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震撼

石聯


【正見網2009年12月20日】

九月二十八日,星期一上午十點,居民小區里突然開來一輛警車、兩輛小轎車、一輛麵包車,從車上下來二十來人,氣勢洶洶,直奔八號樓。樓前樓後都布控了人,三單元門外站上了崗,其餘十來個人上了樓梯,到了四層,「噹噹當」,一個警察敲東門,室內好像沒什麼動靜。街道辦事處的女幹部喊話:「李秀琴,我們是來檢查天然氣的,請你把門打開。」

李秀琴,今年七十八歲了,原來患有空洞性肺結核等多種疾病,到處求醫問藥,花了九萬多元也沒治好,就躺床上等死了。後來兒媳婦教她修煉法輪功,兩個月就都好了。現在滿面紅光,像五十多歲的人。

受她的影響,全家人都修煉。老伴原來有糖尿病、高血壓、冠心病,也是個藥簍子,煉了不到三個月,就回農村下地幹活去了。前年,派出所來抓人,硬把他送進洗腦班,逼他寫保證書:以後不煉了。這個倔老頭子就是不寫,他說:「我不識字,不會寫。」有人代他寫好,讓他簽字,也不簽;讓他按個手印,就是不按。兩個警察掐著他胳膊,掰開手指,按了一個紅疙瘩。他當場聲明:「這不是我按的,不算數。」氣的兩個警察掄圓了胳膊狠狠打了他幾個大嘴巴,把他推倒,照腦袋上和前胸後背,穿著皮鞋又踢又踹。不到十天,就給折騰死了。

老太太的兒子是一個大公司的高級工程師,兒媳婦是縣重點中學的高級教師,兩個人年年先進就因為修煉法輪功,三進洗腦班、兩次勞教,半個月前又遭綁架,現在死活不知,關押在什麼地方,家裡人都不知道。

只有一個孫子在身邊,叫楊陽,剛八歲,上小學三年級。

聽見樓道時上上下下的嘈雜聲,李奶奶隔著貓眼向外一看,門外站著五六個。

不管外邊怎麼喊,怎麼叫,她就是不理,索性在廳里打坐、發起正念來。
那個街道女幹部到小學校,把楊陽騙回了家,說要檢查天然氣管道,看有沒有漏氣的地方。他剛打開門,一下子就闖進五六個人。看見奶奶打坐,他心裡就都明白了。

進來的這五六個人,各竄一屋,到處翻箱倒櫃,撬鎖,開抽屜,連床底下都鑽進人去,翻了個底朝天。

楊陽定下心來,穩住神,做了個立掌姿勢,心裡默念:「請師父加持,制止邪惡。」然後,大喝一聲:「定住他們!」立竿見影,一個個都定格在那裡了,誰也動彈不得了。

楊陽進了爸媽的臥室,見一個人打開衣櫃,摸出一個存摺來,正住自己口袋裡揣;那個女幹部從媽媽的梳妝盒裡翻出一枚戒指正往自己手指上戴。楊陽問她:「梳妝盒裡有天然氣管道嗎?」羞的她臉一紅一白的,比猴屁股還難看。

廳里的茶几上放著一本《轉法輪》,一個人剛伸手要去拿,就像觸電一樣,只聽「叭」一聲,濺出一個大火花來,一個手指肚被電焦了。

那個滿臉橫肉的矮胖子,想去拉奶奶,奶奶卻堅如磐石固定在那裡了,誰也拉不動她。

屋裡的空氣像凝固了一樣。

過了五六分鐘,奶奶輕鬆自如的站了起來,指著矮胖子說:「我們信仰真、善、忍,做好人,修心養性,對個人、對家庭、對單位、對社會都有百利而無一害,你們卻把我們迫害的家破人亡,這是造孽啊,一定要遭報應。」

話音未落,矮胖子手機響了,想掏出手機接聽,就是伸出拽老奶奶的手定格在那兒縮不回來,不聽使喚了。楊陽從他褲兜里出手機,打開接聽:「喂,你是羅貝戎嗎?我是你家對門鄰居,你們家著火了,滿屋子是煙,都冒出來了,快回家吧!」楊陽對他說:「這就是報應!」

緊接著,他妻子又打來電話,又氣又罵的說:「你又上哪兒泡妞去了,家裡著火了,快回家!」

急得他汗珠子都冒出來了,就是動彈不得,恨不得給老奶奶跪下,求饒。老奶奶發話了:「以後不許再幹這缺德的事,回家救火去吧!「給他解了,他給老奶奶作了個揖,扭頭就往外跑,恨不得一步下樓,都邁空了,摔了個大馬趴,磕的滿頭是包,滿臉是血。用手捂著臉,爬上一輛小車,讓司機快開。卻聽「叭」一聲,前胎爆了。

又趕緊換另一輛,司機踩油門,扳離合器,卻怎麼也踩不下去,也扳不動,好像鑄死了似的。

又改上了麵包車,啟動後,卻只倒車,不前進。

還是幾個司機有悟性:「趕緊回樓上央求老奶奶去吧,他是活神仙。」

他跪回樓上,一進屋就給老奶奶雙腿跪下了:「我從今以後改邪歸正,再不幹這傷天害理的事了,回去就要求調出610辦公室,這不是人呆的地方。」

老奶奶領著孫子下了樓,一個司機正換輪胎呢。

二十來個人,上車前,齊刷刷的排成一行,每個都給老奶奶恭恭敬敬敬了個禮!

老奶奶右手舉著那張他們剛剛簽名「三退」的白紙,一揮手,幾輛車都正常發動了。

小區里的男男女女都真真切切的親眼看到了,再沒有人猶豫、動搖了,就連那八斧子劈不開的老榆樹疙瘩都心悅誠服的說:「我算開竅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