害皇后娘娘的事件,他們為了替右相大人穩固的把持朝中政權,將利用符咒的害人之術將皇后腹中的胎兒由王子變成公主,而這件可怕的逆謀事件,崔家決定由剛剛升格為內人的今英去完成,作為崔家繼承人成為內人後傳統家承的恐怖訓練,以這種方法將今英培養成完全丟棄良知善念而不擇手段維護家族利益的人。

崔判述於是將要做的事匯報給右相大人的手下,並自信地說他們家族並非第一次做這類事情,以前也從未出過差錯,雖然今英年輕但絕對不會出差錯,請轉告右相大人放心,定會達成他的心願。

崔判述家族自從長今的到來經歷了第五代最高尚宮的下台,百本獨家生意的破滅,下一步便是同樣因長今的不可動搖的生命位置而繼續使崔家發生從未有過的「意外」的挫敗,使他們要做的惡事半途而廢。

崔家急不可待的要開始對今英進行訓練,但是今英從小極強的自尊卻與歷代繼承人稍有不同,因此崔判述有些擔憂今英是否願意,崔尚宮則麻木而冷漠的對哥哥說自己當年也是這樣走過來的,這是家族之命,由不得她不從。

崔尚宮說的正是當年成為內人後接受家傳的「恐怖訓練」而對當時的太后飯食加入危害太后身體的藥材,因被明伊發現最後不得不陷害好友明伊將明伊害死的事件。他們的下一代今英又將重複同樣的事件不過不同的是,他們當年能將明伊害死得逞,是因為時候未到,而這一次,要想危害到明伊的女兒長今,則完全失去了機會。不過她們將來歇斯底裡的反撲,誓死要剷除長今,夢想恢復家族原先的為所欲為則給長今帶來了正邪較量過程中十分可怕的巨大的痛苦與災難。因此這一次退膳間的性命之災僅僅是長今挑戰重重勾結的邪惡權勢的序章。歸正世道的路會讓長今飽嘗一次又一次的生命的危機,會讓她在這條艱辛的道路上頂著巨大的苦難踏出一條輝煌的生命之路。

長今對於正要降臨的災難絲毫感覺不到,她欣喜若狂的以為馬上可以實現找到母親手札的願望,但是今英卻出現了反常的現象。

今英聽聞姑母崔尚宮要她做那種見不得人的害人之術,非常震驚堅決回道:「我不願意。」今英從小自尊心極強,也有著過人的聰明,在名譽上極為看重,所以她對姑母的要求表示了激烈的反彈,不過由於今英維護的是個人的自尊與名譽,而非道德良心,她絕對做不到長今憑善心面對突發災難的堅定,也不可能有長今失去重大前途利益還能堅守為人正道的勇氣,所以她在很大程度上是比較自私的,這也正是她邁出這可怕一步,做出錯誤決定而聽從家族宿命安排的根源。

今英不解的問姑母:「我們家就不做這樣的事情,也能辦得到。」「就憑著這些才華也可以升格到最高尚宮沒有問題。」「為什麼一定要我做這些事情呢?」姑母問她是不是害怕做這種事呢,今英說:「我不是害怕,是因為自尊心。」「這種事是那些想要攀龍附鳳的人才會做的。」驕傲而自尊的今英在與姑母的對話中已經明確地把自己與長今的道德境界的差別表露無遺,今英不做此事為的是個人的自尊心和面子,不是因為道德良心上的堅守,是非善惡上的明辨,她與長今相差何等的懸殊,儘管在人中對自尊的維護,對名譽的看重並不是錯,但出發點不是為了善待他人就會讓她在重大得失上,在性命危機上選擇維護自我的利益與安全就會讓她明知會危害無辜之人也不得不違背良心而保全自我。假若世間攀龍附鳳反過來被人世間的觀念所接受,無人去譴責和嘲笑的話,今英便不存在維護名譽與自尊心的需要,那麼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便不會覺得是可恥之事了,因此她為人處世的標準與出發點是自私的。

姑母覺得今英太不了解世道人情,也不懂宮廷的規則,她毫不否認崔家歷代尚宮的能力與才華,但也在五代的變異的權勢追逐中因短暫的歷史現象而誤認為宦官勾結,不擇手段謀取利益權勢,甚至為此殺人害命,暫草除根都是真正的人生真諦,有才華有資格不可能穩坐這個位置,沒有皇宮掌權貴族士大夫的支撐,根本不可能維持家族五代以來的巨大財富,因此要求今英聽從家族的宿命安排,把她認為的沒用的「人的天性、良心」通通放棄。

在惡貫滿盈的崔氏家族走到末路這個歷史時段,今英的選擇十分關鍵,她原本有機會走出這個可悲的宿命,但自私的一面使她無法作出正確的選擇,她聽到這似是而非的家族之訓後,並沒有否定這個為了家族財富可以幫皇親貴族做任何不道德之事的理由與藉口,所以對姑母說你可以找別人去做,為什麼非要我們自己去做呢。也就是說,只要不是自己親手所做,哪管被害的人遭受怎樣的痛苦,哪管是非對錯與否,今英維護的還是她個人的名譽而已,她只為名譽、名聲而活著。崔尚宮因此打消了今英的最後一個不做的理由:在皇宮你能相信誰,而且這是歷代相傳的訓育方針,成為內人之後一定要做一件事去體驗恐懼才會變得堅強。說白了實際上就是把人性泯滅,把天性摧毀的殘忍的訓練,目的是為了能臉不紅心不跳的做任何傷天害理的事而毫不在乎。

