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推廣神韻演出的一點體會

阿拉巴馬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8年07月24日】

因為我所在的城市比較小,學員也很少,所以也沒太多想過舉辦神韻晚會的事。有一次,加州一位學員對我說:「我看有的其它地區的學員也只有幾個,結果也辦成了,你們要去辦,也一定能成的。」於是我的心裡就有了想辦神韻的想法,我也把這個想法跟當地另一位學員說了。

後來這位學員聽說有一個機會,我們這個城市可以辦演出,他就決定辦了。於是我們開始分工合作,同時也請周邊地區的學員協助。每個周末,幾乎都有周邊的學員來幫忙,貼海報、發傳單、售票等等。

經過大家的共同努力,我們的神韻晚會辦的比較成功。在這裡主要跟大家分享自己在過程中的一點體會:

(1)順天意而動

師父在講法中講到:「佛道神也都是順天意而行的」(《精進要旨》- 「為誰而修」)「只有順天意才能水到渠成,否則沒有痛痛快快就做什麼事一做就成的。」(《休斯頓法會講法》)我悟到:既然連佛道神都是順天意而行的,那麼我們如果按照天意而動,那豈不是最好的嗎?那些佛道神自然就會來幫我們。那什麼是天意呢?

師父說:「很高很大的神的意願就是天象,眾神的行為也是天象的具體體現,眾神也都維護著天意。」(《加拿大法會講法》)我們雖然不知道很高很大的神的意願是什麼,但是我們知道師父是最高的,通過不斷的學法,我們在不同層次上知道師父的意願。也就是說,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那就是順天意而動,師父的法身就會幫助我們,宇宙中那些正的佛道神也會來幫我們,而那些舊勢力也不敢來阻擋。他們敢於來阻擋往往恰恰是因為我們沒有聽師父的話。

師父現在領著我們用神韻演出這種形式救度眾生,師父自己也花費了無數心血,可見神韻的重要性。所以我們知道舉辦神韻就是天意。那我們大法弟子舉辦神韻,就是在順天意而動。也正因為這樣,在準備晚會的過程中很多事做起來都很順利,最後結果也比較好。

例如:當我們在聯繫當地一家電視台的贊助時,先聯繫跟它的市場部(Marketing Department)經理見面,我給她看了神韻畫冊和4分鐘的介紹神韻的錄像,她覺得很好,說要先跟他們的領導商量後才能定,讓我下周再找她。後來我下周再見她時,她很高興的說,他們領導已經同意贊助我們了。她說她自己負責市場部,會給我們免費播出30秒的廣告,另外營銷部(Sales Department)那邊也可能會播出一些,當然都是免費了。後來這個電視台播了很多次我們的30秒的廣告,當地很多人都看到了它的電視廣告,對推廣晚會幫助很大。我當時的感覺就是:表面上是我在聯繫贊助,但實際上在另外空間,師父早就已經把它做成擺在那兒了,這邊空間我只不過是去走了一圈而已,其實都是師父在做,因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

其它很多媒體的贊助也有很多是這樣。我們這裡的大大小小的報紙幾乎都刊登了文章向讀者介紹神韻晚會。一般我都先跟報紙的出版人(Publisher)打電話要求見面,然後面談時給他看神韻畫冊和4分鐘的介紹神韻的錄像。這些人看完後都說好,然後都會發表文章介紹晚會。我就把我們可以公開的一些神韻劇照給他們,登在報紙上,也使他們的報紙增色不少。

所以,我們在做什麼事的時候,先想一想這件事是不是師父所要的呢?如果是,那我們就去做,神跡也許就會展現出來。如果不是,我們就不要去做,做了也許就會摔跟頭。至於說這件事是不是師父所要的,那就得靠我們自己去多學法了。

(2)在爭論中放下自己

師父說:「大法弟子互相之間為了洪法、正法的事情經常有一些爭論,我想這都是正常的,但是呢,爭論不休、僵持不下,那就是有問題。為什麼?保證就是你沒有去想自己。」(《美國佛羅裡達法會講法》) 在舉辦神韻演出中,雖然我們學員少,但還是免不了爭論,而且當爭的臉紅脖子粗的時候,甚至還會氣的夠嗆,那個時候就把師父講的法忘在一邊了,結果搞的是大家都不高興。

