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紀實:義薄雲天

小蓮


【正見網2009年12月17日】

古往今來,多少人,為了一個「義」字而捨生忘死,說少事為了這個「義」字而書寫。今朝,我就說說我與一位朋友在歷史上所經歷過的這個「義」!

那是在清朝雍正年間,我當時是一個文人,喜歡詩書,禮儀之類的。但是家裡很窮。有一次在揚州,我到一個小酒館裡喝酒。當喝完酒之後,一摸兜里,空空如也,不知怎的把僅有的一點散碎銀兩弄丟了,我非常的不好意思。酒館老闆一看我拿不出錢來,於是把我痛打了一頓。正在打我的時候,一位非常俊朗的男孩走了進來,看到這個場面,馬上說,你們不要打他了,他的酒錢我來付!那些人也就不再打我了。他把我扶了起來,從兜里掏出紗布幫我擦去血跡,安慰我。我趕緊抱拳拱手表示謝意。由於腿腳被他們打傷,行動不是很便利,差點兒沒摔倒。看到這種情況他把我扶到最近的客棧中養傷。

我躺在床上,感動的淚水直流,說,「多謝您的大恩!敢問仁兄大名?」並說了自己的年齡和生日。不料他竟驚奇的跳了起來,「原來你是與我同年同月同日同一時辰出生的!天下竟有此種奇事!那乾脆我們結為『金蘭之好』怎樣?對了,您不必客氣,叫我『碧玉』就是!」我高興的說:「行!不過,等我的傷好了,好嗎?」「沒問題!」半個月之後,我的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本來也不是太重。)我們就在郊外選了一個風景十分好的地點,捧土為爐,插草為香,跪在地上朗聲發願:今生既然同年同月同日同時生,但願同年同月同日同時死,今生永遠做最好的弟兄!因為我們是同一時辰生的,按年齡分不出誰大,可是我因為家境貧寒,看上去「老」一些,於是他說那你就當大哥吧!我說那好吧!

碧玉賢弟家裡還算富足,他把我接到他的家裡,我一心的看書。一次我出於好奇,問他,「憑賢弟這個人品和武功,怎麼沒有找一位漂亮的弟妹呢?」「哎!也許人各有志吧!我現在還沒有功成名就,所以先不想娶妻。」「那我們就一起學習,等到功成名就的時候咱倆一起娶妻,最好我們的孩子還是同年同月同日同一個時辰生的,都是男孩,那就結為兄弟,同是女孩就拜為姐妹,要是分別是男孩和女孩,那就最好,我們今後就是親家!」「那就聽大哥的!」他大笑。

後來我們一起參加科舉,參加鄉試,會試,再後來我在朝廷中謀得個工部侍郎,他成為戶部侍郎,官兒的級別差不多。

一日碧玉找到我,說一位級別很高的官員給他提親,他問我什麼想法,我說那好哇。人世無常,沒等我的碧玉賢弟做上新郎官兒,一場文字獄就讓我倆都受了牽連,那娶妻的遐想也就只好隨風而去了。

我倆被雍正皇帝親批要千里流放,我們的流放地是今天的黑龍江的寧安。帶上枷鎖千里流放,那種感覺真是一個字:「苦!」為了不讓碧玉逃跑,在出京之前,他的武功被廢,我在一路之上好好的照顧他,安慰他。

一路之苦,自不必說。當到了流放地之後,我們被分配在那裡給當地人幹活。夏日還好過一些,到了冬天日子可就難熬了,那時的黑龍江冬天特別的冷,我們都是南方人,身著很單薄的衣服,凍的渾身發抖。好在一位當地人給我們一些棉衣和糧食,我們還可將就一段時間。後來在離年關不到一天的時候,因為這個僱主家裡丟了東西,而誣賴我倆偷的,於是讓家丁給我們痛打一頓,把棉衣扒去,只剩一身單薄的衣服。我倆互相扶著,回到那個象豬圈一樣的屋子裡,互相對視無語,半晌,我說,「也好,儘管今生我們遭了很多的罪,受了很多的苦,但是不管怎樣上天讓我認識了你――我的碧玉賢弟!明日就是新年,要不我們就彼此抱著,這樣能暖和一些,即使今晚凍死在這裡,我也算無怨無悔了!」碧玉說,「其實認識哥哥也是小弟的幸運,就算今日凍死在這裡,我也沒有什麼遺憾的了!我們同年同月同日同時生,今朝同年同月同日死,還有什麼遺憾的呢?處朋友處到我們這個成度,那也算是人生一大幸事!」

由於身上有點小傷,身體很疲乏,我倆先後沉沉的睡去……

這是那一年最冷的夜晚,天上還飄起了鵝毛大雪,我們好像都做了一個很甜美的夢,嘴上還在笑,可是在早上那些家丁過來找我們幹活的時候發現我們的身體都已經僵硬……早已凍死好幾個時辰了。此時的太陽出來了,天空十分的晴朗,家家開始燃放鞭炮,慶祝新的一年的開始……

這正是:

同生共死「義」字牽
輪迴千載「緣」相連
今朝得法同精進
相知相勉了前願!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

文明新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