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怕心 助師正法

比利時西人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8年12月05日】

我修煉法輪大法快兩年了,我越來越感覺到這個修煉法門的偉大和不可思議,我很榮幸能夠助師正法。

在我修煉法輪大法之前的幾年,我總是疑惑我生在這個地球上到底為了什麼,生活在這個地球上,又無法逃脫死亡,這讓我覺的非常悲傷,甚至覺的毫無希望。當我在夜裡一個人的時候,想到這些可怕的事情,我總是哭。我詢問上帝是否有天堂裡其它生命關於這些問題的答案。沒過多久,我和我的家人就得了法,突然,我之前所有的疑惑一下子都解開了。

現在我明白了從童年到現在一些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的原因。我的整個童年總是遇到一些孩子欺負我,或者生我的氣。我總是很害怕,也不敢反擊。這造成了我的一個很大的執著,那就是害怕和不自信。

「害怕」是我最大的執著之一。我經常因此這個執著,干擾到我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如有時試圖阻止我對人講真相。去年神韻演出期間,當我需要做採訪時,就像有一堵牆,堵在我跟前不讓我做這項重要的工作。現在我發現怕心其實是非常自私,並且一點都不善的;是害怕被拒絕,被嘲笑,或者是為了面子。所以說那是一種對自己的執著。

當我發現自己的怕心不止是影響到自己,而且阻擋自己救度眾生之後,我開始很努力去克服。如果我順著怕心,我就不會先考慮別人,而是只考慮自己。這不該是修煉人的狀態。當怕心非常強烈,並且把我完全抑制住的時候,我覺的很羞恥、傷心,而且覺的對不起師父,和那許許多多應該被救度的人。

師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說:「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個人解脫不是修煉的目地,救度眾生才是你們來時的大願與正法中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眾生也就成了你們救度的對像。大法弟子不要辜負了正法中賦予你們的偉大責任,更不要使這部份眾生失望,你們已經是他們能否走入未來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都要行動起來,全面開始講清真相。」

我覺的純淨自己,清除所有這些阻擋我的壞的因素是很重要的。每次我發正念的時候,都會清除自己壞的觀念,壞的思想,以及所有利用我的執著來干擾我的舊勢力。我發現,如果我不承認這個干擾,如果我把自己放在高於它的地方,這樣做能幫助我清除這些東西。我試圖只是去做那些應該做的事情,而不去想自己。我想要先考慮別人。

當人的觀念起作用時,我想:「我的神的一面會如何處理這件事呢?」「你是來到世上幫助師父救度眾生的,你怎麼能夠只考慮你自己,你的人的觀念,和你的執著呢?趕快放棄吧,別浪費時間了。」 這樣我就會變的更加明白。

比如說歐衛停播新唐人的事件很重要,如果我順著那些想阻擋我的舊勢力,我會害怕和那些地位很高的人談話。我感覺怕心把我的內臟都揪在一起了。當同修需要我們幫忙的時候,我不考慮自己,而是把握住這個很好的機會去掉我的怕心。當我在現場,輪到我去和議會議員談的時候,有時候我會覺的非常不舒服,仿佛跟前總是有一堵牆。感謝同修對我的幫助,鼓勵我只管去做,我得以勇氣克服怕心,去敲議員的門,結果講真相的工作進行的很順利。我發現其實怕心只不過就是不好的觀念產生的一種假相,以及舊勢力利用這一點對我的干擾而已。實際上議會議員以及他們的助理都是非常友好的,有些對我們還非常支持,甚至還想立即在我們的支持文檔上簽名。那天我嘗試了不再去考慮自己。我會一直這樣做下去,因為我真的想,真的從心底裡希望,自己能先考慮別人。

當我做這些事的時候,我提醒我自己:「千千萬萬的中國人在等待我們的幫助,渴望能看到由新唐人電視台播出的真相」。新唐人對救度更多的中國人很重要。我把這當作是大法弟子的責任,我應該去歐洲議會,去參加在歐衛前舉行的活動。這是我們大法弟子應當肩負的重要責任。我覺的沒有什麼事比我們現在做的事更重要了。這件事的深遠意義已經超出了我能理解的層次。

師父安排一些情景曝光我的執著心,我覺的這樣的機會越多越好。我感覺隨時隨地向內找是非常重要的,只有向內找才讓我發現了自己的許多執著。現在我能看清它們,它們也翻到表面上來了。有時我也發覺有些執著藏的很深,我甚至不知道我有這些執著心。沒有任何言語能形容我對師父的感激。我將堅定的按照師父為我安排的道路修煉下去。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二零零八年歐洲法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