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復興盛期藝術概說

謝春華

【正見網2010年03月02日】

(圖一)喬托,《奧尼桑蒂聖母子》(Ognissanti Madonna),1310年,木板、蛋彩畫,325 x 204公分,烏菲茲美術館收藏,佛羅倫斯,義大利

西元五世紀的歐洲,由於野蠻民族的侵略和統治,陷入一種戰亂、極度不安的騷動中、民不聊生,社會文化傾頹,藝術的發展相對於已有高度成就的羅馬文明來說,不僅是停滯不前、藝術文物也遭受大量破壞。因此,人們對歐洲中世紀多存著「黑暗時期」的印象,在這漫長的歷史時期中雖歷經了基督教早期藝術、拜占庭藝術、羅馬式藝術和哥德式藝術的種種風格,而其間從事於藝術工作的人大多是為了榮耀神而去做事的神職人員或不留名的奉獻者。直到西元十四世紀後(圖一),在文化、藝術方面,藝術家們開始積極的以恢復古代古典藝術的優美為職志,而出現了文藝復興藝術的蓬勃發展,並在十六世紀初達到之前未有的高峰(圖二),稱為文藝復興盛期。文藝復興盛期的藝術,意味著人類的藝術真正的達到了成熟。

人們經常把被稱為「文藝復興三傑」的達・芬奇、米開朗基羅和拉斐爾的成就和文藝復興盛期等同起來。達・芬奇的繪畫是以科學方式來研究的,他以暈塗法細緻的描畫出人物的神態,為了逼真的描繪人物的結構、表達出人物的個性、氣質和心靈意境,他鑽研人體的數學比例與解剖,經常觀察人的神情、動作。

米開朗基羅氣象萬千、富有動態的人體之美的雕刻和繪畫藝術都震撼人心。他最著名的繪畫作品是梵蒂岡西斯汀禮拜堂的濕壁畫《創世紀》和《最後的審判》,畫的主題從神創造天地與人類、人類的墮落和被救、先知的預告,與神的降臨和最後的審判,展現了氣勢雄渾的偉大詩篇,表現崇高的思想與道德內涵,讓觀畫的人們看到了神的莊嚴和善惡有報的天理。

拉斐爾所畫的聖母子簡樸優美,在平和的氣氛中表現出天國的恬靜,讓觀賞畫的人仿若遠離現實,心裡往囂喧塵世所不能及的一個境界中去。《美麗的女園丁》(注1)各部分都均衡、統一與廣大的和諧,是拉斐爾二十四歲到佛羅倫斯這時期最好的代表作,他住佛羅倫斯一年之後,轉赴羅馬,一躍而為教宗的宮廷畫家,相繼畫了大作《雅典學園》、《聖禮的辯論》等等、也開始製作氈毯裝飾底稿,有大量的工作和眾多的學生。三十三歲的拉斐爾還親手畫了《西斯汀聖母》(圖三):畫面沒有春曉般的寧靜,背景沒有風景、沒有花朵,寬大的衣摺素描得更簡潔、戲劇化的一幕更壯闊有力。這幅畫是藝術史上最動人的作品之一,藝術的最高目標並不是藝術本身,而是表現心靈意境,或偉大的思想,或人類的熱情的使命。

(圖二)拉斐爾,《美麗的女園丁》(La Belle Jardiniere ,The Virgin and Child with Saint John the Baptist),1507年,木板、油畫,122 x 80公分,羅浮宮博物館收藏,巴黎,法國

(圖三)拉斐爾,《西斯汀聖母》(The Sistine Madonna),1513-1514年,畫布、油畫,270 x 201公分,德勒斯登(Dresden)藝術博物館收藏,德國

文藝復興Renaissance(義大利文:rinascimento)一詞的意思是指「重生」(注2)。文藝復興時期以前,藝術作品的技法表現的並不成熟,結構、比例、動態、色彩等,藝術家們學習古文明的基礎後,在文藝復興盛期人類的藝術又走向成熟,也是藝術「重生」的過程。從藝術文化的興衰中我們往往看到藝術的初期到高峰再回落,周而復始,了解藝術成、住、壞的過程,人們可以從中找到正統藝術前瞻的方向。


(注1)依據內容,此畫的名稱是《聖母子與聖施洗約翰》。由於前景細細描述花的美和背後風景環境的和諧,畫中的聖母神采不凡,但有簡樸、古牧歌式的仁慈、親切,此幅畫又稱為《美麗的女園丁》,並以此著名。
(注2)十六世紀義大利的瓦薩利在其著作「藝術家列傳」中使用了rinascita(重生)來描述喬托、米開朗基羅等等的藝術發展。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