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正與大法的關係

虛雲

【正見網2010年02月28日】

這幾天通過靜心背法,不斷的查找自己,一點一點的往下挖,發現自己有一個很大的漏洞。在這麼多年的修煉中一直沒有非常清晰的顯露出來,到今天才比較明朗,就是擺不正大法與自己的關係。

回頭看來,從修煉的初期,到後來的進京上訪,到後來到勞教所,監獄被迫害,以至於出獄後做三件事的過程中,一直都是有意無意的在表現自己,以自我為中心,證實自己如何有兩下子,在不知不覺中把大法放在了次要位置上,也知道要用心學法,可是這個用心的目地卻不純,那就是想從大法中獲得智慧和超能力以達到自己的人生目標,是有所求在學法,說的重一點是想利用大法。

這個問題非常嚴重,這讓我想起舊勢力也是擺不正關係。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說到: 「作為舊宇宙的生命,包括一切生命因素,在正法這件事情上、在我的選擇中,所有的生命都來按照我所選擇的來圓容它,把你們最好的辦法拿出來,不是為改動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說的去圓容它,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鼓掌)可是舊勢力不是這樣乾的,它們是把它們的選擇作為根本的,而把我所做的一切作為為它們所要的那一切圓容,整個反過來了。我不想給它們定太大的罪,此時我不想說出什麼罪名來。但那是絕對錯的,絕對不能夠那樣的。」自己在這個問題上也是本末倒置,根本上就是放不下自私自我。把自己擺在第一位,其它的都是為我所用。而實際上應該是把大法,正法的事情放在第一位,把我為法所用。

從自己的一些執著中就可以看出來,比如說我修大法了,我會有福分,潛意識中想可能說不定哪天會被提拔當個領導。或者做個什麼生意就有錢了,有錢了,對講真相更加有說服力,實際上自己還是想在人中過的體面一點,想通過有地位和富有讓人看得起自己,說白了還是想通過學法修煉給自己帶來人中的好處,師父在《轉法輪》第三講「返修與借功」這一章節中說:「年輕人就更不容易把握自己,你看他平時挺好,在常人社會中沒有什麼本事的時候,他名利心很淡。一旦出人頭地的時候,往往就容易受名利干擾,他覺的在有生之年還有很長的路,還想要奔奔,奮鬥一番,達到一個常人的什麼目標。所以一旦出了功能,有了本事的時候,在常人社會中往往他就把它作為一種追求個人目標的手段了。」就像那個想利用大法來達到治病目地的人,他也相信大法,也煉功,也告訴人家大法好,甚至於做了很多事,但是他一直在想我做了這麼多,我的病應該好了吧。實際上他還是想利用大法來看好他的病。

就像自己做真相資料了,什麼都不要影響我,飯讓別人做,孩子讓別人去帶,衣服讓別人去洗,誰也不要影響我的大事,實際上已經走入了極端,為了做好事而不顧犧牲別人的利益,別人的時間,看上去好像挺對的,其實沒有已經偏離了大法的要求。當然做的越多,可能對救度眾生越有好處,可是這裡面還有一個可怕的執著,是不是也想從中得到的越多,或者做的越多越證明自己有能力。雖然這個意識不是那麼強,但是自己肯定有這方面的執著,要不為什麼時間一長還要算一算自己做了多少呢?是不是在給自己算功勞呢?即便是為了自己的圓滿,那也是為了我,也是不符合新宇宙的標準的。

師父在《精進要旨》「大法不可被利用」中說到:「想利用大法的本身就是罪不容恕的。」所以這個問題是非常嚴肅的,怎樣擺正大法與自己的關係,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已經講的很清楚了,剩下的就是在實修過程中怎樣按照師父講的去做。

以上是自己的一點粗淺認識,不正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