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天空(1):東周大道修煉

【正見網2008年10月26日】

前言

下面這篇文章是受同修委託整理成文,文中所述是一位同修過去生一世修道經歷。在中國古代每一世修煉的人要吃許多大苦,相比這一世我們修煉宇宙大法,有師尊慈悲看護,短短十幾年修煉即可有望成道,真是無比幸運了。

東周大道修煉


上部

東周末年,天子無道,諸侯割據,群雄逐鹿中原。天災人禍橫行,黎民百姓苦不堪言。

我轉生山東泰山境內一奴隸家中。年稍長,十二歲給主人家放牧羊群。夏季一場暴雨,羊群散失過半,不敢回主人家,懼怕責打。在山中尋找失散羊群,入山林漸深,迷失其中,行三日,饑寒交迫,臥於樹下。耳畔聞聽草叢異響,回首見一白額猛虎轉眼行於近前。張血口欲咬,忽聽一人呼叫“陸兒,住口”,白額猛虎遂向喊聲方向伏地,呈恭順狀。

一奇裝異人分藻草而出。見我臥於樹下問曰:小兒,為何在此?答曰:丟失主人羔羊,入林尋找,迷失林間三日。那一頭頂竹簪髮髻異人曰:隨吾來。我於是隨異人入林。白額猛虎則尾隨我二人之後。行半日,至山間兩茅草屋內。異人取水與我,後置我安睡。白額猛虎則站於草堂門外,亦不入內,似好奇般一直望我。時久,臥於門廊下,然虎目不離我左右。異人入內室,瞬時既出,問曰:小兒,汝何名?我答道:無名。異人默然沉思,眼目精光一閃,曰:吾乃神仙,汝與吾有緣。汝可留下修仙,如不願,吾亦可送汝回鄉。我想:我丟失主人大小羔羊七十四隻,回主人家,必被杖責,生死兩可間,決心不回。起身向異人行一禮,跪其面前,言:神仙,吾決意不歸,請收留吾為弟子,願侍奉神仙。異人捻髯微笑曰:可。明日吾收汝為徒。汝不必懼怕此虎。此虎名曰“陸兒”,乃有靈神獸。異人向猛虎招手,猛虎入室走到異人近前,異人手指於我,向猛虎言道:此乃吾徒,汝定當看護。猛虎好似聽懂人言,轉身走來,靠於我身示好,我很高興,手觸其背,猛虎亦溫和使頭頂與我。

第二日,師正式收我為徒,拜歷代祖師,行師徒大禮後,師曰:吾門乃先天大道之無極法門。宙宇原本混沌稱無極;後生雲氣稱有極;清氣升,濁氣降是為太極;太極化生萬物……吾乃無極法門第三百七十四代掌門,法號“靜玄”,汝即為三百七十五代弟子,法號“道明”,切記!師取一柄黑劍賜予我曰:此劍名為辟天劍,意為開天闢地之意。吾用之劍名曰:聖天劍,意為聖人替天行道之聖劍也。又曰:吾門乃性命雙修之上乘道家大法。汝先須煉外功助基內力。吾先教汝五行拳。師取一紅色丹丸授我用水服下,曰:此後一月服一丸。此丹藥,為師耗時近百年,采天下奇珍靈藥煉就而成。具有培本固元,通經活絡之大功用。常人服食三顆即可長命百歲了。服食後,覺肚腹暖熱,漸行四肢百骸。不覺睏倦亦不覺飢餓。

次日,師教我五行拳。傍晚,陸兒捕回二隻野兔,我拾些乾柴,在灶下將野兔燉熟,喚師同食,師曰:不食。取一丹和水服下,入內室盤坐不語。我又取些肉食與陸兒,陸兒亦不食,我於是食後入睡了。如此,煉拳站樁百餘日,師又教我一些盤坐吐納之法。過數日立一大木樁於草堂前,將我喚來曰:汝吐納通經,忌怕干擾,亦不可動,須將汝綁於此樁上,以防不測。我將雙腿盤好,綁上布帶,雙手結印,上身靠於樁上綁好。師曰:吾入深山採藥,三日可歸。言畢,飄然而去。留下陸兒,陸兒臥於我身邊,大睡。