回過頭來看看那些爭論,往往都是為了維護一個「自我」。我的「好」主意沒被採用;或者覺的對方太強調自己了。反正都是別人錯,不找自己的問題。例如,早買票的人(Early Bird)有15%的折扣,我們在商場裡賣票,又給了10%的折扣,這樣就有25%的折扣,再加上我們的票價定的有點不太理想,有些好位子票價偏低,加上那些折扣,我覺得有的票差不多隻賣了一半的價錢,所以我就覺得賣的太便宜了,這麼好的位子賣這麼便宜。一旦其他學員不接受我的意見,我就心裡不痛快,悶悶不樂,還跟其他學員抱怨票賣的太便宜了。而且心裡也不想把這些票賣出去,因為太便宜了嘛,賣出去了也是吃虧的,還不如等一段時間再賣,那個時候沒有這麼多的折扣了。就為這個事搞得不愉快。事後看看,折扣多少並沒產生多大影響,因為我們在商場裡總共也沒賣出去多少票。但是搞的大家不愉快,這個事就大了,沒有向內找,沒有利用這個機會提高上來,這就是損失了。

後來外地同修來找我們一起開會,大家把心裡話都講出來了。但是我講的時候,還是一個勁地說別的同修怎麼怎麼不對,就是忘了找自己。那位同修也對我說:你老是找我的不是,你怎麼不找找自己的?我說是啊,我是要找我自己,但是你得先提高提高啊。哎,心裡想的都是別人的不足,總是在想別人應該先提高提高,然後我再提高。師父說:「可是你們一旦碰到矛盾的時候都是往外推,找別人的弱點、缺點,你這就做的不對。」(《美國西部法會講法》)所以我通過這件事悟到:任何情況下遇到矛盾都要找自己的不足,而不是讓別人先提高了,我再回頭找我自己的不足。

(3)整體提高,整體昇華

因為我們這個城市學員少,所以外地學員的幫助就顯得特別重要。每當有外地學員來時,我就感到我們當地的能量場似乎都變的更強了。例如,當我們發傳單的時候,如果只有一兩個學員在發,就顯的勢單力孤,如果有5~6個學員在發,就顯得很有氣勢。接傳單的人也會更加重視手中的傳單。

因為我們是第一次舉辦神韻晚會,所以和外地學員的交流就對我們幫助很大。例如:亞特蘭大離我們較近,以前他們辦神韻我們也去幫助過,所以跟他們交流較多,對我們舉辦神韻很有幫助。例如,在聯繫媒體時,他們就告訴我們,媒體有兩個部門,一個是營銷部,另一個是市場部,其中營銷部是收錢的,就是負責賣廣告的;而市場部是往外送錢的,就是負責媒體形像的。我們應該找市場部,不要找營銷部,因為我們沒那麼多錢去給他們做廣告。所以,我們在聯繫媒體時都是儘量找市場部。外地學員的經驗對我們幫助很大。

有一次我參加了另一個城市的學員的網絡會議,他們請一位做過神韻晚會的學員介紹經驗。那位學員說到當媒體問他有多少預算時,他回答說我們的預算是負的,然後就給他解釋為什麼是負的。比如:演出的三維動態天幕就是三百萬美元,演員的服裝也是通過考察中國歷史,手工製作出來的,也是幾百萬元,還有演員在世界許多城市巡迴演出,機票、路費、住宿、吃飯等等,花費很大,賣票那點收入無法滿足花費,如果沒有大家的贊助,演出是辦不下去的,而且藝術家都是為了傳播東方的文化才這樣做的。這樣講了之後,一般媒體就知道我們的實際情況了,再加上神韻演出又是這樣的美好,他們也就會儘量幫助我們。當然也不是所有的媒體都是免費的。

例如有一家報紙登了一整版的文章和照片介紹神韻晚會,他給我看了他們的電子文檔,我看了覺得很好。他就問我預算。我就跟他講了我們的實際情況,他就不再提預算的事了,後來還給我寄來了兩份報紙。這裡我想講的是學員之間的互相幫助,形成一個整體是非常有助於晚會成功的。

(4)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德

通過這次舉辦神韻晚會,我再一次感受到大法的威德,師父的慈悲。表面上看,是我們這些學員在做,其實在另外空間,師父已經為我們準備好了,而且安排的非常有序。例如:在準備晚會前,那位加州學員跟我的談話,也許就是師父安排的,讓我們做好準備。那個電視台的經理那麼爽快地答應贊助我們,也許早就是那麼安排好來幫助我們的。很多事情我們雖然不知道,但也許早就安排好了,並不是我們自己怎麼樣有能力,其實都是師父在做。所以,我們實在沒有理由覺得自己了不起,其實,換一個學員來做,同樣能做成,因為那是師父早就安排好的。

在舉辦神韻過程中,我也看到自己許許多多的不足,妒忌心、爭鬥心、氣恨心、顯示心、歡喜心,等等。我希望今後更能按照師父的意願行事,做的更好。

感謝師尊的慈悲救度!

謝謝各位同修!

(2008年華盛頓DC法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