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啊,不要輕易走上「流浪」的路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9年07月12日】

每當聽到和看到一些同修在「流浪」中所吃的一些苦和遭的一些罪,心裡很難受。可是認真思考一下,我認為這種「流浪的路」是完全可以改變的。因為這是一條舊勢力所迫害的路,是師父所不承認的,師父怎麼會讓弟子去流浪呢?只是我們自己有怕心、執著和許多人的觀念等,在某些方面沒有做好被邪惡鑽了空子,從而不得不被迫流浪。

同修甲曾是我們地區很有名的老弟子,邪惡開始迫害後,他被抓了進去,本來他沒有什麼大的「問題」。可是,他認為自己是「本地名人」,怕被邪惡抓住關進去,從而離家出走。他在外地流浪的近十年中,受盡了千辛萬苦。期間,雖然偶爾遇到本地同修勸他回來,同修告訴他說:「還是回到家鄉吧,邪惡不會把你怎麼樣。」他總是戒備的說:「不行,回去等著迫害啊?」由於他常年在外,缺乏和同修交流提高的環境,一些明顯的人心還沒有去掉,一些外地同修雖然也能偶爾給他一點生活上的幫助,他也在為生活奔波的同時,還要不斷的發資料,講真相。他把「做事」看成是第一重要的,心性提高的很慢。而對正法的認識和其他同修差異很大,結果在流浪多年後,他還是被邪惡綁架迫害了。聽到他被迫害的消息,我心裡很酸。我想,如果他不離開本地(我們這裡學法交流環境非常好),他肯定不會被迫害。而他被迫害的根本原因,表面上是「躲」和「逃」,其根本原因還是「我」和「私」。帶著這樣一個舊勢力的屬性走到哪裡邪惡都不會放過的。

還有一名同修,在本地發了幾次真相資料,派出所民警找過他幾次。他預感「大事」臨頭了,便收拾收拾離家出走。在和他的交流中,我說:「你走之後家裡怎麼辦?」他說:「扔給父母了。」我說:「那孩子上學呢?」他說:「委託給親屬代管。」我說:「你當初不走不行麼?」他說:「不走肯定被抓。」我認為,不要邪惡一找上門就驚慌失措。這時,正是我們向內找的關鍵「當口」:是不是我們有長期沒去掉的執著被邪惡抓住把柄了?比如爭鬥心,色慾心,怕心等等。是不是我們向警察講真相還不到位?是不是我們證實法的一些項目配合的不好而被邪惡鑽了空子?如果我們能夠真心向內找,同時求師父加持,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瞬間就會被定住。當你真正找到自己的執著和提高上來時,一切迫害的因素都煙消雲散。因為師父和眾神是站在符合法那個「理」上管。這正是等著你提高上來的關鍵當口。當然,同修在離家出走時,肯定是對大法十分堅定,寧肯捨棄自己的家而去流浪,也不願放棄大法。這種行為表面上看對法很堅定,其實忽略了另外一方面,那就是破壞了師父給我們安排的修煉環境。因為人間的「家」對修煉人十分重要。在這個家中,我們能夠平穩的學法煉功,可以在這個環境中和同修進行廣泛的聯繫;可以共同商討講真相救眾生的項目;可以形成集體發正念或營救同修……如果離開這個環境,無論是個人生活還是做大法項目都會帶來許許多多困難。這正是邪惡所求之不得的。

其實,許多「流浪」的同修都是自己「求」來的。有一個同修,和本地做資料點的同修有過接觸,當時邪惡還沒有抓他時,他就說:「這事可是坐牢的,萬一被邪惡發現了,我就去流浪。」這種說法本身就是在「求」,就是對邪惡迫害的承認,就是準備等著迫害。結果事隔不久,該資料點被破獲。許多同修被綁架。那幾天,他心裡十分怕。整天想:「惡警能否抓我呢?是跑?還是不跑?」就在這時,他一連做了三個夢:邪惡已經從三個方面將他包圍,只剩下一條外逃的路。其實,這個夢是舊勢力對他迫害的點化。因為他有怕心,意思是讓他「跑」。只要他離開了家而走上了流浪的路,邪惡就可以安排更邪惡的下一步迫害的路。而他沒有在法理上徹底的否定舊勢力的這種安排。他認為是師父的「點化」。於是,他收拾東西準備離家出走。他的家人和親戚苦苦挽留,當時他心裡也曾經猶豫過。可是就在這時,一個惡警給他透信:「被抓的人都咬你呢,出去躲躲吧。」這時,他下決心去流浪。就在這種想法確定之後,突然他的腿十分疼痛,走路十分艱難,他沒有悟到這是師父對他的阻止。他屹然走上「流浪」的路。他說:「在那段日子裡,最大的苦就是寂寞和怕,世上的一切人似乎都與我無關,心裡那種孤獨無以言表,看到警察心就發抖……」當他結束流浪的生活而回到本地時,雖然警察也找過他,但並沒抓住他什麼把柄,也沒有對他進行迫害。當初說「咬」他的人,根本沒此事,虛驚一場。可是,這個過程卻讓我們看出許多深思的問題:一個大法弟子在為難時刻「念」正不正和選擇什麼十分關鍵。我周圍就有許多同修,他們不僅法學的好,境界很高,而講真相救世人的事也做的很好,邪惡從來沒有敢迫害他們。很值得同修們借鑑。

修煉到今天,大法弟子的正念已經很強了,當我們意識到邪惡要對我們進行迫害時,完全可以通過發正念的形式剷除他們,求師父加持。不承認邪惡安排的一切。我們就走師父安排的路。這樣邪惡就沒招。自己空間場純淨了,怕和求迫害的心沒有了,自然邪惡也就沒有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