每隔五日需煉三日盤坐通經。初始力不能持,後力能持,終不覺苦也。白日煉習外功站樁,晚,夜不倒單,盤坐吐納。不睡反覺精神百倍。

第二年五行拳煉得熟練,師又教我十三路槍法。

第三年師開始教授我煉習劍法,但劍法名曰:“馭劍術”分手劍術和神劍術兩部。神劍術意為用神通術控劍隔空殺妖之法。

每日師除教授外功,吐納外,亦講修道法理:人體經絡運行,星辰運轉;天體奧秘及人體與自然聯繫,對應關係;如何同化,順應自然。

八九年後,外功煉得日漸純熟,法力神通亦有所開放,展現。

一日師曰:汝入山隨吾修道近十年,外功已初見成效,從今日起需重修吐納定力。生命萬物因道而生,無道而亡。人法地,沉沉不動,為地仙;人法天,朗朗空明,為天仙;人法道,一切盡無,則為神仙。……

隨定力增長,一坐數日,不食不水,身心安泰。數年後隆冬,與陸兒取毛皮,藥材往山下集市換些糧油。回返,途經一山村,陸兒出異狀,煩躁不安,想是前方山村必有妖物。入村探知近一年村內狐患,已有七名青年男子為狐精害死。憶師所言道法,應替天行道,滅除妖邪,維護人道。與陸兒于山中靜候。夜三更,西南方一股青色妖氣飛竄入村中,在一戶人家門前,妖氣聚成人形,為一少婦形像,穿牆而入。我與陸兒速至農戶門前大喝:妖孽,禍亂人間,還不出來受死。片刻,只聽吱呀一聲門被推開,一絕色白衣美女站於門前,一手叉腰,一手中提一根木棒槌,欲開言。陸兒一聲虎嘯,猛撲上去,白衣女子見勢不好,轉身立刻化一道青氣向西南方逃去。我取出辟天劍拋向空中,運法力,辟天劍急速飛出,耳聽半空中一聲哀嚎,循聲走去,陸兒正圍一受傷銀狐不住吼叫。銀狐受重傷,奄奄一息。我取回辟天劍,將銀狐裝入囊中,交由師處。

師見曰:罪過,此狐已修行一千三百年,為靈物。只可惜不入正道,吸人精血害死七人,罪過。一聲長嘆,吩咐我將死狐葬於後山。這幾日陸兒興奮異常,如得勝將軍一般,搖頭晃尾,在我面前走來走去的。

山中無憂無慮的日子又過了四年。一日,師喚我入草堂,神情肅穆,曰:徒兒,汝隨師修道二十載,小成,已百脈皆通。如要永生不死,逍遙宙宇間還需雲遊世間,吃盡世上苦,磨礪心性,方可成就大道。我合十答曰:謹遵師命。師又言:世間雲遊非比尋常。一需乞食,不可多,僅用一餐;二勿借宿,勿入常人居所及廟宇;三時限為八十一年。徒兒,汝復何求?答曰:無。師曰:備物起程吧。答曰:是。

這樣,我開始了八十一年的雲遊苦修。


下部

辭別恩師,下山。遠遠仍可聽到陸兒悠長的虎嘯聲,仿佛又見陸兒依依惜別情景。

行二日,入一山村。村中殘垣斷壁,戰亂村民受兵匪洗劫,死屍狼藉。世人於人世中,任意滋為,作惡眾多,惡業輪報,永無了期。這更加堅定我修道之心,無他法,只得於林中尋些野果,野菜暫食。食後在一背風處打坐修定。第二日天降秋雨寒風瑟瑟,衣衫盡濕,不為所動,三日後出定繼續前行。天氣逐漸轉涼,秋盡而冬來,北方冬日,寒冷異常,滴水成冰。日至傍晚,風雪交加,我見前後渺無人煙,坐於雪中修定。衣衫單薄,饑寒交迫。運功循行於脈絡數周,漸入深定,身有道法,於酷寒中無礙。十幾日出定。多日暴雪,積胸高,僅頭頸出雪外,後幸遇有緣贈與棉衣,苦熬至春。然恩師教誨,銘刻在心,功法演煉從未間斷,日復一日,精進不止。

轉眼悠悠人世二十載,猶如風逝。雲遊至川貴高原。見番邦異族,乞食多不予理睬或偶遇辱罵。心道:我乃修道之人,半神。不可與一俗人同,如與其計較,與俗人無二,道法盡失矣。遂不在意。

