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典故:快刀斬亂麻

史鑑

【正見網2010年09月20日】

北朝東魏時,出了個曹操式的人物高歡,他有個兒子叫高洋。高洋其貌不揚,不會說話,喜歡閉門靜坐,即使對妻子兒女也能整天閉口不言,小時候連家人都看不起他,只覺得他是個順從的窩囊廢。他的長兄高澄經常強行索要他的珍玩,每每對他嗤之以鼻,說:「這樣的人也得到了富貴,相面術怎麼解釋得通。」

高歡曾經測試兒子們治亂的意識,把兒子一個個叫過來,讓他處理一團亂麻。有的兒子理不出頭緒,就扔在一邊不幹了,稟報:「這怎麼理得順!」高歡搖頭嘆息,說:「下去吧!」有的兒子多了一個心眼,想父王大概是測試我的耐心吧!於是雖然亂紛紛理不出個所以然出來,他還是一本正經的在那裡理,對高歡說:「父王既然有令,兒臣就決不放棄!」高歡點頭稱許,說:「可以了,不用理了。」只有高洋抽出快刀,將亂麻一刀兩斷,說:「亂者須斬。」高歡大吃一驚,對別人說:「這兒子的意識比我都強。」最後只有高洋獨自完成了處理亂麻的任務,並且完成的最快。

後來高歡死後,高澄繼任大將軍,突然被家奴砍死,震驚朝野。高家倉促間群龍無首,都嚇壞了,不知道該怎麼辦,高家是不是要滅亡了?高洋這時面不改色,指揮若定,斬殺反奴,總攬朝綱,頓時誰也不敢動。高洋後來廢除魏帝,自己登基做了北齊的開國皇帝,做出了連高歡和高澄這樣的英雄人物都不敢想的事業。

高洋當皇帝後顯露出剛勇果斷的內秀。高洋處理政事簡明寬和,執法卻公道為先,即使親戚功臣犯法,也決不容情,因此政治清明,內外畏服。高洋又東征西討,四五年工夫就將四方的宿敵悉數擊破。高洋作戰時身先士卒,露頭袒膊,率領將士奮勇出擊,唯恐擋在前面的敵人不多,結果無不大破敵軍。高洋曾率一千多騎兵遭遇數萬敵軍合圍,高洋神色自若,指畫形勢,縱兵衝擊,不但潰圍而出,還反過來追擊退去的敵軍,俘獲三萬餘人。高洋曾命令都督高阿那肱率數千騎兵阻斷五萬敵軍歸路,高阿那肱面露難色,認為敵軍必然會作困獸鬥,請求增兵,高洋反而將騎兵數目削減一半,高阿那肱橫下一條心,奮勇出擊,於是大破敵軍。都督高元海、王師羅本來沒有武藝,一向怯懦,自從跟高洋與敵人白刃交鋒之後,頓時以驍勇雄壯聞名。高洋曾晝夜不停行軍一千多裡,中間只吃肉飲水簡單充飢,豪氣不但不衰,反而更加壯盛。高洋興建木台,高二十七丈,兩棟相距二百多尺,工匠都戰戰兢兢,系好安全繩,高洋卻登上屋脊飛奔,毫不畏懼,還不時迴旋起舞,旁人看見了,都為之心驚膽戰。

高洋短短几年功業就威振天下,之後他開始酗酒肆欲,瘋瘋癲癲,夏天自己跑到烈日底下曝曬,冬天自己脫光衣服冒雪馳騁,還干下了許多駭人聽聞的殘酷事。後來只喝酒,不吃飯,當了十年皇帝就死了。史家評價高洋「昏邪殘暴,近世未有」,感嘆喝酒亂性。高洋給後人留下了「快刀斬亂麻」的典故。

歷史上許多修道人很難被常人理解,因為許多修真的人不太講究圓容,不關心是否被人理解。有個「爭席」的典故,一個人學道前人人都肅然起敬,主動給他讓座,他學道後反而變的象姜子牙一樣背運,沒誰說他修的好,都覺得他是個廢物,連坐的好好的都有人毫不客氣的說:「滾一邊去!蓆子讓給我坐!」常人一看,這修的是什麼道?環境怎麼這麼不圓容啊!修道人的福分到哪去了?理解不了。還有,修道人講究闖關斬魔,徒弟不爭氣就痛打徒弟,妖魔來干擾就滅盡妖魔。常人一看,道太「狠」了。所以,常人往往從小道去認識道,用人心去理解道,把道想的相當不堪。在邪惡面前當縮頭烏龜被當成「韜光養晦」;圓滑模稜被比喻成「打太極」;道家經典被說成「陰謀詭計大全」;看到修道人逆來順受就自以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其實修道人是不講究「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的,也不象常人想像的那樣無能。別看修道人在常人面前往往表現為逆來順受,傻透了,他在魔面前可不是逆來順受,而是斬盡群魔,勇往直前。修道人不講究消極承受魔難,不會無奈的等待魔難結束,而是自己衝破魔難。因為修道人的目標是修的比魔還高,如果修道人能不能擺脫魔難要魔來點頭承認,那修道人的境界永遠也沒有設置魔難的魔高。

佛家講究普度眾生,慈悲為懷,因此給眾生更多的耐心、更多的機會,儘可能的圓容一切。但是佛慈悲與威嚴同在,對於無可救藥的邪惡、對於放不下的執著,佛家最後依然是快刀斬亂麻。中共邪黨迫害神佛、迫害修煉人、迫害百姓,罪惡滔天,已經爛透了。這樣的邪黨再想讓它改邪歸正可能嗎?這樣的政權再想讓它清廉可能嗎?上天一定會滅掉中共邪黨,人認同邪黨只能被邪黨吞噬、當邪黨陪葬。人們與其苦苦期待邪黨「政改」畫餅,何不如有點骨氣,毅然決然,快刀斬亂麻,退黨自救?

添加新評論