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為什麼現在在大陸會發生大範圍迫害

---兼答「解體中共」的疑問
北美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8年07月30日】

半年以來,在大陸有近萬名法輪功學員被抓,面對邪惡以奧運為名的又一次大規模的迫害,很多同修都在悟一個問題,現在是救度眾生的最緊迫的時刻,在這樣的時期邪黨大面積的抓關迫害大法弟子,這是在直接嚴重干擾救度眾生,為什麼邪惡能夠在表面上猖狂呢?

作為修煉人向內找,迫害面積這麼大,我們一定有在認識上沒有能跟上正法形勢的普遍現象,人心看問題嚴重。那是什麼呢?很多同修在思考這樣一個問題,我也在思考這樣的問題,就我個人的體悟和同修交流一下。

在法拉盛事件初期,針對如何對待那些中共幫凶,在弟子中存在著很大的爭議,有很大一部分同修講要「善」,對媒體曝光幫凶不理解,後來交流後在認識上才逐步統一。師尊在紐約講法中,重點談了不要用人心看問題,大家認識到,法拉盛是正邪大戰,很多世人都在看,大面積的曝光邪惡,正是讓他們認清中共流氓本性,擺放自己的位置。法拉盛事件不是求得人表面的息事寧人,而是抓出中共後面的黑手,讓中共邪黨雞蛋碰石頭,讓垂死的共產邪黨在人表面空間也不敢再輕舉妄動。而那種對不可救要的人的「愚善」也不是大法慈悲威嚴的大善。以後,更有兩位被中共收買的地區議員被全面曝光、揭露,這在海外正法進程中也是第一次,在師尊的啟悟下,許多弟子在法拉盛事件中對正法進程的認識提高上來,過去自己用人的觀念中不敢想的、擔心的、害怕的、顧慮常人如何反應等等人心都被觸及,修去。當然也有一部分沒有能跟上,明顯掉隊,還有的沒有能深入理解,換個形式的問題就又糊塗了。

大法弟子是這場大戲的主角,我們在引領著世人走向未來,我們知道,每個能夠留下來的世人都是要我們救過的。如果我們縮手縮腳,給自己定下許多框框,那不是人間正法神的狀態。現在,眾神都在等著給大法弟子在人間救人開創條件,關鍵是我們敢不敢有那樣的正念,敢不敢想,任何阻擋大法弟子救人的一切障礙都要解體,無論是什麼,我們沒有什麼人間政治的觀念,我們就是這一層的護法神。人怎麼說,那是人在說,能救他們的是大法弟子,而不是他們的反應。而往往都是因為我們自己內心不穩,不堅定,膽膽突突,才造成人的變動,反過來影響我們正念與認識。

大法弟子是神在人間,是神在救人,是神在剷除一切障礙的救人,這才是大法弟子目前應有的氣魄。

其實,現在很多同修都發覺,另外空間的邪惡很少了,功打出去很長時間才找到一個邪惡。但是人表面的魔性要是不被抑制也會造成大的干擾,就像一個人一味的幹壞事,要當魔,就會影響世間,那時雖然是人的選擇,但是允不允許它這樣干,要看正法洪勢。

中共現在的瘋狂正是這種人的表面的瘋狂,初期還有另外空間考驗的藉口,現在是救人的最後衝刺,怎麼還允許其搗亂。中共邪黨的滅亡是歷史的必然,但是在這個過程中,作為大法修煉人,我們是什麼態度,我們動的什麼念,那是我們的修煉表現與威德。

我們平時反迫害,說到底反迫害也不是目的,中共邪黨也迫害不了修煉人。關鍵是我們的根本目的是救度眾生,而邪黨在迫害我們的同時也在迫害眾生,讓眾生對大法犯罪。

反迫害,救眾生,我們對搞出九年迫害的萬惡之源是什麼念,現在很重要,正法進程就到了這一步,認識不提高,我們就還是在承認中共邪惡迫害的前提中打轉轉,還是沒有最終打破舊勢力的安排。

讀到一篇同修的文章,談到對「海外集會、遊行橫幅的一些思考」,其中說到「讀者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議員前面的講台,上面的標語信息甚為重要,照片上的標語是中文的『解體中共 結束迫害』,這裡本末倒置。七.二零是大法弟子為主體的反迫害活動,『解體中共』並不是大法弟子的活動目標,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就是講真相救人、結束迫害,『解體中共』是歷史的必然,這裡應該去掉『解體中共』,並使用大型的英文「結束迫害」。」