時至三伏,竹林中納涼。一異族女子路過向我微笑致意,我起身行一禮。前行,尋僻靜處,將五行拳,劍法演煉一遍,打坐吐納到傍晚,入村寨乞食。見一竹樓,即叩門,巧遇白日異族女子,見是我,拿出許多吃食與我,又出一老婦與眾多人。乞食後旋即離去。至竹林中打坐修定。次日午後,那異族女子來至我面前用漢語言:吾乃神女教教主,你可否留於本教為婿?吾神女教教眾亦願奉養仙人。我聽女子出此言立明曰:我乃苦修道人,需守戒去色,謝教主美意。神女教主不去,言多時,見我不言亦不動,忽從囊中取出一把藥末投向空中,我忙屏息,出手點女子要穴,起身將女子送回竹樓,行一禮離去。

因各地戰亂,多缺男丁延續香火,此種情形多遇。

修道之人,須嚴守戒律,戒除色心。如留於人中行人道,即是人,精盡血枯之時立亡。入三界輪迴,苦海無盡,不可解脫根本。

花開花落, 月復一月,一切皆化塵土。道法日漸精深,世間萬事因緣瞭然於胸。入甚深定中,可經年月,數年不動如山。時光飛逝如電,寒暑往來,世間歲月二十載安然渡過。

一日雲遊至江浙沿海。該地物產豐富,百姓安居樂業,少戰亂,集市人聲鼎沸。聞一瘋婦哭喊。眾人雜言:婦人小兒于海濱遊戲,忽一大浪將婦兒沖走,婦人思兒心切,痴痴而迷,瘋矣。眾人又言:近來海濱多丟幼兒,不知何故?聞眾人言朝向海中望去,開法眼通,見黑氣沖天,為一蛟龍(海龍與河蛟混種),偷食幼兒。夜子時,至海灘,使神通將蛟龍攝出水面。蛟龍伏地,我問道:汝為何偷食人之幼子?此乃禍亂人世必遭天譴!蛟龍低聲道:真人有所不知,此地漁人傷我水族甚重,此次前來乃索債也。“因果循環,天理昭昭,汝亦不必多為。如若復偷幼兒,必誅之。”蛟龍言道:遵真人法旨。蛟龍慢慢退入水中。過三日,蛟龍化人形遊方道士上於岸,對眾假言曰:此地乾旱三載乃漁人傷水族眾多,天譴。需供童男童女一對於龍王,方可免此災。……

我于山中修定,見此蛟龍惡性不改,取辟天劍欲誅之。但恩師曾言:妖邪禍亂人世,必滅之。然龍眾不同,需天庭審處,僅因其多為神眾護法。遂將蛟龍運法力攝於近前,由天神綁交天庭候審。經此一事,天庭盡知原委,時有天人供養。

數十載後,我勤於修道,道法蒸蒸日上。有色界天人求法,我至色界天於眾天仙開講道法數日。又眾多天人求法,應接不暇。眾天仙意欲留我於天宮與眾仙共享天福。我心想色界天為三界之內,仍需入六道輪迴,不為長久,只暫享天福,天福享盡,仍下地獄,亦不能永生不死,應速離。辭別眾仙,返還人世,繼續雲遊苦修。年復一年,光陰似箭,掐指算來,雲遊這許多年,離恩師所定時限近矣。遂雲遊至華山,尋一仙洞入深定。定中,身心兩忘,世上一切有形、無形皆化為混沌,於混沌中盡無。

數年,覺時限已到,待起身回山復師命。忽聞洞外師言:徒兒,為師來也。忙起身出於洞外向師行禮。師曰:徒兒,汝苦也。想我無極法門,乃大道修煉。祖師遺訓:世間每八百年方出一大德法器承傳吾門道法,需苦修百年方可成道。未來,汝之弟子於八百年後降生華山,切記!吾定時限已到。言畢師單手立掌向我施一禮曰:“賀真人成道”。瞬間我感覺過去、未來無所不知;上天入地無所不能……至此真道已得。見天空祥雲繚繞,沁香撲鼻,神界種種奇景眼中盡顯。有詩曾云:

證果聖人

看世間風起雲湧,歲月滄桑,
悟天機神行自在,萬古長存。

(待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