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風悠悠:不惜性命、勇除惡奸的李膺

鄭介文


【正見網2009年06月23日】

李膺(110-169年),字元禮,東漢潁川襄城(今河南襄城)人。他初舉考廉,歷任青州刺史、漁陽太守、度遼將軍和河南尹,後累官至司隸校尉,負責糾察京師及其附近各郡。

李膺素以清正廉潔、疾惡如仇而名揚四方。在漢桓帝劉志延熹二年(公元159年),當他即將擔任河南尹的消息傳出後,當地正直之士和百姓,無不歡欣鼓舞,而一些不法官吏,自感不妙,戰戰兢兢,紛紛自動解職而去。

李膺就任河南尹不久,聽說宛陵縣的世家大族羊元群,在任北海郡長官時,貪贓枉法,罪惡累累,甚至在他免官歸鄉時,竟連該郡官舍廁所上的奇巧飾物,也都拆下來,用車運回他的老家。李膺不禁氣憤填膺,立即上表,彈劾他貪婪至極,要求朝廷查辦他。羊元群得知此情,連忙用他貪污得來的錢財,向宦官行賄,並反咬一口,說李膺是栽贓陷害。

當時,把持朝廷二十多年的外戚梁冀,剛剛被剷除,朝政大權掌握在單超等五個大宦官的手中。這些宦官比起外戚來,其貪暴有過之而無不及。基於此,羊元群很快便以重金買通了宦官,將李膺判為了誣告,而按照法律,誣告是要反坐的。所以,李膺遭到逮捕,被押到左校官署服苦役。

後來,由於朝臣們紛紛上疏,請求桓帝赦免李膺。桓帝感到眾怒難犯,才將他釋放出來。

李膺擔任司隸校尉時,桓帝最寵信的宦官張讓的弟弟張朔,正在野王縣當縣令。野王縣隸屬河南郡,屬於司隸校尉的管轄範圍。由於張朔一向貪婪殘暴,為所欲為,甚至以殺害孕婦為樂,被當地百姓恨之入骨。他一聽說李膺將就任司隸校尉,嚇得馬上辭去了縣令之職,畏罪潛逃到京都洛陽張讓的家中,藏匿在房柱間的夾壁牆裡。李膺獲悉此情,親自率領捕吏,鑿開牆壁,拿下張朔。經審訊,張朔在鐵證如山的情況下,對自己犯下的種種罪行,都供認不諱。李膺隨即定案,迅速就地將他斬首。民心大快!

接著,張讓便來到桓帝面前,哭訴其弟張朔的「冤枉」,並指控李膺未經請旨,就擅殺縣令,是無視王法,是欺君罔上。昏庸的桓帝聽罷大怒,馬上召來李膺進行責問。李膺從容地辯解道:「過去,晉文公逮捕衛成公,並未事先奏請周天子批准,但《春秋》中卻肯定了這件事。《禮記》中也寫道,國君雖然寬宥了犯罪的同宗貴族,執法的官吏卻可以不聽從;孔子做魯國司寇時,剛上任七天,便殺了少正卯。而臣下我,上任已過十日,才剛剛斬了一個頑凶張朔,實在是辦事太拖沓!」李膺還表示:「我自知已闖下大禍,死不旋踵,特乞留五日,殲懲元惡,為國除奸;然後自就鼎鑊,實平生之願也!」桓帝見他慷慨陳詞,言之有理,也便沒再說什麼。事後,桓帝又專門找來張讓,對他說:「這都是你弟弟犯罪所致,跟李膺沒什麼關係!」

從此,那些專橫不法的宦官,一個個夾起了尾巴,連例行的休假日裡,都不敢輕易走出宮廷大門。桓帝感到很奇怪,問他們,他們低著腦袋小聲說:「害怕李校尉!」

光武帝劉秀在位時,曾創辦了一所專門培養官吏的最高學府,即太學。到了桓帝臨朝時,太學生領袖郭泰、賈彪等人,都十分敬佩李膺,四處宣傳「天下楷模李元禮(即李膺)」。李膺也有意藉助太學的力量,來共同打擊腐敗的宦官集團。於是,雙方的關係越來越密切。

延熹九年(公元166年),有個同宦官有勾結的人,名叫張成,他講自己已預測到皇帝將要進行大赦,便唆使他的兒子去殺人劫財。不料,這件殺人案,落在了李膺手裡。李膺立即逮捕兇手,並將他斬首示眾。張成懷恨在心,遂與宦官密謀後,給桓帝寫了一封誣告信。信中說:「李膺等人,在太學裡結交各地來的太學生,組織秘密黨派,誹謗朝廷,敗壞風俗,有謀反的嫌疑。」桓帝一見「謀反」二字,過敏的神經馬上緊張起來,未經調查了解,便將李膺等二百多位「黨人」投入了死牢。後來,由於桓帝竇皇后的父親竇武,替李膺等人申訴,他們才獲赦免;但必須離京返鄉,禁錮終身。這就是東漢歷史上的第一次「黨錮之禍」。

第二年,桓帝死,靈帝劉宏即位。靈帝在竇武等人的奏請下,降旨免除了對黨人的禁錮令,李膺又回京做官。宦官集團惟恐遭報復,遂先下手為強,發動兵變,殺死了竇武等人。隨後,又殺害了李膺、范滂等一百多位名士,流放了六百多位被禁錮者,關押了一千多名太學生。這就是東漢歷史上的第二次「黨錮之禍」。

據史載,李膺被捕前,曾有人勸他趕快逃走。他答道:「臨事不怕危難,有罪不避刑罰,這是做臣子的氣節。我年已六十,生死聽天由命,絕不逃匿!」不久,他自動赴詔獄,被拷掠而死。

(事據《後漢書》等)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人物

神傳文化網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