我想這代表了相當一批同修現在對中共的認識,從內心裡牴觸「解體中共」字眼,根本上說,還是怕被說成是搞政治,給自己規定一條戒律。

其實,舊勢力就是要把中共行惡拖到最後一刻,讓其「歷史的必然」性的自然滅亡,但是,這種行惡在現在是不能被承認的,不能被允許的,必須停止,因為它嚴重阻礙了救度眾生。無論我們在人的空間做到做不到,但在我們的正念之場中不給其任何生存的空間:解體中共邪黨。

我們說停止迫害,誰來停止,讓中共自己來停止嗎?絕不可能,它現在也不配,那麼就必須大法弟子來終結它。我們是修煉人,我們是神,我們不會用人的低能的手段,我們有強大的神念,那就是天意的表現。我們正念根本上解體它時,在這個空間中共邪惡就邪不起來了,就被強大的解體它的正念抑制著,就必然在舊勢力的安排的「最後」之前崩潰,至少再也沒有力量發動這樣大規模抓人迫害,耽誤大法弟子救人。

所以「解體中共,結束迫害」,個人體會,可以說就是現在正法對修煉人的要求。七二零反迫害,首次出現解體中共也非偶然。

但是,在學員中一直就有兩種認識,就像「九評」一出來,就有人牴觸,認為是搞政治,「三退」也有人不理解,說是人的活動,而這些都在解體著中共,大法弟子實際都在做著,從中救人。法拉盛事件更是很多同修用人心看問題,現在歐衛事件出來後也有同修擔心,怕講重了美國政府不高興,影響對大法的態度,後來終於放下人心,公開呼籲大家給這些部門寫信要求,大法弟子要主導這場正邪較量。但是過程中,那些人心觀念不斷的反覆出現,而且是場很大,已經在另外空間形成了很危險的物質,又反過來對人間的同修的表面抑制,就使的我們更難跳出觀念,問題嚴重。許多是常年人心積累到現在,出現總爆發,矛盾表現很尖銳。

有些跟不上了正法進程,修煉狀態開始下滑,變的消沉,有的表面敷衍,但實質上根本沒有能理解,遇到其它事情就又搖擺。這裡面歸根到底就是不能在法上對「解體中共邪惡」加以理解,用人心觀念去排斥。

解體中共是神念、正念,是對中共邪惡的最強大的銷毀和抑制,是對救度眾生的保障,說白了就是在救度著眾生。三界是為正法而成,大法弟子是世間助師正法的主角,萬事為法而來,而我們現在做事還是心存在著顧忌、擔心、憂慮等,都是人心看問題的觀念所為,這樣的人心表現又在抵消著另一部分大法弟子救人的努力,是在拖正法進程的後腿。其實,現在只要是在救度眾生,都是大好事,眾神也會去鋪墊並引升其偉大,何來那麼多觀念,甚至對解體中共這個宇宙的最大邪惡的念頭都不敢想,還會互相不理解、爭論,這是一件令大法弟子羞愧,且被舊勢力看笑話的事。

回到現在中國大陸的大抓捕,其實我們在認識的大漏就是對人表面空間中共邪惡的抑制不足,我們想都不敢想解體它,它當然就反過來猖狂的咬你,這不是在滋養它嗎?不是在承認它的迫害嗎?所以如此反迫害,再反也沒有從根本上認識清楚,而是在承認中共邪惡所謂歷史的自然解體的前提下來反迫害,這樣的認識已經跟不上正法的要求,反而會被舊勢力因素利用來考驗,所謂,讓人表面發狂,把大法弟子的正念打出來,抓出來,我們能允許這樣嗎?

我們真的相信我們的正念的威力嗎?我們真的要爭取更多的和平時間救度更多的眾生嗎?解體中共不是什麼搞政治,是正法進程中的一環,大法在人間的活動是給全宇宙看的,常人也看到,但常人是因我們的念頭而帶動的,我們不動念,神不動念,那誰會動呢?

現在用人心看問題已非常嚴重,可能也是大法弟子整體提升的時刻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