蓮生髮覺今英與長今奇怪的舉動

今英被人發覺的反常現象就發生在姑母崔尚宮逼迫說服今英幹這件事之後,今英返回處所內心經歷了激烈的交戰後,不得不屈從姑母之命,因此脾氣變的非常暴躁,還出現了嚴重的嘔吐現象。她最後同意在退膳間藏姑母交給她的讓皇后腹中胎兒變為公主的符咒,並怨恨地發誓,她將成為崔家做這種事的最後一位。這就是今英不明是非可悲的命運。她永遠都要在這種錯誤的選擇當中品嘗自尊、良知與遵從家族之命的矛盾的痛苦。

而長今為了找尋母親藏在退膳間的料理小手札,也日夜不停的替蓮生等人值夜班,但料理小手札不見蹤影,她的行為也讓蓮生覺的反常,好奇的蓮生每天都奇怪長今為什麼天天替人值班,因此十分注意長今的行動。

就這樣長今又要替身體反常的今英值夜班,被拒絕後忍不住進去找尋手札時被蓮生髮現,之後今英進來發現長今不聽話呆在退膳間不走非常生氣,長今只好悶悶的離開,今英在長今離開後藏符咒的舉動和位置被蓮生無意中看見,這兩個人一個在找東西,一個在藏東西,都很奇怪。

因符咒暴露 長今被今英陷害

就因為蓮生的好奇,她把長今帶到昨晚今英值班時藏東西的地方,要長今交待明白她們倆人到底在玩什麼遊戲,長今也一臉不解,結果就這樣陰差陽錯地把長今母親的料理手札和今英藏的符咒同時暴露了出來,長今拿到母親的遺物高興的什麼也顧不上就離開了蓮生,蓮生因找今英的東西找出了長今的東西,也暴露了今英藏的東西,見長今不理自己拿著一本掉下來的小冊子就跑個沒影了,又扭傷了腳非常生氣,也沒發現上邊暴露出身影的刺繡小包(符咒)也一轉身追長今去了。

韓尚宮發現了符咒交給鄭尚宮,長今因此受到追問,不幸的長今因那晚替今英值班的不正常行為被崔尚宮利用陷害長今,一口咬定長今圖謀不軌所以不聽話非要到退膳間替今英值班,目的是藏這個東西。長今因此被關進庫房斷絕飲食逼問真相,今英惹出事端為避自身與家族滅門之禍只好把罪責嫁禍長今。重蹈當年崔尚宮害明伊的罪惡歷史,邁出了她可悲的第一步。

正邪較量下鄭尚宮忍痛保下長今

長今當然不能告訴自己替人值班的真相是為了尋找當年母親的遺物,她決定死也不開口,但也不承認是自己所為,眼看長今就要為此付出性命的代價,崔尚宮建議鄭尚宮按宮女內規將長今處死,但可惜的是,鄭尚宮非常正直,暗中調查符咒的內容,同時蓮生在關鍵時刻敢於站出來將自己所看到的今英與長今的舉動都如實匯報,鄭尚宮得知符咒的內容後怒不可制,蓮生的話與崔尚宮處理長今的急切讓她十分懷疑事件的真相,她眼睜睜地看著宮廷幾十年來利用飲食行惡淪為權欲私利的工具的醜惡現象,決定揭露事情的真相,由於長今不肯開口,鄭尚宮決定把今英與長今一同交給義禁府審問,但是鄭尚宮沒能在這次成功如願將崔家罪惡揭露出來,反倒得罪了維護崔家的提調尚宮,崔家動用原先的關係將今英救下,把義禁府官員打點好,鄭尚宮無耐為防長今成替罪羊的悲劇下場,只好忍辱屈就,向提調尚宮讓步,條件是如果不追究今英也不能追究長今,大家都將這件事忘記為好。

當時的正邪力量,邪惡尚非常囂張,但鄭尚宮深受皇上信任和寵愛每天都能面見皇上,令提調尚宮對鄭尚宮有幾分畏懼,怕她在皇上面前將此事道出引起混亂局面不好收拾,勝負到底有幾分也不敢下斷言,因此同意了鄭的要求,將長今與今英同時交給鄭去處理,就這樣保下了長今的性命,暫時動搖不了崔家的罪惡,實現不了鄭尚宮揭露這種罪惡的願望。鄭尚宮與苦苦哀求鄭尚宮保住長今性命的韓尚宮還有不顧自身安危為長今作證言的蓮生都使長今得到了保護,鄭尚宮雖然暫時戰勝不了勢力依舊強勝的邪惡權勢,為了長今放棄了自己的堅持而向提調尚宮作出讓步,但是長今將會繼承這份重責大任。鄭尚宮從長今入宮就為她上台不僅保護長今性命,也是在為長今挑戰權勢的罪惡進行鋪墊,她將為御廚料理應有的堅持,應有的風氣打下道德的基礎,繼續為長今進行示範和教導,並會在將來將自己的未完成的揭露罪惡、歸正御廚不正之風的遺願交給長今去完成,就像當年母親明伊留給長今的遺志一樣,許許多多的正義之士都會為長今既定的人生目標的這條路上引領保護長今並為此付出生命的代價……

(待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明新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