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分

曉明


【正見網2008年07月25日】

有緣與他們相識,我覺的真是萬分榮幸。也不知道是哪一世結下的緣分。

與他們結緣,一切都在意料之外,一切也都在安排之中。

與他們結識,源自一位阿姨的引薦。

那位阿姨很想見我,想與我交流一下。只是相隔千里,電話里又一言難盡。一次偶然的機會,我要到某地方去,和她所在的地方屬同一個省。於是我們約好在某地方相見。她正好認識那裡的一些同道中人。

對於我們的到來,他們事前並無所知。

雖然是第一次相見,但卻象是多年的朋友。在當前這樣的邪惡形勢下,平時要見一位同道中人,是多麼困難啊!初次謀面,卻是那麼的信任,在當今物慾橫流的社會,是多麼難得啊!多大的緣分啊!

從表面看,他們生活在高檔的小區裡面。實質上,他們生活的非常儉樸。在他們家裡,看不到床。我有幸在他們家睡了一晚。在地上鋪上蓆子,就是床鋪了。

他們的生活來源也是很緊張的。為生活勞碌奔波,兩鬢甚至長出了白髮。作為高級知識份子,大學裡的教授、畫家,曾經他們的生活很優越,條件也很好。如果不是這場殘酷的迫害,他們就用不著背井離鄉,到處漂泊。也就可以與以前一樣過著那種單純、清靜的沒有壓力的生活。因為他們不願放棄信念,而被殘酷的迫害,被迫到處漂泊,好不容易找了一個安定的地方。

那天,正趕上他忙碌的時候。中午,他忙著招生。順便叫上了我。自己背了一個桌子,帶上一個裝有資料的袋子,匆匆忙忙的上路了。在路上,他走得很快,年輕的我都趕不上年長的他。然後在一個十字路口停下了,站在烈日下,等待著生源。來一個人,給他遞上一張傳單,有些接著了。而有些隨手丟在地上。我也幫著他發,並做著解釋工作。

他讚揚我的溝通能力,語氣的平和。我很慚愧,也深深的覺的他們是多麼偉大!他們有著很強的技能,但並不擅長溝通。他們是一流的畫家!如果不發生這樣一場迫害,中國有一大批優秀的畫家,可以開空前盛大的畫展。然而他們今天有的在獄中,有的流離失所,為了生存在奔波。

早在99年,我看到了一篇文章,說那些原本有著非常優越條件的知識份子因為不願放棄信仰,被迫辭職。賣蔥、賣蒜維持生計。時至今天,迫害持續了九年多。他們通過自己的技能表現出頑強的生命力。這些修煉者都是善良的人,也大多是人稱的弱勢群體。不會去傷害別人,不會去爭奪別人的東西。在這樣一個競爭激烈的生存環境中,大多生活的不容易。

在我臨離開前,女主人問我,你是怎麼從原來生活那麼困難的環境中走過來的?真是一言難盡!看著她現在非常著急,每天的壓力很大,要花很多時間來對付生活上的壓力,沒有足夠的時間做自己要做的事!我深深的體諒他們的處境與心情。

雖然這次相遇時間很短,但在短短的時間裡,我為能夠有這樣的緣分感到難得,彌足珍貴!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